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你哪吒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1/25 14:47:09 作者:lw631641229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哪吒
你哪吒
作者:lw631641229来源:飞卢小说网
殷商末年,这个时代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很远很远。交通没有如此发达,信息也没有如此发展,我们管这个时代叫做历史。历史交给了我们很多,但是有些历史我们没有亲身体验过,除非可以时光穿梭。在这个国家的东南部有一个关口防止敌人偷袭,相传这里是玉皇大帝曾经发善心拯救天下黎民百姓的地方,这里的人们和蔼可亲,温柔善良,这就是当时的人间天堂———陈塘关!!!在这里人们不想京都那样官兵气压百姓,而是人人平等,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一位士兵对另一位伙伴说:“听说总兵大人要前来观看,不知所谓何事啊?”“那你还不知道啊?总兵要视

寒冬腊月的时节,呼出一口气都能凝成冰,更别说从昨夜就开始下雨,湿冷比单纯的严寒更难熬。

即使电视台里供着暖气,水龙头里流出的冷水仍够人冻得发抖。

颜昭接了一捧水泼在脸上,一瞬间从皮到骨都冷得通透。

他睁开眼,镜子里的人好看得过分,光是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就足够让无数人尖叫。

好看归好看,但他还是更想换回自己的脸。他原本的相貌也不比这差。

“颜哥,够了吧,你脸都冻红了……”助理钟灵捧上一条干净的毛巾,语调忐忑,“我知道你不开心,可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呀。”

颜昭接过毛巾,擦干脸上的水:“我只是头有点晕,过来清醒一下。”

钟灵拧着眉,忧心忡忡的样子,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颜昭笑了笑:“你不信啊?可我说的是真的。”

他上一秒才接过象征着最佳男演员的小金人,达成了国内海外金奖大满贯成就,下一秒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地方,成为了另一个人,兜里还揣着一张被揉皱的签名页,展开一看居然是离婚协议的最后一页,是有必要来清醒一下。

对着小助理旁侧敲击套了一段话后,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一本纯爱小说里的男配角。

《豪门虐恋:总裁的落跑巨星》是一本发布在绿江文学城的作品,集狗血、升级、逆袭、虐恋、打脸为一体,摘得了年度最佳扯淡奖的桂冠,并在纯爱小说历史里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颜昭对这本书记得这么熟,绝不是因为它爽点够多,虐起来也毫不手软,而是因为这本书里有一个配角,名字和他相同,也正是他穿越的对象。

可惜的是,书里的颜昭并不是正面角色,而是一个炮灰男配。

原身和主角这两个人物完全是作为对照品设计而出的:原身长着一张妖艳贱货的脸,主角则是外表清秀,唯有一双清澈的眼让人印象深刻;原身来自书香门第,父母和兄长都对其十分宠爱,可主角却是家境贫寒,母亲嫌贫爱富,父亲天天酗酒,二老对他非打既骂;原身骄纵狂傲,说话不过脑子,主角则谦虚沉静,座右铭乃“三思而后行”。

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偏偏是表兄弟,免不了有所交集。

原身对主角的态度最初是不屑,而在主角情况越来越好后,原身内心就产生了嫉妒,开始单方面嘲讽打压主角,手段下作,无所不用其极,就跟被下了蛊一样疯。

他甚至抢了主角的白月光,嫁入豪门,可在主角面前嘚瑟了好一阵。

谁料白月光并不是主角的真命天子,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在原身和白月光结婚的那天,醉得一塌糊涂的主角在酒吧里遇见了他的真命天子,接下来,就是主角爱恨交织虐身虐心影帝之路了。

颜昭回到棚内补妆,闭上眼,仍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手插在兜里,指尖抵着那张皱巴巴的纸团。

知晓后续的剧情,兜里的那份残缺的离婚协议就跟个小火球似的,烫手得很。好在签名页上还是空的,也就是说,他法律上的伴侣,主角的白月光沈元庭还没收到这份协议,或者,他不同意和原身离婚。

