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酒厂真酒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1:36:55 作者:枝头雀 来源:晋江文学城
酒厂真酒
酒厂真酒
作者:枝头雀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早已被安排好的剧本,说的是光明永存,正义必胜。

“少爷,这应当是最后一箱子了。”宝玲忙得满头大汗。

一旁的三乌托着箱子,仿佛这只是个轻飘飘的玩意儿一样,事实上这实木的大箱子里沉甸甸的装满了东西,偏三乌这样貌似少年的家伙一只手就托起来了,惹得四周人纷纷侧目。

睚斐倒是想轻车简行啊,奈何单单他那个皇后姨母就赏赐了一堆东西,当今圣上或许是为了补偿,也赏赐了一堆东西。

说起这个补偿也是很有意思的,本来皇后是睚斐的姨母,皇帝是李贤岳的表弟,论亲近应该是睚斐和皇帝更亲近。

然而,李清远是兵部尚书的外孙,他自己又争气,这皇帝时不时就对李清远表达一下赞赏,愈加映衬得睚斐一无是处,哪里都比不上那个样样优秀的弟弟。

皇后即便是抱怨过,但皇帝又怎么会听她的。

偏偏现在李清远犯下这等大事,皇帝转头看向差点被害死的李睚斐,就觉得这孩子怎么看这么好了。

尤其李清远一死,睚斐就成了李贤岳唯一的儿子,他也有几个妾室,但在于氏的严防死守之下,这些妾室只生下了三个女儿,且都已经出嫁了。

皇帝和自家表哥还是挺有感情的,因李清远之事,李贤岳也受到了牵连,怕是从此不会得到重用了,这一看,皇帝就对睚斐生出了补偿之心。

于是,原本预计的轻车简行就成了现在这样长达十几辆车的车队,不仅如此,上头还赐了一堆侍卫和仆从,最后被睚斐推掉了大半,只留下了一些没有家累且真心愿意远去吴州的人。

即便这样,十几辆车的车队再加上数十人,还是构成了一支不小的队伍。

“去那里也好,权当散心。”李贤岳在书房中吩咐要随着睚斐走的侍卫,“过去之后你只管事事听从斐儿的吩咐,每过两月给我报一次平安也便是了。”

“是。”

李贤岳看向窗外,又想起了李清远勾结的那股叛军来。

这天下,确实要不太平了啊,吴州……或许比待在京中更好一些。

睚斐没有向李贤岳辞行,见差不多了直接就走了,这京中也没什么人来送他——作为郡王府中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孩子,能与睚斐玩得来的多半也是京中纨绔,昨日里睚斐请他们吃过饭,一大清早的这群纨绔应该还在哪里醉生梦死呢。

本是酒肉朋友,就不必来演什么长亭相送的感人戏码了,这一套玩的溜的多半都是昔日李清远朋友圈里的人。

“君上,你带着么多凡人做什么?”三乌悄悄问睚斐,“是要养着吃吗?”

睚斐没好气地说,“够了啊,我们不吃人。”

“我是说,那种吃,听说凡人七情六欲的味道都很不错啊。”因为睚斐被罚,三乌也在万宝食肆中被关了多年,难免有些垂涎。

睚斐正经地教育他,“我们都是好魔,不吃那种东西。”

三乌:“……”

魔就是魔,还分好坏吗?

作为一个纯种的魔,三乌有点搞不明白。

不过没关系,君上不让吃,那就不吃呗。

三乌一向很听话的。

从京城到吴州路途遥远,他们的车队又长,根本走不快,睚斐预计路上就要走一两个月的时间,也太折腾了。

而且因为近些年疏于管理不加修缮,官路上的驿站大多破旧不堪,他们就需要算准路上的时间进城休息,愈加浪费时间。

不过,这样走走停停也挺好的,睚斐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京城,如此看看其他城市,也是一种趣味。

“少爷,今天在这江余城中休息,此处虽不如京城,却也有些地方美食,我着人去那边儿酒楼买了来,自可拿去客栈那边吃。”宝玲语声清脆地说。

她知道自家少爷在吃食上颇为上心,自然早就做了功课。

睚斐点点头,一行人进了江余城最大的一家客栈,此间距离京城不太远,治安尚可,倒也不必太过担心马车上的货物,不过那些护卫车队的侍卫和下仆仍留了一半在停放马车的院中守着。

