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薛大呆子

2021/11/25 21:04:02 作者:北有凉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
[清穿]太子爷是个蛇精病
作者:北有凉城来源:晋江文学城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胤礽探视康熙表现不佳,引得康熙不满,而这时,天地浩劫,一个个灵魂钻进了胤礽的脑袋。第一个魂~【正大展宏图的李世民】李靖攻灭了东突厥汗国,他被西域诸国尊为了“天可汗”,正高兴呢,一睁眼,发现呆的地方换了,脑子里也多了串记忆。就在他恼火的时候,康熙宣他觐见,大骂了他一通#微笑#玄武门之变也许可以再来一次第二个魂~【青楼写诗的李白】正在听曲看佳人并构思新作的李白,一睁眼,发现美人没了,小曲也没了,耳边是谁的训斥声,脑子里多了串莫名其妙的记忆,于是,李白怒了,当场写下太子悲愤诗三首第三

“这第二,”宝钗又竖起一根纤长的手指来,遥遥地点了点他,“来了京城之后,哥哥绝不能在外头乱跑乱撞。最好依了妈的话,去贾家家学中好生念几日书,方是正经。”

薛蟠瞪圆了双眼,念书?

他皱着一张苦瓜脸,吭吭哧哧道:“好弟弟,你是知晓我的。让我乖乖坐在学堂里对着那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儿......你还不如直接拿刀子抹了我脖子呢。”

说罢,他小心翼翼看了下宝钗的脸色,低声问:“要不......咱换个?”

“换个也行,”宝钗慢条斯理地戳饮了口茶,“那哥哥这个月要是再到账房那里支银子......我可就不批了。”

打蛇要打七寸,对付人也要对付痛脚。这一威胁准准地戳中了薛蟠的最痛处,若是无了银两,他就算出门又能做些什么?见了那一等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却两手空空囊中无物,这还不如不见呢。

于是他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应了下来,又问:“那最后呢?”

“最后,”宝钗正色道,“这京城中贵人无数,而咱们家只不过是小小一届皇商,虽是有个皇字,却仍是这世上最为人看不起的商贾之流。哥哥可要记住了,于外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果真有人欺侮了你,再来与我说,切不可私自动手,你可明白了?”

薛蟠连连点头,示意自己知晓了。

“我这儿有两个会些拳脚功夫的小厮,”宝钗拍拍手,将两个膀大腰圆肌肉虬结的汉子从门外唤进来,看的薛蟠目瞪口呆,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软绵绵的肥肉,“哥哥有什么事,只需要吩咐他们。但若是出了格......就莫要怪他们手下不留情面了。”

两个家丁也是练过的,早早儿便被宝钗嘱咐过了,此刻齐刷刷应了一声,一左一右立在薛蟠身侧,如同两座巍峨的高山。

而被夹在其中的呆霸王,于两边那样健壮的身材之中,硬生生沦为了被女娲随手搓了两个圆球凑活着拼接起来的残次品。他的脑袋是圆滚滚的,身材也是圆滚滚的,此刻因着惊讶而张大了嘴,眼口俱是圆鼓鼓的,看上去便有着令人忍俊不禁的滑稽。

偏生他又是个生性张扬的主儿,恨不能将所有家私挂在身上,教所有人瞧见才好。因而还穿了身大红猩猩毡盘金彩绣石青妆缎沿边的排穗褂子,用孔雀金线细细密密绣出了暗纹。又带了颤巍巍束发嵌宝紫金冠,抹额上好大一颗珍珠。站在这屋里头,整个人金光灿灿的一大团,简直像是又一轮太阳升起来了。

宝钗素来最爱素净,瞧见他这一身装扮忍不住便要叹气,只觉着刺的眼睛生疼。他无力地挥挥手,道:“那哥哥可记住了,这三件事,切莫忘了才好。”

“忘不了,忘不了。”薛蟠满口答应着,又瞟着门外,问,“弟弟,那我今日且先出去逛逛?”

见宝钗点了点头,他竟像是得了天大的恩典一般,欢天喜地地蹦跶着出去了。两个家丁得了宝钗的眼色,立刻形影不离跟在了后头,做个沉默寡言的看管者。

原本立于宝钗后头的莺儿看了半日,这才出声道:“二爷,这样,会不会不大好?”

宝钗有些疲惫地向后靠了靠,靠在那紫檀有束腰带托泥镶织锦宝座上,伸手揉着额头,沉声道:“我如何知晓不好......只是我竟有许多事要忙,一时间不能看着哥哥。妈又是个心软的,只怕哥哥略略儿说了一两句好话儿,只怕就要心软了。偏生哥哥又总是在外头惹出事儿,除了找两个人来管着他,我竟再寻不出旁的法子了。”

他们薛家,时时刻刻都像立在那随时可能崩塌的峭壁之上。这天下商贾如此之多,哪个不觊觎着这皇商之名,哪个不想吞掉他家日进斗金的铺子?薛蟠每日只知晓吃喝玩乐,自然无须在意;而他须得小心翼翼,不走错一步路,不留下一丁点可被利用的把柄,方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

再怎样端方如玉的公子,眼下为着这一个家族,也少不得要殚精竭虑去搏一搏——博得一个富贵,博得一个安稳前程。

莺儿不说话了,半日后方轻声道:“二爷,您已经有好些日子没睡个安稳觉了。今日,还是早些安歇吧?”

