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复活

2021/11/25 19:05:04 作者:顾青词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
作者:顾青词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三v本文又名《我只想安静的上个学》阴郁霸道深情攻X软萌坚强吐槽受身娇体弱三观正的阮苗穿到了一本虐恋小说中,成了人人唾骂的心机绿茶,不仅把善良温柔的主角受简繁郁虐出翔,段位高城府深,死了还成为主角攻心中的白月光。面对这种令人发指的剧情走向,只想安静学习考个好大学的阮苗一脸血。然而就在他想着如何退出这糟心的三角关系时,简繁郁竟然重生了。阮苗看了一眼原著中本该“优雅出尘”如今却偏执阴郁的简三少,两眼一黑。因为现在的这个简繁郁好像对他产生了不得了的兴趣。****前世,简繁郁与颜扬纠缠了数十年却最终还是

暗蓝色的大海在月光下起伏涌动,仿佛不羁的灵魂。海洋深处传来了致命的愤怒,整个王宫不得不忍受间或迸发的冲力带来的撞击。

作为三界里最会享受的神王之一,波塞冬的这座宫殿也是数一数二的富丽堂皇。从宫门到大厅的墙面全部用大理石锻造而成,门柱则采用上好的花岗岩雕刻而成,并用青铜勾勒出了海怪斯库拉的图腾。菱形窗格上点缀着各种名贵宝石。

可惜如此奢华的一座宫殿,如今却整日不得安宁。

海王波塞冬靠在最大的一只海贝之上,看着眼前的金杯玉盏,心中一阵叹息。为什么他要被迫接受那块烫手山芋?为什么他要被夹在神界和冥界之间?上一场战争给他带来的损失还不够么?他无比心痛地回想起那些被打碎的珠宝玉器,还有诸多贡献出去成为炮灰的虾兵蟹将——每一次和他们掺和在一起都没有好结果。

他还记得那一次雅典娜把美杜莎变成了蛇怪,并指使珀尔修斯砍下了她的头,狠狠地打击了他作为海王的尊严。如今年轻的神再也不尊重先辈神族,他也只能把这口怨气咽在心底。他从来所求不多,只想平安待在王宫里欣赏海贝中的明珠——难道连这样一点小小乐趣都无法得到满足么?

涅柔斯的女儿们,那些美丽的海仙子们围成一圈翩翩起舞,倒是赏心悦目。一旁梳着俏丽发辫的塞壬摇摆着绿色的鱼尾,手拉着手唱着动听的歌。

“我们是海洋一族,

旅途的人类啊,

不要被这歌声迷惑,

因为它会俘虏人心。

海面平静或是起伏,

也全依照我们的心情。

我们来自海洋深处,

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此时又一波海水的动荡袭来,上好的美酒全都洒在了地上。波塞冬一怒之下,举起三叉戟一挥,几只金杯和金盘哗哗砸下,声音倒是落得清脆。

人面鱼身的特里同想要为父分忧,跳出来提议,“不如去砍了那个灾星,一了百了。”周围的侍从不约而同地点头附和。

波塞冬冷冷瞥了他们一眼,“要是这样就能解决问题的话,我早就夺了他的性命了。”他拿起一颗夜明珠把玩了一会儿,心中的烦恼有增无减。要是那些人类惹恼了他,他还可以放出一只海怪出去行凶,保证叫他们乖乖奉上祭品赔罪。他还记得无比虔诚的国王刻浦斯,为了王国甘愿将女儿献祭给海怪。幸亏珀尔修斯中途英雄救美,不然他自己也觉得暴殄天物。

可是这回他要面对的却是来自冥界的侄儿,既不能驱策海怪去咬他,又不能把他随便给放了,真是头疼。他又想了半晌,对特立同吩咐道,“你去带个信给哈得斯,就说他的宝贝儿子我快关不住了。”

于是特里同化作一只海豚,从海底径直往上游去,一时间海面激起了无数水泡,仿佛有一股旋风升腾上去。在冲出海面的那一刻,他又化作了一只白色的水鸟,朝远处展翅飞去。

****

在那被飓风吹得黑云翻滚的山峦深处,穿过那黑暗寂静的山洞,有一个充满了沉郁暗影的地方。幽深的地底自有一股寒意席卷而上。这是只有死去的灵魂才能前往的国度——冥界洞府。

王座之上的哈得斯蓦地睁开双眼,在黑暗中射出两道鲜红的光线。他注意到下方站立的前来报信的特里同,哼了一声。

周围的黑影开始晃动,却没有谁敢出声。

特里同行了个礼,“尊贵的冥王,父王让我来捎个信,三百年的期限就要到了,还希望您做好准备。”

哈得斯双手交叉在胸前,得意地盘算道。命运女神听到了他的祈祷,世界即将改变,黑暗即将再度笼罩大地。愚蠢的人类一无所知,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他挥了挥手,对一个黑影吩咐了几句。一只黑色的蝙蝠振翅飞了出去。

