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莫言离歌,殇别离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11/25 23:57:01 作者:雨潇0 来源:晋江文学城
莫言离歌,殇别离
莫言离歌,殇别离
作者:雨潇0来源:晋江文学城
凤潇瑛昔日至亲,今朝仇敌,儿时相依为命的姐妹,而今视作仇人。凤璟韵陈年旧怨,时过境迁,无从辩解,身为天下正派领袖拥有着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力量,守的了他人却独独护不住自己的弟子。君诺寒十年师徒情,五年思念意,视如亲人的师父,却给予她断指之痛。数年前的一句戏言,他日师姐若是有了孩子,那一定要是我的弟子。承诺吗?原来,只是承诺。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沈文景听的笑起来,她还是谨慎,都说窈窈神经大条,但是沈文景在她小时候就知道,她心思很细腻。几个年纪比她大的小辈,谁都没她心细。她对家庭纠纷极其的敏感,因为她妈妈年轻,她怕这几个哥哥姐姐给她妈妈难堪,她很小的时候对哥哥姐姐就很亲密。没几个小孩会这么早慧。

她随口一说,也就过去了。不再提。

沈文景和她说:“你姐快回来了。”

沈迢迢惊讶说:“那这个坏了,她一回来,我就暴露了。大哥又得教训我一天。”

沈文景呵呵笑说:“文雨哪舍得让大哥收拾你。”

沈迢迢她嘴上说怕大哥,其实无所谓的,大哥人刚正,又是老师,性格固执爱说教,二哥人性格好,能说会道。但是姐姐不一样,姐姐性格很炸,她说不准哪就把你收拾了。她嫁给当年一穷二白的前姐夫,家里没人同意,她毫不在乎的就结婚了。后来说她老公出轨,她居然又雇了个人,讹上前姐夫,然后把人干净的踹了,前姐夫败的一塌糊涂,离婚后她过得更潇洒是。是个狠人。

回去后林立打电话来,又问她:“怎么样了?秋季集训马上就开始了。”

她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懒洋洋的含糊说:“我现在动不了。腿动不了,人也动不了。”

林立惊讶:“这么严重?回去的时候你人不是好好的吗?”

她呵笑了声说:“人动不了,是被人看住了。我腿动不了是真的。”

林立沉默了下说:“那个,小吴,卢霖……”

吴歌技术不错,年纪小是优势。林立舍不得也能想来。

沈迢迢不好说话,没接话。林立含糊了一句,又说:“卢霖执意要开除。一点机会也不给。她年纪挺小的……”

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沈迢迢没什么能说的,应付说:“我知道了,我再和卢霖沟通一下。”

她左腿是旧伤,要是左腿废了,她才能成受害人。左腿轻伤,对方就成了受害人。

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滑翔伞入门比赛明令规定空中不得越人超速,她明知故犯,但凡犯错,滑翔伞事故是要命的事。不是句玩笑。

护工人话很少,也可能是她太安静了,人家也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她大清早,起的比人家护工早,天灰蒙蒙的就起来了,坐在阳台上的躺椅上看着窗外发呆,看着看着就又睡着了,第一次把人护工阿姨吓了一跳,早饭后就哄她:“小沈,你别想不开,整夜的躺在椅子上,对身体不睡觉不好。”

护工只知道她不回家怕爸妈揍她。

她睡清醒了,嘿嘿的笑说:“我早上起来的,我早上睡不着觉,现在又不能晨跑,就在窗前看看。”

护工感慨;“哦,那你这个习惯可要保持,年轻人现在都没个早起的,我儿子整天睡的日上三竿不起来。”

沈迢迢不太会和人聊家常,笑笑没接话。两次以后护工在家就很少和她说话了。

中午饭后她拄着拐杖在洗手间洗头发,护工出去逛超市去了,家里就她一个人,门铃响个不停,她拄着拐杖,连蹦带跳的去开门,头发还在滴水,地板上都是水滴,衣服也湿漉漉的,温砚沉见她这幅样子,问:“这是什么架势?”