“那便先洗漱吧。明日还有几家商户要见。”宝钗微微阖着眼,点点头。莺儿自去拿铜盆打了热水,拿胰子搓出了极细腻的泡沫来,伺候着他擦过脸,又脱了大衣服。那水墨的帐子放下来不过几瞬,莺儿便闻听到了极细而均匀的呼吸声。

她掀开了一个缝儿,往里头一瞧,床上丰姿如玉的公子早已沉沉睡去了。乌黑的发丝铺于枕畔,像是上好的绸缎般,泛着隐隐的光泽。而锦被下的身形则是有些消瘦的,露出来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两颊都略略凹陷了下去。

莺儿看了眼,不由得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她近些日子,越来越有了一种错觉——觉着她家爷像是被这重担压的彻底弯下了腰,自从老爷去世后,更是消瘦的像要被这狂风暴雨轻易地折断了。

不容易,只是这世间,又有多少人是容易的?

薛家这次进京,因着是为了生意上的事,且又有宅子,竟不好去荣国府住的。因而便独自在外头这宅院中居住。他们来时本就带了五六房下人,关起门来独门别院的过,倒也自在。

除却王夫人想着令薛家来撑腰的念想儿落空,心中不大痛快外,旁人皆不理论。宝玉闻听了此语之后,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那日初见宝钗之后,他便于那天书上瞥见了新的一页,上头赫然写着宝钗的名字。

而下头那一行字则令他整整一夜都没能睡好,因着那天书上有三个横平竖直的大字:

【甚怜之。】

天知晓宝玉看到这句话时,几乎想要在那墙上使劲儿撞上一撞。

他什么也不曾做,到底是怎么就激起那位爷的怜惜之情了?

关键是,这种情谊......他是一丝一毫也不想要的!

他哪里知晓,宝钗看薛蟠看多了,付出的心神就如同教导儿子一般,竟将他和薛蟠的兄弟身份硬生生调换了个个儿,处处皆是他反过去去照顾他哥哥。自家养了个熊孩子,再看宝玉丰神俊朗又会读书,便像是看到了活脱脱的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看看,多好,多听话!生得也好,说话也乖巧,也没有见着个长的稍微好看些的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最重要的是,从来不在外头随意惹是生非,简直不能更好养了。

哪里像是薛蟠那个看起来累死人、只知道到处惹祸的家伙!

宝玉这些个日子,的确在乖乖做着标准的“别人家孩子”的典范,日日苦读不辍。虽未曾头悬梁锥刺股,倒也是颇有了勤学苦读的模样儿,眼看着一天天瘦下去,心疼的袭人日日去小厨房催着人给他熬枸杞鸡汤喝。

【你何须这般辛苦?】无字天书道,【若是你果真想要,用些好话来哄哄我,便连这会试之题目本书也能告诉了你,岂不好过你如今为着个童生这般劳累?】

那如何能行?宝玉哑然失笑。

他要救自己的亲人,就必须用自己这双手方行——这一世,他决不能再是那个只能立于一旁看着却毫无作用的公子哥儿了,哪怕是为着疼爱他的贾母,他也需逼迫着自己成长起来,尽快地长出羽翼,牢牢将这座他从小长到大的府邸护住。

无字天书于空中翻了个滚,煞有介事地上下摇了摇,权当做点头。

【痴儿,如今终于悟了。】

“何止是悟了,”宝玉笑道,“这两世以来,我从未有一日看的如此清楚过。”

知晓自己该做些什么,知晓自己仍能于什么地方加把劲儿......这令他觉着,他不再是命运这浩浩荡荡的浪潮中的随波逐流者,相反,连命运也不得不向他低下头来俯首称臣,眼睁睁看着他走出一条与前世截然不同的崭新道路来。

宝钗偶尔往府中来了几次,每次都见宝玉待在书房之中,拿着书卷吟诵不绝,心头不禁愈发羡慕。回头到了府中,却看见薛蟠委委屈屈活像是被夫家休弃的小媳妇一般过来了,指着身后那两人控诉:“弟弟,他们看得也太严了些吧!”

“何处?”宝钗挑挑眉。

薛蟠愈发委屈了:“旁的也就罢了,为何我去净房,他们也要跟进去站在我边上?”

对着那两张面无表情注视着自己的脸......薛蟠原本汹涌而出的喷薄之意都被硬生生憋了回去,连裤带都没法解下来。

偏生这两人皆是练家子,他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哥儿是推也推不动,拽也拽不动,那两人就像是在净房里生根发芽了似的。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只得顶着四只发亮的眼睛,在那专注的目光中等待了半日,最终还是发泄不出来,简直想要嚎啕大哭。

这样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了。

宝钗:......

