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网游都市之最强boss在线阅读神TM起床气

2021/11/26 3:35:02 作者:百里秦川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都市之最强boss
网游都市之最强boss
作者:百里秦川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地异变,地球扩大千万倍,动植物魔化,数不尽的怪物出现在野外,威胁着人类的生存!与此同时,一款能够将游戏中数据同步到现实的网游横空出世,成为人类进化、抵抗魔物的唯一生存方式。选择野怪阵营的玩家秦川,在系统的辅助下,走上了最强boss之路……驻重兵把守的襄阳城内,数以万计的玩家看着城外黑云压城的秦川大军,欲哭无泪!“老哥!你一个boss,天天宰我们升级,不合适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8

戚歌说话算话,第二天真的带着电脑,拖着马扎和懒人桌去了浠水老师家。

去之前他跟总编丁芍说好了,不成功便成仁,月底回来验收成果。

编辑部的姑娘们都说,戚歌这一去,不成攻便成受!月底回来他就弯了。

戚歌觉得外界传闻太失实了,出版部根本就不是温柔乡,是狼窝!狼窝!

几个男编辑满脸同情的看着戚歌,只能在精神上给予他鼓励,话都不敢说,在戚歌来之前部门就这么几个雄性,早就被大家强行配做对了,天天拿来调侃。

戚歌的出现成功的吸走了火力,现在大家都在心里默默的感恩着,哪里还敢出来帮忙吸走火力。

戚歌跑到浠水老师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浠水老师还没起床。他自己找了块地方,把桌子摆好,小马扎放好,打开电脑。准备在浠水老师这里一边工作一边监督他写作。

然后问题来了,他没有网。

没有网就等于什么事都干不成了,戚歌原本也没打算进浠水老师的卧室的,他打算入驻这里,每天和浠水老师隔着门交流,两个人之间必须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可是……没有网的话……

太难熬了。

原本还想等着浠水老师自己起来,结果十一点多的时候里面还没动静。

思考再三,戚歌决定不能浪费时间了。

打开卧室的门,室内一如既往的气温很低。电脑桌面还亮着,上面是word的空白页。戚歌凑过去看了一眼,虽然很想看看浠水老师的进度如何,但是也不敢乱动浠水老师的东西。

透过窗帘外微弱的光线,戚歌找到了埋在被子里的浠水老师。他小声的叫了一声“浠水老师”,对方没反应。

戚歌加大音量又喊了几声,依然没有反应,连哼都没哼一声,睡得也太沉了点。

音量越加越大,床上的人始终都没有反应。

戚歌都要怀疑浠水老师是不是猝死了,上手准备去探鼻息,转而又觉得自己太傻比了,对方明显是睡的太沉了。

伸手推了浠水老师一下,浠水老师终于有动静了,翻了个身仰躺在那里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枕头边还放着一本摊开的书,已经被压的有点皱了,浠水老师脸上还有书的折痕,看起来莫名的有点接地气的感觉,平时总是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样子,睡着了倒是老实了不少,看起来也比平时要好相处多了。

不过戚歌深知这是一张充满欺骗性的脸,原本长得好看的人就容易让人亲近,浠水老师现在这幅样子还特别的无害,戚歌如果不是深受其害,这会估计也要花痴了。

戚歌帮浠水老师把枕头边的书和电子产品拿开了,也不怕咯的慌,一看就是在床上看着书或者玩着手机睡着的。

戚歌把手机拿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按键,手机屏幕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屏保居然是唐林溪的结婚照。看样子,兄妹两个关系真的特别好。

戚歌自己是有个姐姐的,姐姐身高180以前是篮球运动员,现在在体校当老师。从小姐弟两个,用他老爹的话来说,两个人是生错性别了,要是他姐姐是戚歌这种温吞的性格,估计早就成万人迷了。要是戚歌是他姐姐这种性格,还估计都要成浪里小白龙了。

他和他姐姐几乎是从小打到大的,现在见面还会互怼,小时候还会打架,戚歌有时候都想怎么人家姐弟关系那么和谐,到他们家怎么就跟吃了□□一样?