这真是见鬼了……

他仿佛在她身上装定位了,哪哪儿都能找到。

她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找到这儿了?”

温砚沉伸手拽着她的胳膊怕她晃来晃去的跌倒,进门自己换了鞋,轻描淡写说:“看看娱乐新闻就知道了。”

她自己到沙发上坐下了,手机上走沈文景:耀文娱乐老板沈文景高调怀拥真爱出入。

她看了眼照片晦气的骂:“卧槽。”

温砚沉站在边上,又说教:“别说脏话。”

她问:“你不是回去了吗?”

他很不要脸说:“看你这话说的,我老婆我总得来看看吧。”

时间长了,说的多了,沈迢迢已经免疫了,老婆就老婆吧,他不着急,她也不能着急。谁先急谁就输了。

他果真自来熟的很,尤其是阳台上那张躺椅,变成他的了,沈迢迢躺在沙发上骂人:“你不是有钱人吗?不是随手就能买个别墅?你跟我入赘,躺在我借来的公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惭愧吗?”

他收起手机,似笑非笑的脸,看着她说:“电视剧少看,你对有钱人怕是有什么误解。”

沈迢迢呛他:“那只能说明你太穷。”

他顺坡下:“那就劳烦七叔公的小千金收留我一晚。”

沈迢迢常年跟一帮男人一起工作,糙话随口就来:“你怎么跟个下蛋母鸡似的,走哪歇哪。”

他看着她脸僵了一瞬,继而笑起来,无可奈何。

沈迢迢提防说:“你别说你看上我了。咱两这个关系,最远就是朋友了。”

他挑眉,翻身过去,手机里叮叮当当的响。翻看手机里的消息,回完消息,突然说:“应该给你准备套房子。”

沈迢迢敬谢不敏:“你别,我真不吃你那一套。你留着给小妖精们住吧。”

他笑但是也不回嘴。

她起码一个月左腿不能用力踩,这次受伤真的误了她大事。

心里急也没用,她这几天情绪都放下了。她躺在沙发上看群里的消息,温砚沉突然又说:“我送你一套装备吧。”

她挑眉:“你这算是挑衅?”

他不要脸的说:“我希望,我老婆拿冠军,以后出去我就成了冠军背后的男人。”

她犟嘴:“我才不想拿冠军。”

他特意扭头看了她一眼,问:“你为什么始终不敢承认,你想比赛,想拿冠军?”

她被问住了。

他又说:“你努力掩饰不想比赛的样子,真是让人一目了然。”

沈迢迢脸色一僵,恼羞成怒,凶狠看了他一眼,脸色很不好看。

温砚沉坏心的想,踩到她尾巴了,她终于跳脚了,真有意思。

沈迢迢毫不留情面说:“温砚沉,别窥探我的心思,谁也别过界,我就拿你当朋友。可以吗?”

他问:“要不然呢?”

她毫不留情说:“我不接受任何人的游说,别跟我提鸡汤那套,我不听任何人的劝说。我的事情不需要人多嘴。”

他收起了好奇的心思,安稳的躺平在躺椅上说:“你这房子采光不错。”

谈心失败,他就彻底不提了。

沈迢迢也接话说:“我二哥的房子,他有钱啊。”,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温砚沉。

他脸皮厚得很,说:“别看我,我是真的没钱。”

下午的时候他突然说:“我请你出去吃吧。”

护工正在准备菜,他站起身将外套穿上,催她:“去穿件外衣。”

沈迢迢毫无准备,问:“我难道不该先洗漱洗漱?画个妆吗?”

他嘲笑:“我以为你都不认识什么化妆品。”

沈迢迢瞪了他一眼,回房间看了眼镜子,气色确实不错,穿了件连帽的风衣,就跟着出去了,温砚沉说:“拄个拐杖吧,走慢一点锻炼。”

沈迢迢也觉得该下楼走走。

下了车库,直接上他的车,他开车看着吊儿郎当的,其实比她稳,看了眼导航问:“你想吃什么?”

