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她莫得感情之第四章

2021/11/25 16:04:53 作者:贰少奶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莫得感情
她莫得感情
作者:贰少奶奶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万岁爷还吃吗》火热预收中~文案:混金融圈的都知道,沈莫这人表面彬彬有礼,其实怀揣一颗连狗都不稀罕闻的黑心肝。就这样一个斯文败类,放弃上百亿资产,在纳斯达克敲钟现场发表辞职演讲后,空降至一家小杂志社,准备东(大)山(开)再(杀)起(戒)。沈莫遇到的第一个刺儿头,便是在酒吧抱住他喊“哥哥”的——姜晞。可这女人待人处事毫无差错,人缘好身材好格外爱笑,还......尤其会撒娇。浑身戾气无处撒,沈莫将她逼到角落,厉声问:“我好欺负?”姜晞软了软嗓音:“谁让你先欺负我的?”嚣张狂妄“斯文败类”男+哪儿

“哈哈哈哈哈!”

男人放浪的笑声将黑夜充斥得醉意更浓,三个酒杯碰一块,仰头,少许液体滑过滚动的喉结,杯子见底。

嘴里还在回味啤酒味道,沉默降临,风动芭蕉林,沙沙沙的偶尔夹了远处一两声狗吠。乡村的夜晚安宁而惬意。

游征半躺在竹椅上,白色背心领口上一半汗水一半酒水,昏黄灯光下金光闪闪。他出神望了会竹亭整整齐齐的顶盖,舒缓酒劲。

白俊飞已经变成“红俊飞”,小白脸鲜红欲滴,人快扒到地上了,被游征和另外一个稍年长的男人挤兑好一会。

已经三天过去,再提起劫金店的“丰功伟绩”,尤其快落幕时候被劫道,三人都要弹冠相庆好一会。

游征叹气,惋惜道:“我真想亲眼看看她见到袋子里东西时什么表情。”

白俊飞本来有力气爬起来,这一笑,人又掉回桌底下。这人虽然不胜酒力,但喝多了直接呼呼大睡,不会胡言乱语,不怕酒后吐真言。

三人中戴克最有老将风范镇定如山,酒里也撼不动挺拔脊背,像昨天才刚退伍,仍然留着一身硬汉之气。

戴克说:“多亏你想了个‘偷梁换柱’,不然——”

游征笑,“那也是你配合得好,嗯……打扫厕所那滋味挺特别的吧……”

戴克从桌底下踹他一脚。为了计划顺利,他装瘸去商场应聘当保洁员,也顺便踩点。没人会把不起眼的保洁员当回事,所以他正大光明在商场各个角落游走,也探听到了部分消息。

戴克正经说:“现在还没看到有新闻,会不会没有报警?”

他还是小心避开了那个名字。

游征说:“再等等,就算她不报路人也会帮忙报。说不定消息被压下来了。这年头一个人都能凭空消失得干干净净,别说新闻报道了。还是多留意道上的消息。”

戴克简单应了下。

游征撑着扶手颤颤巍巍站起来,环视一桌的杯盘狼藉,说:“‘红厂’约不约?”

戴克晃了下手,在盘子间寻到一块落单的卤牛肉,喊了声“阿尔法”,一条毛光顺滑的狼狗摇着尾巴上前,戴克把牛肉丢给他,顺手撸了两把毛。

游征继续怂恿:“那么久不去,姚姐想念你。”

戴克脸色阴了下来。

爬回椅子上的白俊飞咔咔笑了几声,“克叔怕她。”

戴克豁然抬头,“你咋还没醉死呢?!”说罢丢掉筷子倒酒作势要灌他。

两个岁数加起来可以退休的男人扭打起来也跟小男孩一样,游征看腻了,朝他们摆手。

“你们不去,那我自个儿去快活了。不跟你们这些老爷们瞎扯。”

戴克停下手,难得皱了一下眉,“你小心点。”

得到喘息空间的白俊飞也附和,“小心外面那些野妖精。”

游征抬了下手,表示听到。虽然两人所指不同,他也懒得深思。

戴克和白俊飞默契停止打闹,默默看着游征背影离开。

白俊飞说:“那事之后他老爱往‘红厂’钻,得劲么?”

戴克拍拍他肩膀,一副“小孩子你不懂”的欲言又止。

*

游征刚进门,就碰上“红厂”老板娘姚仙芝。比戴克年轻那么一两岁,脸蛋是这个年纪常见的虚胖,染成酒红的头发盘了一个髻在后头,斜刘海梳得一丝不苟,淡紫仙气长裙,第一眼看上去像中年奶茶西施。

姚仙芝往他肩膀后看了一眼,笑着寒暄:“怎么就你一个人,老戴没来呢?”

