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时光韶华时遇见你叔伯也被杀

2021/11/25 15:28:43 作者:南小浠 来源:17K小说网
时光韶华时遇见你
时光韶华时遇见你
作者:南小浠来源:17K小说网
林巷阳帅气的从机场走出来望着某个方向深情的说“小溪,我回来了,我会让你记住我的,而不是遇见却不相识,重新开始,我们重新认识。”“小溪,我错了,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这几年我最想念的就是你。”唐梓俞趴在吧台上喝醉酒迷迷糊糊的说着,眼角隐约看见有泪珠闪烁。迟然说“小溪,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你幸福。”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让你沐浴在他的阳光下,享受他带给你的幸福,无条件的爱你宠你,做的所有只为你一人。

两天后的长安码头。

下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可是码头上还是一片繁忙,抗包的,监督工人干活的和各色各样的商人往来于此。

王一飞把信拿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地址,可是上面并没有写什么地址,只写到苏宅,苏青风。偌大的长安往哪里找苏宅呀。两人不由得郁闷开了。好在王一飞并不着急。

看看快要落山的太阳,两人找了家客栈住下,决定明天再去寻找苏宅。

在客栈吃过饭后劳累奔波的两人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床上了。李灵儿很是不习惯在船上颠颠簸簸的感觉,虽然没有晕船但是睡觉总是睡不好。

王一飞还算习惯,但是总归还是没有床上舒服呀。这下可是有空房的,王一飞两人开了两间房,两人就住下了。

两人吃了点饭就睡下了,经过两天的长途奔波,李灵儿已经很憔悴了,但是同时也接受了爷爷已经去世的消息,王一飞跟李灵儿之间总的来说还算是现出融洽。

一觉醒来,艳阳高照。随便吃了点饭,去寻找苏宅了。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苏宅,可是打眼一看高高的大门之上两道封条显的格外刺眼。隔得远远的都能感觉到房间中那种萧杀之气。从后门进入,看到满院鲜红,都是血水蒸发以后留下的痕迹。并没有尸体。院子内一片萧静,看到出来这里曾经一定发生过什么大事儿。

王一飞猜想到可能是什么灭门之案吧。寻找个遍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李灵儿早就吓的躲在王一飞的背后了。小女孩现在很是依赖这个认识不到三天的大哥哥。

“一飞哥哥,咱们不找什么叔父了。咱们回去吧”李灵儿抓住王一飞的衣服说道。

“没事儿灵儿,别怕,有一飞哥哥在这儿呢。”

两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个人影。

就在两人都准备放弃的时候。从后门又进来一个女孩。看上去和王一飞的年龄差不多。身穿一条脏兮兮的长裙。看上去就像是个流浪的乞丐。不过在一看女孩白净的脸颊,不由得心生怜爱。这女孩确实很美。面如白玉,貌似姮娥,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如果这个女孩和李灵儿比的话,两人不相上下。这个女孩有一种略带成熟稳重之美,而李灵儿则是清新脱俗之美。

不过王一飞现在可没有心情欣赏这个女子。

他躲在暗处。待女孩经过之时,一把捂住女孩的嘴。把女孩拖到一个房间内。小丫头看着王一飞利落的身手,惊奇的嘴巴张大的大大的。确实,李灵儿可没有看到王一飞救下老翁的亮丽风姿,不然估计早就芳心暗许了。

王一飞把女孩放倒在地上说道:“我现在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的话你就小命难保,同意就点点头”

女孩恐慌的点了点头,从哪恳求的眼神中看的出来,女孩已经很害怕了。王一飞把大手拿开,女孩赶紧喘两口粗气。

“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干什么”

“我叫苏果,这里是我家。你们来这儿干什么。”苏果强装镇定的反问了一句。

“那你家怎么就你一个人。”王一飞有点明白了但是还是问道。

“我家人都被杀了,我是我父亲让一个下人带走才得以逃命。”苏果说着不由得眼角有些泪水。

“那你知道是谁杀了你家的人吗?”

“不知道,只是好多黑衣人。”

“你爹叫什么名字”

“苏青风”

王一飞明白了,感情李灵儿的叔父也被害了。而这个女孩则是李灵儿的表姐。不过这李灵儿的叔父怎么姓苏呀,按理说也应该姓李不是,不过既然人家姓苏就姓苏,你没看人家成龙姓成,人儿子姓房,这叫艺名。懂不,王一飞想到。

“那你回来干什么不逃的远远的”

“我爹临死前,告诉我让我在这儿等着,有人会来。”苏果诺诺的说,突然她像是意识到什么,兴奋的对李灵儿说道:“你是不是李灵儿”