他姐姐直接用拳头给他解释了这个问题。

如果他有唐林溪这样漂亮的妹妹就好了,人乖巧,性格好,还非常温柔。

偷看人家的手机屏幕就已经很不应该了,还在这里YY人家的妹妹,浠水老师要是知道了,估计要跳起来揍他。

戚歌推了推睡死过去的浠水老师,始终都没有反应,整个人好像真的睡死了。

戚歌实在是无语了,他昨晚是几点钟睡得?怎么会这么沉,喊不醒,推了也没反应。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给他面子了。

戚歌其实对浠水老师积怨已久,特别是昨天还被人捉弄了后。现在时机这么好,一定要趁机揍两拳才解恨呀!

戚歌直接冲着浠水老师的脸就过去了,就在手掌要拍到对方脸上的时候,一直紧闭着双眼的浠水老师忽然睁开了眼。

戚歌吓了一跳,手还僵在半空中,他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浠水老师……我想问下……wifi密……码……”

“码”都还没完全吐出来,浠水老师忽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拉,戚歌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这么大个个子就摔倒在床上了。浠水老师立马跟八爪鱼一样扑了过来,长胳膊长腿的把他缠的死死的。

戚歌挣了几下,对方一点空隙都没留给他,他越挣扎对方锁的越死,这货是属蛇的吗?越缠越紧?

“浠水老师……是我……我……”戚歌发现每次和浠水老师发生这种碰撞,他总是被锁的死死的,任何挣扎都没有效果。

剩下的他也只能大声呼救了,指望浠水老师能意识到自己是个大活人,不是软趴趴的被子。

谁知道浠水老师听到声音后,“啪”的一只手就拍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疼的戚歌都有点怀疑人生了。浠水老师居然在这种时候跟他动手了。他现在是不是可以反抗起来跟浠水老师打起来?可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办的时候,浠水老师的手在他脸上摸来摸去的摸到了他的嘴上,一把就捂住了。

力气很大,仿佛在惩罚他惊扰了他的睡眠一样。

戚歌被禁言了,世界安静了。

戚歌感觉自己身上缠了一只猴子,自己上上下下的被人缠了哥结实,还不能挣扎,惹到了这位大爷,都不知道他会从哪里伸出手来,上来就是一巴掌,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戚歌很努力的把自己的手从对方的胳膊下解放出来,然后去抠捂着自己嘴的手。

“别动!”又是一巴掌甩在手上,力道很大。

浠水老师有起床气这件事,估计没有编辑实践过吧!

戚歌有点自暴自弃了,整个人瘫在那里,浠水老师的胳膊和腿又以另一种方式缠了上来。紧的让戚歌觉得浑身都跟着冒热气了。

他微微侧过头,便轻易的对上了浠水老师的睡颜。

长得确实特别漂亮,嘴唇微微不满的撅了个弧度,看起来应该是很不满意睡眠被打扰。

戚歌放弃了,强行挣脱估计还要挨打。仰躺在那里才发现,天花板上居然还画了水彩画,室内光线太暗看不清楚画的是什么,但是能感觉得到有点旧旧的油画的感觉。

戚歌努力的想看清楚天花板上画的是什么,看着看着觉得眼皮也有点重了,他昨晚看稿子看到很晚,睡眠质量也不是很好,一直都在揪心工作的事。其实接手浠水老师的工作后,虽然只有几天,但是他真的压力大了很多。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几乎每天都是卡着点到公司的。

身心疲惫的他每天都憋着一股气,等着将来结束浠水老师的工作后,他一定要出去黑他,黑的他体无完肤为止。

在这之前,他不得不承认,浠水老师的床确实非常的软和,也没有戚歌这种糙汉的汗臭味,干干净净的闻起来也很舒服。不消片刻,戚歌也有了进入睡眠的状态。

耳边安稳的呼吸声就像催眠一样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给他下达了睡觉的指令。

戚歌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但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

他和浠水老师不一样,他入睡快,醒得快,听到一声惊呼声后,他就立马从床上跳起来了。进入深度睡眠的浠水老师缠在他身上的力气也早就消失了,他很轻松便挣脱的坐了起来。

被他这大幅度动作给惊醒的浠水老师也慢悠悠的睁开了眼,撑起身体坐了起来,一脸迷茫的睁着眼睛,似醒非醒的坐在床上,脑袋一歪就靠在了戚歌的背上。

戚歌看着站在桌边的唐林溪,张着嘴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下来,身后的浠水老师随着他的离开跟着栽了下来,戚歌急忙转身托住他,转身看着唐林溪,笑都笑不出来了。

“那个……”唐林溪也笑的很勉强,“你……和我哥……”

“是这样的,我十一点多的时候喊他起床,被他给拉上了……床……”戚歌怎么有种还不如不解释的好,说的这话听起来好奇怪。别说唐林溪不信,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

“我哥起床气很大,睡眠时间不够会打人的。”唐林溪没有不相信戚歌,倒是满是同情的看着戚歌,“他打你了吗?”

