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玄修仙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1/26 4:18:29 作者:波波星 来源:纵横中文网
青玄修仙录
青玄修仙录
作者:波波星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意外的约会使雨辰来到一个陌生的大陆,从此雨辰开启了他的传奇一生

南安国,梓州。

州,作为南安国最大的地域单位而言,梓州相比于其他几州的位置倒是颇为偏远,不仅与北方北沧国相近,更在一定程度上会遭受战乱的洗礼,可对于梓州的百姓而言,这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而形成这种荣耀的,便是梓州的四大家族。

梓州文昌城,赵家。

梓州长卿城,苏家。

梓州建安城,柳家。

梓州华安城,周家。

虽临近北沧国,但这四大家族却是在十年内以地方兵力和家族势力七拒北沧大军于南安国北方门户,是南安国在北方的重要屏障,南安皇帝甚至亲赐四大家族虎符,有权调动地方兵力,无需向皇帝禀告,这自然使得梓州在南安国地位超然。

文昌城,可谓是梓州的第一大城,也是梓州的州城,赵家,在文昌城的地位,当称为第一。

四大家族,孰强孰弱?北沧派兵南下之时,没有人会纠结这个问题,但当七拒北沧,南安国泰民安之后,不仅是世人好奇,甚至于四大家族的人,也都在暗自比较。

有坊间称赵家为首,赵家修剑,赵家现任家主赵剑平,当时十剑破千军,剑势恢弘。

也有人说苏家最强,苏家修阵,在当初抵抗北沧兵时,苏家数十人,施展阵法围困北沧主力千人,成功拖延至以修武著称的周家到来,一举灭之。

虽然不曾知晓四大家族到底孰强孰弱,但支持赵家的显然占了绝大多数,到底,皇帝将梓州第一城,文昌城,赏赐给了赵家。

文昌城,赵家宗庭之内。

“林师?”

赵剑平一脸焦急地看着盘坐于蒲团之上的林师,林师紧闭着双眼,干枯的手掌抵在面前一位少年的后背上,当听到赵剑平的呼喊时,方才放下了手掌,轻叹着摇了摇头。

“公子,怕是与修剑一途,无缘。”

“林师,当真没有他法?”

赵剑平苦涩地问道,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真正听到之时,赵剑平还是控制不住内心情绪。

“唉,剑脉不出,隐于体内,无可奈何。”

这个世界是极为苛刻的,尤其是不同于平凡人的道路,所需要的,自然更为苛刻,脉,是存于人体内的一道经脉,剑脉,自是修剑者的脉,世人称之为,道脉,什么样的道,就有什么样的脉,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道脉,也就注定了他们平凡人的道路,可对于赵剑平而言,自己的亲生儿子若没有道脉便也算了,但偏偏有着赵家相承的剑脉,可这剑脉,却是隐于体内。

“剑脉不出么?”

盘坐于地上的黑衣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刚才林师那般催动,可他自己却能感受到体内的剑脉如同大山一般,任由林师怎么催动,却都纹丝不动。

“逸尘…”

赵剑平俯身拍了拍赵逸尘的肩膀,忍不住叹了口气,安慰的话已是说了很多年了,催动剑脉也已经换了许多能人奇士前来催动,可这结果,却都是不尽人意。

“爹,我没事,我先回房间了。”

强行挤出一个笑容,赵逸尘迅速起身离去,他的双眼已是微红,鼻尖也有些发酸,他自是明白赵剑平的不甘,他又何尝甘心呢,在这受尽梓州百姓敬仰的文昌城内,他赵逸尘,是赵家宗族中唯一一位,没有剑脉的一人,更为可笑的是,他还是家主的儿子。

“家主,公子已是到了十八岁。”

看着离去的赵逸尘,林师出言说道。

十八岁,按照规矩,没有剑脉的赵家子弟,只能发配至其他地方进行历练,若有所成就,方才能重回赵家。

“林师,当真没有让逸尘显现剑脉的方法么?”

赵剑平忍不住再次问道。

林师愣了愣,皱眉思索了片刻后,方才说道,:“或许,有人可以。”

“哥,如何?”

还不等赵逸尘走出宗庭,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白衣少年却是出现在了眼前。

白衣少年略比他高一些,但气质却极好,白衣配长剑,让人放眼看去,颇有一份出尘之气。

赵逸祥,赵逸尘的弟弟,同为逸字辈,可这位族弟却拥有着剑脉,甚至于,已经在修剑层次上踏足。

“老样子,剑脉不显,父亲也没办法。”

赵逸尘耸了耸肩,同辈之中,他与赵逸祥的关系是最好的,毕竟两人从小便在一起,但当他想起年幼之时,心绪却更为低沉了。

年幼之时,他与赵逸祥还同持木剑,同林师学着那一招一式的剑招,期待着之后剑脉显现时能够像林师所讲那般出去历练,仗剑江湖,可如今,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别气馁,哥,我又忘了剑招了。”

赵逸祥笑着将手中长剑递给赵逸尘,剑长且宽,出鞘之时似乎可见清光。

赵逸尘感叹地抚摸了一下剑身,当初朝思暮想,期待木剑变实剑,可如今......

罢了,不再想了,略微晃了晃头,赵逸尘握住剑柄,:“说吧,哪一招忘了?”

他当然知道,以赵逸祥的悟性与剑脉,自然是不可能忘记那些剑招的。

“逸祥,你在干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在他们身后,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人背负双手,皱眉沉声问道。

“爹。”

“四伯。”

赵逸尘与赵逸祥同时行礼,来者正是赵逸祥的父亲,现任家主赵剑平的四弟,赵剑勇。

“你如今踏足剑道,再学这些稚子玩闹的剑招,成何体统?”

