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炮灰女配后,与反派相依为命在线阅读第5章

2021/11/25 16:00:13 作者:阅疆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炮灰女配后,与反派相依为命
穿成炮灰女配后,与反派相依为命
作者:阅疆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强娶男主他替身[穿书]》,文案在后面,鞠躬~【本文文案】我为了万剑宗少主,千里追夫,深情不悔,俗事艳名从修真界名门大宗派传到凡间低档小茶楼。而万剑宗少主怀里搂着白月光,硬是把我的亲给退了。白月光白莲花一个,暗地里羞辱我,栽赃嫁祸,陷害折磨,给我惹得一身腥。但我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赢。隔壁来了位惊为天人帅哥,我认出来这是还没黑化的反派,二话不说,立刻给大佬端茶递水,与他七搭八搭。我只盼着大佬能跟我相(为)依(非)为(作)命(歹),抱上大腿过上衣(只)食(手)无(遮)忧(天)的日子。后来……我

次日清晨,半个太阳从东边的山尖凸起,大气层折射出橘黄色的光,八分钟前的太阳射穿玻璃撒在客厅。学校还有课,看她熟睡,我便没有打扰她,留下便条“冰箱里有速食餐,饿了就热来吃,我还有课,就先离开了,别害怕,我上完课便马上赶回来”

课上老师在讲磺胺类药物,只知道这是药理学,因为与药剂学合班而必须上的与我无太大关系的基础课程,我急于等待下课便马上赶回家,我倒后悔来上课,既然知道不会有心思听课。上完第一节我便离开了,到了宿舍以后,她走了,什么也没留下,我打开了冰箱,速食早餐和面包都在。我又赶去她的宿舍,依然没人,我拨通了她家中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她母亲,得知家里依然不在的时候我有几分莫名害怕,恐惧她对我所说过的话以及她对这个世界的否定都使我恐惧。

如此再恐惧里过了一个月之久,她给我回信了。我已然迫不及待,迫切的撕掉信的封口。内容如下:

致新: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想通过暂时离开这座城市来试图缓解心中的悲痛,我去了很多地方,这么做也确实使我的心情得以放松了些许,但那已然成为事实,成为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我的精神几近崩溃,而每次又都是我无法阻止的,不知你可能明白,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当我精神正常的时候,我清楚的明白我已经患有了精神疾病,我害怕治疗,害怕治疗好了以后我会忘记这一切,这是我永远也不愿的,如今我精神状态好的时候和不好的样子各占一半,因为想到你可能会担心,我便写了这信给你,写信于我而言也很困难,因为我不知自己何时会再次发病。不打电话是因为我害怕面对你的声音又不知从何开口,请谅解。

嘉烨

得知她平安无事于我而言已是最好的消息,虽说精神状态并不容乐观,或许离开这座城市可以帮助她缓解些许压力。外面又下起了雨,我打车到了经常去的酒吧,坐在外面,要来酒以后我让服务员撤去了伞,马路上的人们在大雨来临之际,四处奔波着,在这大街之上只我一人,一人喝着酒,我的心情是何等的复杂,眼泪顺势而下,附和着这大雨,将眼泪隐藏起来,这也是我所需要的,在我悲伤之际,我不愿得到任何人的任何同情。桌上的空酒瓶多了,醉的也差不多了。

“喝酒让你缓解压力?”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转身望去,她并不是很高,头发很短,穿着白色运动鞋和九分牛仔裤,那白色鞋子已经被泥土之类的污秽之物所溅的肮脏不堪,上身只一件薄卫衣,干净的倒和鞋子有些不搭。

“不会缓解,结果恰恰相反”我回答了她的问题。

“那为何还要在这雨里独自承受”

“我试图想通我所不安的事情”

“可否讲出来”

“我们认识吗?”我不免被这个陌生女孩的追问感到疑惑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联系我们的,只是在这雨里未撑伞的灵魂”

这才意识到,她也几乎全身被雨水所淋透。

“请坐”

“谢谢,我叫巍睐,可否成为朋友”

“行,随便吧”

她添满了我的酒杯,又拿来一个酒杯为自己斟满

“现在可以说了吗,我们是朋友了”

“我朋友要出国去进修,他最大的梦想是做一名医生,他一直在努力着,从未放弃过,有人告诉他,做医生很累的,有时候还会遇到无理取闹的人。他说…他说…他是一名医生,所要做的,就是治病救人,竭尽所能的拯救每一位因为病痛所折磨的人,时时刻刻都需要从死神那里借命,就像士兵需要时时刻刻准备为国家倒下一样,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也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其他的事不需要考虑。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死在了异国他乡,被枪杀了”

“很遗憾”她说。

“………无妨”

至今我也不明白,那个时候遇到那样的人,为何会告诉她实情。

“去我家吧,去把身体擦干,你告诉了你的秘密,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你我的压抑”

我付了钱,被她拉着走,走在这大雨的夜里,空无一人的街上,脚步并不匆忙,走了许久,我不知为何被她牵着走,脚下却还是挪动着。到了她家,家具风格真的是毫无违和感,房间结构也几乎乱套,但还是很整洁。

“去冲一下澡吧,衣服暂且穿我的”

“十分钟前我们还是陌生人不是吗,你不怕我心怀不轨,或者你是否心怀不轨”

“坐在雨里喝酒的人,我相信不是坏人,我是一个女的,心怀不轨又能把你如何?”

我没有作答,冲完澡,我穿着并不合身的女装,擦干了头发。

“换我洗了,冰箱里有啤酒,需要的话你就先喝着好吗”

“好”

我拿出冰凉的酒,点上一支烟

“烟灰缸在哪儿?”