还没走到离婚的地步,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OK搞定。”化妆师给他喷上定妆喷雾,说道,“口红就不涂了,之前那颜色太老气,我看了看,你天生的唇色就很好看,在镜头里也很合适。”

“王姐辛苦了。”颜昭睁开眼,笑了笑,“化得真好看。”

“那可不,姐人称化妆圣手。”王姐和他商业互吹,“但若不是你底子好,我手法再好,也没有发挥的余地啊。”

……

摄影棚内,灯光打得通明。

嘉宾席上有四个位置,颜昭坐在第二个,身旁坐着三名队友,分别是主角宁云帆,主角的朋友秋成天和背景板方星宇。

恩,原身和主角在同一个男团里,方便他行使恶毒手段。

而这一节,就是原身偶然看到了宁云帆的病例,知道他嗓子出了毛病后,强迫他在节目里献歌一曲。而宁云帆自然是为各大营销号提供了素材,走音跑调翻车不断,现场脱粉无数,还伤心得大病一场,虽然这场病也让正牌攻对他心生怜惜,后期给他砸了一大堆资源。

节目分两段拍摄,现在拍第二段,宁云帆应该已经翻车了,颜昭就是想临时补救也没法。

黑宁云帆的营销号应该有很大部分都是原身买通的,他这边壳子里换人了,剩下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经纪人公关。

颜昭在这边考虑着,主持人却握着话筒说:“看来大家都还在回味云帆刚才的那一嗓子啊。”

宁云帆微笑道:“大家喜欢就好,《Here》里有更多好听的歌曲,希望同样能让你们开心。”

颜昭抬起眼,看了眼身旁的宁云帆。

宁大男主面色红润,嘴角含笑,怎么也看不出是翻了车的模样。

宁云帆回视过来,眼神坦然,又忽地一笑,说道:“大家这么夸我,我真是受之有愧,因为我在团里唱功是垫底的,颜哥、秋天、星宇都比我唱得好,尤其是颜哥,老师也经常夸他。”

他吐字不急不缓,音调稳得一马平川,颜昭心里却萦绕上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然,宁云帆的下一句话是:“不如让颜哥也唱一首吧?”

剧情里……可没这段啊。

难道他的穿越引起了蝴蝶效应?

颜昭挑起眉,宁云帆的语调坚定,明显是笃定了自己唱不过他。

珠玉在前,他再献丑,是等着迎接黑料大礼包吗?

但面对台下一群面含期待的粉丝,他也不可能直接拒绝。

“我就不唱了。”颜昭说道。

“诶?为什么?”宁云帆惊讶道,“颜哥别害羞,你可是我们队的实力担当啊。”

“恩,我也这样觉得。”颜昭厚着脸皮应了下来,“但是我最近在发掘自己成为颜值担当的潜力,不宜再出风头。”

“昭昭你已经够帅啦!”粉丝里传来一声尖叫。

颜昭朝那边笑了笑,继续说:“但我也不想辜负大家的期望,所以退而求其次,不唱歌,给你们弹首曲子怎么样?”

主持人对他们的针锋相对乐见其成,笑道:“看来我们节目可以和隔壁《才艺大会》联谊了,导演你觉得怎么样?”

无辜被CUE的导演:“你们高兴就好。”

节目组没吉他,派人去借了一把。

颜昭一边给吉他调音,一边梳理着原身留给他的记忆。

那些片段零零碎碎,大多没用,但乐理和舞蹈方面的经验还留着,他碰着吉他,乐谱就浮现在脑海中。

颜昭已经知道弹哪一曲最保险了。

等颜昭给吉他调好音后,主持人报幕:“好,接下来Mu组合的颜昭将抱着从隔壁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应某手里抢来的吉他开始表演,大家掌声欢迎!”

