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大道天门挑衅

2021/11/26 2:12:38 作者:后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道天门
大道天门
作者:后宇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州之上,天道煌煌,仙凡循天道各司其职。九州之下,恶孽纵横,妖魔循天道杀虐屠戮。

第二日,青苍书院前。

“哇,这就是青苍书院啊,好壮观哦!”叶柔仰头盯着青苍书院的大门惊呼,这还没进去,光是在门口就被巍峨的大门给震撼到了。门顶“青苍书院”四个大字刚劲有力,颇有凌云之感。

“这是当然,青苍书院不仅在青州城出名,在附近的城池中也是声名远播。四大城池虽然都有如青苍书院般的存在,但是论教育实力却没法和青苍书院比的,为此每年清水国派遣到青州城的使臣也比去其他城池的使臣多,当然与之对应的招的门生也就多。总而言之,进了青苍书院,以后出来做个官什么的不是问题,更有机会得道成仙!”张二狗在一旁解释到。

“得道成仙?就凭你们这几个土包子?”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了不屑的声音,从声音来听,说话人的年龄并不大。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华丽,面白如玉的少年手里拿着个扇子摇晃着,在一旁讥讽的望着他们,旁边站着一群护卫。显然,刚刚就是他在说话。

“什么样的东西就想进青苍书院,还想着得道成仙,今早的饭钱结了没有,待会还有吃饭的钱不?要不要本公子赏你们几个钱去吃吃饭?别惦记这青苍书院了,回去种地多好,对吧,哈哈。”少年斜着眼看着杨溢他们,满嘴嗤笑,眼中全是讥讽和不屑。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你能去考试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考试,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小叶柔有点听不下去了,急忙反驳道。

“没错,我能考试,你们不能。我家有权有势,家财万贯;我从小熟读各种典籍史书,精通乐律,上读四书,下知五经。我当然能去考,你们呢?你们有什么,你们去考什么?小姑娘,我看你长得也还算有几分姿色,不如跟着我吧,说不定能给你个小妾当当,对吧,哈哈哈。”少年瞧着一个小姑娘反驳他,当即哈哈大笑调戏道。

“你你……”小丫头被少年几句话说的愤怒不已,从小在村子里长大的她哪里遇见过这种人,两句话就把她给气坏了。

“阳少,我们这不是就过来长长见识嘛,一会就走,一会就走。”张二狗见情况不对,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同时转身对着杨溢他们小声解释到“这是城西高家的小少爷,是美人高洁的弟弟,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喜欢调戏良家妇女,是青州城出了名的恶少,你们还是不要招惹为妙”说完赶紧拉了拉杨溢的袖子准备离开。

“不急。”这时一旁一直沉默的杨溢挣开了张二狗的手慢慢说道。

“这位公子,你说你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精通礼乐是吧?”杨溢面无表情的问道,熟悉杨溢的人都知道,这种状态的杨溢愤怒了,愤怒下的他反而思维变得更加清晰,人也变得更加可怕。

“杨溢哥哥,算了吧,我没事,咱们快走吧。”叶柔也有点害怕这种状态的杨溢。而一旁的老赵头则是静静的看着,雏鹰想要飞,那么必须要经历一些东西才行。

“没事,小叶柔,有我在,没人能让你受委屈。”杨溢拉了拉叶柔的小手。

“没错,少爷我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精通礼乐,并且一定能考上青苍书院。怎么,小子你不服气?”少年正眼都没看杨溢一下,趾高气扬的说到。

“那你可知书、经、礼、乐是什么东西?”杨溢接着问道。

“我当然知道。书是用来传播思想,教育人们的工具;经是创造思想,理解思想的实践;礼是教人知礼节,晓伦理的总称;乐是丰富人们精神,陶冶情操的事物。小子,就你想考我,下辈子吧!”少年看到杨溢竟然问他问题,当即一脸不屑的答到。

“没错,书、经、礼、乐确实是这些东西,那么我反问你。第一、你知书吗?我没读过书,但我知道读书之人应该有读书人的涵养和气度,知书中内容,将之用于己身,才叫读书,你知书内容,但你理解书中内容否?你将之用于己身否?没有,你都没有,你除了摇头晃脑背书以外还会什么?在我看来,你读的书没用,你不像是在读书,更像是在背书。读书,读书,重在读字,只有读会才能理解体会,才能用读书来修身,通过读书去理解,去明白事物道理才是真正的读书。”

