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下大乱发神经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5:10:07 作者:克里斯喵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下大乱发神经
天下大乱发神经
作者:克里斯喵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开启了定制印刷,价格不高,喜欢这个文想要收藏的亲们可以戳上面购买哟!(∩_∩)O文案:不用怀疑,这是一篇穿越文。男女主角都是从异世界穿越过来的,只不过他们一个是人,一个是妖。穿越,在很多人眼里很新鲜很新奇,是人生的另一种冒险。但是在我创造的世界里,是逆天的行为,穿越之人是不被认可的存在。真身穿的,不会变老,而且死后尸体也永不会腐烂。灵魂穿的,死后魂飞魄散,没有轮回。所以,当一个痴情的妖怪碰上没有轮回的女主,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来呢?他们又能违抗天命在一起吗?想知道的话,就点击看文吧!→收藏此文章

002

陆周沉拍完画作,迅速离场,赶赴另一个饭局。

他这一走,免不了再一次骚动,不过,在场的人都能理解,胡润榜排名第一的男人,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

而且,陆周沉的风评一向很好,没有绯闻,没有丑闻,无论记者怎么跟踪,他都是在工作。以至于,连拍八卦新闻的记者,都觉得太没劲了,后来再也不在陆周沉身上浪费时间了。

和所有人目送陆周沉离开不同,沈幼低着头,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上去。

母亲的画作,她是一定要收回来的,但她还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陆周沉,但陆周沉一走,今时今日,以她和他的差距,错过今天,以后怕是没什么碰面的机会。

至少,跟他要个联系方式,电话也好,邮箱也好,总之她能找到他的。

这么一想,沈幼起身追了出去。

“陆周……”

*

陆周沉走到旋转的玻璃大门口,好像听到什么人叫他,他微微侧脸,身后只有保镖。

“于行,有人叫我?”

于行摇摇头,并没有看见什么人。

陆周沉行程匆忙,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直接上了黑色轿车。

*

此刻,大厅内,有些混乱。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沈幼晕得站不起来,一边颤颤巍巍吐着一个字:“糖……”

“可能是低血糖。给她泡杯糖水,再拿点吃的。”在场有人是医生,一眼看出端倪。

工作人员迅速泡了杯糖水过来。

沈幼喝下后,被工作人员安排到后台休息,一直到她觉得身体好多了,才离开新洲饭店。

*

月凉如水。

外面空荡荡的,没有陆周沉,也没有其他人。

正如她想的那样,虽然在一个城市,但今天他这一走,她连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她招招手,在街上随便拦了辆车,报了下榻的酒店名字后,无力地靠在后座上,一直到表弟的电话吵到了她。

“姐,你回国了?”表弟周挚在电话上问她。

沈幼勉强打起精神,笑了笑:“对,有点事。你回家了?”

“嗯。难得有一周假,回来看看,以后恐怕没什么时间。”周挚比沈幼小两岁,但有着这个年龄段少有的沉稳,这应该跟他在大学里就开始创业有关。

本来只是小打小闹,但周挚的公司,好像慢慢上轨道了,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沈幼回来前,周挚还在香港出差。

“替我跟姑姑问好,礼物我只能回去补了。”如果没回国,沈幼这个周末是要去姑姑家给姑姑庆生的,但她这一回来,只能到时候视频祝福了。

周挚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

“阿挚?”沈幼叫了他一声。

周挚回神,有点抱歉地说:“对不住,刚才在看新闻,走神了。”

沈幼顺势问:“什么新闻?”

周挚吸了吸鼻子:“陆周沉的新闻。”

沈幼愣怔了一下。

这些年,陆周沉三个字,从没有在她生活里消失。他什么时候拿了机器人大赛的奖,他什么时候创业的,沈幼都知道。

因为周挚大学的时候还是个有点话痨的男生,跟沈幼的话最多,而周挚又跟陆周沉是校友,以他为偶像,所以,每次从学校回来,都免不了说些学校里的事,最多的,还是陆周沉的事,周挚那时候说,总有一天,他要跟陆周沉坐在一起喝咖啡。

沈幼当时听着,只是握着热茶杯不说话。

一直到周挚创业忙碌起来,沈幼因为工作关系,出来租房住,她的生活里才慢慢减少了听到陆周沉名字的频率。

“妈在叫我吃饭了,姐,有空我去看你。”

“好。你也注意身体。”

寒暄过后,沈幼挂了电话,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直到车子到了下榻的酒店。

*

到了房间,洗过澡,沈幼先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坐到沙发上,开始搜索陆周沉的联系方式。

明知道网上应该不会有的,但是她想看看。

万一有呢?

