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特战之最强小兵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11/25 20:14:13 作者:小学生转职 来源:飞卢小说网
特战之最强小兵
特战之最强小兵
作者:小学生转职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个以特种兵为荣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有许多潜伏势力特战局便是制裁他们的利器而我们的主角林峰就是一个特战局的小兵且看他如何一步步高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因着两人样貌气质过于出彩,又捉了小偷,围观人士注意力被分散,一时间没人注意到江沐尘那声“大胆刁民”的怪异之处,除了关欣怡。

“咦,这不是赖三吗?”人群在有人认出偷窃之人。

本来打算死不承认偷东西并且想讹人一笔的赖三立时歇了心思,眼珠子转了转,暗想这两位都是生面孔,外乡来的年轻人人生地不熟的兴许好说话,于是一股脑从地上爬起跪在地上抹着眼睛哭起来:“公子高抬贵手,饶过我一回吧,不要拉我去见官。我上有八十多岁老母下有不到一岁嗷嗷待哺的儿子,全家三天没吃上饭了,可恨我没本事,只靠家中两亩地过活,土里刨食辛苦大半年,结果粮食被偷,家中早就穷得揭不开锅了!我饿几天还好,但老娘和孩子身子弱,再不吃一顿饱饭连明天都撑不到了!”

不少人嗤笑出声,心想这赖三不要脸又拿老掉牙的说辞欺骗外乡人了,还别说,真不少外乡人上当怜他生活不易给了他些许银两,吃到甜头的赖三有事没事就在街上晃,专挑外乡人下手。

就在众人想着又要多一个人上当时,江沐尘抬脚将赖三踹倒,俊脸含霜:“谎话说得如此之遛,可见是个惯犯,表情不见紧张却目露贪婪,说明你用此招博取同情尝到过甜头!坑蒙拐骗无所不为,你这种人理应关进大牢!”

赖三哭得正尽兴,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毕竟“道儿”上混久了,脸上没露出半点心虚,反倒抬起未受伤的左手重重往地上捶着哭:“我怎么就骗人了?这明明是事实!”

江沐尘眼中闪过厌恶,声音越发冷了:“死不悔改,罪加一等!”

关欣怡柳眉挑了挑,望向江沐尘的目光透着几分审视。

在赖三又要死缠烂打哭闹不休时,江沐尘耐性尽失朗声道:“编出的话错漏百出!试问你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人居然有八十多岁老母,难道你母亲六十岁高龄时生下的你?”

人群中嗤笑声不时传来,赖三脸色一变:“我、我……”

“你说你土里刨食靠种地维生,可你看看你的手指!”江沐尘指着赖三的手,问话直指重心,“你指甲里无任何泥垢,指腹无茧,双手光滑保养得甚至比大多做惯家务的妇人都好许多,是问你这样的手是做惯农活的手吗?”

身为江沐尘师爷的杨少白立刻拉过附近一位老大爷的手,摊开其粗糙甚至有些干裂的手给众人看:“做惯农活的手应该是这个样子!”

江沐尘对着腰板已经弯了两分的赖三再给了记重击:“你说你三日未吃过饭,那你牙齿上存留的韭菜难道是三日前沾上的?还有,你说话时口吐酒气,明显不久前刚饮过酒,是人都知酒比能裹腹的糙粮贵,你一家老小都要饿死了,还有钱去吃酒?”

赖三原想今天能钓到条大鱼,谁想碰到个硬茬儿,悔得肠子都青了,冷汗直冒。

“那个,我、我说错了,是我祖母八十多岁。”

“废话少说,带走,送入大牢!”江沐尘直接下令。

杨少白左右看了看,除了自己没人知道江沐尘的身份,无奈之下只得“屈尊纡贵”地拎起赖三的衣领拖着他走了。

“好聪明的公子!不但没上当还将赖三的谎言拆穿,说得头头是道的,一看就是读书人!”

“好俊的公子!”

“敢问公子你贵姓?家住何方?年岁几何?定亲了没有?”

