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魔眼的二次元之旅第九章

2021/11/26 6:26:59 作者:琉璃色鱼饵 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眼的二次元之旅
魔眼的二次元之旅
作者:琉璃色鱼饵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觉醒来,刘璃发现自己到了二次元……什么鬼?这乱七八糟的就穿越了?穿越就算了,居然还不给系统?没有系统就算了,开局居然就遇到一条龙?喂喂喂,是哪位大神在捉弄我啊!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啊!虽然我有点宅就是了……开局一魔眼,技能全靠混。且看刘璃如何在二次元的世界中混的风生水起。

楚沉楼看见苏兰从酒店里出来,来不及跟她说上一句话,她就一阵风似的掠过,钻进车里疾驰而去。

他正奇怪怎么回事,又碰到了秦芳和苏扬中,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先后给了他一记冷眼,匆匆忙忙地离开。

楚沉楼知道肯定出了事,用最短的时间了解事情的经过,眼神渐渐冰冷。

他问司机拿了钥匙,开车去苏兰的家,车速飞快,根本顾不上有没有超速。

半路上,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苏兰的车,就在平行的车道上。

乱成一团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楚沉楼按下车窗。

苏兰也看见了他,似乎有点惊讶,微微张了张唇,没有发出声音。

楚沉楼知道她想问什么,苦笑说:“不敢打你电话,怕你不能专心开车。”

苏兰一怔,偏过头看前方的红灯,过了一会儿,转头说:“到前面等我。”

绿灯亮了。

苏兰通过路口,靠边停了下来,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坐在驾驶位上不动了。

楚沉楼坐了进来,关上车门。

片刻的沉默后,他说:“对不起。”

苏兰伏在方向盘上,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神情:“不关你的事……其实也不关我的事了。”她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我早就知道了,在我去找你之前,我已经看过这个视频。”

话音刚落,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兰接过来看了看,放到耳边:“娇娇。”

“苏兰,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你不要吓我,快告诉我你在哪里——”电话里邓娇娇带着哭音,急得不知所措。

苏兰安慰她:“我没事,就想一个人待着。”

“我陪你!我陪你喝酒,喝一个通宵!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真的没事。”苏兰语气轻柔:“我也没怪过你啊,你又没做错什么,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我明天早上就去找你。”

“真的吗?”邓娇娇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的说:“你保证?”

苏兰叹气:“我保证。娇娇,你替我打个电话给我爸妈,让他们放心,我真的不会做什么不理智的事,你们不要自己吓自己。”

邓娇娇长长舒出一口气,说:“好,那你一定要好好的,别想太多,早点睡觉。”

“好。”

苏兰关掉了手机,对楚沉楼解释:“娇娇打了五、六个电话给我。”

楚沉楼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看着她问:“真的没事?”

苏兰笑笑,用力点了点头:“我骗你们干什么?我就是不想留下,不想面对他们……我不觉得自己可怜,但我不能拒绝别人善意的安慰,我只能躲起来。”顿了顿,她换了个轻松的语气:“还好我跑的够快,不然就走不了了,一整个晚上都得听长辈和朋友安慰我,不可怜也变得可怜了。”

楚沉楼面色稍霁,伸臂将她揽进怀里,低声耳语:“苏兰,你吓到我了。”

“你才吓到我了。”苏兰没有挣扎,乖巧地依偎在他身边,眨了眨眼睛:“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喝酒了吧?这么快就能追上我的车,你不仅酒驾还超速,我看到你的车才吓了一跳……”

楚沉楼的手臂收紧,无声地抱紧她。

苏兰不再说话,把耳朵贴在他胸膛上,听着一声声急促的、有力的心跳,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轻声开口:“我只是……觉得对不起爸爸妈妈。现在我和楚修变成这种样子,外面的人肯定会说闲话,我一直希望成为爸妈的骄傲……”

“你永远会是他们的骄傲。”楚沉楼不容置疑的说,双手捧起她的脸:“什么也不要想,我来处理。”