“在桌子底下”

我拿出烟灰缸,弹着刚点着的烟,没有弹下一片烟灰,啜着酒,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奇怪,二十分钟前我是坐在路边喝着孤独的酒的醉汉,二十分钟后的现在,我坐在一个叫巍睐的女孩家里喝着啤酒,生活终究太过于戏剧性。十来分钟以后,她推门出来,一丝不挂。

“这样合适吗?”我转过头。

“有什么不合适?”她拿毛巾擦着头发说

“去穿衣服吧,容易感冒。”我喝着酒注视着前面被油污沾满的纱窗。

她穿好衣服,坐在桌子多面,抽出一支烟,点上。

“我们是朋友吧,我告诉你了我的所有,你不会告诉别人?”巍睐说着,用毛巾擦着潮湿的头发。

“我已经没有可以说出秘密的朋友,请便”我说。

“现在有我了,你可以说出所有你想说的”

“家里没有人吗?”因为我从进门就没有看到任何人。

“没有,父亲去了非洲,再也没有回来,随后母亲便跟着去了”她抽着烟,说出这句话时,面部没有一丝的抽搐。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这么轻松吧”说着放下毛巾。

“我倒想知道你这样你男朋友怎么办?”

她像没有听进去的说的,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两年前,父亲随维和部队去了非洲,他是医生,这个想法是在他去非洲前一年想到的,我们所有人都劝阻他,他永远都是充耳不闻,在他所谓的要做有意义事之下,他丢下我们母子离开去了非洲,第一个月母亲寄去一件新的外套,在兜里绣上了我的名字,可能是为了带去好运,谁知他一次都不穿。在他去非洲的第二年,病毒在非洲地区爆发…你知道的,非洲那地方给人的印象便是脏乱满街,霍乱横行。”

“明白”我湮灭烟头作答。

“因为有限的医疗资源,又和当地亲密接触,不久便死了,回来的只有那件他一次都未穿过的衣服和一封信。尸体不准运回国内。母亲得知消息,没见她哭过,但从此也未见她笑过,后来,得了奇怪的病”

“什么病?”我说。

“医生说叫什么十个细胞瘤”

“嗜铬细胞瘤”我更正道。

“自杀了……她早早地结束了她的痛苦,现在好了,他们重逢了,只留下我一人在这世界上。”她笑着摇头。

“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何如此坚强”

“死去的人已经不在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生活,不坚强怎么行,又没有人养我…嗳,离开的时候别忘了留下住址”

“你没有男朋友”

“有,他脑子有问题”

“精神疾病?”

“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我也不知对于他的追求,我是如何答应的,他是个标准的香蕉贩”

“香蕉贩是什么”

“我只想要一个苹果,他却给了我一车香蕉,却还到处炫耀,真是感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

“那为何不分开”

“马上就分”

“为何偏偏是现在,以前为什么不呢”

“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生,我也需要安全感的,现在你出现了,我要他干嘛”

“可他还是喜欢你啊,这样不会伤了他的心吗”

“不会的,他身边不缺女人,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没什么区别”

“代替他的人为什么是我”

“emmm……不知道”

“不知道?仅此而已?你甚至都不了解我”

“今晚在我家过夜吧,要是不放心可以睡在沙发上”

“好”,她依旧没有听进去我说的,我喝完剩下的酒便睡下了,直到第二天早晨,她不见了,桌角留下一张纸条:忘记告诉你,我在夜店工作,晚上看你熟睡实在不忍心打扰,早上七点左右会回来。因为早上还有课,我得离开,就留下来纸条:”我早上还有课,就先离开了”。

下课的时候,她站在门口,我一眼便认出了,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因为周围的人里只她穿的最少

“你可以多穿一点吗”

“有什么关系”

“周围的人都在看我啊!”

“因为你身边有一道别致的风景啊”

“好了,何事?”

“早上为何一声不吭就离开了”

“忘记了,实在不好意思”

“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有时间来玩可好?”他塞给我一张揉的不成样子的纸条,写着地址。

“好,一定”我说。

我回到宿舍,抽了支烟。适才送来一封信,是嘉烨的,内容如下:

我去了很多地方,去了云南丽江,四川甘孜,大理,茶卡盐湖,毕棚沟,最后一个地方是银川,在影视城找到了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在一起的那个城墙,我终究不是紫霞,姜禾也不是至尊宝,我只是城墙下那群看热闹的人,里面还有春楼,里面有复刻的十二春宫图,古代人挺会玩的。下周就会回来了,不知道可以找谁,唯一想起了你,对于我的不辞而别,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希望同你说话。

嘉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

  • GTA之游戏人生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前言:随着《爱情公寓5》的完结,爱情公寓系列彻底完结,陪伴我们十年的剧就这样和我们告别了,有太多的不舍和太多的遗憾!贤菲,乔嘉,悠关等等···虽然都是比较不错的结局,但是还是觉得遗憾,告别季没见到展博婉瑜,关谷悠悠,伟大CP要分开一年。随着城市发展爱情公寓要被拆迁,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两套房间也要随

  • 妖非草木·故事集之天冰府

    段羽毕竟仅仅是八万年修为的海魂兽,虽然具备一定人类的智慧,但也很有局限,别说断羽融入人类世界还是不够深,就算人类魂师彼此之间也不能完全清楚彼此魂技的特殊性,那可是近乎保命能力,怎会轻易暴露。碧鳞蛇皇的碧鳞分裂是融合沙漠毒蜥的细胞分裂再生能力,根据魂力分裂数十条甚至数百条蛇分身,只要有一条不被杀死,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