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和热搜女王隐婚后在线阅读第6节

2021/11/26 4:34:35 作者:酒小熹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和热搜女王隐婚后
和热搜女王隐婚后
作者:酒小熹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句话简介:自从和娱乐圈热搜女王隐婚后,老婆天天带我上热搜。一开始沈璐只是叶沁身旁的小小助理,照顾她的生活吃喝拉撒睡,时不时会匿名在网上吐一番苦水:你们能想象一个年芳二十五,赚得盆钵满钵,生活还不能自理的人吗?我见过。隐婚后。叶沁:今晚来我房里睡。沈璐:可是关系会暴露的/咬手帕。叶沁:没事,他们只以为你是我的助理。第二天热搜榜第一:叶沁助理衣衫不整从房间走出热搜榜第二:叶沁私生活热搜榜第三:叶沁助理……婚后小甜文,欢迎收藏=w=微博ID:晋江酒小熹作者其他GL文:《才不和网红谈恋爱》《女将军和小

谭天冉年方十六,自然血气方刚。她对白巡之情纯洁无暇,自小以来,从未有人真正疼爱过自己。那日青云山被花斑虎所伤,白巡仔细的给他包扎伤口,对他表露出来的呵护。深深感动到他内心的最深之处。白巡也算得上谭天冉此生中第一位所相识相交的异性。谭天冉从白巡口中得知自己娘亲的事迹,再加上白巡无出其右的美貌,不由的把娘亲想象成白巡的样子。这种情窦初开的感情往往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记忆,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当看到中岳山神腰间的花斑虎尾时,他完全处于冲动之中,不思索恶战中岳山神,想不到竟偶然得之振龙刀破玄之法。此时他刀指中岳山神。怒目以对。听到中岳山神说出沉冰天坑时,好像听白巡在哪里提起过。急切心理不去回想。又是急问:“白姨在哪?”此话出口自知不妥,又问:“你这花斑虎尾如何得来?”

中岳山神表情甚是痛苦,好像尚未回过神来。尚在思索我两千年元气如何被这凡夫战败。他哪知晓谭天冉体存神气,振龙刀乃绝世神兵。且身负雪峰山千年冰魄。

中岳山神痛苦声答道:“那日我前去沉冰天坑补存阴气以抵我体内至阳。遇一白衣神女也在那里。见她生的柔美,便想将她掠回山中。岂知她颇有三分神力,与我战至十余回合被我掌雾所伤。而向坑底跌去。我伸手去拉,却只抓住这条虎尾。未抓住其人。”

说罢口中又喷出一口黑血。看来着实被振龙刀玄光罡气所伤不轻。谭天冉听罢两眼发黑,脑袋嗡嗡作响。悲愤中举刀预砍,刀悬空中还是停了下来。他尚有些许疑惑不清。

这时坛下众人皆是又惊又怕又奇。姬在天此刻爬上祭坛,他与谭天冉分别区区数日,匪夷所思此子如何变的这般神武。绞尽脑汁也不知所以。小心翼翼问道:“冉儿,你?”

“父王不必多问。”

谭天冉冷冷打断他的问话。毕竟多年养育,还是称了姬在天一声父王。也是一时改不了口。

谭天冉沉思片刻,向躺地不起的中岳山神厉声问道:“我放你归山,你随即开湖放水,从此部族不再与你祭奉。你可做到?”

中岳山神道:“可做。”

谭天冉还有疑惑,又问:“中皇部族向来一年一月雨水。可是与你相关?说来。”

中岳山神沉默中不敢作答。谭天冉见状更是厉声喝道:“说来。”

中岳山神只得回答:“相关,是我将雨水拦住存入中岳湖内。”

坛下众人皆呼,已有人开始大骂。姬在天也是面色铁青。谭天冉长出一口气,转过身来面向坛下大声道:“众位族民,你等可曾看清,这妖神本不是山神。只是一只化作人形的千年猪妖。至此往后,你等无需再做祭奉。”

坛下众人听后皆跪,哭声一片。想不到我族相继几千年祭奉的山神竟是一只猪妖。今日这猪妖却被我等从未重视过的王子所破。众人惭愧难当。跪地不起齐声致谢谭天冉。中皇部族王后此时也是在列。自然也是羞愧遮面。

原来这中岳山神确是猪妖化身,至今已快两千余岁。它一直生活在中岳山中,本是一头野猪,偶得天地灵气而开始修炼。历经千年苦修终是化得人身。只是此猪所炼至阴之道而成。常年活于人间至阳之下。需不断补存阴柔之气。便拦雨聚湖胁迫中皇族祭奉少女。以便取其少女纯正阴柔之气。随着自身元气不断增加,所需阴气也越是迫切。少女之阴已然满足不了。只得每隔数月便去沉冰天坑吸取阴寒。前日正在沉冰天坑取足阴寒,正要回山,偶遇一神女现身沉冰天坑崖边。歹心顿起。那神女正是白巡。

谭天冉此刻恨不得将这猪妖立刻杀之,以报白巡。又一想:这妖既有拦雨聚水之能,也必有释雨解水之道。也便暂且留你。等日后再算。

谭天冉归刀与背,弯腰从猪妖身上取回花斑虎尾揣入腰间,突然发现一只青色鹂鸟藏在猪妖怀中。这青鹂竟开口说话:“大神救我。”

谭天冉甚是惊讶,厉声问向猪妖:“这是何物?”

