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道士奇异录第七章

2021/11/26 1:42:40 作者:莯凡 来源:17K小说网
道士奇异录
道士奇异录
作者:莯凡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有志青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份机遇,接触上了道术成了一名道士,靠着自己的道术,帮普通人驱鬼把挣来的钱去做善事,在捉鬼的过程中,偶然的遇到了一位很有背景的女孩,而且背景还极其的不简单,看看这个小青年是怎么驱鬼而且又怎么得到爱情的。

却说陈天赐一早醒来就听说陈长平没吃早饭就出门了,心里止不住有些愧疚。他这个便宜爹爹怕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很是忧心,而他作为当事人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也不知道那个袖子断掉的王爷到底看中他什么了,难道是因为他尿尿的姿势比较标准?

不过既然爹爹让他放心,他还是相信他吧。毕竟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对于整个社会体系,阶级分化,利害关系都不了解,依附身为朝廷要员的爹爹才是明智之举。

吃过早饭,陈天赐便让阿定将四书五经搬到书房,坐下来准备认真读书。

这里的文字和文化倒是跟中国古代相差不大,四书五经都真实存在。繁体字他也是看得懂的,想来要马上进入学习的状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陈天赐这么想着,雄心勃勃地打开了面前的书册——明显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古诗文中有许多现代文不常出现的生僻字,一篇简单的诗文下来,他大概只能连蒙带猜地读懂不到三分之一的内容。这里又没有字典,他一个人学习实在太过艰难。

陈天赐将目光从书册上抬起,缓缓地移到正在磨磨的阿定身上。

“阿定,”他殷切地看他,“你识字吗?”

阿定愣了一会,而后惊恐地看向他,“少爷你……”

“嘘!”陈天赐赶紧制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老规矩,不许告诉我娘。哦,还有我爹。我会想办法想起来的,知道了吗?”

阿定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最后小心地开口,“可是少爷,我实在不识字呀。少爷从前就不爱看书,我侍候少爷这么多年,也就勉强记住四书五经是哪几本。要说识字,药房里少爷常用的那几味药,我倒是记得写法。”

阿定指望不上,陈天赐于是叫来了梅兰和秋菊。

两个小丫头正在里屋干活,听到召唤都是一脸不解。

“梅兰、秋菊,你们两个可识字吗?”陈天赐问她们。

秋菊先摇了摇头,而后指着梅兰对陈天赐道,“少爷,梅兰姐姐是账房先生的女儿,她识字的。”

“真的?”陈天赐喜上眉梢,站起来将梅兰拉过,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陈天赐对梅兰笑得和暖,“你先教我写几个字……就先写我的名字吧。”

梅兰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他,“少爷,你的名字你都……”

“不许多问。”陈天赐摆出少爷架子,出声下令,“你教就是。”

梅兰再不敢说话,取过笔墨,抓过陈天赐的手,带着他在宣纸上练习写自己的名字。

就这么练了一个上午,陈天赐可算将自己的名字写明白了,原先怎么也控制不好的毛笔也似乎摸到了些窍门。

正得意,只见阿定从外头急匆匆地跑进来通报,“少爷,镇西王爷就在外面,说要见你。”

陈天赐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问道,“我爹呢?”

“老爷上朝去了,还没回来呢。”

这可怎么办?靠山还没回来,煞星先找上门来了。陈天赐在书房里转了一圈,终于想到一个主意——既然断袖王爷来拜访,他就应该表现一下他有多喜欢女人,说不定这样他就不会强人所难了。

打定主意,陈天赐先向阿定,“你同王爷说我正在书房忙,他若等不及的话可以到书房来找我。”

阿定走后陈天赐先让梅兰竹菊把书房收拾一下,而后对她们道,“我练字久了,同你们玩个游戏放松放松可好?”

小少爷要玩游戏,梅兰秋菊自然不能推辞,“少爷想玩什么?”

“就玩瞎子抓人。”陈天赐嘻嘻笑着,冲两人挑挑眉,“少爷我来扮瞎子,你们要是被我抓到了,就得脱一件衣服。”

“讨厌!”梅兰秋菊软声撒娇,但是还是乖乖地配合,秋菊还把自己的手帕贡献出来给陈天赐绑在眼上。

手帕是纱制的,透光,陈天赐假装看不见地在空中挥了挥手,尽量笑得猥琐,“开始了哦,美人们,少爷我来抓你们了!”

