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我!杀自己证道李世民心情不太好

2021/11/26 7:08:46 作者:天真大圣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杀自己证道
我!杀自己证道
作者:天真大圣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万千大世界中,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你,他们分润着原本属于你的气运、福泽。如果有人能够将万千大世界的每一个你都斩杀,将所有的气运、福泽归于己身,那你就会成为最完美的存在,那就是独一无二的神。当有一天,袁林发现自己可以穿越万千大世界,他便开始了杀自己证道!杀一即为罪屠万即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我,杀自己证道!”袁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下朝之后李世民一个人坐在偏殿里沉思,铁黑着个脸,伺候的宫女和内侍也都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对就招来杀身之祸。千古贤惠的皇后长孙无垢也听到了风声,带着自己的宫女太监徐步而来,: “臣妾见过陛下,” “皇后免礼,来人,赐坐。”见李世民语气冰冷,长孙无垢没有坐,直接走到李世民身后轻轻的揉着李世民额头,待平静过后委婉相劝:“陛下不必气恼,那卢国公的为人陛下又不是今日才知,大字不认识一个,为人粗鲁不堪,陛下又何必跟他置气!”

“唉…长出一口气的李世民睁开眼睛:“皇后有所不知,某非是为了他们胡闹而气之,前几日,卫国公李靖上奏,今年战马还没有更换,奏请朝廷下拨银两,这本无可厚非,可无忌却言,满朝文武已经三个月没有下发俸禄,江淮之地又急奏需筑堤防洪,种种所需皆是迟缓不得,偏偏如今,国库空虚根本拿不出来,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忌所说倒也是实情,敬德等诸将复又盯上今年的岁入,无忌哪里肯允?别说不行就是行也只余下了八十余万贯,最后药师退步,提出只要五十万,无忌倒也没再坚持,但也只应允了二十万贯,其余寸土不让,两边这样已经争吵了三日了,言罢又开始唉声叹气!”

长孙无垢听了事情经过也跟着无可奈何,况且这千古一后向来谨守本分,不参与任何朝政,不过长孙不亏为千古贤后,思索片刻就对宫女呼唤:“来人,传本宫的懿旨。自今日起后宫用度减半,所有宴席没有本宫首肯不得为之,”旁边自有人答应:“诺”。

:“”庆芝”!旁边一个内侍(内侍就是后来的太监)赶紧应声而出:“”奴婢在。”

“通传六宫,朝廷要更换战马缺少用度,后宫不能落于人后,每日里都抢着展示对陛下的忠心,如今正是有用的时候,本宫带头由本宫私库给朝廷募捐三万贯,各宫嫔妃可自行决定”此事不必再下懿旨。尔等亲自去往各宫说之。” “诺”“奴婢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一边的李世民仿佛没听见一句,自顾拿起一本奏章翻了开来,至于到底有没有心情,能不能批阅下去神仙也难知道。

“陛下不必优滤…”话还没说一句长孙无垢看见自己的心腹内侍并未离开,面无表情的杵在原地,不由得也上了心火:尔等还不速去?更待何时?”说到最后忍不住声音也稍微提高了一些。

内侍夜庆芝憋了半天小心翼翼的支支吾吾:“回皇后娘娘的话,非是奴婢不去,只是,只是…咱们宫里的私库拢共就剩下两万多贯…”

“放肆”,长孙皇后几乎是怒吼出来的,自己脸上也觉得不太好看,霎时间就一脸通红,

夜庆芝见主子发怒,吓得噗通一声赶紧跪下:“皇后娘娘饶命,奴婢有罪。”

长孙无垢自己知道自家的事,确实拿不出三万贯!可是你也别当面说出来啊,这传出去了有多难堪,

稍微瞄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看见李世民明显动容了!李世民得此贤惠的皇后又怎能不欣慰?

