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霹雳]这真的不是收集类游戏啊摔!之暗语和刻画

2021/11/26 6:37:28 作者:夜风秋 来源:晋江文学城
[霹雳]这真的不是收集类游戏啊摔!
[霹雳]这真的不是收集类游戏啊摔!
作者:夜风秋来源:晋江文学城
又名霹雳版魔卡少女樱!千山度黄昏带着霹雳人物卡册穿越苦境世界,而这些人物卡纷纷散落重生,而她的使命则是在这些人物造成灾难之前将他们彻底封印,最夭寿的是——这些人物卡是数据错误的坑啊!!清香白莲变身乱世祸胎,一心只想颠覆世界和平。黑化的叶小钗依旧忠实的跟随着素素,说砍谁就砍谁绝不二话。黑道版的一页书变成了理想毁灭世界的魔道巨擎,一路打穿四境,堪比人形自走核弹,连洗白版的六祸苍龙都差点被他怼死。心地善良的伏婴师到处救火,累的吐血也要拯救苦境。反转的人物再对上苦境中的正版,又将是何等的混乱——女主惊天

蕖山县的北城门里,有一趟十字大街,两酒楼饭馆林立。

蕖山这地方,城镇不大也没什么特产、就是地处要道,来往行路之人特别多,因此街上的商铺门面大多是提供食宿的。

展昭带着小四子和箫良进了城。

小四子左右张望,“好多客栈哦,我们住哪家呢?”

展昭想了想,问小四子和箫良,“你们帮我看看,这些酒楼和客栈,有没有带日字边儿字的。”

“日字边儿?”小四子眨眨眼,“就像昭昭这样的么?”

展昭点头,伸过手去,准确地捏了捏小四子的腮帮子。

“我们往前走走吧,边走便找。”箫良牵着马往前走,和小四子一左一右地看了起来。

“这儿有个日晴酒楼。”箫良停下马,问展昭。

展昭想了想,摇摇头,“应该不是。”

“喵喵哪里有日月楼。”小四子指着前方的一家酒楼说。

“日月……”展昭对箫良道,“小良子,你帮我去问问,店里有没有一个叫沈晧的人住过。”

“好。”箫良跑去了,片刻后回来,“展大哥,店家说没这个人。”

“是么……”展昭有些失望,示意继续找。

三人又往前去了些,小四子说:“喵喵,朝辉楼哦。”

箫良笑问,“槿儿,哪儿有日字边啊?”

“挤在中间了么。”小四子笑眯眯,“小良子,去问呀。”

箫良已经跑进去了,过了一会儿出来,“还是没有。”

继续往前,一直走到了这趟大街的街尾,就看到有一座旭阳客栈。

箫良没等展昭吩咐便跑进去了,一会儿兴匆匆跑出来,“展大哥,有的!三天前刚退房,天字一号。因为是顶好那间,出手也阔绰,所以伙计记得清楚。”

展昭也终是笑了出来,下马。

见有客人来了,伙计赶紧跑过来接了马缰绳让人带去马厩好好喂养。不过他没见过爪狸,盯着石头瞧了半晌,心说这什么呀?小马那么大,跟半大小熊似的……耳朵园尾巴远,看起来笨笨的。就问,“这也关在马厩里么?咬人不啊?”

“它不住马厩,跟我们住一块儿。”小四子拍拍石头,带着展昭往店里走了,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袖子,蹦进门,说了一声,“门槛哦!店里人不多,大家都在吃饭。”

展昭准确地跨过了门槛,从容走到左手面的柜台前。

伙计觉得小四子可爱还活泼,就是话多了些,他可没看出来展昭眼睛不方便,小四子那是为他指路呢。

“伙计,我要天字一号房。”

“这位公子,天字一号房可贵啊。”

展昭微微一笑,“无妨。”

“好嘞。”一旁掌柜的赶紧给记名字,“公子,写个名儿。”

展昭接过笔,低头,将名字写在了掌柜递过来的账簿上,不偏不倚……写的是沈昭。

“呵。”掌柜的看着并排两个名字直乐,“公子您和前面那位客人真有缘啊,名字也一样。”

伙计插嘴,“怕是认识的吧,刚刚这孩子还问呢。”

展昭点了点头,随着伙计上楼,去天字一号房。

进屋后,箫良将行李放到了床上,见有两张床,房间也宽敞干净,挺满意的。

“伙计。”展昭到桌边落座,拿出了一块银子放在桌上,问伙计,“我想问问关于之前那客人的事情。”

伙计一看有打赏,立刻喜笑颜开,“公子您问。”

“他一个人么?”

“对啊,一个人。”伙计点头,“不过啊,那客人看起来脸色不大好。”

展昭皱眉,“病了还是伤了?”

