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从今天开始挖墙脚之荆棘的幻术师

2021/11/25 18:52:26 作者:何晚荣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今天开始挖墙脚
从今天开始挖墙脚
作者:何晚荣来源:飞卢小说网
何晚荣重生2013,绑定职业挖墙角系统。潘婉儿,大美女,张玲玲,婉儿闺蜜。戴语嫣,同桌美女,陶夭夭,陶芊芊,双胞胎。宫涅,我的美女老师,宁小倩,美女警..美女如云,莺莺燕燕,我,何晚荣,一网打尽。(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两个人的鼻尖已经碰在了一起。

迪亚脸上露出认真思考的表情:“虽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可我不认识你。”

“你可以叫我布兰特。”灰色头发的男人低笑,扯开嘴角时露出两颗明显比人族尖利许多的牙齿,“或者等到我们打过一场之后,我可以告诉你别人怎么称呼我。”

“哦?我以为你的目标是这个盒子,而不是和我打一场。”迪亚的眼睛没有动,但是已经听到身后传来了金属撞击的声音。

男人轻笑,金色的狭长眼睛毫不掩饰杀意:“如果你不能打败我,盒子会被其他人夺走;如果你打败我,就能够保护这个盒子——所以,要不要跟我打一场?”

“看起来……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迪亚反问,右手握住了背后的大剑,身体重心不动声色地下沉。

“说实话我很好奇,以你的实力,不会还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C级佣兵,吊在这种不尴不尬的微妙地位……”灰发男人的身体从船舷上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河岸上——死亡丛林的外围,“去里面打?”

迪亚耸肩,站起身干脆利落地从船上跳下去,稳稳地站到水面上,一步一步朝着死亡丛林走去:“雷门,保护伯德。”

雷门站起身挠头:“好吧——希望你能尽快回来,队长。”

迪亚背对着他们摆手,身影逐渐消失在丛林的阴影之中。

“我大概知道你的能力。”灰发男人边走边说,“跟你那把剑有关?就像你刚才能在水面上行走那样,一定和你的剑有关系。”

“你觉得我会回答你?”迪亚反问,“而且,我想我大概也知道你的能力。”

从这个男人出现开始就一直有雾出现,而且现在回头看去,河面上的雾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浓了。

如果说感知型驭能力者是在非战斗状态下最棘手的类型,那么幻术型就是战斗时最棘手的那种——至少迪亚最不愿交手的就是幻术型的敌人。

两个幻术型之间的交战就是无尽的欺骗,一旦有一方动摇了,就输了——他们的交战短得不可思议。

所以……需要速战速决!

盯着前面一直没有破绽的背影,迪亚嘿笑了一声,反手抽出大剑,身体前倾,脚底借力,一瞬间就掠过了数米的距离来到对方的背后,大剑毫不留情地斩下。

布兰特回过身来,用毫不逊色的速度挡住了他的攻击——一柄细软到可以随意弯曲的长剑。

然而双方并没有就着格挡的姿势较量力道,因为布兰特在接触到迪亚剑刃的同时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向后推了出去——他很确定,那股力量来自那柄剑本身。

迪亚的动作毫无停顿,冲上前,大剑再次攻向防御的死角。

三道寒光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刺过来,迪亚的身体完全没有动,大剑发出嗡嗡的低鸣声,连着三声几乎粘连在一起的撞击声,寒光失去了原来的力度和方向,落到地上。

迪亚握住剑柄看向布兰特,他的武器不是只有这一柄,只是其他的都不是用来战斗的——匕首用来割肉,水果刀用来削皮什么的,只有双手大剑是战斗用品——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拳头——只要大剑就可以应对相当数量的敌人。

“棘手的武器……似乎只认同你一个人。”布兰特勾起嘴角,“所以,我要做的只是让你离开这柄武器。”

迪亚眨眼,没有做出回答。

布兰特是幻术型,不应该到现在还不使用幻术。

除非……

绿色的荆棘突然破开脚下的泥土,快速地缠住迪亚的手臂——迪亚的身体快于大脑地反应过来,用驭护住了和荆棘上尖刺接触的部位。

“除非……我从一开始就是幻觉里。”迪亚低声说,感觉到荆棘在他的手腕处缓缓收紧,压迫他的血液流动,目的是让他松开手中的剑。

试图扯动手腕,但是被荆棘固定得死死的,完全没法移动——换个说法,他的大脑现在对眼前的事情深信不疑。

荆棘——幻术——这两件事情合在一起……

迪亚的目光转向布兰特的手。他的手修长而有力,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看不清图案的戒指,上面朦胧着缠绕一团半透明的烟雾。

“果然……你是荆棘的幻术师。”迪亚说,“但是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对森林之心感兴趣?”

