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之次元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1/26 5:27:53 作者:无心之友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之次元系统
神之次元系统
作者:无心之友来源:飞卢小说网
现代修仙界的妖孽林玄夜因参透因果轮回之道知道了远古的事情,灵魂被天道直接驱逐出身体,当他的灵魂要被天雷毁灭的时候,却被一个名叫神之次元的系统救了,之后又被系统带到了从未看过的火影世界里面,成为了宇智波一族叛徒的孩子。由此一个新的轮回开始......lizhijia15-08-0621(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夏日炎炎,正当午时最为燠热的时候,蝉鸣得声嘶力竭。阳光炽热,粉白墙壁明晃晃地反着光,亮得刺眼,墙头上青黑色的瓦片都被这毒辣的日头晒得发白。

宅子后门,窄巷边有棵十几年树龄的高大桑树,枝繁叶茂,肥厚的叶片几乎有人头般大小,在如此炙烈的阳光下却也被晒得发蔫软垂。

在桑树浓密的树荫底下站着两人,垂下的茂密枝叶遮挡住了头脸,只能瞧见身形,其中一人身形削瘦,穿着件青衫,手中提着包袱,肩头还斜搭一个背囊。另一人则娇小窈窕,着一件杏红衫子与白裙儿,双手握着条飞燕绣帕,在手心里扭来绞去。

“你……你要等我……”女子声音细弱,带着哭音,颤声道,“此间事一了,我就……”

男子柔声道:“你别担心,我一定会等你的。”

“可我……我,我还是怕……”

“嘘——别再多说,小心隔墙有耳。只要一切都如之前商量好的那般处置,就定会顺利的!你快回去吧,别给她们瞧见了。”

“嗯。”女子轻声答应,向门口走了两步又依依不舍地回头,发髻上斜插的金步摇随着她回头动作而晃动。

那青衫男子却看也不看她匆匆离去。

她原地站了会儿,始终不见男子回头。

蝉鸣得越发凄厉起来。

瞧着那一道削瘦的身影径直大步去远了,她黯然神伤,垂眸回身,走近半掩的黒木门扉,推门而入,却没有如往常那样关门上锁,反而将后门就这样敞开着。

女子快步穿过后罩房与正屋之间狭窄的走道,绕至屋前头,直到槅扇门前,本来慌乱而急促的步伐突然一顿,几次抬手,到了门前却又都放下了。她犹豫着回顾四周,再又看回门扉,似乎鼓起极大勇气才用力将紧紧关闭着的门推开。

她并未进屋,站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便放声尖叫起来:“啊!————”接着尖声大喊,“救命啊!救命!!出人命了啊!!”边喊边向院子外奔去。

-

莫晓仍然混混沌沌迷迷糊糊时,忽然响起一道刺耳的尖叫声,把她惊得浑身一颤,猛然睁眼,满眼都是昏沉暗影,如暮色烟重,看不真切。

那道尖叫仍在她鼓膜上回荡,她却只觉腹部剧痛无比,有如刀割!!

但她躺在地上,浑身发软,瞧不见自己肚子,只好伸手去摸。双臂都酸软无力,有如灌铅般沉重,她费尽全力才勉强抬起右手,摸到自己腹部。

冰凉,潮湿,粘腻。

她心慌地抬手,模糊的视线中,满掌都是暗红的血!!

这是怎么了!?

她侧头看向周围,失血过多让她头晕目眩,浑身发冷,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依稀可见身边不远的青砖地上丢着一把带血的刀。

刀锋锐亮,血色暗红。

草他大爷的!草他祖宗十八代!!从来不骂脏话的莫晓无声地咒骂了好几句。她不是“腹痛有如刀割”,她是真的被刀割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被捅了!

家属是不是疯了,她休了三天假,今天才开始上班的,那病人也不是她看的,他们捅她干什么?!