“这倒不是,就是好像有什么急事或者烦心事。”伙计回忆着,“前阵子来的,这一晃也在这儿住了半个月了,不过是真有银子啊。”

“他有没有说他去哪儿?”

“这倒没有,他是一气定了半个月的房,银子先付,三天前刚到半个月,我们来房里一看人已经走了,所以就帮着他退了房。”

“也就是说,你们也拿不准他具体是哪天走的,是么?”展昭问。

“那真没准!”伙计有些无奈,“这客人神出鬼没的,也不跟人说话,时常大白天睡觉,大晚上出门。”

“还有没有关于他的事情,让你觉得奇怪的?”

“嗯……哦!客官您听说过咱这儿出人命案子的事么?”伙计压低声音问。

展昭微微一笑,“不止听到了,还看见了呢”

“什么?”伙计一蹦。

“刚刚我们进城的时候,看到了。”箫良问,“对了,什么叫马腹啊?刚刚那个捕快,踹了一个要饭的一脚,立刻就七窍流血死了。”

“哎呦……阿弥陀佛啊!”伙计双手合十连连地拜,“可了不得了!客官,您可听我一言,在这蕖山县干什么都行但是千万别欺负人啊,不然的话必死无疑!”说着,絮絮叨叨给展昭讲了伊水之腹的传说。

小四子和箫良听得一愣一愣的。

展昭点了点头,“你刚刚提到的马腹,和沈晧有什么关系?”

“哦,他对马腹好像很感兴趣。”伙计想了想,一拍脑袋,道,“对了,他还说了两句挺怪的话。”

“什么?”展昭觉得可能有线索。

“嗯……他说什么,‘人心歹狗不吃’。”伙计有些无奈地说,“还说什么什么……”

“什么啊?”小四子让他瘪得喘不过气来。

“他那话拗口。”伙计抓耳挠腮的,“他说……东西东东西,南北南南北,非东非西,非南非北……就是这么一长串东西南北,反反复复地说个没完没了。”

展昭愣住了,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四子和箫良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心里犯嘀咕,这展昭的大哥别是个小结巴吧,说话咋这么怪呢?

伙计再就想不出来什么了。

展昭展昭也不问了,对他说,“给我弄些饭菜来。”

“好嘞。”伙计美滋滋收了银子,问展昭,“公子吃什么?”

展昭让他挑几个本地的特色菜,口味要清淡的,再要两个鸡蛋羹和一个熬鱼汤……带着两个孩子呢,饭一定得吃好,要是瘦了,他可没法儿跟公孙和赵普交代。

不一会儿,饭菜上来。

小四子帮着展昭夹菜,箫良帮着小四子夹菜,这地方虽偏远,厨子手艺倒是不错的。石头似乎很喜欢鸡肉饭拌饭,吃得直甩尾巴。

“展大哥,那个马腹真的有么?”箫良一直很在意,“刚刚是有人害死那捕快的,还是真有鬼啊?怎么无声无息就置人于死地了呢?”

小四子一听有鬼就往箫良身边凑了凑,“好吓人。”

箫良给他往嘴里塞了一块排骨,剔了骨头的。

“我还真没听说过……可惜公孙不在这儿,他看的书多,可能知道。”展昭温和地笑,“小四子,不用怕,马腹是对付欺负弱小之人的,还算比较正义吧,你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来害你?安心好了。”

“这倒是哦。”小四子放心了一些,仰着脸傻呵呵地看展昭的笑脸,觉得那个弄瞎了喵喵的人太坏了,喵喵笑起来最好看了,特别是眼睛。

吃过了饭沏上茶,展昭问两人,“累么?”

两人都说不累。

展昭点头,“那饭后消消食吧,起来动动。”

两个孩子歪过头,“怎么动?”

“帮我找东。墙壁、柜子、床底下……一点点找,看有没有藏了什么。”

“喵喵,你是说你哥哥藏了东西留给你?”

展昭笑了,伸手摸摸小四子的脑袋,“真聪明。”

于是,小四子和箫良分头找了起来。

展昭则是坐在原地发呆,仔细地想着刚刚伙计的话,大哥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人心歹狗不吃”……只是句劝人向善的闲话,没什么特别之处。

至于“东西东东西,南北南南北,非东非西,非南非北”……这是什么意思呢?方位,还是伙计没听明白?

想着想着,展昭下意识地皱眉。同时,就感觉有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将自己眉头揉开。

展昭伸手抓住,是小四子的手,这一路小四子一直让他别皱眉。

“喵喵,床头有画哦。”

“画?”

“对啊,像是乱画的,用刀子刻在床板上面。”

展昭赶紧站起来,“带我去看看!”