“你!”杨溢的话正好说中了少年的心思,少年从小读书,自觉在读书上造诣非常,每每有人考究他书中内容时他总能对答如流,因此颇为自傲,但是他的父亲却老是提醒他别只知道读书,背书。要知道用书,从小到大,少年听到的最多一句话就是这句话了。

“第二、经是人们创造思想,传承思想的实践。你知道经书内容如何,你知思想如何,但你有创造思想的勇气?你有创造思想的能力?像你这种依靠父辈余荫长大的东西,能指望你创造思想?传承思想?或者我换一句话,你有思想?”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少年听到杨溢的话,瞬间脸涨得通红,从小到大,在青州城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除了他的父亲和那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的姐姐以外,今天让杨溢这么一说,顿时暴怒了。

“这就恼羞成怒了?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杨溢淡漠的看着少年,继续说道“再说礼,礼教人知礼节、识伦理。但你呢?你有礼节吗?面对陌生人,你甚至不知道他们来源何方,所为何事,仅仅因为他们穿着朴素,便断定他人没有前途。我问你,谁给你的勇气?谁给你自信?

你自觉高高在上,俯瞰平民百姓,借此获得优越感。殊不知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一个上蹿下跳的小丑,一无是处。最后再说乐,乐本来是让人们精神宁静,心境祥和的事物,但是在你这里我没有看见精神宁静,心境祥和。我看到的只有龌龊的精神和低劣的思想,你有什么资格谈乐?

像你这种无书,无经,无礼,无乐的东西在青州第一书院青苍书院门前大谈书经礼乐,还扬言自己必能高中青苍书院,你要是能高中青苍书院,那我不禁悲呼‘高家不幸,更是青苍不幸’。或者我问这位少爷一句‘你当你高家无人还是当青苍书院无人?’”

杨溢的话如利剑直刺少年内心,少年顿时脸色苍白,他这才意识到他在青苍学院门口大放厥词。往周围看去,才发觉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其中还有青苍书院高年级的学生,这对想要进青苍书院的他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护卫,快给我上,把他们打残了,快把这群土包子打残了!”少年此刻早已恼羞成怒。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反正今儿已经够丢脸了,再丢点脸也没关系,再加上他青州城恶少的名号,他也不怕丢面子,这么多人还打不过这几个土包子吗?

“小爷我命苦啊,好不容易找个差事,结果惹上这高家恶少,真是时运不济,时运不济啊。”这时的张二狗已经从刚才杨溢的话语中恢复了,没想到这俊秀小哥还有真有两手啊,几句话把这水灵城恶少治得服服帖帖的。不过说是过瘾了,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这恶少可不是吃亏的主,哎。

“哥哥,对不起。”小叶柔此时有点自责,要不是自己忍不住顶嘴两句,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

“傻丫头,不怪你,你不说话他也会找理由来挖苦我们,这世界总有人喜欢把自己的可怜的成就感建立在自觉不如他的人的身上,对于这种人,粉碎他的骄傲就好了。”杨溢摸了摸叶柔的头,然后将叶柔往身后拉去,同时对着老赵头点了点头。

老赵头有些无奈,这小子到哪都会惹事,小时候就天天勾搭人女孩子,搞得那些小女孩的父母要么过来责备,要么过来提亲,让他不胜其烦,现在这才刚出来又惹事了。不过转念一想,年轻人嘛,没点脾气怎么行呢。于是,老赵头将眼光缓缓转到了那群护卫身上,待会可有场硬仗要打了。

“够了,高阳。这事是你不对在先,现在还想对人动手,你不嫌丢人,你姐还嫌丢人呢,赶紧回去做你的小少爷玩去。”正在这时,一声悦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众人视线缓缓转移,来者身穿淡绿罗裙,步履轻盈,体态婀娜,让人不由得惊呼“好美的女子”;姣好的面庞上面镶嵌了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盯住人给人压迫感,颇有上位人掌权之味。