夜色将黑,客栈中除了他们只有零星几个客人,如今正是隆冬时节,不曾开春,因此商人们走动也少一些,致使客栈的生意相对冷清。

不多时,宝玲宝珠就从几个小厮手上接过食盒,拿来摆在桌上。

“外间天气冷,虽用了食盒,怕也有些凉了,少爷赶紧吃吧。”宝珠说道。

这菜不仅睚斐面前摆了一大桌子,跟着来的护卫仆从也有不少好菜,借着这客栈的昏黄灯光氤氲出的融融暖意,多少驱散了一日来的疲倦。

这边正开始吃,客栈的门又被敲响,门开的时候,凛冽的寒风伴随着细细的雪粒儿飘了进来。

“啊,下雪了!”宝玲看着外面的天色,略微有些担忧雪下大了不好上路。

门外来的是一个独行的客人,他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灰色僧袍,这般寒冷的天气,即便是穿着袄袍,他挺直的肩背和修长的双腿仍然带着些长身玉立的味道。

待到他取下头上斗笠,睚斐吃到嘴里的菜一下子呛住了,顿时忍不住“咳咳咳”了起来。

这来人居然是慧虚!

讲道理,要说这是巧合,睚斐反正是不信。

“我可是比你先上路的,不是跟着你来的。”睚斐赶紧说,免得再遭到误会。

他的车队本就行的慢,慧虚和尚现在才到,理论上来说肯定比他出发晚。

慧虚清秀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似乎不意外睚斐在这里,只是平静道:“我前两日便知你要去吴州了。”

睚斐那时候请狐朋狗友们吃饭告别呢,这一别大约是永别了,他也不介意请这些除了游手好闲其实也没做过多大坏事的“纨绔”朋友们吃顿饭,只是这一吃,他要去吴州的消息自然也就泄露出去了。

再加上睚斐本来也没打算瞒着这事儿,慧虚知道也不奇怪。

“大约一个月前,我师父的多年好友寄来一封信,恳请护国寺派一人前往吴州暂代报恩寺住持之位。这位空因大师在这数月内便要圆寂了,他属意接过住持之位的是他的师弟空愚。这位空愚大师在外云游始终未归,因他说过需在外游离三年,如今距离三年之约尚有一年余,所以……”

睚斐皱眉,“所以你师父就让你去?”

这年头和尚要升职其实是很不容易的,睚斐好歹也在这儿混了这么多年,他知道绝大部分的普通和尚一辈子都只是普通和尚,绝对没有升职加薪的可能。

譬如这位空因大师所在的报恩寺,要说没有继承住持的人选那肯定是说笑,但没有空因大师的首肯,他们想要当上住持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一旦空因大师没有定下继承人,护国寺作为大乾佛寺之首,完全是可以派护国寺的僧人前去当住持的。

这规则确实非常不讲道理,但至少在大乾,它就是这么规定的。

要么老住持定继承人,要么上头派遣,没有第三种可能。

这空因既然是护国寺住持的朋友,看来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他师弟不在,也没说直接把位置占了,而是让慧虚这个小年轻去做暂代住持。

不得不说空因大师很聪明啊,外头空降一个小年轻做住持肯定不如大家都熟的空愚做住持吧?这慧虚一年多的时间也不至于就将位置坐稳了,空愚回来之后要拿回住持之位的优势很大,阻力相对会小许多。

转瞬之间,睚斐就把里面的弯弯绕绕想清楚了。

“所以这真的是个巧合?”他咬着筷子嘀咕。

慧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李施主也不用多想,本来这件事只有贫僧和贫僧师父知道,我们也不曾想到施主会决定去吴州。”

而吴州那边的事他师父早答应下来了,也不好更改。

睚斐一笑,“好吧,我想你一开始决定去吴州,说不定就是想避开我吧。”

毕竟吴州距离京城太远了,刚好可以避开睚斐这个烦人的纨绔子弟。

寻常人也不知道睚斐外祖的老家就在吴州。

慧虚只是沉默,并未承认也没否认。

师父说他有慧根,需潜心礼佛不能为红尘所扰,说要避开这位李施主……也当真是原因之一。

谁知事情竟是这般巧合,巧合到慧虚都觉得有些怪异。

比起睚斐的“豪华车队”,慧虚是独身上路,他自幼习武,倒不怕碰上危险。

在掌柜的那边要了一间普通房间之后,慧虚也在大厅坐下,问客栈厨下买了两个馒头,就着清水吃了起来。

偏这飘雪的冬夜不肯就这般平静下来,客栈的门竟是不敲自开,搞得小二开始怀疑自己方才是否没将门关好。

一人站在这凛冽寒风中,刹那就到了近前,一时间,竟是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睚斐一见来人,听这一室静寂,竟是忍不住一笑。

