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之第一章(1)

2021/11/25 20:40:15 作者:证道天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
作者:证道天榜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恭喜宿主开启全能宇宙系统,获得五大能力:规则之力、法则之力、维度之力、混沌之力、无限之力!”躺在出租屋床上的穷比学生,激动的快要爆炸了!从秦烈出现在漫威世界的那一刻开始。警告!警告!警告!地球已经变成了秦烈的装比现场!外星人禁止入内,否则后果自负!(不圣母、不送女、不虐主、碾压一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追星,喜欢上什么样的明星最可怕?

业务不到位,还是恋爱结婚生子?

不,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只要这个明星愿意出现,那么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已经足够敬业了。

今天一早,一条名为“揭发出娱乐圈里那些永不营业的明星”的投票,被顶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

由于这个扎心的问题牵扯范围太广,戳到的痛点太多,到截止时间为止统共十五万人参与了投票。

最后,在这十几位每天被粉丝追着求出现的选手中,两位健儿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

一个叫温凉,一个叫林景酌。

这个投票注定是最可怜的两票粉丝的狂欢。

要说起温凉和林景酌这两位冠军,那英勇事迹是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一个是出道十年,除了作品之外就蹲不到任何消息,近来更是已经有两年没有认认真真出现在过公众视野里的陈年白月光。

而另一个,则是开微博一年,零微博零关注零动向,光凭一个纯黑色底的头像揽获了三百万粉丝的新晋美味小狼狗。

八万评论里,七万八都是他们粉丝的血泪控诉,场面一度惨到失去控制。

不少两个都喜欢的粉丝还立下血书,说要是他俩随便谁能在一个月内有点儿动静,自己愿意从此吃素,好好工作慈悲做人。

初秋。

海城影视城。

最近无风无雨,日日大晴天,气温一路飙高,在今天终于达到了巅峰。

即使现在的日头已经在渐渐西落,有几个大灯打着,闷热的摄影棚里的温度却也还是没有一点要降的意思。

健儿之一的林景酌现在正被吊在半空中,在一片纷纷扬扬的人造雪中正努力地照着武指教他的那样完成和某现在还不存在的特效怪物的打斗。

长剑挥过,少年在半空中一个利落的回头,眸色凌厉,黑色的长发如同上好的绸缎一般滑过白狐毛领,垂落在下方绣着银色暗纹的月白色大氅上。

刀光剑影中,林景酌腰间佩戴的环佩叮当相撞,鲜艳的流苏在白雪中飞起,飘逸出尘,恰如同他们的主人般。

缓缓落地后,少年漫不经心地抹去了眼角的血迹,低头勾起唇角笑了笑。清隽的侧脸陷在纯白的狐毛里,一双桃花眼早已又是温柔含情的模样,精致贵气宛如画中人。

镜头里是好看了,但一声咔过后,配合着林景酌脑门上狂飙下的汗和糊得满衣襟都是的血浆,他这明明该是个玉树临风的公子形象,现在却承载着整个剧组所有人的同情。

剧组人员举着各自的小风扇一同站在监视器前,发出感叹的啧啧声。

“小伙子身体就是好。”

“毕竟十八岁。”

“很好!今天就到这里,收工!”

看完了刚拍的一条,导演赞许地点了点头,笑着拦住了从景里走出来的林景酌:“小景,还OK吧?”

“没问题。”林景酌脱了身上厚重的外套,对着助理递过来的小风扇摇了摇头。

片场现在的温度已经直往着40度去,他身上的戏服厚重,刚一套打戏下来已经是湿了个彻底,再怎么吹都也是高温桑拿房里和同伴互相吹气儿的那点安慰罢了。

他顺手抄过了放在一边的剧本,擦了擦汗之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抬腿导演走去:“对了,导演。我有点问题想问问你。”

“诶!!!!!”

“我不听!!!”

“林景酌你给我回来!!!!”

“什么问题明天再说今天下班了!收工了!你赶紧给我回去!!!!”