梅兰秋菊笑着跑开,却都只绕着陈天赐跑。

陈天赐跑了一阵也兴奋起来,瞅着空一把将秋菊抱了个满怀,刻意挑逗,“可算让少爷抓着了,让爷闻闻,这到底是梅兰还是秋菊?”

正嗅着,耳边传来了门开的声音。

陈天赐笑得更猥琐了,“说好的被我抓到要脱衣服的,我来帮你脱。”

说完便摸索着将秋菊的外袍扒下来,随手一抛,一边兴奋地搓手一边嘿嘿地笑,“两位美人要小心了,少爷可是会把你们扒光的哦!”

陈天赐这么说着,朝梅兰的方向扑了过去。

斜里突然飞出一堵肉墙,陈天赐一脚没刹住,直接扑进人怀里。

“香香软软。”陈天赐从那个怀抱里抬起头来,刻意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巴,“发育得这么好,到底是梅兰还是秋菊呢?”

“我得再试试才知道。”陈天赐说完,又一头埋进那人的胸里。

“这么喜欢,送你可好?”皇甫和的声音就在耳边。

陈天赐不受控制地吓得一个激灵!

虽然他知道他就在房里,也很肯定这软乎乎肉乎乎的胸绝不可能生在他身上,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被他的突然发声吓了一跳。

陈天赐稳稳心绪,将脸上的帕子扯掉,转而向他,“王爷,你怎么来了?”

皇甫和笑笑,“你不是早知道我要来,故意演给我看的吗?”

陈天赐笑得心虚,“王爷说什么话呢,我是玩得太高兴了,忘乎所以忘乎所以。”

皇甫和的笑止住,冷冷地送了他一个眼刀。

陈天赐努努嘴,垂着首倒也没敢再逞强。

却见皇甫和几步走到塌前,在主位上坐下,冷声发话,“继续。”

陈天赐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

皇甫和勾勾唇,“不是在玩游戏吗?我还没看够呢。对了,秋月,”他转向陈天赐刚才抱着的女子,“你刚才被抓住了,应该脱一件衣服。”

秋月听了,面色平静地点头应是,而后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陈天赐一见急了,急忙压住她脱衣服的手,“姑娘且慢,千万莫脱。”

“怎么?”皇甫和冷眼看他,“你这游戏我家秋月玩不得?”

“当然不行!”陈天赐正色回他,“梅兰秋菊终有一天要嫁给我的,我脱她们的衣服,那叫闺房情趣。这姑娘跟我无甚关系,我脱她衣服就是欺负她!”

“这还不简单。”皇甫和和声回他,“我把秋月许给你就是。”

“我、我……”陈天赐只以为他来还要逼他做他的侍君,哪里想到他居然给自己塞女人,简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你别乱点鸳鸯谱,我还不想娶妻!”他还没整理好自己的性向,并不想耽误任何人。至于梅兰秋菊,在他穿越过来之前就已经是他的人了,也就只能收在身边了。

皇甫和听到这话不知为何笑了出来,“为什么不想娶妻?”

陈天赐见他这样笑简直慌到不行,“我……我还小,还扛不起家庭的重担!”

“噗哈哈哈!”皇甫和笑出声来,在陈天赐的两个贴身丫鬟里随手一指,“那个谁,你说说,你家少爷多大了?”

梅兰在皇甫和的手指下惶恐地福了福身,回道,“王爷,再过一个月,少爷就年满十八了。”

皇甫和看看陈天赐,“本王与你一般年纪时,已经打过上百场战役,砍下十数名上将的脑袋。你倒好意思说自己小。”

十七八岁本来就还是个孩子!陈天赐不满地回他一眼,问他,“那你与我一般年纪时,可娶妻了吗?”

皇甫和没想到他会回嘴,有些恼恨地瞪了他一下,“本王喜欢男人,不娶妻。要娶也是娶你!”

陈天赐听到这话,抱着自己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别胡说八道!本朝有娶男人的先例吗?”

