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火影:欢乐草丛伦在线阅读第2章

2021/11/26 0:16:42 作者:梦寐花香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欢乐草丛伦
火影:欢乐草丛伦
作者:梦寐花香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喜欢蹲*丛阴人的青铜五盖伦玩家,带着技能穿越到火影世界。遇到弱小的忍者时,躲在*丛中的阿伦举着巨大骇人的大剑猛地窜出,大吼一声:面对疾风吧!“哦!抱歉,拿错剧本了,应该是德玛西亚~~~~”偶遇打不过的忍者时,气喘吁吁的阿伦摆出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可怜巴巴的请求:“可以稍等一会儿吗?让我给我心爱的雏田妹妹留一封遗书好吗?”几个呼吸后,恢复满血的阿伦忽然一脸狞笑:“我在等回血,你在等什么?”紧接着一支巨大的查克拉大剑从天而降。“接受制裁吧!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实伤害,大反派!”(本故事及人物纯属

九间朝殿上,百官已按品阶站好了队,“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倒,高呼得万岁声地动山摇,回荡不绝。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接着又是一声震耳欲聋。

卓云思忍不住伸手捂住震得生疼的耳朵,却被手指上的黄金护甲划疼了脸。

头上的凤冠压得头须得端正着,她脖子酸痛得很,很是后悔出了个门。

若是在自己宫里,便是想穿什么穿什么,何须受这个罪。

她着一身红色金凤霏缎朝袍,尽显华贵,但袍下的小脚却是不停地搓动。

卓云思没待多久便浑身生了虱子一样坐立不安,她坐在帘子后面,外面的人连她袅娜的身姿也看不到,因而也不可能会注意到她失礼的行动。

“韩玺,韩靖风来了吗?”周围在她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大气不敢喘,她便小声问韩玺。

韩玺苦笑着,没有理她。

跟随韩玺的太监杨生回头悄声回道:“绥靖将军就在殿中,太后娘娘切记,万不能在朝堂之上直讳皇上的名字。”

杨生这半年内已经纠正卓云思不下一百遍,是他常去千禧宫传达皇帝的旨意,一来二去也就与卓云思相熟,故他言语中不由得生了些责怪。

语罢,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正心中惶恐时,见卓云思并无意识便也放下心。

听到韩靖风已在殿上,她眼里像是坠入星辰一般瞬间闪亮起来,“杨公公快给我指一指。”

杨生也懒得再纠正她,太后说话总是“我来我去”得,很是不情愿说“哀家”,按她的意思是自称哀家会把自己叫老了。

这哪门子的歪理?

“喏。”他脑袋向着韩靖风的方向,见卓云思就要偷偷掀起帘子吓得赶紧制止了她。

“母后,勿闹。”韩玺刚与众臣商议着,正当他停顿的时候,才出声对卓云思说。

“我就想看看他长得什么样……”卓云思正咕哝着,便听到一个男人铿锵有力的声音。

“微臣参见皇上,参见太后。”

由皇帝特许,韩靖风着一身玄黑银甲,威风凛凛,他单腿跪在朝堂上,身姿挺拔如苍松,身形精壮结实,不似卓云思想象得熊一般的雄壮魁梧。

虽隔着帘子看不见相貌,但单看这身形便能知道此人气度非凡,英气逼人。

“爱卿平身。”

“谢皇上。”韩靖风的目光越过龙椅上的韩玺看向帘子后面。

他虽身在边疆远离京都却并非对朝中之事一无所知,他听说太后半年前起死回生后便不再垂帘听政,就连虎符也交还皇上,尽管不知在一向攻于心计的太后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却不信民间传言的菩萨显灵,重生还魂。

他只当她韬光养晦,暗度陈仓,暗地里必定谋划祸事。而他一回朝,太后便要亲自上朝迎接,不知道这蛇蝎女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收回视线,他站在大殿中央,不卑不亢地接受其他官员的钦佩目光。

“绥靖将军戍边十年,保一国之安定,此次大破敌军,扬我国威。朕在未继位时便听闻将军之神威,此次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将军若求赐,尽管说,朕定要好好赏你。”

“臣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皇恩浩荡,微臣不求赏赐,只求皇上万寿无疆,太后万福金安,愿吾国春秋万代,国泰民安。”

韩玺听着十分高兴,年轻的俊脸已有皇帝的威严,他哈哈两声,便朗声道:“传朕的旨意,绥靖将军,剿灭云平敌国入侵大军,扬我国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特封其为定远侯,封地宁江城,特许回府休憩半年,择良辰吉日入边镇疆。”

一语既出,殿中的金闺玉堂皆是面面相觑,小声议论。

韩靖风未受影响,跪地道:“微臣谢主隆恩。”

在帘子后的卓云思却是大吃一惊,这啥意思,这是要将韩靖风驱赶到蛮荒之地当侯王?