沈迢迢对吃不讲究,他开车一直出了市区,在郊区的山下停车,对面房子墙上简陋的广告,无纺布上写着:农家乐。

她好奇,下车住着拐杖走得很慢很慢,穿过河上的小桥,温砚沉也不帮助,由着她一步一步的挪动,房子背坐山,院子很宽敞,一楼敞口大厅又大又空旷,地皮是自己家的,房子想怎么盖就怎么盖,真任性。

沈迢迢坐在大厅靠院子的地方,温砚沉进后面柜台去挑菜了,她翻看朋友圈,有抱怨工作的,有收到礼物高兴的,美餐一顿晒美食的……

看到一张奇怪的照片,吴歌的朋友圈里,照片里她旁边的人,是余柯。

她心里突然有股说不出来的委屈和憋屈。

情绪突然就低到了极点,手机黑屏了,扔在桌子上,扭头看着院子里的池塘,氧气泵的声音,鱼在池子里跳来跳去。

温砚沉出来就看见她头趴在胳膊上,像个厌世的小孩。

他哄她:“这里有种鱼,很神奇。”

沈迢迢收起情绪,掩饰问;“什么鱼?”

温砚沉说:“做出来非常好吃。”

沈迢迢被逗笑了,温砚沉给她讲:“我和老板买一只鸭子,她不肯卖。”

他说话歧义很多,沈迢迢也没听明白老板到底给他卖了没有。

他又说:“我有个事和你说。”

沈迢迢气急了,拿起拐杖想敲他脑袋,他这才笑起来,说:“你问我,我就给你说。”

沈迢迢想问又不想问。

菜上的很慢,农家乐的鱼鸭要现宰,等上菜的时候,沈迢迢快等急眼了,温砚沉才慢吞吞说:“今天请你吃饭,明天我就回去了。”

哦,是离别饭,该吃。

她脱口而出:“吃了饭,你安心上路。”

温砚沉拿着筷子顿住,慢条斯理的笑起来,被她气的,也被她逗笑了。

沈迢迢说完看见服务员端着鱼出来了,闻着味道确实香,她尝了口,却道很鲜,凉拌野菜素三鲜也非常不错。最后老板送了一道冬瓜汤。

她心情不好,吃了很多,温砚沉吃饭和她急风骤雨不同,他吃饭很慢,慢条斯理的。她等不及,只要吃饭就很快。

吃完了坐着等他,温砚沉眼皮都不抬,依旧吃的慢条斯理。真是饭桌礼仪练的很到位了,像她就不行。

她小时候被武茹训练得生不如死,但是鹰训得再久,也变不成家雀。这毋庸置疑。

晚上回去的路上,她吃饱了,车开的稳,就睡着了,温砚沉扭头看了眼人,笑起来,这姑娘虎的很,也不娇气,很有意思,敢和他假结婚领证,敢和他出去吃饭,防备人的心思很深,但是对自己却盲目自信。幸福家庭长大的小孩,看什么都觉得真善美。

温家的生意这几年收益一直滑坡,从去年开始收益很差,家里一群人吵着要分家,他从开始就跟着老爷子学做生意,话不能多说。

他爸那个混账,吵分家吵得最凶。他可不能让人找到沈家去。

分家了也好,以后清净,要不然整天吵吵嚷嚷,他也烦得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好侦探助手在线阅读第十节

    “陆柒?”那位端庄夫人笑了笑,遂走上前来,“不知道陆姑娘可否有意到府中一叙?我见姑娘似乎同少管家相识,此处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到府里更方便些。”“夫人,这……”江枫似乎想开口阻拦,可这位夫人却是一抬手将他的话打断。“我觉得陆姑娘是个坦诚大气的人,想同姑娘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可否赏光?”还从来没有这样的