猪妖怯怯答道:“是只尚未成形的青鹂精。我整日孤苦便捉它解闷。”

谭天冉也是无语。叹了口气。似乎在说,你还知孤苦。随即顺手将青鹂放出,那青鹂盘于祭坛上空悬了三圈,方才翩翩飞去。

谭天冉见那青鹂已飞去,转头朝猪妖又是厉声喝道:“切记你今日之诺,若半分不兑,我便随时将你毙命。”

猪妖赶忙答道:“我定谨记。即刻开湖放水,日后定报不杀之恩。”

谭天冉冷声道:“去吧。”

猪妖强忍痛苦,起身踱步至一丈远化作一团黑雾,随即消失于夜空之中。

谭天冉看了一眼姬在天,姬在天正怔怔的看着自己。谭天冉轻声道:“父王保重。天冉有事要办。别过。”

不等姬在天说话,转身眼角斜扫坛下众人。随即驭空而去。留下姬在天和众族人愣愣的站在那里。任他们将自己惊为天人。

谭天冉驭空朝东南方向疾飞,恨不得立刻而至。约莫两个时辰,天色已亮。谭天冉总觉有一物紧随自己。放慢速度回首查看。原来是昨夜被他释放的那只青鹂。谭天冉见这只青鹂飞的甚是吃力。便伸手将它放于手掌之上。问道:“你何故随我?”

青鹂道:“你是我的恩人,我无处可去,便跟上你了,你如何行的这般快,真是累煞我。”

这只鹂鸟此刻已是气喘吁吁,看样子着实是被累的不轻。

谭天冉看着这只青鹂,顿觉同情。看来也是无人关怀。突然好像想起一事,便问道:“你可知沉冰天坑具体方位?”

青鹂道:“那猪妖带我去过多次,我当然知晓。”

谭天冉甚喜,说道:“那好,你给我引路。”

青鹂道:“当然可以。”

停了停还是问道:“大神,那白衣神女是你何人?沉冰天坑可是不详之地。”

谭天冉不语,似乎若有所思。顿了顿问道:“你可有名字?”

青鹂答道:“我哪有名字。”说罢把头深深的缩了缩,其样甚是可怜。谭天冉继续说道:“此后我便叫你青儿,可好?”

青鹂听来甚是高兴,忙说道:“甚好,甚好。”

说罢竟是跳出谭天冉手掌,围着谭天冉飞了两圈又落到谭天冉手掌之上。那样子很是兴奋。谭天冉又说道:“别在叫我大神。我也不是神。你叫我冉哥即可。”

青儿心想,我在中岳山修炼近两百年了,还叫你冉哥。转而又是思绪,你若愿意我便这般称呼你,我便答应也无妨。

这青鹂本是中岳山上的一只飞禽。也不知它从何处而来,只是不甘成禽,便立志修炼。经过快两百年的修炼,修得人语,却是尚未修成人形。一日在山间玩耍竟被那猪妖所擒。便一直受困于这猪妖。现被谭天冉相救。这只鹂鸟甚是感恩。便随着谭天冉一路追来。

青儿跟随猪妖多次去往沉冰天坑,一只被那猪妖揣入怀中,却从未见识过沉冰天坑。只是次数来的多了。硬是记住了沉冰天坑的具体方位。谭天冉驭空疾飞。待到傍晚时分,越往前越是觉得阴风嗖嗖。谭天冉全然不顾。又向前飞约一个时辰。此时夜色压天。此地的黑夜就像从天空突然罩下来一样,黑的甚快。且出奇的黑。谭天冉目光所至如同眼盲,什么都看不见。黑夜伴随着不时传来的几声鸦叫。甚是诡异。青儿也很是害怕。将身体缩进谭天冉的怀中,只探出一只头在外面。

谭天冉眼前一片漆黑,只得落地,只等第二日天明。他从怀中取出干粮充饥。不时的喂一些给青儿。这时谭天冉虽然急切牵挂白巡,却也不由静下心来。对沉冰天坑全然陌生。真不知此坑到底如何。谭天冉此时疲倦,却毫无睡意。闭目思绪,脑子里尽是白巡的样子,东风部族初次见面时的样子,青云山包扎伤口时的样子。云阳山分别时的样子……迷迷糊糊竟是半醒着睡去。

此处的黑夜出奇的长。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终于见亮。谭天冉起身朝着青儿指到的方向行去。直走了一个时辰左右,突见前方空中一片灰色的雾气,不时被从地而上的阴风吹散,却是散后又聚。很是诡异。谭天冉不停脚步。越向前越是觉得阴寒,他体内千年冰魄护体,无视此阴寒,若是换了凡人,早就阴寒刺骨。

