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三国超级大军阀星星眨着眼

2021/11/26 2:58:24 作者:皇辰 来源:3G小说网
三国超级大军阀
三国超级大军阀
作者:皇辰来源:3G小说网
穿越到三国,本想也来个统一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做个明君始帝什么的。可是一次意外,让李天看到了被异族屠戮的同胞,想起历史上记载的五胡乱华,想起国家和民族遭受到的苦难,李天决定,做一个只对外侵略的大军阀。于是,三国少了一个争霸天下的帝王,却...

十月份,成锦市的气温还未降,烈日悬于正空,恰逢云稀风轻的日子,骄阳似火,流金铄石。

军训午休期间,阮音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待的闷了,去学校小卖部买了瓶水,两口下肚后就准备回教室歇着,毕竟下午还要在那太阳底下晒两个小时,太煎熬了。

绕过半个操场,刚走到铁栅栏门口,就听到从不远处传来的一阵声响。

“孙禾,你今天乐意得来,不乐意也得来,总之别他妈想给老子跑!”类似威胁的话从陌生的男生口中传来。

阮音脚步一顿,呼吸都跟着莫名其妙断了一秒,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勉强的吞咽下自己的紧张。

这才开学几天?她就碰上了校园欺凌?

她虽然不认识说话的人是谁,但却对他口中喊骂的那个人的名字有点印象。

不过这名字,在她的记忆里模糊得都快找不着出处了。

踮起脚后跟,蹑手蹑脚地挪到离她最近的一颗大榕树下,歪出半颗脑袋,亮着双眼寻着人,入眼便是一身军绿色迷彩服的背影,挺直挺直的。

透过他的侧肩,软阮音瞧见正脸对着她的方向,站在走廊里的两个男生。

“让开,我还有事,没工夫陪你耗。”明显不耐烦的语气从背对着身子的人嘴里传出,转身欲走。

“大中午的,你能有什么事儿,你又不午休。”两人中的其中一人,一副吊儿郎当地模样,跨上前一步,一手勾过孙禾的脖子。

“这个点,小姑娘们都在睡觉呢,也没人缠着你,就跟我走一趟呗。”

“呵,陆鸣你自己没本事,缠着我不嫌丢人?”孙禾冷笑一声,完后语气还一点不带客气地讽刺,“我嫌丢人。”

与记忆力清秀稚嫩的声线相背,阮音一怔,他怎么还带继续滋事挑衅的,待会儿真闹出事儿了可怎么办??

“嘁,读书人就是麻烦。老子管你这么多屁话!走不走?不走我拖着你走。”陆鸣才懒得听他的话,废话不说,单手勾着他的脖子,绕到孙禾的侧边,使着力气,推着他就走。

眼睁睁看着孙禾被那男的猝不及防推了一把,隐隐踉跄半步。

阮音眉头轻皱,手指不自觉扣了扣树皮,脑子转悠了一圈。

左右张望,这个点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都在办公室和教室里休息,操场上别说人影,就是鬼影都没见着半个。

阮音扶着榕树站在原地,要是冷眼旁观吧,这心里膈应,感觉也不大好。但说要上去帮忙吧。

可以,但没必要。

毕竟相较于他们几个男生,她这细胳膊细腿,还想四两拨千斤?

况且,她和孙禾俩人严格说起来,除了小时候有点瓜葛,那之后差不多就跟陌生人一样。

半分钟过去了,阮音依旧没作出决定,回过神时没听到争吵的动静,心底涌上好奇,扭头又往树后看了一眼,于是……

一阵黑影压过,阮音差点一头撞上,好在她运动神经好反应力也块,倏地一下就将身子收了回来。

猛一抬头,恰好撞上一双毫无波澜的眼,比想象中还要冷漠。

阮音无所顾忌地盯着他的脸,心底莫名觉得尴尬。倒不是因为他这人,就是感觉自己在这儿想半天,结果啥也没干,挺埋汰的。

“我日!吓老子一跳。”陆鸣搭着孙禾的肩,压着他回去的路上,路过栅栏门旁的榕树被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

跟在身后的那个男生见状,饶了小半个圈,瞅见了树后面的阮音,也跟着没反应过来。

场面呢,一时间显得略微尴尬。

好在陆鸣早就见怪不怪这种场景,靠在孙禾肩上的身子往阮音侧一靠,凑过脸,一副玩味儿,想当然地表情问。

“这么热的天等在这儿,找孙禾告白呢吧?”

阮音错愕,愣在原地,摇完头找了个极其蹩脚的理由回答:“......看风景。”

她总不能坦白说她怀疑他们校园霸凌,来惩恶扬善的吧,欠打吗?