“就现在而言,我觉得你比森林之心更让我感兴趣。”布兰特并不意外地挑了挑眉,“我只是顺手接了一趟委托——你似乎对于森林之心一无所知啊。”

迪亚诚实地点头:“一无所知,包括它的样子。”

布兰特翘起嘴角,脸上浮现似笑非笑的表情:“所以你不会明白,为什么这趟森林之心的护送之旅会这么危险重重。”

“你愿意解释?”迪亚试图活动手指,但是因为血液流动被限制,之间开始变得冰凉,产生些许的麻痹感。

“虽然我很乐意告诉你,但是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布兰特说,“我至少还是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和佣兵差不多的存在,只是他们相对自由,也不接受猎人总会的太多束缚,而佣兵则偶尔会被工会安排一些奇怪的工作。

从另一方面来说,赏金猎人和佣兵是对立的,毫无疑问的竞争对手。

“好吧,既然这样……”迪亚松开了双手——他的手指已经变成紫色,毫无温度——大剑叮地一声落到地上,然后违反常理地再次高高跳起,刺向布兰特身后的一棵树。

布兰特的身体在这一瞬间扭曲然后消失,一直缠绕着迪亚四肢的荆棘也抽退了回去。

迪亚甩了甩手腕,举起一只手,贯穿树干的大剑乖乖地回到他手中。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的?”布兰特没有再次出现,他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来,因为刻意做过伪装而辨别不出方向。

“……直觉。”迪亚咧嘴一笑,“我的直觉比野兽还要准确。”

“你的剑呢?它可以自由行动?”布兰特显然并不在意时间,他耐心地把没有想明白的事情一一问出来。

“你觉得我会回答你?”迪亚重复了一遍这句他已经说过的话,嘴角慢慢扯平,“我……现在才开始呢。”

尼尔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把那个跟着布兰特一起来的女人制服了,雷门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把她的双手反捆起来扔在船里。

“迪亚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伯德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担心迪亚——如果迪亚输了,那个叫布兰特的男人显然会回到这里来抢走森林之心,顺便解救他的同伴。

“谁知道。”雷门不负责任地回答,“他只是扔给我保护你的任务——而我正在忠实地履行这个任务。”

“……他不是你们的队长吗?你不担心?”伯德瞠目结舌。

“是,但是担心就不必要了。”雷门双手枕到脑后,半躺到船头,懒洋洋地眯起一只眼睛,“他走之前不是说他会回来的吗?”

“他有这么说吗?”伯德回想了一遍,表示怀疑。他记忆中这句话应该是雷门对着迪亚的背影说的。

“他挥手表示默认了。”雷门回答。

伯德无语之中更加抱紧了怀里的盒子,觉得雷门没有可信度——比起雷门,他更愿意相信看起来像个小孩子的尼尔,至少尼尔的实力不容置疑。

“他说得对,你们应该好好担心一下你们的队长。”一直保持沉默的女人突然开口,声音平静得不像是个被俘虏的人,“布兰特从来没有失败过。”

“谁知道他今天会不会突然栽了?”雷门耸肩无所谓地回答。

“等到布兰特回来你们就会明白我的意思。”女人轻笑,表情是十足的自信,“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雷门眨眼:“他不是已经报出名字了吗?”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个名字。”女人扭头看向包括伯德在内的五个有翼族人,说,“而有些人,是就算听了这个名字也没有办法记住的,比如他们五个。”

“只要迪亚记住就好了,麻烦的事情当然是全部交给队长处理。”雷门回答得更加理所当然。

尼尔抱着膝盖坐在船中央,面无表情地盯着水面——他们从刚开开始就一直放任船自己顺流而下,已经和刚才的地点产生了一些偏差。

“小心。”他突然用不大的声音提醒道。

“谁小心?我吗?”雷门半睁着眼睛看向尼尔,却看见被绑在船尾的女人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他。

——然后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占据了他的视线。雷门下意识侧了侧身体,原来瞄准他脸的东西落到了肩膀上,软绵绵粘乎乎的一团,蠕动着在他肩上稳固了下来。

“这是什么?”雷门的嘴角抽搐着问出这句话。

“不管它是什么,你最好快点把它弄下来。”伯德盯着他的肩膀露出惊惧不定的表情,“我想它可能是想要吸你的血。”

雷门动了动肩膀,那东西果然趴在他肩上甩不下去了。

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之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距离他最近的伯德看见那根手指前端长出了一段锋利的金属。

手指一挑把蛭割成两段,再一抖肩膀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在这整个过程中雷门的表情都显得相当淡定。

一条有着细密而锋利牙齿的鱼从水里跳上来,咬住了蛭的一半身体,噗通落回水里,水面以下的部分顿时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伯德瞪着水面沉默——他绝对不怀疑那条鱼会不会吃人这个问题。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刚才能躲开我的攻击……”女人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一样开口,但是尼尔打断了她。

“他们回来了。”他平静地说,目光转向船的前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离人悲歌之空棺房(8)