苏兰看着他,点头。

楚沉楼放开手:“你现在回家吗?我送你。”

苏兰噗嗤笑了出来:“楚叔叔,你真的不能开车,还是我送你好了。你把行李拿过来,车停在这里,明天叫司机来开走吧。”

楚沉楼看了她一眼,下车取行李。

苏兰打开后车厢,帮他把一只行李箱拉到车旁,看着他提起箱子放进去,薄唇微抿,侧脸冷冷的,不知在跟谁生气。

重新坐进车里,苏兰系上安全带,眼角余光偷偷瞄他的脸,小心翼翼问:“你生气啦?”

楚沉楼目不斜视:“开车看路。”

苏兰心里笑他一把年纪还爱计较,一只手伸过去握住他的手,讨好的说:“我就是叫习惯了,一下子改不了口。”

楚沉楼斜眼看她:“真是改不了口,不是存心?”

苏兰睁眼说瞎话:“当然不是存心!”

楚沉楼勾了勾唇角,也觉得跟她计较称呼,显得自己小心眼,拍拍她的手,牵起来放回方向盘上:“好好开车。”

苏兰笑了起来:“嗯。”

楚沉楼在导航上设定了一个目的地。

苏兰疑惑的问:“这不是回你家的路吧?”

楚沉楼说:“我在帝豪城那边有套房子,偶尔会过去住一两天。”

苏兰看了看他,不作声。

楚沉楼以为她想歪了,解释说:“别人打不通你的手机,当然会打你家里的电话,到时候你还能一个人清静?”

苏兰心想他想的倒是周到,笑了笑,跟着路线提示开了过去。

*

楚沉楼虽然不常住在这边,但是定期安排人来打扫,冰箱里总会放满新鲜的食品和饮料。

苏兰煮了两碗最简单的番茄鸡蛋面,一人一碗,和他面对面坐着吃。

楚沉楼心里暖暖的,问她:“不是说女孩子晚上不吃东西,怕胖?”

苏兰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的是半夜。”她想了想,笑起来:“一般晚上过了七八点也要少吃,但是今天破例一次,陪你。”

楚沉楼想,如果‘幸福’有具体的模样,那就应该是她偏着头微笑的样子。

“苏兰,你喜欢什么花?”

“玫瑰。”

“颜色呢?”

“红色。”

“还喜欢什么?”

“巧克力,什么口味的都行。”

“除了花和巧克力,还有什么?”

“太多了,珠宝,包,衣服。”苏兰掰着手指数了数,对他摇了摇头,笑着说:“但是不要提前买给我,我喜欢有人陪我逛街,帮我拎包,我知道你忙,偶尔一次就很好了。”

楚沉楼放下筷子:“苏兰。”

“嗯?”

“你可以更贪心一点。”

苏兰愣了愣,低头笑了:“那我能再提一个要求吗?”

“你说。”

苏兰看着他:“以后不管醒的有多早,你不要一声不响的走,你可以叫我起来,我保证没有起床气。”

*

苏兰在帝豪城住了一晚,早上七点多钟,楚沉楼打给她一个电话,叫她起来吃早饭。

等她洗漱完毕,换掉他的睡衣,穿着昨天的衣服下楼,他已经做好了法式吐司,温了一杯牛奶放在桌上。

苏兰有点过意不去:“怎么现在才叫我?”

楚沉楼说:“你做夜宵,我做早餐,很公平。”

苏兰拉开椅子坐下来:“我以为你不会……”

“是很久没动手了。”楚沉楼把刀叉给她:“以前习惯什么都自己来,有段时间特别忙,家里又有个孩子,我就请了孙嫂和张阿姨帮忙,渐渐的人也懒了下来。”

苏兰记起来了,不同于苏家好几十年的家族企业,楚修说过,楚沉楼是自己创业的富一代。

她切下一小块吐司,送进嘴里。

楚沉楼问:“好吃吗?”