可话一说完,阮音就意识到好像哪儿不对。

“好兴致。告白嘛,没啥丢人的。”阮音的话根本还没入他脑子,陆鸣一脸不相信地收回脖子,笑着说:“不过今日不巧,隔日赶早啊。”

“我看你是误会了。”

哪来个这么自作多情的人?

等不及她解释,阮音就眼见着身前的三个男生迈开步子,踏上栅栏门前的一阶水泥板台阶,与她错身。

顿口无言的阮音,下意识地看了眼被勾肩搭背着的孙禾,在那张异常平静的脸上,除了刚才第一眼对视的冷漠,他的神色中还掺了点古怪的意蕴……像是轻视。

几个穿着军绿色迷彩服的男生完全将身后被一直堵着说话的阮音忽略,大步走向教学楼。

“哎绝了,又一个沦陷的。”陆鸣边走边摇头,满脸惋惜地扭头对着另外两个人说。

“孙禾,不是我说,这个还真挺漂亮的。你不心动,我光是看着都心软了。”李成东微微扭头,假装不刻意地回望了眼身后榕树下站立着的女生,心中懊恼,自个儿怎么没有福气遇上这种好事儿。

孙禾脑海中不断浮现刚刚那张呆愣的脸,头次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能力。

“保准是成中迄今为止跑来告白中长得最标致的,可惜了……。”陆鸣跟着附和。

孙禾想了一路,被陆鸣压了一路,等走到教学楼楼梯口时,扭头接上了他的话。

“可惜吗?”

“可惜啊,咋就不是我的呢。”陆鸣啧啧两声,没注意他的表情,顺着回答。

“你没这福分。”熟稔中还带着嘲笑。

然后,原本支撑陆鸣胳膊的地方忽然一空,身子一倒,再抬头时身旁的人已走出好几步远。

陆鸣一头雾水和李成东对视一眼,骂道:“操!”

李成东耸耸肩,望了眼走远的孙禾无奈道:“你是不是这几天哪儿惹到他了?”

想来想去自己这些天没干什么特别的事儿,陆鸣一口气憋不住,冲着大老远那抹军绿色的人影喊道。

“孙禾,你他妈的也太小气了吧!帮我压两道分班题能要了你的命是不是!他妈要不是我老子逼的,我才不求你!”

————————————————

午后两点,烈日当头。

酷暑难熬,惹得操场上一身军绿色迷彩服长裤长袖的学生各个摆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额间颗颗汗珠凝结,沿着脸颊缓缓滑落,溜进脖颈,染湿衣领。

教官绕着排列整齐的队伍走了一圈,扬声铿锵喊道:“已经十八分钟了啊!马上就二十分钟了!都给我再坚持一下”

五分钟后……

“全体注意——”尾音拉了半天,“休息!”

一听见休息两个字,程宁二话不说拽着身边的阮音一溜烟儿地往树荫下奔。

“我的妈呀,这都十月份了,天气怎么还这么热啊。阮音啊,你快帮我看看我有没有晒黑?”

“嗯……黑是没黑,就是有点红。”阮音脑子里转着中午的事儿,浅浅打过一个哈气后,才看向程宁。

“你要不要再擦点?”程宁从草地一边的包里掏出防晒霜。

“不用。”阮音摇头。

开学的时候,班里排位子,程宁和阮音排到了一起。

见自己同桌长着一张冷冷清清的脸,程宁第一印象就觉得她不好相处。

偶尔还暗暗吐槽,有颜就是任性。

好在程宁是个话痨,又耐不住性子,最终还是没抵挡住无聊,凑了上去。

这一凑才发现,阮音性子懒散,比想象中有意思。

程宁收回递出的东西,嘴上埋汰道:“等今天军训结束,小白脸晒成黑炭可别怪我之前没想着你啊。”

阮音哼哼两声,故意打趣道:“又不是白不回来……”

“讨打!”程宁抡起拳头装模作样准备打下去。

……

树荫下的草坪上三三两两坐了不少人,男生好动,打打闹闹,女生则多数是在交头接耳,偶偶私语。

“喂你看,那是1班的人吧,男生长得都好高啊,还都是校草级别的长相。”

“果然别人班的痞里痞气的帅,斯斯文文的也帅。反正都是好的,怎么自己班的就……”

“那不是孙禾嘛,人家初中部直升过来的,据说成绩还特好。”

……

听见熟悉的名字,阮音耳根子一动,没作声。

扭头,几个穿着军训装的男女从学校超市门口朝操场方向走来,三两个肩并肩,有说有笑,关系看起来十分和谐。

午后的阳光很烈,打在侧面走来的几个人身上,泛着朦朦胧胧的光。

“我好羡慕杜姗姗啊,为什么可以和他们关系这么好啊。”

“人家长得好吃得开,小巧可人,你有什么?”

