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成了芒果台台长楼老太靠墙喝稀粥

2021/11/25 22:54:19 作者:大宝SOD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成了芒果台台长
我成了芒果台台长
作者:大宝SOD蜜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回来成了芒果台台长?这个平行世界里文娱类型极其之匮乏?楚文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芒果台将不请任何天价明星还有各种小鲜肉。第二件事:创造了全民选秀节目《快乐女声》火爆全国!棒子国纷纷来国内学习如何制作综艺节目,美利坚顶尖偶像跪求《跑男》的一个位置!鞠婧依:楚台长,我想上《妻子的浪漫旅行》,你看……郑霜:我想上《向往的生活》,还有名额么?丫丫:唔,,我想上你……楚文开启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娱乐盛世!!(简介无力,请看正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管二婶听完楼老太的整个计划,嘴巴张得老大久久都闭不上。淳朴如她,再是脑瓜子灵通也没想过还能有这样的招。她其实年纪不大,结婚也才几年的功夫。平素又是个能干的,家里里外都弄得干干净净,从来没想过之所以解决不了问题,原因居然是出在自己看起来不够惨上。

当下简直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激动得捂住楼老太的双手热泪盈眶道:“经您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这就是会哭闹的娃儿才有奶吃啊!真是,老天欺负老实人啊!”

楼老太闻言一撇嘴道:“别啥啥都怪老天的!这老天跟领导一样忙,哪有空理你!你自家的情况不摆得清楚明白,谁会替你解决?现如今家家都不富裕,帮你解决了别人也来办公室反映情况怎么办?领导还能个个都给解决了啊?”

管二婶听得连连点头。楼老太给管二婶洗了脑,把自己的计划成功推进了一步,为了防止功亏一篑,索性一步步地教她道:“我跟你说啊,到时候你就先这样……再这样……然后又……最后又……”

楼珩路过听了一耳朵,虽然听得有些没头没尾的,但就这一鳞半爪也足够震惊到她了。她奶不愧是狡猾狡猾滴土八路,坚持走群众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管二婶更是听得心花怒放,这简直是给她闭塞的思想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立刻就以坚定的态度表达了自己对楼老太的听从服从以及遵从。

谈话结束后,双方的手又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楼管两家从此缔结了深厚的友谊。只有楼珩默默地在心里替即将被折腾的付厂长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两人挑了一个休息日行动,管二婶按照楼老太的吩咐交代好自家婆婆就带着俩孩子直奔付厂长家。楼老太则携楼珩一块假装是去厂里找老姐妹说话,实际则是为了给管二婶造势。

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

楼老太早就提前给打听好了,专门选的付厂长媳妇不在家的日子,时间还挑在家家户户做饭时,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把事情扩大化,争取起义一次就成功。

话说苦逼的付厂长,他从省城调来里山县任县纺织厂厂长本来就是左迁,孩子和老娘当然还是留在省城的。他们夫妻俩也是长期两地分居,跟牛郎织女似的,一月能来一次鹊桥会就算不错的了。他自己媳妇儿长期呆电站值班想调个工作都还做不到呢!管二这事儿,他是真没办法。

解决不了问题,管二媳妇就天天来办公室堵他,你说他一个壮年男人,媳妇儿又不在身边的,他能不避嫌吗?要说这顶职一般都是老子退休了儿女顶上,没听说有老公死了老婆顶上的。管二死的那会儿他才刚到里山县就职,厂里的情况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操作的,反正管二的职位就安排给别人了。

等到管二媳妇想起来来闹,晚了!人都上班俩月了,档案早就办好了,你还能把人给退回去?再说了社会注意的单位厂子是没有裁员辞退这一说的,那都是资本家才干的事儿!工人才是厂子的主人,你敢给人开除试试?!所以结果就是,指标没了。没有指标他能怎么办呢?解决不了也只能是躲了。

付厂长万万没想到,他以为已经躲过了的小寡妇,已经在楼老太的影响下奋勇向着晋级黑寡妇迈进了。

里山县纺织厂的效益还是不错的,家属区的宿舍是两排瓦顶二层红砖小楼房。这会儿整个县城都还是土坯房的多,甚至茅草房子也都还有不少。除了县政府,估计也就纺织厂里的房子最好了。正逢晚饭时间,家家户户的屋门都是敞开着的。楼房尽头的角落里是家属区唯一的一个水龙头,这会儿也是人来人往,排队接水洗菜做饭的不在少数。

管二婶就是选在这时候进击的。付厂长因为家属没搬来里山县,所以住的只是一个单间。位置也很好找,一楼中间那一间就是了。

于是这天晚上,里山县纺织厂的职工们惊讶的发现,他们付厂长宿舍门口坐了一个女人。

付厂长回来都懵逼了。只见管二婶一手一个孩子,一见到付厂长就哭得惊天动地。那气势堪比哭倒了长城的孟姜女,一口一句“老管你死得好惨啊”、“付厂长他说帮不了我们娘儿仨啊”、“你等等我们马上就跟你去啊”的来回说,吓得人直哆嗦。凄凉的哭声伴着夜色让人从骨头里冷到了心里。