看着跪着得心腹内侍,长孙无垢也并不是要真的处置,这可是自己的贴己之人,哪能舍得轻易治罪。

顿时声音温和了许多:“汝掌管咱们宫里的上下,既是汝说不够,本宫自是信服的,不过也不用担忧,本宫自会想法补上,尔等只管自去,退下吧!不必再言”

“诺”内侍夜庆芝,爬起来就去六宫通传懿旨。不敢再啰嗦一句。

李世民能成就千古霸业,期中长孙无垢的功劳不可磨灭,统领后宫赏罚分明,井然有序,这大后方的稳定让李世民一直能安心处理政务,玄武门兵变之日,长孙无垢亲自仗剑守住秦王府寝宫,只为了保存李世民的血脉,这都不是最厉害的,每次遇到钱上的事,长孙无垢总能千方百计的做出支持,且总冲在第一位,这才是长孙最厉害的地方,李世民一生再找不出第二个女人能代替或者赶上长孙无垢。

自从玄武门兵变,长孙无垢约束后宫用度,勤恳操持,能省则省只为给夫君省下一些银钱,虽为母仪天下的一国之母,却已经一年多没有添加过新衣了。 温柔的看着结发正妻,拉过长孙的手腕再看看长孙无垢的衣群已经露出了脚面,虽桨洗的一尘不染,李世民却一眼就认出这是前年的旧物了,此时李世民不是千古一帝,也不再高高在上,不是贤君明王,此时他只是一个柔情似海的夫君,:“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难为吾妻了。”

面对一脸愧疚之色的皇帝,眼睛里雾水蒙蒙,跟随了夫君十几年的长孙知道这一刻的李世民不是做假,哽咽回道:陛下不必悲伤,这是臣妾的本分,自从嫁给陛下那日,臣妾便想好了,哪怕是要了臣妾的命,但只能维护陛下周全,臣妾虽死亦无憾也!”

夫妻之情在这一刻替代了一切,遮盖了李世民的满腔怒火,李世民拉着长孙慢慢下沉,长孙自然是顺势而为,跪坐下去,钱得海作为跟随李世民最早的太监那眼色何等毒辣,不等长孙跪下,就把一个蒲团送在皇后娘娘的膝下,这一对患难夫妻相互依偎在了一起,,偏殿之中宫女内侍一堆却,没人敢有任何动作来打扰帝后的温馨时刻。

正在此时,更换了一身黑甲的李代匆匆而来,打破了这平静的局面,正在享受夫妻温情的李世民正不禁眉头轻皱。

李代也是冤枉,他十几天不在宫里如何得知这最近发生的一切,若是知道朝会上的不愉快已经让皇帝一肚子怒火,打死他今日也不会进宫,哪怕有人告诉他此时帝后正在温馨温存也好,李代自然会站在殿外等候,既便在烈日下等上两个时辰也绝不会前来打扰。可一切没有如果,或许命该如此,李代今日注定要承受李世民的怒火。

“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 听着皇帝的声音不似往日里的温和,李代立马猜测主子的心情恐怕不太好,弯下的腰也不敢直起来,就着行礼的姿势回话:“谢陛下”

钱得海何等聪明赶紧朝宫女内侍等人摆摆手,一众人等鱼贯而出,大殿里只留下了皇帝皇后和钱得海三人。!

待众人离开, 李世民沉声问话:“恒之(恒之是李代的表字),汝自去蓝田查访已有十余日,可有建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乱入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章非鱼好整以暇的看着刘然发泄情绪,显然被前女友缠上这件事让他整个人有些崩溃。马小浪一边嘬着奶嘴,一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个人类真的太吵了。看刘然的情绪宣泄的差不多,章非鱼这才开口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刘然一怔,神色不自然的低下头,喃喃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们吵了一架……”章非鱼啧了一声,见

  • 无绝在线阅读第九章

    “十束?”发觉依靠在身上的十束多多良停止了他的嚷嚷不停的嘴巴,青木晌觉得不太对劲,他不断的呼唤十束多多良的名字,“十束?十束十束?”十束多多良神情恍惚的摇了摇头,“阿、阿晌?我没事,只是……刚刚差点好像就能知道了以前的事情了。好像也有人曾经对我说过我的身体十分羸弱。”青木晌包含歉意的说:“抱歉……打