戚歌点了点头,手上还撑着浠水老师死重死重的脑袋。

“不过……把人拉上床……”唐林溪这话是憋着笑说的,“我还从没见过。”

这……很显然唐林溪也只当这是戚歌的借口,估计在她心里,戚歌肯定昨晚就入住这里了。

“我哥对自己的私有物品看的特别重,不是特别亲密的人是不能碰的。”唐林溪说完又补上一句,“特别是床。”

“我真的……”戚歌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他就想要个wifi密码。怎么这么多事?

“没关系啦!我对我哥喜欢什么都不会干涉的。”偏偏唐林溪还给他补了一刀。

“你误会了。”戚歌无奈,“我只是想把浠水老师叫醒而已。”

唐林溪没有说话,而是把视线投到了戚歌还拖着浠水老师脑袋的手上,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要是想把他叫醒,为什么不松手?

戚歌不敢说自己只是怕浠水老师记仇,等下他手一松,浠水老师一头栽下床,这个仇在日后他肯定会报回来的。

唐林溪摇头,上去就把戚歌给拉开了,浠水老师重心不稳的栽了下来,不过没有从床上摔下来,他似乎还有几分清醒,半路上稳住了身形,睡眼惺忪的看着室内的两个人。

唐林溪又走过去把灯给打开了,顺势过去把窗帘给拉开了,这个房间从来没这么亮过。浠水老师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室内光线太刺眼,浠水老师挡着眼睛,声音还带着睡意。

“几点了?”

唐林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你昨晚几点睡的?”

“九点!”

“早上九点?”戚歌插了一句。唐林溪在一旁直摇头。

“嗯!”浠水老师拿开了挡住眼睛的手,看到站在自己床边的戚歌有点迷茫,“你怎么在这里?”

看他这一脸迷茫的样子,估计是不记得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了。戚歌在心里松了口气,只要大家都不提起,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浠水老师刚刚发生了什么的。

“他不仅在这里,还是刚从你床上起来的。”唐林溪半点犹豫都没有就把戚歌给卖了。

戚歌想撞墙了。

他还以为浠水老师要生气,结果人家只是靠在床上懒洋洋的“哦”了一声。

唐林溪看着自己哥哥这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笑着调侃道:“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次把人带上床吧?”

戚歌眼睛都要瞪圆了,这是什么话?

敢情他解释了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这是个误会,唉……我没想到浠水老师起床气这么重。”

他刚刚就应该冒着跟浠水老师打一架的危险把人弄醒才行。

“出版社新出的业务。”浠水老师无视戚歌的解释,伸了个懒腰。

唐林溪笑了,“什么业务?”

“编辑陪/睡业务!”

唐林溪被逗笑了,对浠水老师说:“别开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起床气。”

戚歌的下巴都要被浠水老师这句话给惊下来了,转身恶狠狠的瞪着浠水老师,“开什么玩笑?我是过来监督你写稿子的。”

“是吗?”浠水老师看着他,眼神里全是调侃确实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大概是有唐林溪在,戚歌感觉浠水老师整个人都变得温柔很多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战遍三国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拳头上流出的鲜血,丝毫不漏尽数渗入到了玉佩之中。后山,山巅寂静无声。偌大的山峰上,只有少年那沉重的呼吸声,徐徐飘远。此刻,异变突生。叶凡抹了一把眼泪,在他惊愕的目光下,攥在掌心的玉佩骤然间爆发出万丈绚丽光芒,整片天地在这一霎那被照的雪亮,刺目的金光犹如一轮烈阳,在夜幕即将来临时,显得格外醒目。玉

  • 空间系战斗法师之偶遇(6)