“是孙荣!她怎么会正在这里?”见到此女走来,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孙荣是青苍书院三年级学生,和高阳的姐姐高洁,还有王岩几人同在一个年级,在书院里面人气也非常高,明眼人都知道这孙荣八成会成为下一代孙家家主,也估计是青州城历史上第一个掌权女家主,所以平日在书院里有很多人对她献殷情,就算不为了她的美貌,也得为了她以后的权势不是,要是运气好被她看上,以后当个上门女婿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一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孙荣,我的事情与你何干?”高阳话说的硬气,但是让人听着怎么都感觉底气不足,要说这高阳在青州城里可以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了,当然除了三个人。第一个是自己的姐姐高洁,从小他就是看着高洁的背影长大的,高洁的相貌才学让他绝望。

身在水灵城四足之中,他深刻体会到了家族里明争暗斗的残酷事实。就算他是高家家主的小儿子,也毫不例外,因为在他身前有一座无法跨过的大山,那就是他的姐姐,从小到大,他接触到的一切人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姐姐怎么怎么样’,从来没有人问过他怎么样,而家里也确实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高洁身上了。听说高洁甚至有仙人之资,这让人想不关注都难。

正是因为这些让他很自卑,到最后自甘堕落成为了青州城恶少,或许,只有羞辱平民才能给他带来一点自信吧。

其次,高阳惧怕的人之中占第二的就是这个孙荣了,这女人平时待你和和气气,可你要是真的相信她表现出来的东西,那估计她会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

在高家和孙家多次博弈当中,孙家老是或多或少占上风,其中重要原因就是这个女人在里边出谋划策,堪称孙家第一智囊。而高阳小时候也经常被孙荣玩的团团转。

记得有一次自己惹得这个女人不高兴,被她骗到一个角落里面,然后让一群小混混痛殴了一顿,衣服裤子全扒了,让他被青州城他的人笑话了好长时间。当他向父亲告状的时候,父亲让他找到证据,结果不光那群小混混不在了,就连自己被骗的证据都找不到,给人感觉就是自己故意跑出去让人揍,然后被揍得衣服裤子都没穿就跑回来了,这让高阳恨得牙痒痒,偏偏孙荣又是孙家大小姐,动又动不得,只好作罢。

至于最后一人就是王岩那个疯子了,对于动不动杀人的疯子谁都害怕,小爷我虽然纨绔了点,但也顶多是打下人,那疯子却是杀人,谁不忌惮。

“哦?我的话没用了吗?你还想被扒裤子吗?”孙荣笑吟吟的看着高阳说道,一眼望去只觉得这女人笑着好看,可仔细看去眼里全是算计。

“你!”高阳有些无奈了,然后转身恨恨的看向杨溢“算你小子好运气,下次别让我抓到,不然要你好看。”然后转身一甩手准备招呼这群护卫离开。

“走?谁允许你走的?我同意了吗?”就在这时一旁的杨溢突然说道。

“哦?那你想怎么样?”高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戏谑的看向杨溢。

“你好,谢谢你刚才的帮忙。我叫杨溢,能不能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妹妹。”杨溢没理高阳而是对着孙荣阳光笑道。

“好,不过我可提醒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人没他多,而且他可是高家小少爷。”孙荣没想到这少年还没有放弃,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杨溢的笑容让孙荣失了失神,好俊秀的少年。

“哥哥,不要,算了吧,我真的没事的。”小叶柔看着杨溢的阵势有些害怕,对面人这么多怎么可能打赢嘛。

“没事的,小叶柔,我之前就答应过你,谁要是敢欺负你我保证给他打趴下,哥哥很厉害的。”杨溢摸了摸叶柔的头笑道,然后转身看向旁边的张二狗“张二狗,这里也没你事,多谢带路了。”

张二狗听到这呼了一口气,要是杨溢让他一块上,那可就憋屈了,还好这小哥明理啊。“小哥加油,我在旁边给你加油呢。”刚说完就脚底抹油跑旁边去了。

“赵叔,怎么分配?”杨溢转头看过老赵头。

“你小子”老赵头摇头苦笑,然后接着说“还能怎么分配?老规矩!”