  • 奈何王爷要娶我神秘少年

    恭文英一路往杭州那边去,途经乐安村,跟一家农户买了只刚烧好的鸡,一边啃着一边走。人家本来烧只鸡留着自家吃的,结果这胖子闻着味道就进屋来了,非要跟他买。看他出手阔绰,一开口就是市面上两倍的价钱,那汉子只能笑着勉为其难地把鸡卖给他了。“香!真香!”恭文英吃得满嘴油。这次下山赵达给了他二十两盘缠,凭他这么

  • 朝施暮戮淘气包堂哥

    “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我父母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等我带着二月参加了节目之后再商量不就行了吗?这样,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一切都让我去说好不好?再说了,我们整天都这样忙,以后叫孩子呆在我爸妈身边不是挺好的吗?毕竟也是她亲爷爷奶奶。”于昊然知道孙媛的意思,于是哄道。“再说了,我看二月上回和我一起吃

  • TFBOYS美男出租屋匆匆七年

    时光飞逝,非凡人能够阻挡,哪怕是修炼之人也禁不住这岁月流逝的折磨,七年前石家为石凡之满月而大办酒宴,奈何世事无常,石习凛之妻秦苑,却在这场宴会中受奸人所害而身中剧毒,虽然没有因此毙命,但是没能及时发现治疗,导致后来秦苑下身瘫痪而久卧病床之中。此事也引起了石家的重视,在石习凛夜以继日的不断调查下,终于

  • 谈谈那个穿进书里来追我的家伙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富贵楼里做账房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谢愫琢磨着还得找一些赚钱的方法。她目前的经济来源除了李大牛给她发的工钱和客人们给的赏钱外,还有从一些生意惨淡的店铺得到的“顾问”钱,但是这些钱并不多,至少不能让人安心。在攒了一笔启动资金后,她便毅然决然地决定开始自主创业。谢愫去打铁铺子里定制了一些工具,又去木匠那儿

  • 寻天问道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有诗云:东风二月暖洋洋,江南处处养蚕忙。蚕欲温和桑欲干,明如良玉发起光。缲丝万缕千丝长,大筐小筐随络床。美人抽绛沾唾香,一经一纬机杼张。咿咿轧轧谐宫商,花开锦簇成匹量。莫忧入口无餐粮,朝来镇上添远商。金陵城,又名“锦城”。顾名思义,城中聚集绫罗,绸缎布庄,足有上千家之多。云锦,寸锦寸金,名满天下。牡

  •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在线阅读第3节

    殷秋娘这一跤摔得有些重,她只感觉头晕眼花,眼前一片模糊,连女儿喜宝都瞧不清楚了。但她闭了闭眼,待再睁开时,眼前画面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她这才重重松了口气。喜宝双手抱住娘的胳膊,吃力地扶着她,有些惶恐地问:“娘,江家人去杜家讨说法去了,他们会不会抓到哥哥?要是抓到了哥哥,将哥哥送到官府去可怎么办……”殷

  • 网王之单相思在线阅读第十节

    压切长谷部低着头在本上划划写写,似乎在认真的为日后的工作做准备。药研也拿着一张纸设计着今天没有完成的秋千,准备明天装好。烛台切光忠则是撑着下巴考虑明天早餐准备什么,除了美味还要考虑营养问题,毕竟审神者还小。不动行光在抱怨说早知道就今天偷偷买点酒回自己屋里的时候喝。宗三左文字一只手抚摸着那人留下的刻印

  • 快穿之反派的自我修养之穿越失误的少女

    暗夜,凉如水。深邃的海水翻滚着血腥的气息,散发着糜华的苦涩。远处飞来的海鸟甚至都不曾停歇,便仓皇地逃离这死寂之地。破碎的桅杆、倾斜的船体撕裂的海贼旗帜,以及不远处的港口上,绝望到连哭泣的声音也失去、只是默默收殓尸体的国民,无不显示着这场海贼与士兵激斗的惨烈。最终,这个国家捍卫了自己的港口。只是这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