蝙蝠越过幽黑的山洞,所到之处燃起一片暗蓝色的火苗,惹起一片不安和骚动。蛰伏在岩洞深处的血族也露出了华丽外表下掩盖的狰狞獠牙。

洞府的出入口处,斯提克斯河水孜孜不倦地流淌着,船工卡戎仍然在兢兢业业地摆渡。三个脑袋的刻耳柏洛斯无精打采地守在洞口那边,时而拱拱鼻子,时而低头拨弄一下脖子上的铃铛,三条舌头发出滋滋的声音。

这么多年了,它没有遇到一件有趣的事情。除了偶尔扮扮凶相吓吓那些死灵魂之外,就只剩下吃喝和瞌睡。

****

海洋深处。

海水恢复了一成不变的暗蓝色。

在大海深处的某个牢笼里,一滴冰冷的水滴顺着西斯的额头往下滑落,滑过了他那大理石般坚硬的脸颊,落到地上摔得粉碎。无边无际的黑色,他再熟悉不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就是在这样孤独和死寂的世界里度过的。无休无止的绝望从心底涌现,比汪洋恣肆的海水还要泛滥。

最初他还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愤怒。他用尽全力,企图挣脱身上的重重铁链。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只能让他感受到流血的尖刻痛楚。即便如此,他仍然顽固地拉扯着这些铁链。直到天长日久,他开始习惯这些痛苦,甚至变得麻木。只有在这时,他才停下来。

他们以为把他关在这里,就可以磨灭他的斗志,让他意志消沉了么?

他什么都没有忘记。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如何落到如此下场。他记得失败的耻辱,失去的一切,还有诅咒的期限。只要时间一到,他就可以冲破束缚,重获自由。

就这样,无数个漫长难熬的黑夜过去了。虽然是被束缚的生命,虽然背负无能为力的耻辱,魔神之躯依然顽强不屈。

直至今日。

冥冥之中,他睁开了一双眼睛,发出幽蓝色的光。身上背负的沉重锁链,开始沉疴。而这颗心所承担的,又何止这些。一丝冷笑,从他的嘴边咧开,扩大,逐渐变成了狂笑。一节一节的,身上的重重锁链也跟着震动,是时候了,他感觉到了,等待许久的时刻,就要来临了。三百年的煎熬和寂寞,就要结束了。

一想到“复仇”二字,他立刻感到无比振奋。这一回,真是等不及要去看那些人的表情了。

****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海边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

艾瑞儿迈着轻盈的脚步,仿佛一个精灵一样在岩石间穿梭。如果有人偶尔瞥见她,或许会误以为她是海洋仙女。她的金色长发随意披洒在双肩之上,随着光线一起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的脸上也洋溢着静谧和愉悦的神采。

她走到海边,眉头微皱,似乎在想些什么。她记起了最近那些重复出现的、奇怪的梦境。在梦中,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对她说,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每一次她从梦中醒来,只看得见窗前飘忽的蓝色布帘。

在遥远的某处,似乎总有一种力量在呼唤她,召唤她。

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这股力量竟然愈来愈强烈了,源源不断,似乎有一股魔力,将她吸引过去。

这股力量的源头是大海。

为什么那里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呢?让她每靠近一步,就会更想靠近呢?这一次,她希望自己解开这个谜团。

终于看到大海了。

水天之间全是一望无垠的蓝色。海浪不断地拍打着岩石,一次次反复,一次次将自己摔得粉身碎骨,又一次次轮回。这一幕美得让人心碎。不知为何,她的胸中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似乎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

忽然,一阵狂风刮来,让她一时睁不开双眼,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的海面已经出现了一个漩涡。瞬时间,漩涡越变越大,越转越深,无数雪白的水花被掀到海面上,纷纷破裂。一个浪头打了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中迸发,将她和海滩上的贝壳一起卷了进去。霎时间,她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周围一切都变得模糊和昏暗。她的身体迅速下沉。蓝色的海水和墨绿色的海藻在她眼前交错而过。她感到一阵眩晕,依然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下坠。冰冷的海水,充斥了她的呼吸。她感到很痛苦,有些透不过气,甚至有一种窒息和晕阙的感觉。严格意义上来说,她不会游泳。如果她是普通人类的话,恐怕真的要葬身海底了。急速下沉的过程中,周围的水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海水猛烈地击打着她那纤细的腰肢,她仿佛不能自已,只能随波逐流。由于海水的剧烈波动,她那金色的长发也开始乱舞。

金色的光芒从她额间迸发出来,形成了一个光圈,将她围在中间。她才勉强看清了周围的一切。这里是幽深的海洋底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真是太不小心了。”她在心里小声说。“下次可不能这么轻易就被海水卷了进来。”正想着,又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差点将她撞倒。

“这是哪里的力量?”她循着海水躁动不安的方向望去,有一个地方闪现着幽蓝的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牵引着整个光圈朝那个方向飘浮而去。

下一刻,一块巨大的石壁横在她面前,一片幽蓝的光芒闪烁着。更让她吃惊的是,一个人被铁链铐在了石壁之上。只见他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片幽蓝的光芒之中,将他与海水隔绝开来。但是,他挥舞锁链的力量异常强大,空间产生了剧烈震动,引发了海水的躁动。

“谁。”觉察到有人过来了,他停下了动作,猛地抬起头,两道凌厉的目光直刺来人。

那一刻,来自黑暗世界的双眼,面对着眼前金发飘逸的少女。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他的瞳孔里,充满了痛苦、愤怒和冷酷的神情。那是极其危险的,却又是极具诱惑力的。无论如何也无法熄灭的,蔚蓝幽深的眼眸。不应该看到它们的,因为一旦看到,便会沉溺进去。

“神秘的囚徒,你来自何方,为什么被禁锢于此?”那一双金色的眼眸对上幽蓝的眼睛。

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男子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点新的变化,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你是谁?”他重复了问题,语气柔和了些。“从哪儿来?”