“我做第一例不就有了?”皇甫和轻声回他,志在必得。

“你、你……”陈天赐牙齿打颤舌头打结,险些缓不过来,“你刚刚还说,要把秋月许给我……”

“那你要不要?”皇甫和望定他,问。

“我……”陈天赐看了看立在皇甫和身边的秋月,怎么也说不出“我要”这两个字。

他一句话可能将人家的一辈子毁了。他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毁了一个姑娘家?

“我只想娶我喜欢的姑娘。”权衡许久,陈天赐终于开口。

“那你喜欢哪个姑娘?”皇甫和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接着问道。

陈天赐抬抬手,“梅兰、秋菊。”左右都是要娶的,就她们两个好了。

“哦。”皇甫和应了声,转向梅兰和秋菊,招招手让她们过来,“你们两个,什么出身,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梅兰俯身,“奴婢的父亲是陈府账房,家里还有两个哥哥。”

秋菊亦答,“奴婢的父亲是京郊的农户,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双弟妹。实在养活不过,才把奴婢卖进陈府。”

皇甫和点点头,“这般出身,配你家公子确实高攀了。正巧我手上还有些官差需要人手,若我替你们的兄弟安排些职务,你们可愿意离开你家公子,回家去重觅良配?”

梅兰和秋菊对望了一眼。

秋菊先自磕头,义无反顾,“奴婢愿意。”

梅兰有些犹豫,正要开口,却不期被皇甫和冷眼一扫,顿时吓得扑在地上,“奴婢也愿意。”

“你、你……”陈天赐指着他手直抖,“你卑鄙!”

皇甫和却看着他一脸坦然,“她们为了荣华富贵可以舍弃你,说明不值得你喜欢。不如你还是喜欢我好了。”

陈天赐被他呛得一句话也回不上来。

那厢皇甫和继续对梅兰秋菊道,“你们下了决定,就收拾东西离开吧。”

听皇甫和这么说,梅兰秋菊哪还敢再逗留,急忙磕头谢恩,往门外走。

陈天赐看着她们焦急要走,心里难过,上来去拉她们,“梅兰、秋菊。”

两个小丫鬟对陈天赐自是有感情,只是皇甫和权势压人,却又由不得她们。

却没想陈天赐掉了几滴泪后,很快放了手,“你们要好好的。出去以后有人欺负你们,还回来找我,我给你们撑腰。”

“这般极好。”皇甫和看他们别得干脆,心中满意,“好聚好散。”

可陈天赐送走两个小姑娘,转向他时却是一脸愤恨,“她们都是为家人着想的好姑娘,而你,是个以权压人的大混蛋!”

秋月听到他骂人,已经上前一步,抽出腰刀。

皇甫和摆摆手,示意她退下。

“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同你计较。我既真心要娶你,也就有耐心等到你点头。今日就到此为止。”

皇甫和说完便走,哪里想到陈天赐居然不怕死地又撞上来。

“你刚才说什么?”陈天赐面上尽是怒气,“我做了什么你非要娶我一个男人?”

皇甫和定定望了他的脸许久,笑了,“因为你有趣,我想放在家里养一辈子。”

“放屁!”陈天赐恶狠狠地反驳他,“你肯定别有用心!”

皇甫和的脸瞬间冷下来,同时大手一横将他带到身前,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脖子。

这是真咬。连血带肉的,痛得陈天赐哇哇直叫,泪水狂掉。

直到陈天赐求饶,皇甫和才松了口,将唇送到他的耳旁,冷声威胁,“再胡说八道,我咬死你!”

陈天赐疼怕了,一把推开他,捂着伤口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跑回自己的房间,重重地关上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命风水师在线阅读第1节

    “阿娘阿娘,我饿!”“好。”女人脱下了破旧的衣裳,换来了一顿饱饭。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喝着汤,女人按着瘪瘪的肚子,笑得一脸幸福。“阿娘阿娘,我冷。”“好。”女人剪下了柔软的长发,编织成厚实的棉袄。“还有小靴子。”“好。”女人脱下了自己的靴子,改成精致的小靴子。小孩嘟囔,“不是新的啊!”女人低下