他从未觉着如此心累过。

摊上个哥哥是个呆子,他也就认了;结果家中的下人,居然也全是呆子!

他这一生是什么?照顾呆子的命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世狐妖在线阅读第七节

    “唉,上了师兄老狐狸的当了。唉,误上贼船啦。唉,没想到凤卿哥哥也是帮凶。唉,老狐狸毕竟诡计多端那。唉,凤卿哥哥还是年少不更事那。唉,师父你老人家啥时来普渡众生,顺便渡你家宝贝徒弟那。唉,狐狸师兄太狡猾了,这次算是我栽在你手里了。唉,老天爷,这无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那。天,来个人和我说说话那。即使

  • 极品弑灵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1、我成了武侠世界npc?【姓名】:陆言【身份】:酒馆掌柜【模板】:npc【等级】:lv1(下三品,不入流)【属性】:武力4,敏捷3,内力5【武学】:暂无……陆言:“???”一片白茫茫中,陆言看着自己面前,忽然出现的系统模板,整个人有些发蒙。这什么情况。我……我不是,因为癌症,死在了重症监护室了么,

  • 帝蓝斯特吸血鬼学院之被踹进仙剑的穿越男!(2)

    “哎呦!你个死老头,我鄙视你,疼死了,我的P股啊!”某城外的某男指着天上的某一片云后面的某一个时空隧道里的某一个猥琐老头骂道。(嘿嘿!没办法,充下字数。)“对了,看看那死老头给我的东西。”杨天宇说着拿出一把灰色的宽剑和一本《战神图录》,“嗯,这死老头给我的东西还不错嘛!。”(作者:我对你无语,给的好

  • 召唤群英战争之崩溃(8)

    “唉,终于结束了。”方亮想着,“好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走了,我们以后互不相欠。”陈明说完,想掉头离开,“别走!”方亮拦住了他,“我女儿呢?可以把女儿还给我吗?”“你女儿,你女儿跟我有什么关系!”陈明不屑的说,看着陈明装糊涂的样子,方亮一把抓住陈明的领子对他说:“你什么意思?我帮你做完了事,你

  • 星河布夜第八章

    他嘤得好凶!但好可爱。楚南不舍地把手机放回去,心想阮颜一定是不好意思了。小变态,明明爱好特殊,还不敢承认,他又不会搞歧视。阮晏则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等着自己脸上的红意消下去。他明天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楚南。楚南必须给他道歉。阮晏因为楚南的事儿,耽搁了回家,独自走在树阴里。他已经出了校门,顺着路走,到了个

  • 阮阮流云湛晴天在线阅读第2节

    唐万杰被零玄泽的两把短剑划了十三剑,他的短剑也被打飞了,四肢的经脉也被划断了,整个人瘫在地上,已经是毫无还手之力。零玄泽收功看了看瘫在地上的还想挣扎的唐万杰,蹲下身,在他身上抹了一遍,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唐万杰,说说你潜伏在我零虚派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承道殿丢失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唐万杰咬了咬牙,

  • 综漫:开局获得怪盗基德模板之第五章

    走进洗手间,透过明亮大镜子中的影像,瞬间,陶穆穆被自己逆天俏丽容颜震到。更何况,她穿着飘逸若仙的荷叶边雪纺衫,外加九分修身西裤,完美将她玲珑身材展现出来。这是我?太美啦吧!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小小角色,居然也能拥有惊艳世人的极品姿色。真是老天厚爱,她嫣然一笑,心情大好。两分钟过去,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

  • 太阳花的长途在线阅读混沌

    送给路唯的别墅在z市有名的豪华区,依山傍水,风景清秀,而且就算是邻居之间也相隔几百米,足够清净。路唯对这里很满意,当然也能感受到环绕在这区域的青龙的气息。他笑了笑:“就这里好了,离得近也方便。”他可以串门去撸小穷奇。青龙的意图被看破,有些窘迫的轻咳了一声:“您满意就好。”他笼子里的小穷奇嗷嗷的叫了两

  • 三界妖狐在线阅读第8章

    “姑娘,这……”刘月不敢相信,或许是她理解的不对,当下镖局如此形式怎会有人愿意买下这烂摊子。不说外人了不了解他们如今的境地,单是看镖局如今在这个破胡同里……“当家夫人听的无错,我却要入股镖局。”黛玉肯定道,看刘月的神情黛玉便猜出她心中所想。屋外,雷大他们守在外面,因为都是武把式,有些功夫,屋里的对话

  • 第九禁区第十章在线阅读

    就在苏枫和那个人互相打量的时候,苏枫的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滴,主线任务更新,主线任务:破解幽灵医院的秘密,协助冥王干掉院长。”苏枫满头黑线:要死啊,系统,我面前这个就他娘的是院长啊。。。。。苏枫在看向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用眼镜查看了他的信息:幽灵医院院长等级:???攻击力:???防御力:???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