“不行!”她一激动脱口而出。

韩靖风听到那一声有些焦急的女声微微一怔,其他大臣更是对此刻太后的反应甚是不解。

韩玺蹙眉,面色不忍,母后,儿臣忍痛将功臣跟发配一样弄去边疆已经是底线了,难道您还真想当场处死他不成吗?

皇帝金口玉言,话已经说出不能有任何更改,卓云思气极,但还是稳住自己,缓了口气,“绥靖将军如今已二十五岁,未曾娶妻生子,若是再耽搁下去,怕是错过了良缘。”

韩玺冒了冷汗,“母后的意思是?”

“既然将军不求赐,那我……那哀家便替将军寻个好姻缘。如何?”

妈的,回头再找韩玺这个小皇帝算账,这么优秀的将军竟然让真要他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住一辈子,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到底是啥。

“谢太后。”

韩靖风实在不知太后背后的意思,他想着,太后必是要故意拖延时间以找个好的时机要了自己的命。

“且慢,”她还说没完呢,“哀家见皇儿日渐消瘦,只怕是劳累过度龙体微恙,哀家希望将军每日能与太傅一同前来,指导皇帝强身健体。”

“微臣遵命。”

啊还有,“那个……退朝之后,将军去哀家的殿内坐一坐罢。”

也不知道这样说到底对不对,卓云思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扯完了。

皇上:“……”母后你的目的太明显了吧?

众臣:“……”绥靖将军此去后宫怕是有去无回。

韩靖风心中叹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退朝之后,韩靖风换回自己的便衣就要前往千禧宫。

他身后的太傅蹿到他身边幽幽得道:“远离太后,珍爱生命。”

韩靖风看向一脸神秘莫测的太傅,问道:“太后已经惨无人道到这种地步了?”

太傅赶紧解释,“靖风你别担心,太后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杀了你,她肯定有更深的目的。”

太傅赵清辙与韩靖风自小相熟,已是多年的知己,因而多加提醒。

“什么目的?”

赵清辙眨眨眼睛,“就不告诉你!”

韩靖风一拳锤在他的肩膀上,“滚吧。”

赵清辙哀嚎一声就同他寒虚问暖了一阵,半晌他才前去千禧宫。

卓云思回宫后急急忙忙就将身上所有的负担脱得脱,扔得扔,好不容易浑身轻松,南香讪讪地提醒:“一会儿将军会来,娘娘穿成这样不合规矩。”

“没关系,我又不是没穿衣服,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但是以后打死我也不穿那些东西了!太累了!”卓云思嗷呜一声,两脚朝天倒在床上打了个滚。

白信已摸透了卓云思的脾性,知道她随性不愿拘束,便翻了件得体的轻衫教她穿上。

“出门刚捂了汗,回到宫里便脱成这个样子,娘娘身体一直不大好,这日子天还冷,要是生了病,可就遭了,”说着使唤起其他宫女生火,殿内渐渐暖烘烘。

卓云思不爽得很,但还是老老实实伸胳膊伸腿听话得穿好衣服。

这太后的身子由于之前掉进河里就体内入寒,葵水来时疼得她死去活来,这日子还未回真正温,忽冷忽热,她手脚冰凉,半天也暖和不了。

“将军来了。”南香从殿外慌张得跑进来,卓云思立马下了床。

她此时双颊绯红,眸子盈盈如春水,手捧着小暖炉,身上只单穿了件绒毛轻衫,小衫紧贴身子,将她窈窕丰腴,风姿绰约尽态显露出来。

白信剜了一眼慌张的南香,随手将帘子散下,“哎,”卓云思制止她,“不用这个挡。”

“这不好吧……”这很不好啊!