管二婶坚决贯彻了楼老太的方针,俩孩子脸上身上都是泥,衣裳没有一处是好的,头发都脏得毡上了结成一坨,简直跟垃圾堆里捡来似的。看得闻讯跑出来探看的老太们都心疼坏了。尤其是管禾,他一个人的嗓门儿就快盖过他妈和他姐了。

楼珩跟着楼老太前来掠阵,看得尤其清楚。管二婶头一个掐的管禾,估计没经验力道用得有点过,他姐姐管杏儿就没他反应这么激烈。管禾小屁屁上突然狠挨了一下,哭得简直肝肠寸断,一张小花脸被泪水冲得一道一道的像个绿皮西瓜,一边哭还一边打着嗝儿。

付厂长简直看得目瞪口呆,他活了几十年了,在省城也算见多识广。但再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种套路啊!

旁边几个退休老太太早就忍不住了,口里一边说着“哎哟这是怎么了”,一边赶紧把管禾抢在怀里给他擦眼泪。管禾挨了这一下,这会儿早哭得忘记他亲妈是谁了,有人揽着这是多大的安慰,小男孩也不挑人,顺势也就躲人老太太怀里继续求安慰去了。

管禾小孩儿不丁点儿大,还特别受哄。被人揽住就乖乖窝怀里不动,稍稍安慰下就不再大声哭了。老太太本来就爱大孙子,看着这么乖的小孩小小声地抽泣,间或抽得狠了打一个嗝儿,可怜死了。

待俩小孩稍稍安静下来,老太太们就开始询问管二婶是怎么回事。管二出事她们是知道的,之前丧事和后事都是由厂里出面处理,她们也就是按照惯例出席了下追悼会,压根没想过还会有后续。

待听完管二婶的哭诉,老太太们都愤怒了,怒斥付厂长道:“小付,你们厂办就是这么处理问题的?管二是死在车间里的啊,是为了厂子才没的!这人才刚走,茶就凉了?放着一群孤儿寡母不管,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啦?”

有年轻的围观职工附和道:“是啊!出了事就说解决不了,你们厂办是要看着管家孤儿寡母去死啊!工会呢?工会怎么不出面?”

“出……出面了啊。厂里有给抚恤金……但也不能一直给啊!”付厂长给一群人问得满脑袋包,他又才调来没多久,在厂里实在说不上有什么威信。

“抚恤金那才多少,够干什么啊!”职工们在下面窃窃私语。

“那就让管二媳妇进厂呗!不能一直给抚恤,还不能一直给工资啊!你一个厂长,这都说了不算啊!”老太太们继续发问道。

付厂长竭力辩解:“今年的招工指标不是刚用完么!没指标啊!我也不能把已经上班的给人开了啊!”

老太太们不认可:“那明天要是轮到你们家,你们也这样?没指标就不给解决困难啦?这厂子还是咱工人的厂子吗?不是说以单位为家的吗?怎么,人做贡献的时候,单位就是家,需要帮助的时候,单位就不是家啦?”

几个老太太你一句我一句的没个停歇,付厂长被骂得狗血淋头。外面还围了一圈年轻点的,也在关注事情的走向。都是利益相关,没谁会心大到以为这是别人的事。

这会儿生老病死都是单位管的,都以为会处理得妥妥当当的,没想到管二这一出事,却完全不是这样。老太太们虽然都退休了,但家里的子女也都还在岗位上。她们也担心要是这厄运降临到自家头上,到时候厂里也这么处理。

这股子歪风邪气一定要得到遏制!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想道。

现场几十个职工联手施压,付厂长根本顶不住。讲道理,确实是厂里没道理;说人情吧也没有放着孤儿寡母不管的;而摆困难呢,摆困难?有困难当然也要上啦!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啊!

付厂长无奈,只得松口道:“厂里这不是一直在想办法吗,但是确实是没指标啊!厂办已经向上申请指标了,没有批下来啊!要不你们说还有什么办法吧!只要你们能提出来,我就照办!”

楼老太看火候差不多了,急忙朝队友使了个眼色。她这回来纺织厂找的是楼珩妈的师傅,姓兰,几个退休老太太中的一个,里面也属她骂付厂长骂得最凶。老姐俩一早就商量好了的,火力全开,趁着付厂长晕头转向的时候赶紧把他拿下。

兰老太本来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下子就心领神会,立刻开腔道:“没有指标,没有指标你就不能把管二媳妇当临时工招了?先进厂,等明年有指标了再说!”

这办法付厂长不是没想过,倒是能解决管二家的问题,但就怕这一开口子,别人家都要求家属来当临时工怎么办?

兰老太就没给他犹豫的机会,质问道:“怎么?还不行?招临时工又不用指标!这要还不行,我们可就得向上级单位反映情况去了!反正这事儿不管你们厂办工会管不管,我们是要管的!”