江沐尘对着周遭百姓抱了抱拳,微笑着道:“在下姓江,现有急事先行告辞,以后江某有的是机会与大家相处,初来乍到,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长得俊俏有礼貌并且将坑蒙拐骗的赖三收拾服帖了的男子自然得大家喜欢,夸赞之语不时响起。

抬脚准备离开的江沐尘不经意间眸光与关欣怡对了个正着,对方探究中又带着几分了然的目光令他眉心微拧,压下心中异样收回目光快步离开。

回去的路上,如意一直在嘟哝刚刚那一幕,夸完江沐尘的容貌夸他聪明,夸完聪明又夸他勇敢,最后道一句:“听他的意思以后可能就在青山县住下,不知到时要有多少大家闺秀芳心大乱了。”

如意不时瞟来的目光令关欣怡感到好笑:“他是得在此定居,不出意外的话最少也得待足三年,以后青山县百姓们要有福了。”

“怎么看出来的?”

关欣怡莫测高深地笑了笑,没回答,等快到家门如意急得不行时,她才在人少时轻声将猜测说了出来:“他称赖三为‘大胆刁民’,这等话一般只有官府中人会说,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些类似话语,诸如‘罪加一等’,‘送入大牢’等等。”

如意啊了声:“凭几句话就断定他是官府中人?会不会有点草率?”

“不全如此。”关欣怡唇角微扬,眸中闪着耀眼的自信,“你没注意到他捉住赖三时训斥的语气吗?那是上位者面对底层人用的!还有他旁边那个长了桃花眼的男人说的话很有意思。”

“什么话?”如意使劲想,没想起哪句话不对劲儿。

“他说‘兄台我真同情你,偷谁的不好居然偷到他身上’,此话有两种含义,一是被偷之人很厉害,惹到他的人没有好下场,二是其身份恰好能压制住赖三,此点带有戏剧性,可你想想当时那人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表情,明显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是吗?”如意脑子有点蒙,一时间她分辨不出来哪点关系更大。

走到关家正门前停下,关欣怡艳丽如花的脸上笑意更浓:“大家都传新任县令是名年轻进士,上任就在近几日,观江公子谈吐及离开前最后说的要大家多多关照的客气话,若没猜错,他很可能是我们青山县即将上任的县令!”

如意闻言眼睛瞬间瞪成铜铃大,嘴巴张得能吞进一颗球,游魂似的走进关家。

关家是个两进的院子,面积不算小,宅院与相邻几家比起来要气派华丽的多,毕竟这几年关二河作状师没少赚钱。

“大小姐,老太太在房里等您很久了。”老太太身边的王婆子一直等在二门处,见到关欣怡忙迎上前道。

关欣怡美眸中闪过无奈,点了下头直接去了老太太房里。

“呜呜,都怪二叔,非要作状师,大姐也可恨,整日往外跑惹是生非,害我好好的亲事被退,我以后还怎么作人啊!祖母您要为我作主,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呜。”

屋内传来年轻女子的哭声,王婆子尴尬地偷瞄了眼关欣怡,为防屋中传来更不合时宜的话,大声咳嗽了下道:“老太太,大小姐回来了。”

哭声立止,随后有些苍老的声音自屋内响起:“欣怡丫头回来了?快让她进来。”

关欣怡欣帘走了进去,身后跟着嘟着嘴一脸不平的如意。

屋内坐着两个人,年近六十的关老太太及正擦眼泪的十五六年轻女子。

关老太太个子不高,身材圆胖,面色发黄,皱纹遍布满脸,比之程老太太显得老许多,气质上就是普通的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农村老太太,模样可以称之为不好看。

这是因着以前几十年关家日子贫困,吃苦受累操心导致的显老态,后期因关二河会赚钱,她陡然过上好日子于口腹欲上没能控制住,直接导致身材横向发展上也没能控制住……

正拭泪的是关欣怡堂妹关欣桐,刚及笄半年,虽同为关家女,但容貌上差了关欣怡不只一点半点,她长得更像其父关大河,模样勉强能称之为清秀。

原本这半年来正欢欢喜喜准备嫁人,结果今早被退亲,打得她措手不及,已经哭闹大半日了。

关老太太有两子一女,闺女早已嫁人,嫁得远,几年难得回来一趟。

两个儿子年龄相差三岁,长子关大河,次子关二河。

长子比较憨厚老实,除了会种地没什么特长,在老家土里刨食辛苦过日子,前几年举家搬来与关二河一同生活,长房自此才过上吃饱穿暖的享福生活。

次子关二河性情与长兄完全不一样,自小就是个奇葩,三四岁就能说会道,不但将家里人哄得开心,连村子里从老到小的人都喜欢他,靠着一张巧嘴,没少得着别人家给的零嘴。

长大一点后死乞白赖地跟在里正长子身边当书僮,学了不少知识,关家举全家之力供他念书识字,最后送他去科举,十七岁考中秀才,十八岁认识了关欣怡的娘慕容莲,对其一见钟情,死缠烂打一年多终于哄得美人芳心。