粉丝配合地鼓起掌,其中夹杂着“鸿雁/招红is rio”等神秘暗号。

掌声渐微后,颜昭抱着吉他拨动了琴弦,饱满透亮的声音随之跃出。

他在娱乐圈内,最初的定位是歌星,唱歌写谱作词作曲都有学习,在歌坛里取得过不错的成绩,纵使后来转去演戏了,闲下来也会哼两句弹两曲,弹吉他对他而言再轻松不过。

而弹奏的曲目,他则很是心机地选择了在座大部分粉丝都熟悉、且有感情的一首——Mu组合的出道曲《此刻》。

刚弹了一小段,现场就有老粉丝露出惊喜的笑容,跟着吉他音打起节拍,小声地唱出声来,随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反应过来,纷纷跟着伴奏开口,歌声如支流入海汇成一片,在摄影棚内回荡。

最后一个音符落地,拨弦的手停住,全场也安静下来,仿佛沉浸在余韵中。

几秒钟后,掌声如海潮般涌起。

棚内一处不显眼的高台上,高大的男人懒散地倚在墙上,闭着眼。阴影浸没了他的半边脸庞,更勾勒出他英挺的轮廓。

“老沈,我没学过音乐,你给我分析下他那手吉他弹得如何?”盛忻趴在栏杆上,跟着粉丝鼓掌,又想起什么似的,露出一个微笑,“不过肯定比不过我家应小同学。”

沈元庭睁开眼,虹膜的颜色极浅,带着点儿疏离的冷。

台下,青年右手放在左胸口,向观众行了个绅士礼,动作并不刻板,而是有些风流潇洒,掌声和尖叫顿时要掀翻整个摄影棚。

颜昭抬起头,嘴角含笑,眼尾因为笑容而自然地弯出一道柔和的弧线。

沈元庭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粉丝迷恋颜昭这个烂人,此刻也找到了原因。聚光灯下的他,的确有些耀眼。

讽刺地勾了勾嘴角,沈元庭移开眼,转身朝外走去:“走了。”

“诶你那么急干嘛?”盛忻叫道,“我家应小同学的吉他还没抱回去呢!”

“那你去抱啊。”沈元庭停下步伐,看了下腕表,“已经陪你消磨了半天,我还有正经事要做。”

“喂喂喂,我觉得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我的心被你打得千疮百孔!”盛忻做西子捧心状,在沈元庭烦躁地吐出一句“还不快去”后,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直奔后台工作人员抱着的吉他。他压着嗓子叫道:“很快回来,等着我!”

沈元庭不耐烦地呼出一口气,等在原地,查看手机消息。

工作群里是一片寂静,偶尔有下属交代工作事宜。

祖母回了他一条信息,问他小颜最近怎么样呢,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忙,你们的婚姻生活有没有什么矛盾。

沈元庭告诉她一切都好,颜昭正在事业上升期,很忙,等过了这一阵,就能来看她了。

但真相是,颜昭不像浪费时间去见他祖母,沈元庭也不乐意让他去打扰老人。

当初他也是被沈卓和汤静妍逼得烦心,才会随便找了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童年邻居结婚。

他早就不记得小学时候的颜昭性格如何,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差,或许还很会装,不然祖母也不会念念不忘他这么多年。

一条新的消息忽然冒出头来。

在看清上面的文字后,沈元庭脸上淡淡的表情在瞬间消得无影无踪,转而变成了冰一样的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李莫愁康引愁心去之生于忘川(9)

    痛失爱子让宁王妃大病一场,痊愈后便是整日呆在佛堂,每日诵经礼佛,祈求菩萨保佑那可怜的孩儿来世能托生个好人家。已是魂魄的肖宴跟在宁王妃身侧,望着慈眉善目的佛像,亦双手合十虔诚祝祷,愿母妃身体康健,一世平安。又过了两年,先皇驾崩,宁王也没能继承皇位。两年来肖宴陪伴王妃左右,看着她慢慢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慢

  • 豪情大鳄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一卷乱世初起】第七回程博容火烧公羊坡韩千文败走通明县且说韩荣听从了谋士祝高的意见,带副将郑劲率了四万大军袭取阳平郡,却不知巫马修的军师程理的到来,更不知程理已经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他的到来了。夕阳西下。“郑劲,我们现在到了哪里了?”韩荣突然令全军止步,目视前方,向副将郑劲问道。“