    夏冉冉和李享是约好了在夏冉冉家门前走出去差不多200米左右的公车站碰面的。但是夏冉冉到了那里,才有了后悔的感觉,两个差不多高个子的男人就跟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那里,旁边是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夏冉冉只觉得身形一晃,庆幸着今天的恨天高不是特别高。否则她现在定然是又要出丑了。徐卿站在李享的身边,他的一只手上拿着

  • 还珠之皇阿玛靠边第十章

    何简妤终在西北角的家居生活区找到了尹琛。他躲在两层样品棉被的夹层里,战战兢兢,像只胆怯的蜗牛,不敢露头。这里的布置非常紧凑,层层峦峦的物品垒砌起来,成了天然绝佳的遮挡物,一眼绝不会瞧到他。何简妤将手推车停在不远,心底掠过丝恶作剧的想法,有心作弄,尖着嗓子装模作样地说:“啊呀!我看到S-ONE的尹琛往

  • 从天而降的情谊偷溜

    日近申时,和当年孟天焚一样,这个时间,正是孟凛凡练字的时间。面对着孟天焚最为害怕的人之一——岑夫子,孟凛凡亦同样如此。此刻,坐在岑夫子面前,孟凛凡腰板挺直,右手指实掌虚,笔下连动,丝毫不敢有半点偷懒之意。看到孟凛凡的样子,岑夫子也是颇为满意,不禁开口道:“嗯,不错。小凡啊,近些日子,你的…你的字…是

  • 开局继承十万亿之第三章(3)

    卫千里拎了一袋子药出来,身后脏兮兮的孩子紧紧的跟着,有点胆怯的蹭到卫千里身边,“我们现在去哪?”卫千里把袋子拎到他眼前晃了晃,“吃饭,上药,睡觉。”卫千里刚刚在罗老三房间大致数了下钱,差不多有三千块,够他花好些天的。两人从餐馆出来已经夜里九点多,卫千里看着身前那个走两步还跳一下的孩子皱紧了眉头,他怎

  • 奇事异闻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赛尔号----------------------------------“阿玛迪斯星好美呀!”缪斯看着阿玛迪斯星。“嗯,我们过去问问他们吧!”雷伊指着两个精灵说,“请问你们知道光之子在哪里吗?”“我们也

  • 围城风云第7章在线阅读

    两人拿着东西搭着电梯,进了屋。谢宁把箱子放进厨房出来,说:“现在还早,我们待会把饭菜热了吃,看会电视吧,我给你倒水。”颜昱一边取出盒子,一边应道:“行,我先看看你的礼物,有点不相信你了。”谢宁笑着进去拿了水出来,就看见颜昱一脸茫然的看着围巾:“怎么了?”颜昱抬头,手里拿着那个大红色、厚厚的围巾说:“

  • 七零福运小团子第3章在线阅读

    十里之外的山峦已经全部隐蔽在雾气之中,就这样站在冥离镇上,便可看见山脚的紫气开始迟迟想上席卷。若是到半山腰时,露出墨绿色的山脉遗迹,上千道天材地宝淌出的极光在山林之中飞速移动,远望,拳头大小的各色流光追随紫色雾气而去。冥离镇上,各大客栈,数道黑影如鬼魅飘上了房顶,黑衣上添了一抹紫色,紧紧盯着爬上山腰

  • 陈二狗修道记在线阅读激发潜能

    顾宇轩一行人来到了学校后门,此刻的天空还是灰蒙蒙一片,阳光并不能驱散乌云,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血腥的味道。看着前面的街道,一片寂静、哪还有半点人气?恐怖的气氛弥漫,沈霄云站在顾宇轩身边一脸凝重,身后几个人也都明显有一些恐惧,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看着这一幕顾宇轩暗自发笑,问到“你们这是干嘛,只是这个气氛就

  • 骗局(hp+欢迎来到噩梦游戏)第六章在线阅读

    陈劲松没想到陈希竟会如此,当下又羞又恼。反倒是老太爷,抬起眼皮再看了看陈希,方觉他还颇有几分骨气。林希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去,陈劲松忙拦住他说道:“不行,你是我儿子,怎能说走就走?”陈希讥讽的笑了笑:“你若认我娘,我自也认你做老子,不然我就当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石头缝?西游记?茵茵赶紧摆摆头,让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