这下王一飞算是放心了。把苏果扶起来。苏果也不怪王一飞刚才那样对待自己。带着两人走出了这是非之地。

“这是给你爹的信。”王一飞把信给了苏果。

苏果接过信,看了看又递给王一飞。王一飞也看了看。

原来信上只有两个字,危险。王一飞把信收藏起来。毕竟这是老者唯一的遗物。

“你在什么地方住”王一飞现在对这个长安城可是一抹瞎,身上的银子都快没有了。他也知道要是没有银子的话,自己想在这里存活那是非常不易的。

“我住在我爹秘密买的四合院内。你们也住我哪儿吧。”苏果缓缓的说。脸上又是如一汪清水般平静。

王一飞别无选择,自己在这长安双眼一抹瞎,不住苏果家里还住哪里。

跟着苏果来到四合院。这种只有在老北京出现的四合院出现在现在的长安,王一飞倒是一点都不稀奇。反观小丫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看到什么都新奇。

“你们休息一下,我去做些饭。”苏果说着走出了房间。

王一飞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现在只剩下他和两个女孩。估计苏青风家里的财产也被抄查了。现在这个四合院估计都成了奢饰品。

不一会儿苏果就做好了四菜一汤,三人简单吃些。就完事儿了。

“苏果,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银子。”饭后王一飞问这个认识不到一小时的女孩。其实他只是想问一下,并不是说要吃人家苏果的干饭,毕竟心里要有一个底,不能说明天就断粮了吧。在说了这两个女孩都是这样的美丽,自己挨点饿还可以,总不能让美女挨饿吧。

王一飞在这长安一个人都不认识,如果让他离开,他是绝对不会的。因为这两个女孩没有生存能力。现在只有王一飞是个男人,所以王一飞要留下来保护这两个女孩,当然王一飞也是有点私心的,这两个女孩都是这么漂亮,自己也不可能放心离开呀。

“呵呵,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放心我这儿的银子够咱们吃白吃一年还代富裕的。”苏果莞尔一笑轻松的说,可能这些小把戏骗骗李灵儿还可以,但是王一飞看她的神情和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就知道她在说谎。

“你别多心,我只是担心咱们没有银子断顿。我也好早作准备呀。”王一飞语气平和的说。

这下苏果没有笑,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你们要在不来我就快断顿了。我现在的钱只够几天的了。”

王一飞知道这下苏果是说出的实情。通过苏果的表情王一飞就可以看的出来。长期游走在各国谍报组织之间的王一飞还是有这点眼力的。

“没事儿,有我在你们两个小丫头直管吃白食。好了都开心点,我来教你们玩个游戏。”王一飞轻松的说,其实是他感觉房间内的气氛太过压抑了。想缓和一下气氛。

这两天对于小丫头来说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了事情了,先是自己和王一飞离开家。颠沛流离的来到长安找自己的叔父,好不容易到了长安,自己叔父的全家都被杀了,只剩下一个表姐。对于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女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

“一飞哥哥,我想休息了。不玩了”小丫头说着,拉着苏果让苏果给自己找了个房间。

李灵儿也知道王一飞想让自己开心一点,可是李灵儿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苏果明显比李灵儿稍显稳定些。也许是哭过了吧。发泄过了吧。王一飞想到。

王一飞现在发愁的东西很多,他现在是这三个人中最有话语权的,也是唯一的男人。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论心眼,王一飞也远远高出那两个丫头。他要让三个人在这偌大的长安城生存下去。而生存的资本就是银子,就是钱。如果说在现代,王一飞照顾这两个丫头吃喝还不跟玩似的。可是这里是古代,自己双眼一抹瞎到哪里去找工作去,就算自己足智多谋那不也白搭。

他现在不了解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如果说去出苦力。是完全照顾不了两个女孩的。可是不出苦力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工作呢。做生意把自己现在没有本钱。就算自己读了三年三流大专,在这里照样是白搭。

还有就是自己没有杀死的那个黑衣人一定会回去报信的,如果到时候在被追杀的话,那样的话无异于雪上加霜。如果李灵儿在出点什么意外,王一飞真是愧对于老翁。虽然他和老翁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老翁临死前对王一飞的无私信任使得王一飞有义务去保护李灵儿。当然了李灵儿和这个表姐苏果都是那样的漂亮,如果真出点啥事儿,王一飞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王一飞跟苏果打了个招呼说出去走走。就离开了四合院。在部队的时候如果王一飞有什么烦心事儿,他总是围着部队大院偌大的操场跑上几圈。心情就好些了。

钱,钱,钱。

王一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最缺的也是钱。脑袋里面想的也是钱。唉...王一飞不免的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城中河边现在天刚擦黑。万家灯火也是四零五散的也慢慢的明了起来。望着河里的倒影。王一飞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前几天自己还在充满毒品和金钱枪支的金三角地带,没想到现在却沦落到这种地步,这其中的得失也只有王一飞清楚了。

王一飞望向河对岸,只见河对面站着一个女子。身上透漏出的那种气质一看就知道是风尘女子。那女子好像在哭泣。由于离的太远,王一飞也没能看的清楚那个女子的面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离人悲歌之空棺房(8)