  • 被渣渣附身之后羁绊

    帝尊,“听完故事不想说些什么吗?”爵爱,“你我都是有辜之人。我因饥饿妄想吃掉哥哥,而哥哥为了让我活下去选择自杀,最终我吃掉了哥哥的内脏,而那群研究所的人只冰冷的看着这一切,如同看耍猴一般,于是恢复魂力的我杀了他们所有人。而你……”帝尊,“说下去啊。”爵爱,“没什么,继续讲吧,哥哥还没有回来。”帝尊,

  • 在他心里眠第10章在线阅读

    入天山是建炘洲附近最高的山峰,相传自上古近万年前,曾在山峰东南岸一处名为葬谷的地方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今已经不可考证。那片葬谷已经被地理的变迁所掩埋。但是入天山依旧雄立于世界。他的伟岸令世人所惊奇。入天峰顶上,文渊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眼中神色木然。他的心仿佛陷入了死寂,时间太过于久远了,他感觉

  • 最强圣杯系统之活下去!

    混乱的游戏世界第四章活下去!先不说我为什么能用一堆草做火把,为什么我非要再做一个火把,直接加草进去不就行了吗,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方法并不可靠。。。我先开始放一堆草在火把里,然后那一堆草就这样迅速的烧掉了,然后我在火的下面捆了一堆草,这样上面的草烧完了就会蔓延下来烧下面的草了,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新做一个

  • 陈六夏的日记之修为大涨(8)

    听到封无极的话,陈雷也不再客气,安心坐下开始运功修炼!封无极点头笑了笑,接着,大手一挥,大阵中流动的灵气忽然如同脱困的野兽一般,疯狂地涌动起来。但是,涌动的灵气并没有四处乱窜,而是全部汇聚于封无极面前。慢慢地,庞大的灵气凝聚成一个墨绿色的玉牌,漂浮在空中!封无极意念一动,玉牌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顿时,

  • 百炼苍穹在线阅读第9节

    第9章连翘心想,她果然也是有些双标的。在林文旌和赵云贵之间,她更偏向赵云贵一些,因为她觉得林文旌敲她后窗和她私下幽会不君子。但到了孟子庭这里,对方干的事甚至比林文旌还出格,但吃着香甜的小点心,喝着温度正好的清茶,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偏向孟子庭了。连翘昨晚没睡好,早上一来没什么胃口,二来也没法连续一个人吃

  • 天戒之戮血无痕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慢着“鲍峰,鲍峰。”走回来点周路言暗道不好,只见背包待在原地,人却不知去向,接连大喊几声也不见回应,周围异常安静,慢慢的周路言面部焦虑,不由大声喊道:“鲍峰···鲍峰···”整个商场回荡着呼喊声。“怎么了?”一股浑厚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鲍峰手电筒的亮光直射过来,周路言心中松

  • 乱世之冉伤在线阅读碎裂的世界

    终于,天黑之前三人终于来到了混乱之城,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回奔走的修炼者,大道两旁林立的商铺,很是热闹繁华。古时,这座城本是一座小镇,后来去洪荒古域寻宝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此处形成了一个集散和中转的地方,渐渐地,无数年发展下来,便有了如此巨大的规模。远处看根本显不出巨城到底有多高大,只有在近处才能感受到

  • 坏人在线阅读第2章

    此时,十里桃林,折颜与白真正在对弈,忽见空中有一道金光闪过,其落点正在这十里桃林,二人对视一眼,决定前去一探究竟。走近一看却是一只通体金光的小鸟。“有趣,有趣,这只小鸟金光闪闪,还有三条腿,折颜这是只什么鸟啊?”“哦?三条腿,我倒是没见过,只是听父神说过,有一种神鸟名叫三足金乌,通体金光,生有三足,

  • 天机之风尘传在线阅读ONE.

    夜十一点,港黑一众包了酒吧的场,为尾崎红叶庆生。其实他们基本不怎么过生日,尤其是红叶。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生日这一天和其他任何一天,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这次生日聚会的起因仅仅是尾崎红叶的一次受伤。快到年底,似乎国内外的杂鱼都蠢蠢欲动起来,中原中也只好又一次前往欧洲出差。然而他刚落地,森鸥外就从日本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