游征说:“老戴店里忙没时间,不过来之前特意让我问候一下你。”

姚仙芝咯咯笑,手里要有手帕估计早就拂游征脸上的娇羞。

“我们这刚来了几个好看的姑娘,今晚刚好都有空,我让人领给你看看合不合眼。”

*

游征进去后大概半小时,姚仙芝的胳膊被人捣了下,旁边理事的姑娘示意她看入口,说:“姚姐,那女的又来了。”

看到两人直直盯着这边,甘砂含笑朝姚仙芝走过去。

“我又来打扰你做生意了,姚姐。”

甘砂一身打扮的确很打扰,她本来底子就不错,从脸蛋到身材都是,如今穿了条黑色吊带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山水才最惹人遐思,比起赤_裸的袒露更让人心痒痒。尤其黑丝把长腿修饰得更加笔直修长,竟有种雨蒙蒙雾蒙蒙的通幽曲径之意。

要不是甘砂曾经霸气地从她手里“抢走”一个姑娘,姚仙芝几乎想把她忽悠进来镇店。

但甘砂的确从另一层面镇压这间店了。

第一晚时,甘砂看她眼神有异,替她问出心头疑惑,“怎么,姚姐这里还不欢迎女人吗?”

姚仙芝干的什么生意大家都心知肚明,这里虽装修得像酒吧,却跟男厕一样几乎见不到女客。

来者都是客,姚仙芝没有驱赶的道理。何况一晚上下来,甘砂只是规规矩矩喝酒,找了一个姑娘聊了一晚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猎头挖人”。

可姚仙芝看她的眼神变了,以前的厌嫌上多了恶心。

甘砂知道误会深了,第二晚的时候故作艰难地暗示:“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找……我家那千刀杀的……”

呵。姚仙芝冷笑,彻底释然,原来的厌嫌又添了份“我就知道你会有今天”的幸灾乐祸。

于是当下姚仙芝讽刺她:“还没找到人哪?”

“唉,希望今晚运气好点。”

刚走了几步要到那片卡座边缘,甘砂感觉到一道不同以往的视线,心想,果然今晚够幸运。

那个千刀杀的就在朝向她的沙发里,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目光豪不含糊地盯着她,再这么下去都快要掉了一般。

那样子应该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盯视,而是男人对女人性吸引力的原始追逐。

游征左右两个女人也巡着他的视线望过来,好奇又挑衅。

甘砂向他走去,游征的眼睛玩味地眯起来。托五官的福,这个小动作没有让他看起来油腻和色情,而是充满痞气的勾引。

目光的距离越来越短,始终不中断,像空中绞在一起的两股线。

她没有停留,和他的沙发擦身而过,手指弹钢琴似的沿沙发背上点了几下,最后抛给他一个带笑的眼神,径自坐到他对角线上的卡座,他只要探个脑袋出来,就能看到端坐的她。

甘砂只等了一口酒的时间,游征就捏着那支烟端着酒过来了。

“这有人坐吗?”

染上醉意的笑容比清醒时来得赤_裸,甘砂晃神一秒。

她说:“你坐下来就没了。”

游征毫不客气坐到她旁边,陷下去的沙发让她也颤了下。甘砂把右腿叠到左腿上,欠身把缩到膝盖上裙摆拉下去,但也堪堪遮住膝盖而已。

甘砂又说:“你那边两位美女朋友好像不太开心。”

游征看了一眼原处,无耻地说:“我又不认识她们。”

游征一条胳膊搭沙发背,那杯酒悬在甘砂的肩头,盯着她说:“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好像再哪见过。”

甘砂发自内心冷笑,“你用这句话泡到几个女人了?”

游征想了想,“你答应就是第一个。”

甘砂低头笑,掩饰想翻白眼的冲动。

游征问:“你是新来的么?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甘砂盯着他盛满灯光的眼睛,那实在是双动人的美眸,可惜长错了地方,生在了一个狗东西身上。她伸出手,半路时停顿一瞬,给足他拒绝的时间,但游征没有。甘砂也就两指抚摸上他白色衬衫的衣领,从颈侧紧贴肌肤那处一路到领口,像抚平不存在的褶皱,最后停在他第二颗扣子上,轻轻打了个圈。

“那你要捧我的场么。”甘砂气息撩拨他耳朵说,“午夜通宵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后别跑在线阅读第一节