关二河虽聪明,但天赋也有限,考完秀才后基本不可能再进一步,最开始作教书先生,后来阴差阳错作起了状师,发现状师来钱快且更能令自己的特长得已施展,遂放弃教书专心当起状师。

日子越过越好,夫妻恩爱,虽成亲多年只生有一女,关二河也没想过纳妾,和和美美的日子在关欣怡五岁时终止,慕容莲和离,关家二房自此没了女主人。

“欣宜,程家人怎么说?你可有求得他们回心转意?”关老太太神色焦急地探身向前,被脸上肉挤得没多大的眼睛直直盯着孙女。

“求”?关欣怡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将软鞭放在身旁桌上后往椅子上大咧咧一坐:“祖母您误会了,孙女刚刚是去程家讨公道,而非‘求’他们!”

“什么!你去程家讨公道!”关欣桐尖叫出声,整个人气得差点蹦起来。

关老太太见状忙心疼地安抚:“欣桐别慌别慌啊,可怜的孩子,都是被你二叔和大姐连累了,家门不幸啊!”

安抚完二孙女,关老太太厉眸转向被如意伺候着喝茶的关欣怡:“谁让你去程家讨公道了?你这样做不是更没有挽回的机会了吗?欣桐已经被你们父女连累了亲事,你不想法子求得程家原谅,居然还去找人家麻烦?你心里还有没有你妹妹了!”

如意听得牙都快咬碎了,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想开口又怕引得偏心老太太将火加倍烧到自家主子身上,只得将不满忍下。

关欣怡看了眼怒气冲天的祖孙两人,白皙好看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一脸不解地问:“祖母的意思难道是有人打了我们左脸,我们不但不能还手,还得上赶着将右脸凑上去求人家打?”

关欣桐“哇”地一声扑倒在关老太太怀里大哭:“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

宝贝孙女又哭了,关老太太忙环住她拍哄,恼火地瞪向一脸无辜样的长孙女:“你看看你!不知悔改还总顶嘴的模样,简直和你那个悍妇娘一个德行!”

慕容莲是关欣怡的逆鳞,眸中怒意闪过,她“蹭”地站起身抬脚就走。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给我回来!”关老太太气得狠了,肥厚的大巴掌重重一拍,待听到怀里传来尖叫声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打在孙女身上了,忙心肝肉肝地抱着一通哄。

“我不活了!不要活了!”关欣桐这次哭喊的声音更大。

快走到门口的关欣怡顿住脚步,对身后的如意斥道:“没见二小姐想死想疯了吗?还不快去找东西!菜刀、白绫、老鼠药甚至烧火棍都找来!”

说完后又对关欣桐道:“二妹,身为长姐,忙我只能帮你到这个份儿上,想怎么死我不能替你作主,自己看着办吧!”

哭声嘎然而止,待关欣怡快速出了房门要走到院门口时,屋内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嚎:“我不活了!这次我真的不活了!”

关欣桐的哭闹声、老太太的咒骂声以及之后赶过去的关大夫人的抱怨声,整个正院鸡飞狗跳,连关家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都不忍直视,有多远躲多远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三国之征伐诸天之主谋是谁?挑衅韩武!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剧本?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惊掉了所有人的眼球。女神秦以沫不仅答应了叶牧“过分”的要求,甚至还愿意主动坐在叶牧旁边。这是什么?这算什么?韩武呢?傻子都看出来了,韩武从秦以沫出现到现在,表现的这么热情,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博取到女神的好感与女神亲密接触的机会吗?而

  • 扶世录之觉醒之1(1)