林景酌这句话话音还没落下,原本带着点疲惫的导演立马一蹦三尺远,而原本客套着在聊天的经纪人和女主演也都立马进入一级戒备。

经纪人一个大步上前,扯着林景酌的领子就把他按在了臂弯里:“你今天哪儿也别想跑。”

林景酌抬起头,无助地看着导演和周边所有的同事,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绝望。

虽然向来冷淡的林景酌露出这个表情来大家都感到很新奇。

但所有人在今天这个时刻,没一个敢吱声的。

大家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尴尬地避开了林景酌的求救信号,一群人穿着飘逸宽大的戏服,甩了袖子撩着袍子飞快凑到一起转而讨论起小风扇的制冷效果来。

“我女儿早八百年就来我这儿给我发警告信了,说是今天我要是敢拖你加班,她明天就带着十米长的西瓜刀来剧组探班。”导演憋着笑,努力摆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表达出自己的爱莫能助。

“诶是啊。我都收到几千条你的粉丝私信了,八百字论文祝我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最后才加上一句有空催催他们小景直个播,真的很诚心了。”那边抱团开会的人也忍不住伸头规劝。

“啊我也收到好多!拜托我照顾你什么的。”

“欸小酌你也考虑考虑他们嘛!”

“对对对,人家等那么久了……”

“你配合一点呀。”

balabalabalabala…就在林景酌听到脑子里已经开始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时候,最终还是经纪人的一声吼把他游离的意志给拉了回来。

“行了!林景酌你今晚好好给我直播哪儿都别想跑!”

那一刻林景酌觉得自己还不如晕着。

“现在送你回家,我把小柳留给你,到时候八点半准时开直播。迟一分钟我拔了你一边的眉毛。”等林景酌换下了厚重的冬装戏服,带着满脑门子的汗坐进车里的时候,就听见自己的经纪人坐在位置上冷冷地说。

林景酌脚下打了个跌,差点以头抢地在经纪人面前表演个誓死不从。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车里的空调风太冷还是两位之间的气氛太凝固,跟上车的助理小柳只觉得自己直打哆嗦。

“这次是平台找上门来,之前的剧定档了,新剧也快杀青了,三合一并成个直播不过分吧祖宗?更不要说微博那边原本该有的合作你完全空了一年,你指望我真由着你全部空下去?今天微博上一个投票也不知道是哪家搞的,我脸都被你丢尽了!人温凉有底气不营业,你算老几啊自己一点宣传都不上。”魏婧简直是越说越气,“别以为你还能再用学习愚我!妈的…”

“诶诶诶魏姐,行了行了。”小柳见魏婧越说越气,连忙咧嘴凑上前递给她一瓶饮料,“小景毕竟学习压力还是大的呢,你看他都高三…”

“别拿高三跟我说事儿!”魏婧这才一个甩头转向小柳,“一中的竞赛班本来就很少有正常高考的,他亲哥早就已经被提前录取了,我让他转去文科班已经仁至义尽了!仁至义尽!”

吃了瘪小柳递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给林景酌,默默退了回去。

对于这种眼神,林景酌敢担保他今天已经收到了不下一百个了。

“我知道了,直播要一个小时?”“少一分钟我都跟你拼命!”

“…知道了。”

林景酌话少是天生的。

别人那儿的情况他不清楚,但在他们家,不爱说话就是个世代遗传的家族基因。

他爹妈都是搞研究的,学术报告能洋洋洒洒地出几万,平日里说一句话却主谓宾都难凑齐。

而他哥更是把这个家庭传统沿袭得非常到位,有时候甚至连他爹妈还能给出来的几个单字儿都省略了,要想和他交流基本只能靠自行体会眼神。

所以,即使林景酌已经是他们家最能嘚吧的废话产出,但把他扔到正常人堆里,他也照旧就是个锯嘴葫芦。

等林景酌洗完澡,他房间里直播的设备也都架好了。

虽说这次主办方打的是“惊喜直播”的名号,但毕竟请到林景酌这个噱头实在是不小,他们前好几天就放出了各种各样的文案来暗示,什么娱乐圈最鲜小男神,什么讲台上回眸一笑定终生,什么想和你领证可惜你不到法定。