    众所周知世间万物其有受日精月华必是绝世之宝。“现如今精针提炼得手,五伯把这绝宝只是做成日晷难免可惜。”叔公的话倒是在理。只不过若不是条件限制,谁又会舍大取小啊!“你就别可惜了,说得我都心疼。这针头还是师父用棺材铁墩打出来的。我还舍不得随便用上呢。”那五伯爷爷出了名的吝啬自个的宝贝,只要是自己兜里的无

  • 我的兄弟是大圣之无情拒绝,条理辨析

    “老爷爷,你能不能不光买我一个人,我姐姐也很好的,能不能一起买了,好不好,老爷爷。”聂承恩正跟殷紫萍说话时,突然听到何管家的话后,脸庞一怔,然后有些颤抖的问道。“怕是不能了,庭院里并不缺丫鬟。”何管家语气有些和蔼,但在聂承恩耳中却冰冷无比。“爷爷求你了,你买姐姐回去吧,我以后赚了钱还给你好不好,求求

  • 都市之我是大地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为了能够刺激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晕死过去,修紧紧咬着舌、头,甚至都已经把舌、头都咬开了一个小口子。也正是那钻心一般的疼痛,才令得修没有晕死过去,尚且保存着一丝清醒。但他此时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浑身无力,甚至连想要张嘴说话都是一个大问题。“他大爷的,这条蟒蛇也太恐怖了一些吧,居然仅仅只是被撞击了一下,

  • 拯救切片大魔王第三章

    娱人公司没有给边秋派车,她自己和助理小圆打车去的机场,一下飞机就辗转乘车到了录制现场。《向往的客栈》是节目组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了一个十分田园风格的客栈,每一期节目接待几个神秘嘉宾来体验田园生活。常驻嘉宾有娱乐圈的老戏骨常余年,性情和蔼。看过前几季节目的人都知道,他是节目里面的手艺活担当,客栈

  • 歌谣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四个丫鬟,秦歌知道,乃是秦家从小培养专门侍奉自己的。分别为春玫、夏莲、秋菊、冬梅,与另外四大狗腿子地阳、烈风、黑水、昧火都属于自己的亲信,不仅天赋卓绝,而且绝对忠诚。“公子,让奴婢们伺候您更衣。”四人走进来,手里拿着托盘,托盘里摆放着一些衣物和洗漱用的东西。秦歌也没拒绝,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还真别

  • 不再是世界的主角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长,队长。”一名UPC成员推醒了正在思考的林子泷。“队长,常监管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会了。”林子泷回答道“哦,我知道了,你去吧。”“是”一小时前“建纯阿,今天金辉广场打折促销我们去逛逛吧!”一个身穿白衣连衣裙的美.妙少女叫了一下正在做药品发明的杨建纯。“文琳,你们情报部门那么闲吗?,你这个部长居

  • 异界:华夏英雄太凶残第二章在线阅读

    向易当时差点就像个导演一样,“咔”一声合上场记板然后质问他怎么回事啊这位夏演员你怎么不按剧本走还临场发挥乱来呢。而林楚的表情更加复杂。她就像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宛如那张看到那边房子塌了回去一看发现塌的是自己房子的表情包。只有夏淮平静依旧,在众目睽睽之下重新敲了敲桌子,声音很低:“不方便?”向易转头看

  • 一切从网王开始第十章

    “喂,就因为这样你要处罚我,有没有搞错啊我只不过挑个又大又舒服的位子坐。更何况十年前我也坐那耶,有必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吗?”汪大东说“我最讨厌有人碰我的东西尤其是脏东西。”雷婷说“喂,姓雷的我不管你是什么碗糕King,怎么样我就是坐了那个位子,怎么样。”汪大东说“不怎么样,你只要可以通过我的处罚椅

  • 那个主播在作死之七杀(5)

    玄武空间里的三样东西,分别是一本书,一张羊皮和一个扇形薄片。他意念一动,那本书就到了他的手上。血红的封面上有两个古体大字“七杀”。底下还有一个小字“上”。谢天又好气又好笑:“我的妈,那么大的空间,就藏了这一本书,难道还只是上册!”他先翻扉页,上面也是用古体写着:“七杀者,杀天、杀地、杀神、杀魔、杀人

  • [综英美]被改变的任务者大战巨蛇

    迅猛龙体型小,它的肌肉并不像那些体型庞大的恐龙肌肉那么结实,吃在嘴里有吃鸡肉的感觉。咯咯咯咯...只见幼龙眯着双眼不停的吼叫,它们好似饿极了。特别是刚破壳的幼龙,它们闻到肉香味后显得特别兴奋。“头,这些龙饿了,我拿肉给它们充饥。”说着廖化兵拿起匕首开始分割龙肉。哈林见此连忙劝阻:“同类不能生食,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