这回竟是不别扭了,不是只有他一人瞧见了。

正因大家都看见了,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来人裹着一袭风雪,恰如他眼角眉梢的凛冽冰霜,令人不敢稍近。若非他生得俊美清逸如那皎皎明月,怕是众人只看一眼便不敢再看。

既冷且清,使得这人翩然得丝毫不似凡尘中人,更别说这大冬天的,来人一身单薄飘逸的白袍,看着就冷得很。

”睚斐。“他轻轻叫。

睚斐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这是控制不住的反应,他自己也无可奈何。

好吧,他承认从他穿越成为睚斐这个魔君之后,曾经馋过很久这个叫苍渊的仙君。

馋他的身子,馋他的声音,馋他的脸。

反正这人——哦不,这仙哪儿哪儿都刚好在他的取向上。

那时候,睚斐甚至沾沾自喜地觉得,“魔君”对“仙君”,这不是恰好门当户对天生一对吗?

后来才发现不是的。

他对天发誓,他就吃了那么一次,尝了一口,不仅消化不良,还磕到了牙!

这不,这会儿还是个半残的虚弱可怜魔呢。

“躲在暗地里看我好玩吗?”睚斐根本不给他面子。

苍渊略略垂眸,那长长的眼睫在昏黄朦胧的灯光中似是笼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他看向眼前披着纯黑色皮裘处处都显得雍容华贵的青年,清艳秀美的面容是熟悉的模样,只是没了昔日见他时明媚的笑意。

“你恢复记忆了?”

睚斐侧目看他,“当然。再说被封印了记忆也叫失忆么,如今不过是封印被解开了而已。我想,这封印是你解的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为什么还来问我。”

然后,他就看到苍渊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困惑。

这个别扭又高傲的仙君啊,大概怎么都想不明白,既然眼前的人想起来了,为什么他没有变回以前那样?

睚斐拿着酒杯,嘴角噙着笑,懒得告诉他——

爱情这种东西,哪有永久可言?

不过是一时情浓,清醒之后,仿若大梦一场而已。

“苍渊,你回去吧。”

继续做那高不可攀清冷出尘的仙君,别再出现在他眼前了。

……平白惹人心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卡里多了三百亿之二人世界(10)

    10.二人世界夹杂着消毒剂的空气里,郑号锡还能闻见从池晏身上传来的隐隐香气。一口包住夹起的糖醋肉,端正身子,他做贼般偷偷瞄了眼身侧正吃着炸酱的少女,刚刚咽下的那口糖醋肉仿佛有些腻,忍不住轻咳几声,慌乱的拿过手边的玻璃杯,一口灌下。池晏背靠着沙发,双腿在矮桌的下方伸的直直的,乖乖坐在郑号锡身边,埋着头

  • 青云上在线阅读第四章

    “啊……”—声惊叫声划破了原本有些宁静的夜空。连云山脉位于落英城东南一隅,这里山高林密,崇山峻岭。据传连云山脉曾是落英城通往郡城的主要通路,然而不知为何,在多年前,这条道路却被废弃。现如今,这片山脉已是人迹罕至,变得极为荒芜。在这片山脉中、崇山峻岭间,生活着大量的野兽,少有人踏足,即便偶尔有人来到这

  • 至尊武学在线阅读第7章

    倒霉的一天,这是陆晅放下电话后的第一念头。各种落难少女都找到他头上来,想睡个觉就这么难?可都向他发出求助讯号了,对方讲话还格外凶残分分钟你死我活跟黑社会似的,他也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只身前往肯定不行。陆晅套了件外套,给同事刘约打电话。谁把林茵介绍给他的,谁就得一并负起责任。刘约可能在加班,很快就通

  • 四方艳谭之 枕竹之序章 终

    “军士长!”一名营部中尉情报参谋走到陈秦川身前立正敬礼。“收到最新通报,奉南区南部隔离线全部失守!第12摩步旅幸存部队正在向我们封锁线位置撤离!集团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做好接应准备!”陈秦川扭头看了眼南方被浓密黑烟遮蔽的天空,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有报告么?”“这个……”“有就是有!没有就没有!陆军学院

  • 星辰杀戮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穿越第一天街道上很安静。我在门口站了一会,走出了第一步。一直被催促说要快一点,说要迟到了,可是问题所在是,——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啧,这个时候配合一阵小风吹过简直太有感觉了。无奈的是,在莫名其妙的弄了半天之后,这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忘记把它搞清楚了。抱着慢慢想想的心理,我就自然到不能再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