她眼睛睁不动了,闭上眼,那尖叫呼喊去得远了,她听不清声音的主人在喊什么,只依稀分辨得出是个女人。

这是医院啊……哪个新来的护士这么慌乱,没见过血么……

真冷啊……怎么没人替她止血呢……就算是中医,马丽也该知道先替她紧急止血吧?难道她也被捅了?

莫晓原地躺了会儿,却不见再有人来,心中不解,找几个外科同事来救她要跑这么远么?还是在她昏倒后又出了什么大事,让他们顾及不到她了?

她意识到只能靠自救之后,再次睁开眼,四顾寻找能用来按住伤口止血的东西,但她很快就发现她不是在医院里!这是间民居,且装饰看上去极为古典……

……什么情况?

然而短时间内这并非性命交关之事,她将这怪异暂时丢在脑后,继续搜寻,在附近地上发现了一块绣花手帕,她将绣帕抓起来试图叠成几层,但双手根本不听使唤,绣帕又是丝质的,十分的滑,她抖抖索索的手无法将手帕好好叠起来,只好先胡乱按住伤口。

房门外人影晃动,进来数人,男男女女叫着哭着喊着:“官人——官人!”“作孽啊!”“呜呜呜……相公啊!”

莫晓吃了一惊,官人?相公?!这屋里还有别人在?她艰难地回头看了看,她身后应该没别人了啊!

过来的那几人有男有女,全都穿着古装,进屋后见莫晓仍在动弹,眼睛亦张着,不由都惊得呆住了,哭叫声戛然而止。

莫晓仿佛明白了,她就是他们口中的官人,官人就是她,但这么一来其实她更糊涂了。她莫名就成男人了?

但不管她现在是男是女,身份如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而眼前这些人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她低声呵斥道:“都傻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找医……生……来救我。”

“是,是!”

人们忙乱起来,有进来的有出去的,有几人过来要抬莫晓起来。

“别搬我。”莫晓阻止了他们,抬手指了两个看起来衣着整洁干净的丫鬟,“你们俩个,洗净双手后……再用烧酒冲洗,手。酒越烈越好……把伤处的衣裳……剪了,去找几块……干净布过来,多叠几层替我……按着伤处。其他人找条被子……给我盖上。另外……温水,加少量盐……淡……淡盐水喂我喝……等大夫来的时候……烧好热水……滚开备用。还有酒……烈酒……”

她声音虽然虚弱且断断续续,但神智清醒语调冷静,一一说来,那些人便分头照做。

然而从她口中冒出的嗓音低沉而嘶哑,完全是个陌生人的声音。

陌生的嗓音,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这一切都让她有种虚幻之感,但腹部的剧痛却真实无比,提醒着她这不是一个梦。

幸好按压后,伤口不再大量出血。莫晓让人把自己侧抬起稍许,叫一名消毒了双手的丫鬟检查她后背有无伤口。

确定背后没有穿透伤后她稍稍松了口气,就肚子上一处刀伤,如今血渐渐止了,而她神智还能保持清醒,看来运气还算不错,没有严重的内出血与器官水肿,只要伤口没有继发感染,活下去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想到感染,她侧头看向地上的刀,刀不大,刀刃不过成人手掌般长,微带弧度,瞧不出是什么用途,但看起来刀身雪亮,似乎还挺干净。她暗暗祈祷,希望刀足够干净,别好了刀口却死在破伤风上。

大夫及时赶来,瞧见这一地的血吓一跳,急忙洗净了双手过来,瞧见她肚子上的伤口也是吃惊:“这是刀伤?”

莫晓瞧了眼地上的刀,低声道:“是啊……”

“可还有别处伤口?”

“没了……”

“这么长的刀口,得缝起来才行。”大夫眉头深锁,取出一片药锭,叫她与酒同服。

莫晓疑虑地问:“这是……什么药?”

“这是麻药啊,莫太医怎会不识?”