“嗯!”小四子拉着展昭到了床头。

箫良也过来看,就见木质的床板上,有人用刀子刻了些古怪的花纹。

展昭伸手过去摸索,想象着那花纹的样子,摸了良久,对箫良道,“小良子,拿纸墨拓印下来。”

“好!”箫良和小四子就手忙脚乱地做起了拓印。

……

还是在蕖山县北城的大街上。

“这蕖山县什么鬼地方啊。”四凤边走边看过往的行人,忍不住皱眉,“怎么一个个都看着像要饭的!姐……不如咱们还是干老本行吧?刚刚不说马腹杀人了么?”

“你没看到那捕快死啦?”三凤皱眉,“这马腹是什么谁也没见过,万一是真的呢?小心要了你的小命啊!”

四凤嘟囔,“胆小不得将军做。”

“能吃饱就不错了,做什么将军?!”三凤摸了摸身上,“还有些银子,咱们找个小店住下,晚上找个大户人家搞点银子就赶紧上路吧,此地不宜久留。”

四凤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一抬头……就让前头一个身影吸引住了。

“唉,姐!”四凤抓着三凤让她看前面,“你看那白衣人!”

三凤顺着四凤的手指望过去,就见从前面的一座酒楼里走出了一个白衣人,身材瘦高挺拔,带着个斗笠卡不清楚长相……不过三凤也明白四凤让她看什么——这白衣人那一身行头,绝对是个有钱的主!

“怎么样?!”四凤高兴,“送银子的来了吧!”说完就往前跑。

三凤追,“唉,他像是有功夫的!”

“怕什么,被抓住了,老法子喊非礼,看到时候跑的是谁!”说完,追了上去。

那白衣人走得不快不慢,似乎并不在赶路。

两边那么多酒楼和饭庄,他一家家地走,进去后朝大堂先看一眼,然后问掌柜的或者伙计,有没有看见一个蓝衫男子带着两个孩子和一只小熊。

伙计们都摇头,他便出来换了一家接着问。

四凤心中一动——他要找的,可不就是在城门口遇上的那人么?一想到那个好看但是的瞎公子,四凤就莫名好奇了起来,也不顾三凤阻拦了,快步跑上去。

白衣人自然是白玉堂。

他算了一下展昭他们也该到了,就挨个客栈找了起来,小四子骑着石头的话,应该是很醒目的。

四凤想像以往做买卖的时候那样,快跑过去,佯装不小心撞到一起,顺手摸对方的钱袋。

这次跑她到跟前了,白玉堂没什么表示,连要躲开的意思都没有。四凤皱皱眉,看着身架子这么好,原来是个草包!

想着,就要往上撞。

可奇怪的是……

四凤就见身边白影一晃……原本该挨到一起的肩膀没碰上,白衣人却不见了。她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回头一看,惊了一跳!白衣人依然保持着刚刚的样子,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三凤在后头看得清楚,抽了口气赶紧上前拉着四凤要走,“是个高手啊,快走吧人没跟咱计较!”

四凤转念一想,拉着三凤不肯走,回头喊了一嗓子,“唉!你要找的人是不是姓展啊?”

话音一落……白衣人果真站住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云上在线阅读第四章

    “啊……”—声惊叫声划破了原本有些宁静的夜空。连云山脉位于落英城东南一隅,这里山高林密,崇山峻岭。据传连云山脉曾是落英城通往郡城的主要通路,然而不知为何,在多年前,这条道路却被废弃。现如今,这片山脉已是人迹罕至,变得极为荒芜。在这片山脉中、崇山峻岭间,生活着大量的野兽,少有人踏足,即便偶尔有人来到这

  • 至尊武学在线阅读第7章

    倒霉的一天,这是陆晅放下电话后的第一念头。各种落难少女都找到他头上来,想睡个觉就这么难?可都向他发出求助讯号了,对方讲话还格外凶残分分钟你死我活跟黑社会似的,他也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只身前往肯定不行。陆晅套了件外套,给同事刘约打电话。谁把林茵介绍给他的,谁就得一并负起责任。刘约可能在加班,很快就通

  • 四方艳谭之 枕竹之序章 终

    “军士长!”一名营部中尉情报参谋走到陈秦川身前立正敬礼。“收到最新通报,奉南区南部隔离线全部失守!第12摩步旅幸存部队正在向我们封锁线位置撤离!集团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做好接应准备!”陈秦川扭头看了眼南方被浓密黑烟遮蔽的天空,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有报告么?”“这个……”“有就是有!没有就没有!陆军学院

  • 星辰杀戮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穿越第一天街道上很安静。我在门口站了一会,走出了第一步。一直被催促说要快一点,说要迟到了,可是问题所在是,——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啧,这个时候配合一阵小风吹过简直太有感觉了。无奈的是,在莫名其妙的弄了半天之后,这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忘记把它搞清楚了。抱着慢慢想想的心理,我就自然到不能再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