苏兰点头:“嗯,很好吃。”

楚沉楼笑了笑,喝了口热咖啡,突然说:“想知道他的事情吗?”

苏兰马上意识到他说的是谁,安静了下,答道:“你愿意讲,我就听。”

楚沉楼凝视她:“你本来就有权知道。”

“其实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复杂。”他往后靠在椅背上,眯起眼回忆起来:“楚修的母亲是我大学同学,读书的时候她很喜欢我,告白过几次,那时我专注学习,没有其它的心思,每次都拒绝了,她非常伤心,曾经尝试自杀,被救了下来。”

“大学毕业以后,我和她就没有了联系,她给我写过几封信,我没看,直接寄了回去。后来有一天,另一个同学联系我,说她死了,留下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没人照顾。原来工作后没多久,她就沾上了赌瘾,她的父母都跟她断绝了关系,这个孩子是她和一个债主生的,那个债主当然也不要。”

“当时,我看见楚修……”他苦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觉得他和我同病相怜,我和妹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我不想他也遭受同样的命运,那时候我也有了经济条件,就把他带回家,给刚大学毕业的妹妹照顾。”

“楚修长大后,因为我一直反对他和唐芸的事情,心里对我早有了怨言。他妈妈那边的亲戚不知怎么也找到了他,骗他说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不爱他的母亲,不仅玩弄了她,还抛弃了她,楚修生下来以后,也不肯认他,不让他见外婆外公。”

“我解释过,他不信。”

苏兰对楚修的故事没什么兴趣,只是听楚沉楼说起楚修和他同病相怜,心里很惊讶:“你有个妹妹?”

“有。”楚沉楼面无表情,眼底隐约有一抹沉痛:“几年前去世了。”

所以,楚沉楼无父无母,从小和妹妹在孤儿院里相依为命,长大后用工苦读,费尽千辛万苦当上了富一代,唯一的妹妹还早早离开了他。

这简直就是男主的人设啊!

他在小说里只是个比路人甲好一点点的配角,真是太浪费了。

苏兰习惯了在虚拟的世界中逢场作戏,这次握住他手的时候,添上了几分真心实意:“对不起,我不该问你。”

楚沉楼笑笑:“本来就是我自己想说。”

吃完饭,老刘开车来接楚沉楼,他把大门的钥匙交给苏兰,嘱咐她:“等会开车回家注意安全,记得看路。”

苏兰垂眸,闷闷说:“昨晚你在,我才分心的。”

楚沉楼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开门出去。

苏兰站在窗边,看着他走到车边,回头看了她一眼才上车。

她转过身,目光落在他坐过的位置上,想起昨晚他也是坐在这里,柔和温暖的灯光洒下来,他眼角细细的皱纹都变得性感。

这个人……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怎么可能呢?

这个念头刚出来,苏兰就不可思议地笑了起来,觉得太荒唐。

一个虚拟世界里的人物,她怎么可能见过?

心里想着事情,她上楼的时候没留神,直接进了楚沉楼的房间,醒过神时,已经在他床头站着。

苏兰笑自己胡思乱想,刚想抬步离开,目光落在脚边的纸篓上。

纸篓里的面纸反常的多,揉成了团。

怪了,不像打翻了东西,他也没感冒啊。

苏兰若有所思地走了出去,唇边的一点笑意,从最初的疑惑变为了然。

——啊,自给自足,昨晚楚先生好兴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主你不配(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真是一个恶劣的人谢谢。04.国木田独步当然不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而是去见了库洛洛。在和黑发青年一起回溯小女孩人生的途中,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听起来像是外国人。不太礼貌的是,他由此联想到了某个奸诈的俄国佬。因为这个粗鲁的想法,国木田独步皱起了眉头。“拿着照片探查小女孩儿至今为止的