本来她有他的Q|Q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互删了。而且,即使有,也不见得他现在还用这些社交软件。

明明这个人就在眼前了,但她就像是隔着玻璃罩在看他,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

联系方式没搜出来,关于他的新闻,倒是铺天盖地扑出来。

看新闻的时候,沈幼内心很平静,看他的新闻,跟看比尔盖茨,看李嘉诚的新闻没什么两样,仿佛只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的消息。

新闻虽然多,然而,拍到他正脸的照片,却一张都没有。

搜了一圈后,她只是拿笔记下了一个地址。

宏丰控股的总部地址。

然后关了新闻页面。

正好,她回国前联系的一家国内的建筑事务所的HR在线上找她,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合伙人想跟她视频面试。

【您好,我已经在国内了,方便的话,我可以过去。】

HR高兴得不得了,因为面对面沟通最方便。

两人迅速敲定面试时间,放在第二天下午两点。

*

第二天的面试,首先是HR的基本面试,因为这个岗位有点特殊,并不是招全职的,只是一个一年的临时岗位,但合伙人的要求又高,一直没招到合适的人,HR拿到沈幼的简历的时候,简直如获至宝。

HR叫平源源,一头利落的短发,一看就是个干练的女人。

“沈小姐,久等。”平源源刚才在开周例会,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两点过五分。

沈幼坐在平源源对面,一脸沉静地等待着面试。

关于沈幼的简历,平源源已经看过了,无需再温习。

她开门见山地说:“沈小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说实话,我对您的工作经历非常满意,我们合伙人也非常满意。但我们有个小顾虑,凭您的工作经历,完全可以去国内顶尖的建筑事务所,为什么……”

平源源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沈幼看,仿佛想从她脸上捕捉一些信息,但沈幼的脸上,一脸平静。

沈幼笑了笑,坦诚地说:“实不相瞒,其实我是看上贵司正在投标的蓝湾项目。如果有机会加入贵司,我想参与那个项目,直到项目结束。”

原来如此。

平源源笑了。

有目的就好。

“那您稍等,我先问问我们老板。”

平源源走开了一会儿,沈幼坐在事务所里,打量了一下这个处处充满设计感的地方。

会议室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进来的人不是平源源,而是一个高个的男人。

应该就是合伙人。

骆飞坐到沈幼对面,连自我介绍都省去了。

“你姓沈?”骆飞问。

沈幼愣了一下,点点头。

难道是怀疑她信息做假?

骆飞略略皱眉,直截了当问:“你跟蓝湾有什么关系?”

沈幼没想到骆飞会这么问。

那么他应该打听过了。

“我小时候住过那里。”沈幼毫不避讳地说。

“你父亲是?”

“沈邦国。”

蓝湾是当初沈邦国买的一块地,沈邦国去世后,这块地被另一家公司收购,一直到今年上半年出售后公开招标。

只有沈幼知道,那里承载了父亲的梦,也只有她知道,父亲当年想把那里设计成什么样的度假区,而且,在那里,他们一家三口,度过了很多个暑假。

对于沈幼来说,蓝湾,就是家。

骆飞没有再多问其他问题,起身,把沈幼一起叫出去:“你跟我出来。”

沈幼有些懵圈地跟着骆飞出了会议室。

骆飞带着她参观了一圈办公区。

“茶水间,咖啡机在这里。”

“我的办公室。”

“设计部。”

“项目部。”

……

骆飞一一介绍着,一直带着沈幼到了二楼,指了指窗边的一个位置:“楼下没位置了,你暂时坐这里,没问题吧?”

沈幼愣了好一会儿。

骆飞以为她有什么意见:“那你……”看上哪个位置?

沈幼忽然点头,脸上一脸天真:“没问题。但我今天没带电脑。”

骆飞倒是笑了笑:“没让你今天就办公。这个项目时间很紧张,马上要竞标,你今天先看看资料。”

沈幼点点头。

骆飞正准备下楼的时候,沈幼忽然开口:“谢谢老板。”

骆飞挥手下楼。

*

沈幼在飞成建筑事务所一直待到晚上八点才下班。

她下班的时候,骆飞正好也下班。

骆飞倒是客气:“住哪儿?送你?”

沈幼愣了一下,现在国内的老板都这么好了吗?

骆飞看她有顾虑,指了指身后:“别担心,这帮人,哪个没坐过我的车。”

沈幼倒是笑了:“不是。我住东方酒店,位置有点偏僻。”

“住酒店?”骆飞倒是意外。

“我前天刚到国内,还没找好房子。”

骆飞点点头,提醒了一句:“最好租公司附近。”

因为他们加班很多。

“走吧。今天我送你。”

沈幼没有再拒绝。

*

路上,骆飞接了个电话,沈幼听上去,应该是他的朋友。

“送人,员工。”

“别瞎说,小姑娘刚回国,我正好顺路送送。”

“哪里……地址发我。”

骆飞打电话的功夫,车居然正好开到了附中。

沈幼遥遥一望,盯着校门口,看了好一会儿,仿佛能看到十几岁的自己,当然,还有陆周沉,眼睛忽然热热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鬼灭之刃毒计

    裴靖再次发起了高烧。然而现在已是晚上,要请大夫需得去镇上。看裴靖这个模样,情况有些严重,戚柒不敢耽搁,径直去村长家借牛车。村长知道裴靖病重,也急了,亲自赶着牛车过来。毕竟戚柒是个女子,剩下的还是两个孩子,在村长看来都不顶事。想着陈大山怎么也是裴父的结拜兄弟,便又遣了自家小子去陈家通知一声,最好出个男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