“我来自神族。”她有些愣住了,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历。一句警告忽然在耳边响起,“不要随便向别人透露你的身份。”更何况被锁在这个地方的,也绝不可能是普通人类。想到这里,她不由后退了一步。

“害怕了?”一丝嘲笑浮上他的嘴唇,“不想受伤的话,赶快离开。”说完,他双手举起了锁链,准备下一波的挣扎。在他身后的石壁之上,钉住锁链的地方已经开始出现一些裂痕。他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锁链,海水又展开一股强烈波动,甚至连她的光圈也微微颤动。

这时艾瑞儿才注意到他被铐住的手脚周围,一道道血色的伤痕蔓延开来,分外刺眼。或许他已经在这里被囚禁很久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怜悯。神的历史本来就充斥着不公正的惩罚记录,众神之王的统治就是建立在残暴之上的稳固。不论如何,这样残酷的□□,对谁来说都有些过分了。或许命运把她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她解放这个人。

“我可以帮你。”隔着光圈,透过深蓝的海水,她主动朝他伸出手去。

为什么他的遭遇会打动她的心?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觉得他危险呢?

两人双手相碰的那一刻,金色和蓝色的光芒交汇在一起,充斥了海底这一片黑暗的角落。周围的海水急剧翻滚,更加汹涌澎湃。海面之上,暴雨交加,雷声轰鸣。海底的光芒也越来越亮,越变越耀眼。

凭借突然注入的这股新的力量,男子力气倍增,咆哮着从锁链中挣脱而出,冲破了这一切束缚。

黑暗之神,从此复活。

****

夜晚,一道道闪电撕裂了天空,好像撕裂了人心上的伤口。风雨飘摇,注定了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黑夜之下,一切都被染成黑色。大片大片的墨色充斥在整个天与地之间。伴随着这一切,狂风大作。树林在暴风雨中挣扎,夜空被闪电瞬间照亮,又即刻恢复黑暗。

在梦中,艾瑞儿看到他昂然挺立在一排排被迫跪下的俘虏队伍之中,特别显眼。

在这群失败者面前,暴怒的众神之王宙斯坐在赫菲斯托斯打造的黄金宝座之上,举起了手中的闪电,毫不留情地向这些俘虏们砸去。

这是处决令的下达,他的怒吼声犹如一把把尖刀,扎进了俘虏们□□的心里。

他们的面孔,严峻的,邪恶的,高贵的,悲伤的,立刻变成一片死气沉沉的苍白。死亡的阴影已经冰冷地落到了他们头上,甚至不会再有石碑砌就的坟墓。他们仿佛一群被献祭的牲畜,即使伸出颤抖的双手,也不会获得怜悯。

从此以后,他们将成为四处游荡的幽魂。永无宽恕,永无宁日。

他被推到天门外。随着众神之王一声令下,一柄剑从长空落下,诸神将他推入大海的囚笼。

如今虽战败,他仍不肯低下骄傲的头颅。他坠向深渊之际,依然以剑起誓,他日定会卷土重来。那最后一刻仍然挑衅的眼神,让众神愕然不已。

宙斯愤怒地举起了自己的权杖,漫天挥舞,兴起闪电。

他只是放肆地大笑,直到海水将他淹没。黑色的披风,也一同没入大海的呼啸中。只有那放肆的笑声,似乎还久久回荡在众神的耳边。

艾瑞儿从梦中惊醒,脸色煞白。“为什么我会梦到那个人?为什么我会梦到去救他?”她拼命地按捺住心口,却怎么也无法抑制住剧烈的心跳。

“做噩梦了么?”在这黑色的夜晚,窗台上出现了一个影子。借着大殿外微弱的火光,艾瑞儿辨出了他的身形。暗蓝色的风衣,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盯着她看。这是年轻的西风之神——仄费罗斯。

“仄费罗斯!”她吃惊得叫出声来,朝他跑过去,飞奔到他怀里。“你回来啦。”

窗外,天色渐渐变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

  • GTA之游戏人生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前言:随着《爱情公寓5》的完结,爱情公寓系列彻底完结,陪伴我们十年的剧就这样和我们告别了,有太多的不舍和太多的遗憾!贤菲,乔嘉,悠关等等···虽然都是比较不错的结局,但是还是觉得遗憾,告别季没见到展博婉瑜,关谷悠悠,伟大CP要分开一年。随着城市发展爱情公寓要被拆迁,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两套房间也要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