到了昨天,一张神秘的灰黑色剪影配着“明晚与您相见”的字儿更是在瞬间传遍了整个微博和各大公众平台,闹得林景酌随意刷了刷手机,看这架势都以为是自己出轨要被爆了。

他扭头看了看时间,见现在离八点还差两分钟,就直接示意助理开了直播。

林景酌头上顶着块巨大的浴巾,单手随意地拥浴巾揉着自己脑袋。

等走到桌前了看见镜头了,他才把浴巾拿下来搭在了椅子上,自己拖开椅子坐下:“晚好。”

镜头里的人只穿着件简单无标的白T,头发上带着没擦干的水,坐下的时候,发梢上的水珠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掠过喉结,缓缓滑进了宽大的领口里。

林景酌托着腮朝屏幕挥了挥手笑了笑,一双总是含着三分情的眼睛亮得像是里头含着无数揉碎了的星辰,在纤长浓密的睫毛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的俊朗。

林景酌近视,艰难地弯着腰,好不容易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副框架眼镜来戴上,结果回头就看见了满屏的儿子我爱你和即使是睡衣你也不可以穿低领。

“不是睡衣。”林景酌低头看了看,皱眉伸手扒拉了两下有些宽松的领口,“我哥他们大学发的广告衫。”

他哥自从高二竞赛保送去A大之后就成了学校里各位姐姐们的One pick,什么东西别人拿一份。他哥那都有五六七八份。

他挑起一边眉,托腮看着上面飞速而过的弹幕。

说完开场白之后,场面一时间就陷入了尴尬的寂静,而这位偶像看起来却并没有意识到。

就在粉丝们疯狂截图,准备制作林景酌is watching u的表情包时,旁边的助理小哥终究还是没能看下去:“小景,说话啊。”

“恩?”林景酌转头,眯着眼睛有些不情愿。

一片沉默之中,小柳拿着另外一台设备看着上面的弹幕和不断收到的礼物,忍不住抚额叹气。

现在网友也真是无欲无求。他昨天看别家直播的时候,还看见人又是分享美妆单品又是讲述拍戏心得又是唱歌了的。

自家的这些粉丝是怎么了??

可他扭头再看看自家的这位偶像,这位仁兄似乎也沉默得心安理得。

整个房间和外头的八百万观众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想打破这尴尬的寂静。

林景酌是真无聊。

和屏幕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瞪了会儿,把能看见的问题从一片“弟弟我来了”中过滤出来简单回答了之后,他就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境地。

最后被逼无奈,他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自己的书架。

他头发不长,没过多久就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一绺头发随着他抬头的时候掉到了脸侧,随即被他整个揉了上去。

原本乖巧垂在额前的头发全部给带起顺到了后面,刚出浴的清爽少年在一瞬间变成了带着点霸道的诱惑狼狗。

拿着另一台设备的小柳在一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中以为自家的这位少爷终于开窍了,准备给粉丝一些美颜回馈。

可就在两秒钟之后,他带着绝望的眼神,亲眼看着林景酌从书架中抽出了一套。

黄冈密卷。

“剩下点时间,不然我给你们做套卷子算了。”

同一时间,另一个地方。

在听到要看主播直播做卷的时候,一个神情冷清,原本一直安静坐在角落里的人转过了头。

“温…温老师,抱歉我不是…”看直播的人以为自己打扰到了他,连忙道歉。

“没事,你开着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几度年第十章

    窗外天色阴沉,北风卷着残叶打着唿哨从窗边吹过,厉飞瑶反射性紧了紧衣领,然后侧头看向旁边空无一人的书桌。她自来了崇德书院就一直是一个人坐,今天她让书院的婢女在旁边加了一个书桌,而正主却迟迟不到。书堂外面,上课铃已经摇了三遍,老夫子夹着书籍从门外走进来,厉飞瑶又探头看了一次空无一人的小道,就坐正身子准备