  • 终极审判之第七章

    头一天无功而返实在不算甚么,贾赦原也没指望送一次花就能刷到九爷的好感度。不过说完全不失望也是假的,他还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和那一堆的玻璃菊,好歹能见九爷一面,没曾想白等一场。思来想去,贾赦还是觉得问题出在菊花身上。玻璃菊是稀罕,至少在如今的大清朝属于闻所未闻的品种。可也许就是因为这个闻所未闻,九爷才反

  • 书罪之第一颗糖(1)(10)

    跑什么跑?舒白也在想。脑子里兜着这个问题,使她一面跑得气喘,一面忍不住益发着恼。为自己的不济事,为自己的不够淡定。她跑什么呢?她为什么要跑!她又没做错事,亦不亏心。做什么要跑得这样狼狈,无端端整得好似落荒而逃一般……可是,她咬紧了唇,原本就淡得不见血色的嘴唇,愈加发白。私下里,她无法否认,那个男人令

  • 所幸我们没错过第6章在线阅读

    只见混沌青莲碎了之后余下四枚莲子,一枚完整的为十二品造化青莲,三枚不完整的为十二品功德金莲,十二品业火红莲,十二品灭世黑莲,莲根化为一把黑色的长枪正是弑神枪,五片叶子化成十大极品先天灵宝,为五行旗(中央戊己杏黄旗,东方青莲宝色旗,南方离地焰光旗,西方素色云界旗,北方真武皂雕旗),乾坤鼎。罗睺大笑声;

  • 无限经验值在线阅读第四章

    眨眼间一周过去,凌霄焦躁的情绪稍稍缓解,剧组也拍到了一场外景。这是一场主角阳夏发现邻居不对,追出去查看问题,却发现事情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需要从小区里跑出来,经过一条街的小商贩,寻寻觅觅最后发现不对。从小区里跑出来的戏份拍完,凌霄就要开拍从人群中穿梭的戏份了。在“action!”后紧跟着一声打板下,

  • 不灭金身在线阅读第8节

    搭游戏框架的人没有新意,巨蔓旁垂下类似奠柏的捕人藤,坠着囊袋的并蒂花朝四周发散酸腐尸臭。他在林间冲刺,步履轻盈地避开烂泥地,奠柏为接触触发态,只要灵巧地避开各处散落的枝蔓,彼此就能相安无事,并蒂花更加麻烦点,它有生物雷达,兼具了捕蝇草的功效,会对感知范围内的生物发动攻击。10秒。并蒂花检测到沈亿的生

  • 都市之最强女婿第4章在线阅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西德尼脸色瞬间阴沉如水,他不顾手下被杀,放下面子招揽迪尤尔,谁知竟然被拒绝了!“死吧!”西德尼双手举起大锯刀,猛地向迪尤尔砍去,那大锯刀挤开空气,发出剧烈的呼啸之声。迪尤尔眼中兴奋之色一掠而过,锋利的刀刃快如闪电般挡在了锯刀的运行轨迹之上。“铛!”金铁交击之声响起。“

  • 昔年兵戈(修改稿)在线阅读第四章

    假装没有看到世理混着震惊与愤怒的眼神,佑理面不改色地回答:“十分荣幸。”宗像礼司是谁?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的室长,这个世界上七个王权者之一的青之王,单凭佑理的资料和世理的反应就已经判断出了她的身份。双手十指交叉着抵住下巴,宗像假装没有看到世理的反应,只是和颜悦色地问佑理:“阁下简历上明确表示想要

  • 都市之最强逆袭在线阅读獠牙佣兵团

    乐毅一共服食了五颗魔晶石,拼命地吃光了所有食物,一直到体力耗尽才从原路返回。果然如他所料,之后每一次服食魔晶石的疼痛感都要少一些,时间也逐渐减少一些。第五颗魔晶石服用之后变身只花了一分钟不到,而且疼痛感已经可以忍受了。看来只要不断地服食,以后就可以慢慢淡化副作用,快速变身。唯一让乐毅感到遗憾的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