“切,成中长得好的又不只她一个人。”

……

程宁是个话痨子,抹防晒霜的空挡听见隔壁的议论声,朝着她们议论的方向看过去,恍然大悟。

“这不是陆鸣和孙禾那帮人嘛。”

阮音一愣,扭头对着程宁说:“你认识他们?”

“你不认识啊?”程宁惊讶半秒。“哦哦,对对对,你初中在别的地方读来着。”

阮音虽然住在城区这片,可因为某些原因,小学五年级后就去了外头的学校读书,后来中考选学校,老师劝她考回来的。

“我其实也不算上认识,虽然在一个初中读书,可话也没说过一句,就是知道。以前成中初中部叫得出名字的几个人,仗着家里有钱,听说挺混的。”

“财会家的中二少年?”阮音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程宁:“……精辟。”

“不过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惹他们,你听听这边上议论的,要是纠缠上他们,肯定要倒大霉。”程宁将音量压到最低,谨慎开口。

……

两人对话间,没太注意到从他们身前走过的一堆男女。

陆鸣大老远走过来就瞧见了草坪上坐着休息着的一群女生,当中最显眼的,还是他中午见着的那个。

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站得跟尊佛似的孙禾,陆鸣调侃。

“瞅,那坐着的不是中午跟你告白未遂的妞嘛。啧啧啧,小美女刚才一直盯着你看,真是忠贞不渝,誓死不归。”

“脑子有毛病就去治,迟了该废了。”孙禾说。

杜姗姗原本在和拉出来一起买东西的女生闲聊,一听到这边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又立马凑上前来。

音调甜甜地问道:“陆鸣,你们在说谁呢?”

陆鸣贱笑道:“一美女。”

“孙禾哥喜欢的?”杜姗姗挤到两人中间,仰着头装作欣喜地问。

“你放心,像这种前凸后翘浓眉大眼的,孙禾铁定看不上。”

李成东好奇:“为什么?”

陆鸣:“因为他缺心眼儿!”

孙禾白了他一眼。

前凸后翘?

————————————————

军训结束,第二天一早高一回归正常上下课时间。

阮音趁着早自修结束,去了趟厕所,在洗手台洗手时刚好碰见同层楼别的班的三个女生进来。

抬头下意识地和她们对视了一眼。

“有些人,不知道在装什么纯,早听说被人玩儿过多少回了,脏不脏,还敢往孙禾前头凑?要点脸行不行?”

“就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多清高似的。”

阮音没兴趣蹲厕听别人家的八卦,甩干手就准备走。

脚还没踏出厕所,右肩突然被人往后猛地一扯。

“说你呢,装聋听不见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云上在线阅读第四章

    “啊……”—声惊叫声划破了原本有些宁静的夜空。连云山脉位于落英城东南一隅,这里山高林密,崇山峻岭。据传连云山脉曾是落英城通往郡城的主要通路,然而不知为何,在多年前,这条道路却被废弃。现如今,这片山脉已是人迹罕至,变得极为荒芜。在这片山脉中、崇山峻岭间,生活着大量的野兽,少有人踏足,即便偶尔有人来到这

  • 至尊武学在线阅读第7章

    倒霉的一天,这是陆晅放下电话后的第一念头。各种落难少女都找到他头上来,想睡个觉就这么难?可都向他发出求助讯号了,对方讲话还格外凶残分分钟你死我活跟黑社会似的,他也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只身前往肯定不行。陆晅套了件外套,给同事刘约打电话。谁把林茵介绍给他的,谁就得一并负起责任。刘约可能在加班,很快就通

  • 四方艳谭之 枕竹之序章 终

    “军士长!”一名营部中尉情报参谋走到陈秦川身前立正敬礼。“收到最新通报,奉南区南部隔离线全部失守!第12摩步旅幸存部队正在向我们封锁线位置撤离!集团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做好接应准备!”陈秦川扭头看了眼南方被浓密黑烟遮蔽的天空,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有报告么?”“这个……”“有就是有!没有就没有!陆军学院

  • 星辰杀戮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穿越第一天街道上很安静。我在门口站了一会,走出了第一步。一直被催促说要快一点,说要迟到了,可是问题所在是,——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啧,这个时候配合一阵小风吹过简直太有感觉了。无奈的是,在莫名其妙的弄了半天之后,这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忘记把它搞清楚了。抱着慢慢想想的心理,我就自然到不能再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