“好,那就老规矩!”杨溢一听当即哈哈大笑,转身直面着身前这十个护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战历在线阅读第10章

    小学生们站在田边如丧考妣,都不想下地耕种,往年年纪尚小时,父母耕种,他们在一旁帮忙,也是感受过春耕的忙碌。如今自己下场,只有两个字在心里闪烁:要完!就有家里受宠的叫道“凭什么!你只是代理夫子而已,没资格这么做!我不接受!”其余学生也不情愿。刘毅道“有不情愿的出来列队,情愿做事的这便下地吧”他知道,华

  • 厉少又来撒糖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小乌顶着一个大包说道:“很痛的,对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赫丽贝尔拍了拍衣服说道:“啊~~~和你一样。”小乌说道:“你跟我来后事跟你说。”说完乌尔奇奥拉拉着赫丽贝尔的手一个舞空术就飞走了,两个人来到小乌的戒指的世界,小乌说道:“你是不是被神踢下来的?”赫丽贝尔一副奇怪的表情说道:“是啊。怎么了?”

  • 西游之从小黑虎开始进化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吞了吞口水,条件反射的准备低头。“你若是再低头,我就拧掉你的脑袋。”戈德里克出口的话带上了真实的威胁。卢修斯的头没能低下去,死亡的威胁胜于一切。“站直,不许低头,不许屈膝,再表现的那么没骨头,我就抽光你身上的所有骨头!”戈德里克终于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像个正常人而不是仆人了。卢修斯站的笔直,他有

  • [娱乐圈]我的外星女友之醒也未醒

    金泰哼还在紧紧地盯着顾苏颜、提防着她的一举一动的时候,忽然眼前地转天翻。猛地睁开双眼,“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腿发力瞬间将沙发旁茶几上的咖啡扫落,一杯满满的咖啡溅了坐在茶几上玩游戏的朴鸡米一身。“阿西!金泰哼你是故意的吧!羡慕我这身西装比你的好看是吧!”朴鸡米大叫一声,差一点一个扫堂腿向金泰哼飞了

  • 洗冤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宴安来到酒店用餐的那层楼。周围有一些人在用餐,其中一桌的人看到陆宴安,赶紧的站起来,叫道,“陆哥,你来了,我看你心情挺好,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说话的人叫沈白,和陆宴安走得很近。陆宴安,“心情好?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心情好?”想到在下面遇到的那个想要自荐枕席并对他宣传了封建思想的叶晚,陆宴安无奈的说,

  • 惊灭在线阅读回忆侦破案

    在学校操场上独自行走半小时以后,时间接近晚上十九点半。秦毅回去一趟宿舍以后,带上绷带和拳击手套往学校健身房走去。今天是离开学校之后的最后一天,估计这个时候的健身房没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在上面吧!大部分人都申请离开了学校,出去聚聚餐、喝喝酒。秦毅也收到了同学的邀请,基本上学校学习律师的人都已经聚在一起。

  • [综英美]后遗症是演技MAX在线阅读两头牛的故事【求鲜花】

    “怎么办啊,怎么回去啊。”陆展博像个怨妇一样。“那有头白色的牛,这里好像是一个养殖场唉。”林宛瑜不像陆展博那么着急,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样,一蹦一跳的,又指着距离白牛不远的地方,“那里还有一头黑色的,好可爱啊!”夏尘一脸黑线,头一回见到用可爱来形容牛的。正想着怎么将布加迪取出来的夏尘目光扫了一眼养

  • 我们的银河帝国在线阅读第4节

    黑道联盟,青花会总部。青花会的当家南宫残枫,走在长廊中听着手下给他报道前几天,莫小贝刺杀的损失。“当家的,咋天不知道咋回事,正道方面开始猛攻,飞刀门和天残派损失惨重接近被灭门的边缘。”“那,唐门呢?”“唐门,似乎早有准备,在他们门主死后,二门主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龙头。在他当上龙头的那一天便下命,唐门从

  • 颤栗之旅之不换当铺(5)

    没过多久,两人顺利的通过了城门的把守进入了乌山城内,只是这乌山城内好似一座死城,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守军在巡逻,却是看不见什么来往的行人。“诶?你的箩筐呢?”陈经文突然问道。“嗯……好像是那个时候在小树林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这么一问,问尘才想起来这回事。“你这……”“算了算了,你也把那个破箩筐扔了吧

  • 有些往事放不下在线阅读第1章

    道道尔山谷,第一道结界外。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少年有些猝不及防,他尽可能及时地侧身以避锋芒,并用手中的长剑进行了格挡,却也只是勉强错开刀刃没让自己受伤。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装饰着羽毛的战靴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才终于完全卸掉了那股强大的冲劲。然而少年并不慌张,眸底似有繁花沐浴晨曦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