    众所周知世间万物其有受日精月华必是绝世之宝。“现如今精针提炼得手,五伯把这绝宝只是做成日晷难免可惜。”叔公的话倒是在理。只不过若不是条件限制,谁又会舍大取小啊!“你就别可惜了,说得我都心疼。这针头还是师父用棺材铁墩打出来的。我还舍不得随便用上呢。”那五伯爷爷出了名的吝啬自个的宝贝,只要是自己兜里的无

  • 我的兄弟是大圣之无情拒绝,条理辨析

    “老爷爷,你能不能不光买我一个人,我姐姐也很好的,能不能一起买了,好不好,老爷爷。”聂承恩正跟殷紫萍说话时,突然听到何管家的话后,脸庞一怔,然后有些颤抖的问道。“怕是不能了,庭院里并不缺丫鬟。”何管家语气有些和蔼,但在聂承恩耳中却冰冷无比。“爷爷求你了,你买姐姐回去吧,我以后赚了钱还给你好不好,求求

  • 都市之我是大地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为了能够刺激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晕死过去,修紧紧咬着舌、头,甚至都已经把舌、头都咬开了一个小口子。也正是那钻心一般的疼痛,才令得修没有晕死过去,尚且保存着一丝清醒。但他此时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浑身无力,甚至连想要张嘴说话都是一个大问题。“他大爷的,这条蟒蛇也太恐怖了一些吧,居然仅仅只是被撞击了一下,

  • 拯救切片大魔王第三章

    娱人公司没有给边秋派车,她自己和助理小圆打车去的机场,一下飞机就辗转乘车到了录制现场。《向往的客栈》是节目组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了一个十分田园风格的客栈,每一期节目接待几个神秘嘉宾来体验田园生活。常驻嘉宾有娱乐圈的老戏骨常余年,性情和蔼。看过前几季节目的人都知道,他是节目里面的手艺活担当,客栈

  • 歌谣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四个丫鬟,秦歌知道,乃是秦家从小培养专门侍奉自己的。分别为春玫、夏莲、秋菊、冬梅,与另外四大狗腿子地阳、烈风、黑水、昧火都属于自己的亲信,不仅天赋卓绝,而且绝对忠诚。“公子,让奴婢们伺候您更衣。”四人走进来,手里拿着托盘,托盘里摆放着一些衣物和洗漱用的东西。秦歌也没拒绝,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还真别

  • 不再是世界的主角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长,队长。”一名UPC成员推醒了正在思考的林子泷。“队长,常监管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会了。”林子泷回答道“哦,我知道了,你去吧。”“是”一小时前“建纯阿,今天金辉广场打折促销我们去逛逛吧!”一个身穿白衣连衣裙的美.妙少女叫了一下正在做药品发明的杨建纯。“文琳,你们情报部门那么闲吗?,你这个部长居

  • 异界:华夏英雄太凶残第二章在线阅读

    向易当时差点就像个导演一样,“咔”一声合上场记板然后质问他怎么回事啊这位夏演员你怎么不按剧本走还临场发挥乱来呢。而林楚的表情更加复杂。她就像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宛如那张看到那边房子塌了回去一看发现塌的是自己房子的表情包。只有夏淮平静依旧,在众目睽睽之下重新敲了敲桌子,声音很低:“不方便?”向易转头看

  • 一切从网王开始第十章

    “喂,就因为这样你要处罚我,有没有搞错啊我只不过挑个又大又舒服的位子坐。更何况十年前我也坐那耶,有必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吗?”汪大东说“我最讨厌有人碰我的东西尤其是脏东西。”雷婷说“喂,姓雷的我不管你是什么碗糕King,怎么样我就是坐了那个位子,怎么样。”汪大东说“不怎么样,你只要可以通过我的处罚椅

  • 那个主播在作死之七杀(5)

    玄武空间里的三样东西,分别是一本书,一张羊皮和一个扇形薄片。他意念一动,那本书就到了他的手上。血红的封面上有两个古体大字“七杀”。底下还有一个小字“上”。谢天又好气又好笑:“我的妈,那么大的空间,就藏了这一本书,难道还只是上册!”他先翻扉页,上面也是用古体写着:“七杀者,杀天、杀地、杀神、杀魔、杀人

  • [综英美]被改变的任务者大战巨蛇

    迅猛龙体型小,它的肌肉并不像那些体型庞大的恐龙肌肉那么结实,吃在嘴里有吃鸡肉的感觉。咯咯咯咯...只见幼龙眯着双眼不停的吼叫,它们好似饿极了。特别是刚破壳的幼龙,它们闻到肉香味后显得特别兴奋。“头,这些龙饿了,我拿肉给它们充饥。”说着廖化兵拿起匕首开始分割龙肉。哈林见此连忙劝阻:“同类不能生食,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