    冯烟烟出门的时候特意看了今天的天气,阳光灿烂的大晴天,暖风徐徐,温度适宜,然后又看了一眼天气旁边的黄历,宜嫁娶,宜祈福,宜求嗣。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日子……冯烟烟叹了口气,拿上一旁的档案袋,这才出了门。刚下了电梯,就听见手机震动,掏出来了看了一眼,发现是沙漠给她发的信息——“风烟宝贝儿,脚本我发你了,

  • 我靠怪兽刷科技第四章在线阅读

    1.17上海,机场还是来时的那个机场,只不过没有之前的人多,可能是少了阿米接机的缘故。金硕珍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站在入机口的外面,后面还有其他行程要赶,以至于不能父母一起回韩国了。和儿子待了两天就又要分开了,知道自己的儿子工作有多繁忙,只好说些叮嘱的话。恐怕这些都是做父母的通性吧。不舍却要舍,只能看

  • 生化生存录魂归地府

    此时王浩一脸懵逼的站在一处大殿中,四周有很多的人,不对应该说是魂,每一个魂魄脖子上都有一条黑色的铁链,另一端被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牵着,他也不例外,他们在这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来。王浩开始的确死了,后来不久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睁开了眼睛,确切的说他感应到了一种陌生的声音在呼唤他,之后就看到自己的肉身还躺

  • 大明:我哥是魏忠贤!在线阅读第8节

    深夜。小帐篷的角落内。这个帐篷中,十几个骷髅东倒西歪的各自睡着。作为亡灵骷髅系的生物,骷髅们天生不惧怕寒冷,饶是那寒风凛冽吹过,骷髅们仍旧睡的和死猪一般深沉。一个角落内。古涅一张开手掌,骨指之间亡灵结晶所化的齑粉簌簌落下。捏了捏骨质拳头,浑厚的力量滚滚涌动。“五星了。”古涅暗暗道。连续使用七八个亡灵

  • 三国;超现代的向往在线阅读第6章

    此刻,杜牧年正站立于一个美如梦幻般的山谷里,用杜牧年的说法就是,这才叫仙境,传说中的仙境,自己向往已久的仙境。清澈的山泉和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相映成趣,四面千丈高的峭壁把山谷好好的隐藏在山底,唯一遗感就是没有鱼和蝴蝶等生灵来衬托这山谷的生趣,不过这对杜牧年来说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杜牧年相信,这里再

  • 娱乐:从NBA巨星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暑过秋来,寒走迎春。杨兴终于满了一岁了。人啊,还是不能闲着。人这种生物一但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杨兴这段时间就是这样。虽然过年了,但是还是没能过个鸟的春节。初春的生日也是没得过的。关于生日,杨兴还曾经纠结过自己的生日到底该怎么算。自己是蛋生的吧?!那自己如果要过生日,那么应该是算妈妈生蛋的那一天?还是

  • 小作精和她的大老板超甜的苏星

    “阿澈,你知道你像什么么”?苏澈心一紧,疑惑的问道:“像什么?”“像我的骨头,没有你,我就只能匍匐前行。”一下子将苏澈担忧的心拉回来了,安静的房间里,可听见苏澈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强烈而又令人心动。苏星的一句话将苏澈撩的话都说不出了,只能呆呆的望着她。苏星捂嘴微笑,眉眼弯弯,继续撩:“阿澈,你知道

  • 前任带我打职业[电竞]石灵诞生,欲搏天!

    “侯爷!”战船上的老管家满脸悲色,一举从战船跃下,化身成一只雷翅鹏鸟,携带滚滚神雷从天而降,威势滔天!“那是!”“竟是雷翼大鹏!想不到汨罗侯身边的一名管家,竟有如此恐怖的血脉,传说雷翼大鹏修炼至最高深可比成年上古遗种。”虚空中有人叹道。所有人心中凛然,上古遗种每一尊都是无比强悍的存在,雷翼大鹏甚至可

  • 世界攻略中第八章在线阅读

    “外头冷,进来吧。”屋内传出的话语刚落,周围的阴森感也随之退散。我缓缓睁开眼,门内渗出的烛光让视觉变得扑朔迷离。我揉了揉眼,看清开门的是一位身着奇装怪服的女人。她长发,颇有几分姿色的脸容略显惨白,身体可见之处镶嵌着些许水晶。“嘘~孩子们,睡了,千万,别吵醒,它们。修泛,有礼了……”她样子有点神经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