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列表
穿越言情
  • 咦?这里怎么一片漆黑?睁开眼的几分钟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劲。她处在一个很温暖但很狭窄的场所,整个身子都只能蜷缩着,双手仿佛没有知觉,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眼睛没睁开几秒就觉得有些酸涩,她只好闭上眼睛。反正不管睁开还是闭上都是一片黑暗。说起来她好像自从上小学以来就再也没有睡得这么香甜了,竟然还是

    [ 2021/12/1 9:40:20 ]
  • 降云鼎,这个是倩儿送给辰凌的药鼎,而辰凌之所以知道,他名叫降云鼎的原因,是辰凌在药鼎的侧壁之上,看见了三个大字。而药鼎之上,有很多纹路,辰凌知道,这些可能就是炼药聚火的阵法。接着,辰凌又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一些药材和妖丹,看着这些东西,辰凌也是尽量让自己稳住,不要兴奋和慌乱。辰凌想了想,自己一品炼药

    [ 2021/12/1 9:03:57 ]
  • 两个女孩一直呆在屋里学习知识,直到云景进来说该吃晚饭了,凤倾音才意犹未尽放下电脑和施慕一走出去。吃过晚饭,云药子去了药房,四个年轻人坐在主屋里聊天,凌峰问道“师妹,你会下棋吗”凤倾音点点头,“会一些”“师父这有一副上好围棋,我们下一局吧”凌峰指着窗下的围棋提议道。“好”两人来到窗前坐下后,凤倾音开口

    [ 2021/12/1 8:53:30 ]
  • 实话说,飞卢的首日成绩很重要!首日的鲜花打赏,就决定着这本书是否能在飞卢写下去!所以还请各位不要吝啬手中的花花和票票。当然,如果有打赏的,给小弟一个一块钱的打赏,这是最好不过的了。如果没有打赏,鲜花和票票也是爱!各位读者大大,小弟跪谢了!哪怕是十个鲜花,一个评论或打赏,小弟也会欣喜若狂,爆肝码字的!

    [ 2021/12/1 7:38:48 ]
  •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剧本?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惊掉了所有人的眼球。女神秦以沫不仅答应了叶牧“过分”的要求,甚至还愿意主动坐在叶牧旁边。这是什么?这算什么?韩武呢?傻子都看出来了,韩武从秦以沫出现到现在,表现的这么热情,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博取到女神的好感与女神亲密接触的机会吗?而

    [ 2021/12/1 7:17:09 ]
  • 冯烟烟出门的时候特意看了今天的天气,阳光灿烂的大晴天,暖风徐徐,温度适宜,然后又看了一眼天气旁边的黄历,宜嫁娶,宜祈福,宜求嗣。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日子……冯烟烟叹了口气,拿上一旁的档案袋,这才出了门。刚下了电梯,就听见手机震动,掏出来了看了一眼,发现是沙漠给她发的信息——“风烟宝贝儿,脚本我发你了,

    [ 2021/12/1 7:07:21 ]
  • 1.17上海,机场还是来时的那个机场,只不过没有之前的人多,可能是少了阿米接机的缘故。金硕珍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站在入机口的外面,后面还有其他行程要赶,以至于不能父母一起回韩国了。和儿子待了两天就又要分开了,知道自己的儿子工作有多繁忙,只好说些叮嘱的话。恐怕这些都是做父母的通性吧。不舍却要舍,只能看

    [ 2021/12/1 5:08:49 ]
  • 此时王浩一脸懵逼的站在一处大殿中,四周有很多的人,不对应该说是魂,每一个魂魄脖子上都有一条黑色的铁链,另一端被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牵着,他也不例外,他们在这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来。王浩开始的确死了,后来不久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睁开了眼睛,确切的说他感应到了一种陌生的声音在呼唤他,之后就看到自己的肉身还躺

    [ 2021/12/1 4:21:06 ]
  • 深夜。小帐篷的角落内。这个帐篷中,十几个骷髅东倒西歪的各自睡着。作为亡灵骷髅系的生物,骷髅们天生不惧怕寒冷,饶是那寒风凛冽吹过,骷髅们仍旧睡的和死猪一般深沉。一个角落内。古涅一张开手掌,骨指之间亡灵结晶所化的齑粉簌簌落下。捏了捏骨质拳头,浑厚的力量滚滚涌动。“五星了。”古涅暗暗道。连续使用七八个亡灵

    [ 2021/12/1 3:45:51 ]
  • 此刻,杜牧年正站立于一个美如梦幻般的山谷里,用杜牧年的说法就是,这才叫仙境,传说中的仙境,自己向往已久的仙境。清澈的山泉和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相映成趣,四面千丈高的峭壁把山谷好好的隐藏在山底,唯一遗感就是没有鱼和蝴蝶等生灵来衬托这山谷的生趣,不过这对杜牧年来说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杜牧年相信,这里再

    [ 2021/12/1 3:35:24 ]
  • 暑过秋来,寒走迎春。杨兴终于满了一岁了。人啊,还是不能闲着。人这种生物一但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杨兴这段时间就是这样。虽然过年了,但是还是没能过个鸟的春节。初春的生日也是没得过的。关于生日,杨兴还曾经纠结过自己的生日到底该怎么算。自己是蛋生的吧?!那自己如果要过生日,那么应该是算妈妈生蛋的那一天?还是

    [ 2021/12/1 3:25:56 ]
  • “阿澈,你知道你像什么么”?苏澈心一紧,疑惑的问道:“像什么?”“像我的骨头,没有你,我就只能匍匐前行。”一下子将苏澈担忧的心拉回来了,安静的房间里,可听见苏澈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强烈而又令人心动。苏星的一句话将苏澈撩的话都说不出了,只能呆呆的望着她。苏星捂嘴微笑,眉眼弯弯,继续撩:“阿澈,你知道

    [ 2021/12/1 2:42:20 ]
  • “侯爷!”战船上的老管家满脸悲色,一举从战船跃下,化身成一只雷翅鹏鸟,携带滚滚神雷从天而降,威势滔天!“那是!”“竟是雷翼大鹏!想不到汨罗侯身边的一名管家,竟有如此恐怖的血脉,传说雷翼大鹏修炼至最高深可比成年上古遗种。”虚空中有人叹道。所有人心中凛然,上古遗种每一尊都是无比强悍的存在,雷翼大鹏甚至可

    [ 2021/12/1 0:47:19 ]
  • “外头冷,进来吧。”屋内传出的话语刚落,周围的阴森感也随之退散。我缓缓睁开眼,门内渗出的烛光让视觉变得扑朔迷离。我揉了揉眼,看清开门的是一位身着奇装怪服的女人。她长发,颇有几分姿色的脸容略显惨白,身体可见之处镶嵌着些许水晶。“嘘~孩子们,睡了,千万,别吵醒,它们。修泛,有礼了……”她样子有点神经兮兮

    [ 2021/12/1 0:37:56 ]
  • 天还没有完全亮,幽深的小巷里,弥漫着潮湿的腐烂味。整个夜蒙着一层水汽,小雨淅淅沥沥,滴了一晚上,雨水和地上的泥土搅和在一起,湿哒哒黏糊糊。铁闸门被拉开,巷口的早餐店开始准备一天的生计。店里胡乱挽着发髻的女人一开门,就被角落里缩着的一团黑影吓得不轻。她顺手拽过墙角的扫帚,慢吞吞地走上前。才走了一步,就

    [ 2021/12/1 0:11:33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