莫晓一愣,原身是太医?她装傻没接话,含住药锭,皱着眉头喝了几口酒。

只是她知道古代麻药多半含有轻度毒性,若是服的过多,昏过去未必能再醒过来,即使醒过来,也有可能神经受损。

但要她一点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就接受伤口缝合,她自认没有关公刮骨疗伤的勇气,便暗暗咬下一半药锭,喝酒时只服了大半颗,另外小半颗含在嘴里,乘大夫不注意时偷偷吐了。

烈酒入喉,一线热流入腹。药效起来,她昏昏沉沉间,听见外头又有纷扰吵闹,有人哭泣,有人呼喝叫嚷,但听起来都十分遥远而缥缈。

“让开!让开!官府办案!”

“官爷,夫人,官人醒了!这会儿大夫正在替官人疗伤呢……”

“夫人!夫人……”

很快所有的声音都远去了……

-

莫晓再次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到了床上,身上盖着薄绸被。肚子依旧疼痛,但减轻了不少。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伤处,包扎完备,干燥没有渗液。

她仍觉头昏脑涨,且眼睛闭的久了,乍然见着亮光十分不适,便再次闭起眼睛缓了一会儿,才看向四周。

已经入夜,房里点起了灯,但仍显得昏暗。

床边坐着一名妇人,细眉秀目,生的颇为俏丽,脑后挽着古典的发髻,穿着轻盈纤薄且绣工精美的鹅黄色丝质襦裙,手中拿着针线,却没有绣,低头愣愣地出神。

莫晓只觉头疼,这是真的,穿了吗?

昏过去之前似乎听见许多人叫她官人?还有叫她相公的……她将手上移,摸了摸胸前,不由闭眼,一马平川啊!手再向下移,摸了摸,还是什么都没有。

等等,上下都没有?这身体的主人到底是男是女?再仔细摸摸,这熟悉的手感让她放心不少,再移上来摸了摸胸前,尽管不多,貌似还是有点肉的,只是躺平了不明显而已。再摸摸脖子,没有喉结……

难道原身一直是女扮男装伪装自己,才当上了太医?

莫晓的手在被中移动摸索,发出轻微的窸窸窣窣声。听见她这边动静,床边守着的妇人猛然回神抬头,眼皮浮肿,眼神惶惑。许是熬夜的关系,她脸色很差,显得十分憔悴。虽如此,却仍是难掩天生俏丽。

莫晓朝她笑了笑,虚弱地轻声道:“我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

俏丽妇人愣怔片刻,轻轻点头,神情仍旧惶惶然,声音颤抖:“相……公……”

原身果然娶妻了。但难道“她”的妻子不知道原身其实是个女子?莫晓的脑海中有一连串问题飘过,但她半分原身的记忆都没有,要如何继续装下去呢?

她问道:“娘子,到底出什么事了?是谁伤了我?”

莫夫人瞪大了眼睛,愕然半晌才颤声道:“相……相公不知道出了何事?”

莫晓无奈地说道:“我大概是昏过去太久了,直到现在仍然头晕目眩,过去的事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莫夫人手中捏着丝帕,呆愣愣地望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莫晓愧疚地笑笑,温言道:“娘子,说来惭愧,甚至连你叫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但看你深夜仍然守在我的床边,相信我们之前定然相濡以沫,伉俪情深。你多给我说说过去的事,和你和我有关的都可以,也许能帮我想起过去之事来。”

莫夫人震惊地望着她,半晌后神情转为悲伤,轻轻点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愿与时光一起等待在线阅读归家,家有小妹初长成

    枫林城林府“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守门人对着停在林府在外的马车喝道。“二愣子,是我。”这时,林逸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这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林逸:“嗯,是我。还不快去告诉父亲?”二愣子:“好的,少爷稍等,我去去就来。”……“哥哥,是你吗?”林逸:“嗯?是妍妍啊。怎么了丫头?两年