赵剑勇呵斥道,随即看向赵逸尘,:“逸尘,听说不久你即将历练,四伯已经为你安排了几位护卫,此番历练时日长久,希望你多加保重。”

赵剑勇手掌一挥,赵逸尘手中长剑脱手,自行插入赵逸祥腰间剑鞘之中,随即拍了拍赵逸尘的肩膀,:“逸祥,明日,送你哥哥出城吧。”

赵逸尘眼神淡漠,他缓缓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脑海中不由想起了那些窸窸窣窣的话语原来,自己真的如同那些下人所言,父亲与四伯都认为自己是赵家的耻辱,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离开赵家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航海之海贼猎杀者之第二章

    如今的鹦鹉正是史令仪陪房的闺女,自打来到自家太太身前伺候,便得了倚重,历练得爽利又能干,志向上……这是个“宁做穷~人~妻,不当富人妾”的大丫头。她看着眼前惺惺作态,眼珠子一个劲儿地往里间瞄的三个“姨娘”,真是满心的瞧不起:连个纳妾文书都没混到手,叫你们一声“姨娘”都是抬举了,还真以为是老太太赏给老爷

  • 雄子娇弱在线阅读第十章

    送花,送巧克力,送饭,样样都试了,可她就是不为所动,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机会来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在她放假回家的路上,有两个小混混,看上了她的美貌,被我撞见,我当时就护在了她身前:“别怕,有我!”嘿呀!见我来了,这俩小混混,还不麻溜溜滚蛋,难道是惦记我俊俏的容颜?我还能让他们糟蹋了?不能够。说

  • 网游之重生战魔在线阅读第五章

    “石头?”蓝泽用手抓住所谓的沙拉面包两头,使劲掰,丝毫不动,硬的就像一块石头。不不不,很可能是他多疑了,也许面包被包裹在里面也说不定。蓝泽瞅了瞅四周,看见路灯,打算把手中的东西砸向路灯杆时,一个小孩从他面前跑过,并且还刚好吃了一口手中的食物。“爸爸,这面包好吃。”帅哥抱起自己的儿子,温柔地说:“爸爸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九章

    第九章或许是有遥远的东方文化加成,中餐馆内似乎与外面城市的喧嚣划出了一道隔膜,独有一种安稳平静的气息。齐彻夜和史蒂夫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靠墙的一张桌子,坐下之后,研究了半天菜单,纠结地点了两盘饺子。等菜的时候,他们正好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聊天了。然而。真正坐到一起的时候,一时间反而想不出应该怎么开口了,此

  • 医婿之试刀,炼刀

    青蛇实力强大,没有黑豹那样的东西帮忙,现在的阿木还真不敢贸然上前,只能慢慢的跟在他身后,一探究竟。前方奔跑的一共有三人,其中一人是气灵二阶的人,一人是练气师巅峰阶,还有一人是练气师四阶境界。“这等境界也敢来闯这赤牙山,简直是找死。”阿木暗叹着,跟了上去。赤牙山位于凉州城南部,这凉州城本来就处于最南端

  • 我的盖世英雄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晚,听说你去了十二中?”芝梦抱着汽水,扭着小腰,一屁股坐在了苏晚身旁。十二中?苏晚倒是忘记了。现在距离中考已经好久了,高中的学校早已定了下来。十二中以前是个垃圾高中,但是很有钱,算是半个贵族学校,这几年高薪聘了不少老教师,把升学率弄得漂亮不少,苏晚知道,她上过呀,十二中以前名声不怎么样,现在已经

  • 总裁前妻很抢手第7章在线阅读

    半个时辰以后当沐文和沐凯铭都休整完毕了以后,这次沐家族比的最后一场比武就准备开始了。这次的比赛,沐龙乾不仅仅只是为了决出这次沐家族比的前三名,还因为在一个月以后一年一度的水平镇三家比赛就要正式开始了,沐龙乾想借这次沐家族比决出这次三家比赛的人选,到了那时,秦家,谭家会各派出在各家小辈中最出色的三名小

  • 乞丐教父之桑德斯的日记 Ⅱ

    7月9日因为昨天晚上的噩梦,我总算是回忆起了不少东西,搬家之前也顺利结束了,在还没开学的间隙,我想再回StLucia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刺激我的记忆的东西。当然,那栋恐怖的,有着堆满了动物尸体的车库的,小屋我是再也不想去了,那实在是太过于恐怖,让我最近几天回想起来都觉得浑身发冷。说起来迈克尔就是

  • 人类零号计划之再见倾心(5)

    迎新晚会的后台。“收...收腹,来——”伊伊的的声音仿佛和佳琪的腹部一起用力,“可以啦,掉不下来啦!”“这我倒不担心,我担心它脱不下来!”佳琪撅着嘴说。“youseesee,onedayday,justkonweateat!”伊伊掐了掐佳琪脸上的肉。“艾婷师姐说我们是第5个节目...”佳琪作出思考的

  • 失忆总裁的悔婚妻在线阅读第八节

    (新书求一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下。)“必须付出血的代价……”剑尘那充满寒意与威严的话语,落在众人耳边,久久未能散去。大哥。人家嘲讽了你两句是没错。可是你也折断了人家一条胳膊,还扇了罗峰两耳光。你还想要什么交代,还要别人付出代价??会不会有些太霸道了?“剑尘,那你想如何?”半晌后,那隐藏在暗处的功法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