  • 玉落凡间在线阅读第十章

    水饺哭笑不得,突然开始怀疑自己让元宝姝看这些书究竟是对还是错。她家主子十分聪明,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只喜欢吃东西,其实很多事情活得通透,就是在男女之事上,要么太无知要么太较真。这样也不知是好还是坏。“那主子可喜欢皇上?”水饺觉得这件事应该慢慢来,于是给元宝姝斟了杯茶,出言问道。元宝姝盯着淡黄色的茶水,

  • 终极三国之步练师在线阅读第五章

    ……今天不宜出门。大空沐抱着自己的猫,稳步向前。在她身后的店里,紫原敦盯着大门的样子引起了冰室的注意。“阿敦,你怎么了?”紫原敦没吭声,默默从小臂上挂着的塑料袋里摸出一根美味棒,“啪”地一声拆开,啃了一口后才把视线转了回来。他的眼角眉梢都是冰室熟悉的漫不经心的笑意。“没什么~”冰室因为刚才没回头,部

  • 刀塔自走棋之运气好到爆罗阳与罗阳

    “姐,你不能再妇人之仁了,你还想让这傻子拖累你到什么时候!”“可……可是,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只要做的够干净,不会被查出来的。更何况,多给点钱打点一下,绝对不可能出问题!”“再……再等等吧。”女人一声叹息,转身离开房间。跟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阴测测的剜了眼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快步追了上去。要杀他?

  • 渣男总以为我暗恋他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集“老鼠偷食”“宣港成功,定于下个星期天晚上七点开始港口战啊!各位,务必到场”但凡是有UN队员的地方这个标语都会飘扬,甚至星期天晚上打港的事情已经成了,UN队员们聊的唯一话题了,队员们互相分享着打港的经验还有战术,人人仿佛都绷着一根筋蓄力待发,人们知道,这一战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荣誉、代表了尊严、

  • 娱乐之宝箱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苏行的眼神逐渐冰冷了下来,他能够感受到前世苏行被欺负的种种委屈。既然已经答应了他要为他改变以前别人对他的看法,苏行身为魔尊,必然言出必行。随后,走到陈建的身后,一巴掌把他的耳机拍掉,陈建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是苏行,顿时气得不行。“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把我的床铺整理好,不然我不会让你们看到明天的太阳。”

  • 盛夜哀歌在线阅读第2节

    二、陈皓清并没有比张正义好到哪里,他的小衬衣被抓的皱成一坨,小裤子上也全是灰。他站在母亲身边,抬手抹自己脸上的眼泪,委屈的辩解:“我没有给他吃鼻涕,鼻涕自己进他嘴里的…………”两个母亲对视苦笑,赶紧回头哄自己家宝贝,报名上课什么的今天肯定是不用了……两个男孩子一起,还是应该盯着点儿,不能因为平常各自

  • 三国之乱世枭雄在线阅读第5节

    三十甲州金一张的加速符对审神者来说不过一点皮毛,但奈何他将仅剩的二十张备用符用灵力驱使过后加速水飛沫本体的修复也没让眉头紧皱的付丧神在下一刻就能醒过来。当然了,昏迷一段时间自然会醒的,毕竟本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审神者离开手入室,回到天守阁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官方终端查询排行。水飛沫义勇目前是单人单队的第四

  • 灿烂的七十年代在线阅读三千烦恼丝

    那兽灵宗的几人瞬息便至,脚下踩着几只庞然大物,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其中一只正是那日追逐洛东堂二人的恐怖凶兽!叶星浑身直冒冷汗,这次怕是栽了。兽灵宗来了有三人,身下三只恐怖凶兽,每一只的气息都不比肖长老弱。前几日追逐他们二人的那只凶兽更是强得可怕,几乎可以攀比真人境的大高手!“原来是兽灵宗的道友,莫不是

  • 从海贼开始的拳皇系统射雕3

    见黄药师往回走,黄蓉在心里比了个耶,黄药师的性格,这种方法是最简单有效的。不再理会哇哇乱叫的老顽童,拽着黄药师的袖子,跟他回去了。自从黄药师不禁止黄蓉跟老顽童来往之后,黄蓉就经常去找老顽童玩,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心态都年轻了好多。………………………………………………等人都走完以后,黄蓉悄悄的,从船舱里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