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的女友是贞子第7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9:27:10 作者:夏冰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女友是贞子
我的女友是贞子
作者:夏冰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了一个厉鬼的世界里,偶得厉鬼调教系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校长办公室内几个人面面相觑,神情微妙。

变种人的事情固然是要交给变种人来处理没错,可这从得到接到消息到正式接手之间的时间差是不是相对短了一点?

那位钢铁侠,有必要这么雷厉风行吗?

与此同时,一辆金红色外壳的豪车内部——

“埃德温,来点音乐。”戴着超大黑超的,拥有明亮的焦糖色大眼睛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正对着他的AI管家要求道,至于后座上的这对变种人姐弟,则是被他明晃晃的忽略了。

也不能说是忽略,而是他单纯地不想跟这两个小孩子说话。

那个姐姐旺达还好点,自打上车一直保持着沉默,而这个银色头发的弟弟快银,那个嘴就好像长了个机/关/枪一样,一直叭叭叭说个没完,难得鹰眼听着还觉得不烦,甚至还饶有闲心地能和他对话几句。

反正他,托尼·斯塔克,最厉害的钢铁侠是听不下去了。

“好的,先生。”AI管家的嗓音尽管是机械音,但听起来彬彬有礼,十分温和,这让他比起普通的AI某种程度来说多了一些人类的感觉。

“真的要把他们送过去吗?”鹰眼试图为这两姐弟开脱一下,顶着快银灼热的视线强行为他们求情,“托尼,我是说,他们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后面没说完的话在钢铁侠隔着黑超都挡不住的凶残眼光下自动消音了。

“是啊,”钢铁侠语气凉凉地说道,“不是故意的就已经连着三天在我刚睡着的时候用堪比爆/炸一般的巨响把我弄醒,然后在我的早饭里给我加上芥末或者苦瓜,撞坏了两扇我实验室的门,用魔法把我的衣服变成女装。”

“噗。”鹰眼听到最后,非常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说实话,他对钢铁侠的女装实在记忆犹新,那简直承包了他们复仇者联盟那一天的笑点,毕竟托尼那个白背心加牛仔短裙,露出两条长着腿毛的长腿,那实在是有点……那一天托尼的脸色难看到下一秒就要把这两个小孩拉出去让反浩克装甲教他们重新做人——当然,这是鹰眼的内心想法,钢铁侠本身没这么想。

他其实是经过训练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实在忍不住。

在钢铁侠逼人的目光中,他强行收敛了自己的笑意,毕竟托尼还要负责给他们发工资呢,得罪大老板这个月的工资怕不是要缩水了,他还得回家养妻子孩子呢。

“不,先生,上一次旺达小姐和快银先生只是将您的蓝莓干换成了加了辣椒粉的巧克力,并没有给您加入芥末。”AI管家一板一眼地补了一刀,后座上的旺达虽然面无表情,但仔细一看发现她的手已经握成了拳,而快银试图把自己缩成一团,来躲避钢铁侠的视线攻击。

反正听了这个话,钢铁侠先生并没有丝毫的得到安慰,就还是很不爽。

“不是故意的就这么能惹事,学学同样是小孩的那位纽约好邻居蜘蛛侠,不给别人添麻烦可是当下青少年所应具备的优良品质。毕竟我想你们应该都接受过队长的教导吧。”

毕竟哪个青少年没接受过那个,基本就没有更换过的,美国队长的录像教育呢。

快银&旺达:……

这两个家伙看天看地就是不和钢铁侠正面对视,其实还是有的,旺达后来还是回看了回去,然后又败退在钢铁侠凉飕飕的眼光之下了。

“听好了两位小朋友,英雄,或者说常见的所谓超级英雄,并不是你们这样一头撞上来说‘我可以’就能当上的,你们还年轻,这种事暂时用不到你们去努力。”托AI管家的福,他不用自己手动操作这辆汽车,这让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转过来看着他们说话,见到他们还有些不服气的表情,他又转了回去,不咸不淡地继续说道:“目前,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接受教育。”

“最好能改一改你们这莽撞的样子。”钢铁侠如是说。

但这种长辈的样子能管住纽约的好邻居蜘蛛侠,想要指望两个变种人就这么听他的那肯定是不可能,不过钢铁侠也没认为他说这一番话就能改变他们的想法。

果不其然——

“可是现在你用这种长辈的口吻对我们说话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毕竟我们两个也没什么活着的长辈了。”旺达如是说,要不是因为斯塔克工业制造的各种武器,他们的亲人也不会就这么死去,从而让他们无家可归,连应该受到的教育都接受的不够全面。

这番话确实是能够戳到钢铁侠,但他面上看起来并没有被刺激得很严重,只是自嘲地轻笑了一下,说道:“是啊,所以我正在为自己曾经犯下过的错误而努力。”

话音落下,汽车里再也没有别的声音,AI关键贴心地放出了钢铁侠最喜欢的音乐——就是他实验做成功了还会跟着扭几下的那首曲子。

大家都开始安静地听歌了,一路无话。

而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院里的几个主事者,也正在为即将到来的两个变种人做好准备工作。

“虽然但是,”伊莲娜问道,颇有些迷惑的样子,“可我今天才第一天来,我甚至还没把我租的车送回去,这就要开始就职了吗?我……没有一点准备时间吗?”

