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我,被召唤而来!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1/26 1:47:12 作者:浊世君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被召唤而来!
我,被召唤而来!
作者:浊世君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这个弟子到底怎么了?难道连你也看不出来?”白玉堂对着年老医生问道。

“不应该啊?按道理说身体上早已经无大碍了,可是神情为何还如此浑噩?难道是头部受到了暗伤?”年老医生看着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病人,一边把脉一边也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这可怎么办才好!”白玉堂悲从心来。

自己大弟子李牧阳处于筑基期,三个月前领着团队去魔兽森林边缘历练,却意外遇到辟谷期魔兽剑齿虎,为了掩护师弟师妹撤退,一个人断后拖住剑齿虎,等到救兵来时,已经奄奄一息。

虽然服用过疗伤圣药,勉强保住性命,但是自从伤愈醒来,精神却出了问题,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嘴里不停的嘀咕“老婆”“女儿”之类的词语,但是他肯本没有成家啊,哪来的老婆和女儿?

眼睁睁看着自己弟子遭受着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找到眼前这个整个宗门经验最丰富的老医生,却也看不出李牧阳问题,该怎么办?这个天杀的老天,太不公平!

-------

李牧阳到底怎么了?

李牧阳死了!这个世界的李牧阳死了,伤势过重,圣药也无力回天。

李牧阳活了!另一个李牧阳的灵魂借体重生!

一模一样的名字,却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重生者李牧阳,本是地球上水木大学博士,今年三十岁,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妻子秦嫣然,大方漂亮,女儿琪琪,掌上明珠。然而一场车祸却结束了李牧阳美满的生活。在医院弥留之际,听着妻子撕心的呼叫,看见女儿哭红的小脸,以及醉酒司机的忏悔,不惑之年的李牧阳流下不舍的泪水,闭上了双眼。

是穿越了宇宙到达另一个星球,还是灵魂飘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作为博士的李牧阳也无法给出答案。再睁开双眼,李牧阳已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李牧阳重生在白云宗夏木堂当代大师兄身上,身体纷乱的记忆慢慢被李牧阳融合。

现在自己生活的大陆叫青云大陆,自己所在的宗门是白云宗。

青云大陆宗门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级别,而白云宗只是黄级宗门排名靠后的一个末级宗门。

原来的李牧阳是个孤儿,在五岁时被夏木堂堂主白玉堂收养,并一手带大。虽然天赋资质不怎么好,但是修为也跌跌撞撞来到筑基期九层。为人善良,老成稳重,白玉堂对他也如亲生父亲般照顾和信任。李牧阳还有三个师弟,一个师妹。入门时他们年纪比较小,李牧阳就像对待自己弟弟妹妹一样照顾他们,如今长大了的师弟师妹对待李牧阳也是如兄长般敬重。可以说整个夏木堂就是一个大家,家庭成员和睦相亲,家庭气氛其乐融融。

可是自从李牧阳受伤以来,大家变得忧心忡忡。李牧阳无法接受重生的事实,对妻子女儿的思念时时刻刻刺痛李牧阳的心灵,使他排斥着眼前的一切。每当李牧阳回想过去,就会陷入迷茫,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整天浑浑噩噩。即使大家再关心再呵护,都不起作用。期初都以为是重伤未愈,白玉堂带着李牧阳看了不少医生,但是都三个月过去了,依旧不见起色。今天白玉堂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最有权威的医生,可依然找不到原因。

李牧阳痛苦了三个月,在这难熬的三个月里也渐渐看清了现实:自己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

看着眼前这个一直为自己奔波,真心着急自己的老人,李牧阳突然心中产生了一丝感动。

“师...师傅不必为弟子伤心,弟子一定会好起来的!”这丝感动让李牧阳再也不忍老人悲伤,试着努力慢慢融入自己的角色,第一次以弟子相称。

“啊!”白玉堂突然抬起头,可能是三个月时间第一次听到李牧阳一句完整的话,感到难以置信。

“徒弟,你担心死为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白玉堂接连关心的问道。

“好...好多了。”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李牧阳逐渐开始接受现实。

慢慢走回属于自己的居所,看着已经住了三个月了,依然陌生的环境,李牧阳强迫着对自己说,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家!然后泪如雨下,告别过去是多么残酷的事!

第二天,李牧阳正在考虑如何开始新的生活时,一个电子的声音突然在李牧阳脑中响起!

“系统充能完毕,智能设备重启完毕,数据加载中......”

“这...这是什么?”李牧阳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怎么会有声音从大脑中响起?

一个电子声音仿佛猜出李牧阳的疑惑,回答到“主人,我叫小智,是未来智脑,从今天开始陪伴主人工作和生活。”

对于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智脑,李牧阳感到惊讶和好奇,至于智脑怎么出现的,李牧阳没有过多的去研究,毕竟重生这种事自己都经历过一次,再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己也能接受,就当做老天给自己的补偿吧!