“没事没事,我只是想瞧瞧这韩靖风到底什么模样。”她的墨发散着,躺在榻上,让其他人出去。

“你们也出去。”卓云思朝着白信和南香。

“男子入后宫本就不妥,况且娘娘还要单独与……”南香未说话,白信一个眼神扫过去便噤了声,不敢再说下去。

见将军进殿,白信与南香随之退了出去,“你啊,怎么能在太后娘娘面前那样说话,说你蠢还真是蠢。”白信轻手戳了戳南香的小脸,语气中满是责怪。

“太后娘娘待我们那样好,她宽容大度,又是好相与的,就准我们随性子说话,不是也不曾发过火。”

白信像是听到极大的笑话,但她忍着笑,正色道:“那她也是主子,想来你刚一入宫便选入千禧宫不曾了解之前的事情……”

“微臣参见太后娘娘。”韩靖风跪在地上,略微抬头便看到卓云思含着笑意,两眼弯弯得望着他。

他微怔后立即垂目。

“你快起来。”身边没有人,卓云思更是大胆,光着脚丫子就下床要他扶起身。

韩靖风避之不及,她的指尖未触到他,他立即后退三尺,嘴里说着“太后娘娘使不得。”

卓云思离他十分的近,原先她通宵熬夜写戏本,熬坏了眼睛,应是近视几百度了,三丈内雌雄不辨,十丈内人畜不分。

要真是隔了那么远,她能看清个啥啊,借故跑到跟前儿来仔细瞧。

韩靖风目不斜视垂着头但身躯并未弯下,卓云思又轻步向前靠去,这样近的距离,她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在他鼻尖缭绕,似是在勾魂夺魄,原本志坚如铁的他心脏跳动漏了半拍。

可能是太久不与女人相处了,他这样在心中告诉自己。

“头抬起来,看着我。”卓云思仰视着打量,却看不清他的眉眼。

闻言,韩靖风抬起头,他与卓云思对视着,那一双锐利夺目的眼睛映入卓云思的眼底。

剑眉星目,五官硬朗英俊,两弯眉深若黑漆,他眉宇间颇有凝重的杀伐之气,若是换个普通女子定是会惊恐得别开视线,而卓云思则是满面桃花淡定自若地回视。

坊间传言,太后风情娆色,绝色容颜,但世间对于女子的容貌,要是太过于美艳,便是祸国殃民。

韩靖风认知中的太后更是蛇蝎美人,虽不曾见容貌,但手段之狠毒,心机之难测,为人之冷酷,却是让人不敢轻视。

但如今一见,远非传言所说。

面前看上去年纪甚小,身形娇小,笑容憨态可掬,人畜无害,白面馒头似得小脸怎么看也不是传闻中欲要称帝、一手遮天的太后。

事实上,原本的太后长相的确是尖酸刻薄,容貌美艳,但自从卓云思穿成太后就是整日子里不出宫,每日除了吃就是喝,除了睡就是写戏导戏。不过半年,原本尖得下巴被磨去棱角,圆润了许多,便显得她娇憨可爱。

再说她偏爱吃肉,不知身上长了多少斤肉。

她已经身在太后位置,又不是妃子需要靠容貌和身材争宠,故而更是放纵自己,肆无忌惮。

此时,卓云思终于一睹将军的俊貌,心中很是欢喜,她看书时最是崇拜这个韩靖风,如今像是个追星成功的女孩般激动不已。

“将军,你长得可真好看,我可喜欢你了!”

她向前又走进了几步,将韩靖风逼得连连后退,她乌黑的发丝顺着雪白的肌肤滑到胸前,不知为何,韩靖风的视线不由得被吸引去,他眼梢瞥到高耸之处赶忙垂目。

韩靖呼吸微促,冷硬俊脸多了淡淡的不适合尴尬。

他错过脸,愠怒道:“太后娘娘!”

他原本古井无波的双眸有了一丝恼意,太后这样不合礼数得单独与他相处,到底是要作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真第一妖在线阅读第1章

    午夜两点,二塘村一片寂静,村口的大柳树下,一个红衣长发的女子提灯而站。三点刚至,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林间的乌鸦传来几声哀鸣,月亮也慢慢地从乌云中后退了出来,柳树的影子也随着拉长,将红衣女子笼罩在阴影中。伴随着几声狗啸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低着头,佝偻着身子缓缓地从村子里走了出来。这时,树下的红衣女

  • 源宇战记在线阅读儿子?