谭天冉终于行至沉冰天坑的崖边,伸头望向坑底,一股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好似这坑底有无尽的阴寒存之而下,急于冲出坑口,却是涌之不尽。谭天冉不假思索,驭空便朝坑底落去,越向下灰雾越重。谭天冉极速下沉,却见此坑深不见底。谭天冉加速疾飞。直飞落约三千余尺,突然脚底落实,降至一块平面的石块之上。青儿难挡阴寒之气,谭天冉把它放入丹田处,以千年冰魄之气护住青儿。这时谭天冉发现这是块巨大的岩石,呈圆形竟是漂浮于天坑中间,这石块甚是庞大,约莫十丈长宽,谭天冉缓步走向石块边缘,发现这石块边缘离坑壁尚有十丈余宽,绕石块一周,皆是如此。谭天冉立足悬浮石块边缘向下望去,却见灰雾弥漫,遮住眼光什么也看之不清。他心想:难道白姨还在下面?

既然尚未见底,谭天冉纵身再降,这次只下降百丈左右,极速中顿觉眼前视野突然清晰,灰雾顿失,坑内一片蓝光笼罩。谭天冉“啊”的一声不由喊出。着实被眼前所见惊到面色苍白。

只见沿着坑壁的边上,螺旋状的石梯向坑底延伸,延绵不断的旋向地心之处。更难以置信的是石梯上竟是站满了人,个个衣衫破落,有些甚至身无衣物。这些站在石梯上之人皆是面朝下坡方向,却是一动不动。谭天冉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放慢下沉速度,驭空靠近坑壁,这一靠近更是大惊失色。这些站在石阶上的人竟然全是死尸,皆是身体僵硬,好像排着队在等待向下走去。谭天冉心中万分惊恐,直想天地间怎会有如此之事。硬着头皮继续向下,只是放慢了速度。也不知下沉了多久。坑壁上的石阶从不见断,站立的死尸也是不见更断。谭天冉越落越惊。从浮石处又是下沉了大概三千余尺。终于,谭天冉越来越觉得下沉不动。好像有一股无形的阻力在抵御自己下沉,谭天冉低头向下望去,那石阶终于延伸到了尽头。随着石阶的尽头,站立着延续之此的最后一个死尸。只见坑底一片冰蓝色的像是水潭却又不是,好似一片蓝焰,又似蓝雾。谭天冉降至离坑底这片蓝雾十余丈高处,突然停住,悬于坑内空中,却再也下沉不了。谭天冉运足元气,用力下沉。却发现无从发力。毫无办法。

谭天冉甚是焦急。冲着坑底那片蓝雾撕心般喊道:“白姨,白姨你可听见。”

却只留下坑内游荡着自己的回音。谭天冉顿了一下,不死心再喊:“白姨,天冉来此,你可听到。”

谭天冉连喊了十来句。整个沉冰天坑除了自己和那只鹂鸟,只有无数的站立尸体,好像别无其它生物。谭天冉几近绝望。也似乎失去了信心。万念俱灰般思绪:难道白姨不在此处。可那猪妖不像说谎。

便在此时,突然蓝色冰雾深处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天冉,可是天冉?”

谭天冉陡然大喜,那正是白巡的声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

  • 火影之葫芦娃系统之徽宗:亡国之恨

    1.宋徽宗赵佶是一位历史名人,他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书法家,他的瘦金体是仿宋体的渊源,除此之外,他作为名人的成就还在于他是北宋的埋葬者,历来为热血沸腾的爱国者们所不齿,也有醉心于研究文艺的学者为他的遭遇感到可惜。后世对他评价如何,他怎会知晓?只好任凭后世的人们随意的发挥想象力,帮他筹谋天下事。穿越时空

  • 重回90之留学生在线阅读第10章

    陈景一夜睡得香甜,醒来看着陆廷绎的睡颜,轻轻触了一下他的脸,我爱你呀,他轻喃,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完又看看陆廷绎的嘴角,便起床洗漱做早餐去了。陆廷绎见他出了门才睁开眼睛,小朋友还是不能逼得太紧。等到陈景来叫,才假装刚醒。你最近有工作安排吗?后天有个采访,然后二月初要去拍戏,拍完就回学校做毕业课题了。

  • [学校2013]那年那人在线阅读第3章

    不知不觉,组队打怪打了三个多小时,我把我弟弟房间的手提电脑也拿了过来,把账号一个一个完成人物创建,然后孵化礼包宠物蛋的操作。大王宝宝期初在10级场景打得很嗨,但是随着药品的消耗,有场战斗差点团灭,我建议他在药品消耗光后又回去刷兔肉和鸭蛋,做一批金创要后再到10级场景,如此反复。其实系统药店也有药买,

  • 六根莲第3章在线阅读

    “小世,你将现如今的我能召唤的人查找出来!”“嘀嘀嘀,遵命圣主大人!”一道荧光闪过,系统精灵小世的话音刚落一道与《钢铁侠》世界里的虚拟屏幕类似的光幕就出现在了楚夏的面前。楚夏定睛看去,只见这道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物头像显示的整整齐齐。“《三国演义》世界,刘辨,东汉末年顺位皇子,实力等级4级。”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