  • 女主你不配(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真是一个恶劣的人谢谢。04.国木田独步当然不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而是去见了库洛洛。在和黑发青年一起回溯小女孩人生的途中,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听起来像是外国人。不太礼貌的是,他由此联想到了某个奸诈的俄国佬。因为这个粗鲁的想法,国木田独步皱起了眉头。“拿着照片探查小女孩儿至今为止的

  • 宠妃之路(重生)石头里蹦出的婴儿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一群小狼正在它们的领地里头不断地来回奔跑,高穿低爬,跃枝踏叶,这片散发着原始气息的丛林似乎就是它们最好的嬉戏乐园,突然间,它们发现了什么,纷纷围绕在一起……那是一块模样有些怪异的石头上。石头约摸大树树干般粗细,外层沾满了泥土,彷彿刚从地底上被挖出来不久,它的大致形状是椭圆形,但上面

  • 爱情公寓:硬刚教授和诸葛大力此间少年

    紫云方宫里面大家都已经在享受美味佳肴的时候,南天门外一个少年风尘仆仆,似乎才从很远的地方刚刚赶来,外貌约莫人间十六岁的样子。由于寿宴来客纷杂,为了避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来捣乱生事,从南天门外到紫云方宫有层层结界和天兵把守,除了个别天帝亲信,其他人都要有请柬方能通过。不过这个少年一路走来如入无人之境,结界

  • 佑太爸爸没有女儿妖女倒酒

    这事虽是做的正道,然而张庄主成名已久一朝被毁,交好者甚多有些不平者,看其清欢平日言行无忌,事后明月山庄莫名一场大火,始终查不出是何人所为,只好将其怀疑暗暗指向清欢,故称其妖女清欢。又以示其不好相与,为财出力的本性,再加上那日宾客来自天南地北,所以妖女清欢的名声就这样传出去了,可以说是一夜成名。此刻众

  • 小可爱生存指南[综英美]夏冬青委屈哭了

    “能悄无声息的播种成功你说凶不凶?”赵枫冷冷一笑,打量的夏冬青一眼,“就你这样的小身板,估计也就只够他吃个半饱。”“......”夏冬青顿时无语。半响,眼珠子一转,戏谑道:“你不去,难道是因为你也打不过,怕了那个鬼?”赵枫不屑的瘪了瘪嘴,“激将法没用。”“爷们做事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买卖

  • 天道九界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师妹来访“少装傻,刚才是不是有两个警察找你啊,其中一个还叫秦剑。”“你怎么知道?”“呵呵,那个秦剑说起来和咱俩还是校友呢,他还跟你一个系的呢,都是学法律的,我学的是新闻。我专门跑这方面的新闻啊,两句师兄一叫,就和他混熟了,我刚在路上堵着他问案情呢,正好瞥到卷宗,就跑过来买了好吃的安慰你那颗受惊

  • 俏王爷只宠傻王妃第6话 玩得有点大

    大一很快回来,三大包装备在他身上没有多少分量,他很有力气,老路和我拿起折叠铲就开始乱挖一气。开始很累,觉得这样不行才改变方法,变成四人一条线,笔直的向后连着挖。这时候也很小心,和他们必须保持一点距离。这种蛮拆是不计后果的,声响较大易被发现,只要短时间不被发现,就能达到目的。通常北方的辽代墓葬,都是一

  • 我!开局就无敌在线阅读第8章

    门铃声响起来,让屋子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凯瑟琳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哈莉点点头,默默地退后。然后凯瑟琳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凯瑟琳透过猫眼,看见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站在门外,而且这个男人一身黑,头发似乎因为很久没有进行清理显得十分的油腻,最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脸色十分的阴沉,

  • 天君之安度因·洛萨

    “队长!”剩余的兽人疯狂的怒吼,骑着巨狼向杀,奔而来,气势汹汹,凶悍无比。叶海连忙跑到几颗树旁,左手一攀,非常轻巧的上了一颗大树,站在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兽人。兽人围在树下面,对着叶海狂吼,然后有几个人跳下狼背,举着巨大的斧头对着大树猛砍,这根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竟然没有几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