付厂长一看这还说到要向上反映情况去了,脑袋都大了,连忙答应道:“行行行,那就这么办!让管二媳妇进厂先当临时工。”

这会儿也管不了别人会不会来要求让家属进厂当临时工了,能解决好眼下这乱局就算不错的了。至于临时工转正,那更不可能了,管二他媳妇儿又没文化,大字都不识一个的,招工考试估计自己名字都不会写,想照顾她都没办法。

本以为事情平息了,谁知被晾在一旁的管二媳妇抽抽搭搭的来了一句:“临时工……一月是几块钱工资?我……我婆婆可是常年吃着药的哩!”

人群顿时又汹涌起来:“是啊!管二老娘可还跟着管二媳妇过活咧!临时工工资确实太少,又没有公费医疗,这点钱怎么够花啊!”公费医疗这会儿是实实在在地能造福全家的,并不跟后世一样只能自己用。如果只是吃饭穿衣,那临时工的工资确实是足够了,但要是算上吃药看病的话,那就杯水车薪了。

付厂长都快要哭出来了,这群老太太就是老天派来折磨他的,他也懒得挣扎了:“行,你们还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吧!能办的我都给办了!”

兰老太心说算你识相,我就等着你这句话了。不紧不慢地把楼老太跟她商量的办法说了出来:“厂里不是一直都生产紧张的吗?效益这么好,不抓紧怎么行?都指着上面划指标招人得等到猴年马月啊?这有人没活干,有活没人干,像话吗?我看咱们厂子每天选茧的活儿不重,就是费时间,干脆派发给职工和家属算了。选一斤给个2分钱,这样家里困难的能有个收入,不困难的也能多个进项。”

兰老太一说完,周围人都轰动了,纷纷赞成道:“兰大娘/师傅说得对!就该这么办!”

“我们是厂子的主人翁,就应该为厂子奉献自己的力量!”尤其是这奉献还是有回报的的时候。

“要努力地为社会添砖加瓦!充分调动咱们工人的主观能动性!”

……

兰老太为人严肃认真,技术过硬,一辈子在厂里带了不少的徒弟。但尊敬她的不少,爱戴她的却不多。而此时此刻,这些厂里的小年轻们打从心底觉得兰大娘/师傅真是这厂里最可爱的人!

增加收入呢啊,谁不喜欢?要说这选茧的活儿真算不上累,就是得趁着天光,把好茧和次茧、下茧挑出来区分好。定好了标准,老人小孩都能干。虽然说一斤2分钱不多,但也是份收入啊!这年月在城里除了国营工厂,别处你还真找不到活儿干。

兰老太虽然退休了,但身体也还好。这上班的时候不觉得,一闲下来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哪儿哪儿都觉得不舒服。所以楼老太一找到她说这个事儿,简直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根本就不用劝说就同意了。

群情鼎沸之下,付厂长还能说什么?只能同意了呗。尤其兰老太还组织了个退休职工请愿团,说要向上反映把这一形式固定下来,吓得付厂长赶紧阻止,说这事儿还是偷偷地办比较好。不然要是上级领导不批,这烂摊子再丢回来,焦头烂额的只能是自己。

至于厂办,厂办就留给兰老太去搞定好了,反正她是老资格,徒子徒孙这么多,她去说一句顶自己这个空降兵说十句。实话说,付厂长也是想跟厂里这些老职工搞好关系的。被架空的滋味不好受,他还想在这职位上有所作为呢!一个可靠的外援还是很重要的。

想一想,这次的事件过后,他有了外援,还有了群众基础,也算是好事了吧。

一番劝说之后,职工们都表示理解,保证不说出去,大家闷声发大财就好。付厂长看在场的不是职工就是家属,叮嘱过两遍后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管二这事儿解决了。管二媳妇上来道谢的时候,他反射性的一哆嗦,连她的脸都不敢看,直摆手说应该的,让大家赶紧散了。

管二媳妇也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都没等她婆婆出场就搞定了。在场人多也不好找楼老太说话,只相互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家去了。楼老太计谋得逞,一晚上脸上都是菊花朵朵开,跟兰老太俩人恨不得手挽手再去路口高歌一曲。

楼珩看完全程,主攻手的是兰老太,管二婶二传,周围纺织厂职工是副攻和自由人,众人上阵一通乱揍把付厂长抡得二晕二晕的。比赛结束,楼老太胜。高,实在是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灭武魂来龙去脉

    开口之前,转身看了眼旁边的两个女囚,但是丙大人好像没有背着这两人的意思,俨然比较信任,再则床上的小孩也是需要照看。“此子乃当今圣上的重孙,太子的亲孙子。”丙大人回头看了眼床上被褥里的婴儿继续道:“太子一脉已陨损殆尽,唯留此子一人。”“什么?”青年眼睛瞪得老大,这信息量着实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他虽跟随丙

  • 我的鬼灭之刃毒计

    裴靖再次发起了高烧。然而现在已是晚上,要请大夫需得去镇上。看裴靖这个模样,情况有些严重,戚柒不敢耽搁,径直去村长家借牛车。村长知道裴靖病重,也急了,亲自赶着牛车过来。毕竟戚柒是个女子,剩下的还是两个孩子,在村长看来都不顶事。想着陈大山怎么也是裴父的结拜兄弟,便又遣了自家小子去陈家通知一声,最好出个男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