  • 宠妃之路(重生)石头里蹦出的婴儿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一群小狼正在它们的领地里头不断地来回奔跑,高穿低爬,跃枝踏叶,这片散发着原始气息的丛林似乎就是它们最好的嬉戏乐园,突然间,它们发现了什么,纷纷围绕在一起……那是一块模样有些怪异的石头上。石头约摸大树树干般粗细,外层沾满了泥土,彷彿刚从地底上被挖出来不久,它的大致形状是椭圆形,但上面

  • 爱情公寓:硬刚教授和诸葛大力此间少年

    紫云方宫里面大家都已经在享受美味佳肴的时候,南天门外一个少年风尘仆仆,似乎才从很远的地方刚刚赶来,外貌约莫人间十六岁的样子。由于寿宴来客纷杂,为了避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来捣乱生事,从南天门外到紫云方宫有层层结界和天兵把守,除了个别天帝亲信,其他人都要有请柬方能通过。不过这个少年一路走来如入无人之境,结界

  • 佑太爸爸没有女儿妖女倒酒

    这事虽是做的正道,然而张庄主成名已久一朝被毁,交好者甚多有些不平者,看其清欢平日言行无忌,事后明月山庄莫名一场大火,始终查不出是何人所为,只好将其怀疑暗暗指向清欢,故称其妖女清欢。又以示其不好相与,为财出力的本性,再加上那日宾客来自天南地北,所以妖女清欢的名声就这样传出去了,可以说是一夜成名。此刻众

  • 小可爱生存指南[综英美]夏冬青委屈哭了

    “能悄无声息的播种成功你说凶不凶?”赵枫冷冷一笑,打量的夏冬青一眼,“就你这样的小身板,估计也就只够他吃个半饱。”“......”夏冬青顿时无语。半响,眼珠子一转,戏谑道:“你不去,难道是因为你也打不过,怕了那个鬼?”赵枫不屑的瘪了瘪嘴,“激将法没用。”“爷们做事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买卖

  • 天道九界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师妹来访“少装傻,刚才是不是有两个警察找你啊,其中一个还叫秦剑。”“你怎么知道?”“呵呵,那个秦剑说起来和咱俩还是校友呢,他还跟你一个系的呢,都是学法律的,我学的是新闻。我专门跑这方面的新闻啊,两句师兄一叫,就和他混熟了,我刚在路上堵着他问案情呢,正好瞥到卷宗,就跑过来买了好吃的安慰你那颗受惊

  • 俏王爷只宠傻王妃第6话 玩得有点大

    大一很快回来,三大包装备在他身上没有多少分量,他很有力气,老路和我拿起折叠铲就开始乱挖一气。开始很累,觉得这样不行才改变方法,变成四人一条线,笔直的向后连着挖。这时候也很小心,和他们必须保持一点距离。这种蛮拆是不计后果的,声响较大易被发现,只要短时间不被发现,就能达到目的。通常北方的辽代墓葬,都是一

  • 我!开局就无敌在线阅读第8章

    门铃声响起来,让屋子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凯瑟琳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哈莉点点头,默默地退后。然后凯瑟琳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凯瑟琳透过猫眼,看见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站在门外,而且这个男人一身黑,头发似乎因为很久没有进行清理显得十分的油腻,最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脸色十分的阴沉,

  • 天君之安度因·洛萨

    “队长!”剩余的兽人疯狂的怒吼,骑着巨狼向杀,奔而来,气势汹汹,凶悍无比。叶海连忙跑到几颗树旁,左手一攀,非常轻巧的上了一颗大树,站在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兽人。兽人围在树下面,对着叶海狂吼,然后有几个人跳下狼背,举着巨大的斧头对着大树猛砍,这根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竟然没有几下子,

  • 留给你的日记乱七八糟的时间差

    午休结束后,棕发少年拿着笔记本慢慢悠悠的走在学校的走廊上,打算回教室上课,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本子,陷入沉思般的喃喃自语,可身体却轻松绕过迎面走来的其他学生。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嗡嗡声,少年深棕色的眼睛微微一动,从本子上移开,寻声向左上方的地方看去,那里正有一只小小的虫子从他头顶上方划过。“是错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