X教授依旧温文尔雅,蓝色的眼睛里像是盈满了海水,笑道:“车的问题不用担心,现在只是让你先熟悉一下当老师的流程之一而已。”

行吧,您好看,您是校长,您说的对。

伊莲娜无奈地想,不过这里能那么容易就接纳她,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是了。

那么下一个小目标是,所以那位……大人,要找的那个玩意到底在哪?

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伊莲娜一边忙碌起来,先是接过了野兽给她的学生名单,上面还有着每个人的照片和简要的说明,这些都需要她慢慢地记录下来。

而钢铁侠的车,也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愿与时光一起等待在线阅读归家,家有小妹初长成

    枫林城林府“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守门人对着停在林府在外的马车喝道。“二愣子,是我。”这时,林逸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这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林逸:“嗯,是我。还不快去告诉父亲?”二愣子:“好的,少爷稍等,我去去就来。”……“哥哥,是你吗?”林逸:“嗯?是妍妍啊。怎么了丫头?两年

  • 永恒荣耀第4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学的校园。午餐过后正值暖暖的午后十分。阳光远远的悬于空中,抛洒着万丈光芒及恰到其份的温暖,金婧婧又遇到了他。熟悉的黑色眼眸,熟悉的棕色斜刘海。男孩如画般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翻着书。椅背后的植物蜿蜿蜒蜒长得很疯狂,似乎要攀着他的背往上爬。阳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在地面上。蓝天,阳光

  • 葬仙之前世今生之左枫在部队(10)

    第十章左枫在部队左枫还是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告知了陈雨晴他所在位置,两人离得不算远,很快,陈雨晴就接到了左枫。“小道士,有工作了,开心不?嘻嘻!”左枫一到陈雨晴的“甲壳虫”上,陈大小姐就开始邀功了。“开心?你知道吗?为了你,早上道爷刚拒绝一个至少年入百万的工作哦!嘿嘿。”左枫见不得陈雨晴这得意的小样。

  • 沫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各种油烟混杂之物充斥着鼻尖,满是积灰的店铺还开着大门,易生君轻轻捏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从锈蚀的程度来看,怕是早已断了人烟,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造型各异,但是易生君却觉得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似乎,还会用。很快的,易生君毛骨悚然,这座城里居然还有着符咒,那明显是自己幼时一直在模仿练习用来的符箓,充满了

  • 向阳生长的那些年之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三个失踪男生的家长被叫到警察局。出于对社会稳定层面的考虑,和家长们进行协商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当地警方,薛归云则负责在拿到钱后,去银行把它们存在一张卡里。虽然直接交付银行卡更为方便,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贺明薇会因为取钱而被发现。负责商谈的是专门从上级部门赶来的老警察,和某个特殊部门打过几次交道

  • 天道捉鬼系统之全力一搏(6)

    所有狼皇都向前迈出了一步,步伐之整齐、划一,就仿佛他们是一支军队:军官正冷着面孔,严肃而严厉的厉声喊出神圣的、不可违抗的号令,指挥着它们。一步迈出虽然没有太大的声响,但几十只狼皇踏在地上只发出了一个声音,就如同是一个人踏出的一般,但却又奇异般的丝毫没有违和感。就好像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一般

  • 这把火开始修真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所有人的实现都出现了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她的整张脸都被覆盖取而代之是张恐怖的面具,面具上透露出无限的杀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恐惧,但是那完美舒畅的头发和那完美的身躯和她的面具形成了完美的对比让人好奇她那面具里的面貌。此时云山感觉到了强者的到来于是匆忙赶了过来“不知这位前辈此次而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若

  • 飞蓬新传天使彦重伤,即将陨落?

    听到系统发布的任务后,林牧整个人都懵逼了。“系统,卡拉曼达行星是什么鬼?原著里没有啊,而且彦女神不是很强嘛,怎么会被恶魔军团给埋伏了?”林牧懵逼的朝系统问道。“卡拉曼达行星在原著里虽然没有提到,但并不代表没有,这是超神宇宙里的一颗比较偏僻的一颗行星。至于天使彦为什么会被恶魔军团埋伏,请宿主到时候自行

  • 黄袍加身苏醒一

    “快走,李健哥哥马上回来了,听说他刚从矿上回来,手里肯定有好东西……”见到小伙伴,那李牛得意的说道,这李健是他的哥哥,年龄十五,已过了长人之礼,听说已经感觉到气感,迈入了炼气一阶,让他甚是骄傲。与李健同辈的,山村有好几十位,能感觉到气脉的也不过一手之数。这李健天资果然非凡,让其父母整天挂在嘴上,生怕

  • 怀阳郡主之第七章(7)

    电脑和综合验光仪眼光后,是插片试戴测试。孟杉年鼻梁上架着大红色粗笨的试戴镜框走出验光室,小范围随意走动。易西青靠坐在升降椅上,腿随意地屈着,露出难得一见的冷漠脸,就着眼前的孟杉年,喝冰水。凭什么戴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还这么可爱!孟杉年似有所感,目光移向他,“现在是看得更清楚了,就是有点儿晕。”说完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