    九重城中,华容一族流落在外的小少爷被找回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传到了花无修的耳中。此时,花无修被关在华容府中一静谧的院子里。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四岁的少女,瘦骨嶙峋,满身疤痕,穿着件遮不住身体的灰色破衣,一双棕色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对外界一切的不屑与鄙视。她蹲在血迹斑斑的铁笼子里,望着面前来来往往身着红衣服的

  • 梦回战国当公主在线阅读第6节

    赵玉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了新据点,这里已经是他的王国了。昨天他用了一下午时间清除没有引发的炸药,并将炸药拆除了泥壳全放进了霸王龙巢穴点燃,将里面的动物骨骸彻底燃烧,然后用巨石堵住了洞口,彻底封住了里面的异味和病菌,然后从附近采集了大量的巨石,又从下游捞回了一些搭桥冲散的巨木,搭建起了一个临时住所和一个仓

  • 穿成黑莲花男主死对头后在线阅读第3章

    步晚看着里边的人都是穿着舞鞋或者是直接的光脚,于是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小兰笑了:“以前学过吗?”步晚摇头。小兰:“去过健身房吗?”步晚依旧摇头。小兰点头:“那就是零基础,那么我从热身开始教你吧。”步晚点头。热身的动作,老实说有点出乎步晚的意料。热身主要意义在于舒展筋骨,让身体不至于那么的僵硬,并且防

  • [综穿]直播系统之想叫爸爸(4)

    在这个个消息传播飞速的城市,没半日,街头巷尾全是女星华熙的丑闻。脱粉回踩的粉丝纷纷带着臭鸡蛋去公司门口围堵,甚至还有悲痛欲绝的粉丝在网上直播烧华熙写真、签名。.与此同时。在人迹罕至的矮窄巷弄里,两个身着带着汗液污秽、穿着褶皱亚麻衣衫的男女,手牵手在堆满恶臭垃圾桶、角落里还有人畜骚臭的巷弄里狂奔。后边

  • 公主的完美人设gl[穿书]在线阅读第6章

    刚走进家门,叶绯音就闻道一股浓郁的肉香,这味道就算是前世吃惯了各种美食的她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而早就馋的不行的叶绯语则已经蹲在厨房门口守着了,怀里抱着已经醒了的叶疏澜,这会儿小家伙正探着身子想要往厨房里面去,嘴里还啊啊的叫着。“姐,你回来了!”看到叶绯音进门,叶绯语眼睛一亮,直接跳了起来。不过她向来

  • 凤凰骊歌乐家秘密

    蝴蝶打了个响指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只残忍的狮鹫!狮鹫约高1.8米,那它的样子可想而知!它一定非常饥饿!“大、大、大狮鹫!啊~”一声惨叫耸入云天······此时走在第五道的乐意儿······“恩,这时本网红应该在家里直播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唉,爸爸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出

  • (射雕双穿)回首向来处第一章

    2019年元月,韩国江原道铁原陆军第三师团。“我去,你看见昨天的新闻了吗?”一个穿着初级士官服的单眼皮军人正挽着袖子坐在马扎上刷着靴子,刷子上沾着白色的泡沫,黑色的刷毛外翘,“那个谁的组合……这下是不是彻底凉了呀。”坐在他对面一同刷鞋的战友警惕地往周遭看了一圈,刷子上的水滴落进盆里溅起一圈涟漪:“嘘

  • 小公主养成日记之离别

    时间很过得快,转眼就到6.2号了,今天我们家的人很多,村里面每家每户都有来1-3个人,虽然大部分我都不认识,或者不记得,但是我还是上前跟他们打着招呼,并不时的像马路上看去,希望这来往的车辆有一辆是你的,可是知道所有人都入席的时候,你依然没有出现,那一刻我的心很冷很冷,但我不能把情绪表露出来,我不想在

  • 黑暗法则一人之下断臂复原

    ‘反正也离不开这里,不如修炼一下《炼神》试试。金潇开始修炼《炼神》起来。过了一会,‘怎么感觉自己现在的脑袋精神百倍,连刚才的一丝困意也消失了,难道是修炼《炼神》的缘故,这是不是代表《炼神》之中所写的都是真的,是不是自己已经入门了,这也太快了吧,这就到了第一部分强神了?’其实金潇之所以可以修炼《炼神》

  • 我,世界首富之拉扯(修)(8)

    约莫早上快十一点了,太阳有些毒,但是有树荫,有风还感觉不到热。“我,我,我…”大路边上大树下成虎手足无措,一连说了几个我字。齐箬呜咽着,成虎碰她一下,她就抓狂一次。疼痛感附带的记忆,或许有时候更加刻骨铭心。当“咯吱”一声骨节摩擦的声音响起时,胳膊传来的疼痛,还有因为头发被扯到头皮的痛感,让齐箬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