    荣禧堂内宝玉转移了话题,贾母的脸色缓和了一下,王熙凤赶紧拿出骨牌来陪着贾母解闷,输了不少钱,这才让贾母忘了贾赦的事情,王熙凤心里松了口气,对贾赦的怨恨更上一层。作为亲爹不能帮着自家二爷也就算了,还总拖后腿,自己在老太太这奋力争取了一点地位,被他害的都快没了。不管王熙凤如何想,大房那边,贾琏看着自家亲

  • 小师妹她又凶又靓楔子

    欧阳朔转动着轮椅的两个轮子,慢慢的来到了书房门口,双手用力的揉了揉脸颊、原本有些悲伤的脸上努力的摆出一抹灿烂的微笑,确定自己状态没什么不对后,抬起右手准备敲门,而这个时候从房间内传出来一个声音,听到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线、欧阳朔原本抬起的手轻轻的放了下来,脸上难得的露出调皮的神色,孩子气的将耳朵靠在房

  • 我愿与时光一起等待在线阅读归家,家有小妹初长成

    枫林城林府“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守门人对着停在林府在外的马车喝道。“二愣子,是我。”这时,林逸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这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林逸:“嗯,是我。还不快去告诉父亲?”二愣子:“好的,少爷稍等,我去去就来。”……“哥哥,是你吗?”林逸:“嗯?是妍妍啊。怎么了丫头?两年

  • 永恒荣耀第4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学的校园。午餐过后正值暖暖的午后十分。阳光远远的悬于空中,抛洒着万丈光芒及恰到其份的温暖,金婧婧又遇到了他。熟悉的黑色眼眸,熟悉的棕色斜刘海。男孩如画般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翻着书。椅背后的植物蜿蜿蜒蜒长得很疯狂,似乎要攀着他的背往上爬。阳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在地面上。蓝天,阳光

  • 葬仙之前世今生之左枫在部队(10)

    第十章左枫在部队左枫还是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告知了陈雨晴他所在位置,两人离得不算远,很快,陈雨晴就接到了左枫。“小道士,有工作了,开心不?嘻嘻!”左枫一到陈雨晴的“甲壳虫”上,陈大小姐就开始邀功了。“开心?你知道吗?为了你,早上道爷刚拒绝一个至少年入百万的工作哦!嘿嘿。”左枫见不得陈雨晴这得意的小样。

  • 沫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各种油烟混杂之物充斥着鼻尖,满是积灰的店铺还开着大门,易生君轻轻捏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从锈蚀的程度来看,怕是早已断了人烟,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造型各异,但是易生君却觉得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似乎,还会用。很快的,易生君毛骨悚然,这座城里居然还有着符咒,那明显是自己幼时一直在模仿练习用来的符箓,充满了

  • 向阳生长的那些年之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三个失踪男生的家长被叫到警察局。出于对社会稳定层面的考虑,和家长们进行协商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当地警方,薛归云则负责在拿到钱后,去银行把它们存在一张卡里。虽然直接交付银行卡更为方便,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贺明薇会因为取钱而被发现。负责商谈的是专门从上级部门赶来的老警察,和某个特殊部门打过几次交道

  • 天道捉鬼系统之全力一搏(6)

    所有狼皇都向前迈出了一步,步伐之整齐、划一,就仿佛他们是一支军队:军官正冷着面孔,严肃而严厉的厉声喊出神圣的、不可违抗的号令,指挥着它们。一步迈出虽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几十只狼皇踏在地上只发出了一个声音,就如同是一个人踏出的一般,但却又奇异般的丝毫没有违和感。就好像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一般

  • 这把火开始修真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所有人的实现都出现了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她的整张脸都被覆盖取而代之是张恐怖的面具,面具上透露出无限的杀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恐惧,但是那完美舒畅的头发和那完美的身躯和她的面具形成了完美的对比让人好奇她那面具里的面貌。此时云山感觉到了强者的到来于是匆忙赶了过来“不知这位前辈此次而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