尝试着对小智进行一下了解,李牧阳激动了,这并不是李牧阳所在地球科技水平的智能电脑,而是无法想象的未来高科技。

小智有着超人的智慧与无与伦比的计算能力,甚至有些功能令李牧阳都瞠目结舌,就比如:

“小智发现最近主人调取记忆频繁,小智可以将主人记忆生成影像资料,鉴于主人目前的精神状态,建议主人调阅。”小智刚刚建议到。

“什...什么?你能读取记忆?”李牧阳激动的喊到,因为他知道小智所说的记忆是什么!“快!快!”李牧阳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

马上,视网膜上投影出了一段段视频影像,没错,这些影像就是李牧阳脑海中最珍贵的记忆,看着影像中妻子的音容笑貌,听着女儿幼稚可爱的声音,李牧阳泣不成声。

“这些也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了,谢谢你小智!”

“不客气,很高兴帮到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裁鲜妻宠不够在线阅读第四节

    ----人之假造为妖,人心癫迷为魔,人魄不散为鬼。世间非常皆出于人。----周雨梦第二天向公司请了假。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一周后她才突然出现在公司里。中午,公司餐厅内。周雨梦用筷子反复拨弄着碗里的米饭,但丝毫没有要吃的样子。她的神情很疲惫,脸色也异常憔悴。“小白,我好像看到他了。”“他?”白晶一

  • 重生之陛下妾身是直男梵心妄断(一)

    1.叶城发来的人事变动记录显示,白波这个假名在二零一五年十月离职,入职不过短短两个月,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此外再无其它记录。她尝试打给可能有所关联的人,接电话的通常是骂她闲的没事吃饱了撑的,要么就是秒挂断。许轶川扰民一圈之后,把电话一放,心安理得地睡过去了。第二天她起得很早——被迫的。她的管家婆

  • 至强战伐者在线阅读第六章

    “什么!”发出惊呼声的,不只是其他人,包括我自己在内。蓝色的粒子依旧在我身边漂浮这,犹如盛夏的萤火虫一般,在空中飞舞,穿过周围玩家的身体,慢慢的扩散了开去。范围,以我为中心,半径有十多米的样子。这并不是某个玩家的技能特效,似乎,能看见的人,只有我而已。“草!你们狗眼瞎了吗!这么近都能砍不中!”妖精国

  • 韩娱之宝石夫妇在线阅读第九节

    “那边有人跳江呢!”陈子俞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诸葛大力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还不赶紧去救人?”诸葛大力不断地催促着。“啊嘞!好麻烦的说,要不我们报警吧!”不过很显然,陈子俞显得兴致怏怏。“我怕我反而把人家劝得更想跳楼了!”陈子俞严肃的说道。当然,最重要的是那姑娘颜值并不高!“快点!”诸葛大力

  • 你是我的小窃喜在线阅读第7章

    沐依依婴儿肥的脸蛋儿一红,这让她也联想到王绎龙在人群中喊姜锋“爸爸”的场景。“可为什么这个词我从来没听说过?”“现在不是听说了吗?”姜锋微微一笑,随后继续道:“你说的灵石矿有确切方位吗?”“有,在西方山脉。”沐依依也正色道。姜锋点头,随手在衣内抽出一张地势草图,上面刻画了岚鸿镇方圆千里的所有地势。沐

  • 血炼家族绝世美女

    看着棺材里面的女的林枫一动不动,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加速跳动。一直认为苝霁才是最美的,可是面前这个女的居然,美的实在不像话了,而且明显没有化妆。一身古代的衣服带着一种古典美,皮肤吹弹可破,丹凤眼摄人心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脸若莹盘,身上的气质让人生不起一丝亵渎的念头。当然,也只是针对很多人

  • 爱睡觉的皮皮修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个岛似乎挺大的,林渺小心的走在树林中,岛上有很多树木,笔直的树干直直的伸向天空,下面堆积了很多落叶,林渺还发现了竹子,生得很粗壮,其他的树她都不太认识,至少在她看来都是不能吃的,岛上唯一能够让她果腹的还是只有椰子,所以当她发现了几棵矮小的椰子树的时候非常高兴,青色的椰子皮代表着它们还很嫩,林渺摘了

  • 盘龙尊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曼萝村——姜承看了看天道:“时候不早了,去找家客栈吧,你也饿了吧。”冷箫宸微微点头,不过正当二人走着,却看见了一个熟人。“顾云兰?”二人都是一番疑惑,不过想了想,她也是要到欧阳家也就难怪了。不打算理会她,只不过不代表她不理会他们啊。顾云兰正随意的走着,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了熟悉的人影。转身一看,不

  • 你好侦探助手在线阅读第十节

    “陆柒?”那位端庄夫人笑了笑,遂走上前来,“不知道陆姑娘可否有意到府中一叙?我见姑娘似乎同少管家相识,此处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到府里更方便些。”“夫人,这……”江枫似乎想开口阻拦,可这位夫人却是一抬手将他的话打断。“我觉得陆姑娘是个坦诚大气的人,想同姑娘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可否赏光?”还从来没有这样的

  • 女主你不配(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真是一个恶劣的人谢谢。04.国木田独步当然不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而是去见了库洛洛。在和黑发青年一起回溯小女孩人生的途中,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听起来像是外国人。不太礼貌的是,他由此联想到了某个奸诈的俄国佬。因为这个粗鲁的想法,国木田独步皱起了眉头。“拿着照片探查小女孩儿至今为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