  • 永恒荣耀第4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学的校园。午餐过后正值暖暖的午后十分。阳光远远的悬于空中,抛洒着万丈光芒及恰到其份的温暖,金婧婧又遇到了他。熟悉的黑色眼眸,熟悉的棕色斜刘海。男孩如画般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翻着书。椅背后的植物蜿蜿蜒蜒长得很疯狂,似乎要攀着他的背往上爬。阳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在地面上。蓝天,阳光

  • 葬仙之前世今生之左枫在部队(10)

    第十章左枫在部队左枫还是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告知了陈雨晴他所在位置,两人离得不算远,很快,陈雨晴就接到了左枫。“小道士,有工作了,开心不?嘻嘻!”左枫一到陈雨晴的“甲壳虫”上,陈大小姐就开始邀功了。“开心?你知道吗?为了你,早上道爷刚拒绝一个至少年入百万的工作哦!嘿嘿。”左枫见不得陈雨晴这得意的小样。

  • 沫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各种油烟混杂之物充斥着鼻尖,满是积灰的店铺还开着大门,易生君轻轻捏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从锈蚀的程度来看,怕是早已断了人烟,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造型各异,但是易生君却觉得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似乎,还会用。很快的,易生君毛骨悚然,这座城里居然还有着符咒,那明显是自己幼时一直在模仿练习用来的符箓,充满了

  • 向阳生长的那些年之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三个失踪男生的家长被叫到警察局。出于对社会稳定层面的考虑,和家长们进行协商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当地警方,薛归云则负责在拿到钱后,去银行把它们存在一张卡里。虽然直接交付银行卡更为方便,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贺明薇会因为取钱而被发现。负责商谈的是专门从上级部门赶来的老警察,和某个特殊部门打过几次交道

  • 天道捉鬼系统之全力一搏(6)

    所有狼皇都向前迈出了一步,步伐之整齐、划一,就仿佛他们是一支军队:军官正冷着面孔,严肃而严厉的厉声喊出神圣的、不可违抗的号令,指挥着它们。一步迈出虽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几十只狼皇踏在地上只发出了一个声音,就如同是一个人踏出的一般,但却又奇异般的丝毫没有违和感。就好像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一般

  • 这把火开始修真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所有人的实现都出现了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她的整张脸都被覆盖取而代之是张恐怖的面具,面具上透露出无限的杀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恐惧,但是那完美舒畅的头发和那完美的身躯和她的面具形成了完美的对比让人好奇她那面具里的面貌。此时云山感觉到了强者的到来于是匆忙赶了过来“不知这位前辈此次而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若

  • 飞蓬新传天使彦重伤,即将陨落?

    听到系统发布的任务后,林牧整个人都懵逼了。“系统,卡拉曼达行星是什么鬼?原著里没有啊,而且彦女神不是很强嘛,怎么会被恶魔军团给埋伏了?”林牧懵逼的朝系统问道。“卡拉曼达行星在原著里虽然没有提到,但并不代表没有,这是超神宇宙里的一颗比较偏僻的一颗行星。至于天使彦为什么会被恶魔军团埋伏,请宿主到时候自行

  • 黄袍加身苏醒一

    “快走,李健哥哥马上回来了,听说他刚从矿上回来,手里肯定有好东西……”见到小伙伴,那李牛得意的说道,这李健是他的哥哥,年龄十五,已过了长人之礼,听说已经感觉到气感,迈入了炼气一阶,让他甚是骄傲。与李健同辈的,山村有好几十位,能感觉到气脉的也不过一手之数。这李健天资果然非凡,让其父母整天挂在嘴上,生怕

  • 怀阳郡主之第七章(7)

    电脑和综合验光仪眼光后,是插片试戴测试。孟杉年鼻梁上架着大红色粗笨的试戴镜框走出验光室,小范围随意走动。易西青靠坐在升降椅上,腿随意地屈着,露出难得一见的冷漠脸,就着眼前的孟杉年,喝冰水。凭什么戴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还这么可爱!孟杉年似有所感,目光移向他,“现在是看得更清楚了,就是有点儿晕。”说完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