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孙悟空在线阅读农夫与蛇

2021/11/26 4:32:00 作者:雲中龍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孙悟空
孙悟空
作者:雲中龍来源:飞卢小说网
孙悟空,又名美猴王、齐天大圣、孙行者,是《西游记》中杜撰出的人物,他是从吸取日月之精华的石头中蹦出来的神猴。他手握金箍棒,脚踏跟斗云,擅长七十二变,变化万千,甚至许多人将他当作神明祭拜。我常想,历史上如果真的有孙悟空这一号人物,那孙悟空将会是什么样的个性?那他生长的历史背景又是如何?孙悟空在真实的世界又该如何生存?这等等的想法因而产生了这一段的故事-描写真实世界中的孙悟空,使他有着真实的人性,而不再是鬼怪神魔,也无法七十二变、变化万千。以真实的人性,看他在历史上如何的表演?惊天地、泣鬼神地大闯一

贺准饶有兴味地眯起眼睛,低声反问:“理解错误,小鼹鼠的红蘑菇怎么会有毒?”

“生物老师讲过……”米盈这才发觉自己跌入了一个语言陷阱,她脸红心热,慌忙从椅子上起身,“我说不过你。”

“米盈,你的大恩大德,我现在就可以回报给你。”

“啊?”

“我说真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来吧,大胆说出你的要求!”

贺准的手停在衬衫领口,指尖轻拨,一颗扣子、两颗扣子被他迅速解开。

当他解开第三颗扣子的时候,米盈连忙后退到安全位置。

“我不需要你现在报恩!”

“为什么不?”贺准越走越近,“今晚月色这么美,错过太可惜。”

米盈宁肯认为他只是为了活跃气氛开了玩笑。避开他期许的眼神,她摁亮手机屏幕看时间:“零点零五分,你该回家了。”

“家?”贺准无奈地蹙起眉头,“我没有家,平时都住在办公室里间。”

是啊,陆超说过这事,怎么关键时刻没想起来呢?

米盈一拍脑门,满含歉意地笑笑:“对不起。”

贺准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将米盈杯子里的荞麦茶一饮而尽。

“我知道,如果我继续赖在这儿,就违背你煮面给我吃的初衷了。我马上走,你也别熬夜,踏踏实实睡一觉。”

-

送走贺准,米盈失眠了。

温馨的家,舒适的床,她却睁着眼睛一直到天色微明。

她翻身坐起,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把音量调成静音,点开前天晚上在会所录的那段视频。

贺准的手骨节分明,右手中指指关节的老茧非常醒目,那是长年手工制图留下的印记。

这说明他并不依赖于电脑制图。

他是一位传统的、具有工匠精神的建筑设计师。

米盈大脑高速运转,将视频播放了一遍又一遍。

突然,一个崭新的念头跳了出来。

她在网页搜索框里输入贺准和泠海市,随即展开的搜索结果让她大吃一惊。

排在首页的前五条,全是铭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负/面/新/闻。

米盈逐一看过去。

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网民发帖,都是关于青云雅筑项目期房销售存在欺诈行为的内容。

翻到第二页时,她找到了一篇财经杂志对贺准的专访,有文字也有视频。

戴上耳机,她点开视频。

面对记者,贺准的笑保持着公式化的礼貌。

采访视频片段时长接近5分钟,应该是剪辑后的版本。

记者问:“贺总,您的公司在初创的五年内开拓了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做过统计,泠海市近五年来的房地产项目,铭确拿下的地块、建成和在建的,占市场份额69%。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垄断。对此,您怎么看?”

“您提的问题,我不打算回应。”贺准说,“铭确是一家正规的房地产公司,我们的宗旨是让购房者住上称心满意的房子。至于流言蜚语,当笑话听好了。”

记者笑:“贺总,您很霸气。”

贺准也笑:“过奖。是您的问题很犀利,我适当做一些调整,不能被你问倒,对吗?”

紧接着,记者引出另一个问题:“众所周知,您父亲是古建筑学专家贺楮源先生,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您没有选择师从自己的父亲,而是学了建筑经济管理?”

贺准坦然一笑:“我的团队可不希望我说真话,但我想,你们周刊的读者很想了解背后的真实原因。”

记者好奇地追问:“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贺准说:“曾经的我,是个学渣。”

记者显然愣了,刚想开口却被贺准打断。

“我这样说,是单指我自己。”他笑得很诚恳,“剪辑的时候,这一段你们一定要完整保留,不要引起误会。与我同专业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佼佼者,我拖他们后腿了。”

视频尚未播完,米盈的手机忽然进来一条短消息。

“我实在忍不住发这条,搅扰你的美梦了吗?临走时忘了跟你说晚安,现在只能说声早安。以后我们再分享好听的故事。”

不用说,陌生号码的使用者是贺准。

米盈犹豫着,指尖轻触管理信息,滑开编辑页面,始终没有摁下删除键。

她放下手机,整个人钻进夏凉被。

空调出风口的噪音,好像模仿着电影里怪兽的阵阵低笑,即使蒙着脑袋堵上耳朵仍然听得一清二楚。

贺准、贺准……

他的名字像是一道魔咒,在她脑海中循环播放。

不要再想他了!

米盈发出无声的咆哮,一脚踹掉了被子。她翻身下床,仰面躺在地板上。瓷砖的凉意无法中和她满身的烦热,她只得下楼接凉水喝。

客厅、厨房、院子,她遍寻不到自己的杯子。

又是贺准?

他顺手牵羊拿走了她的水杯!

米盈忍无可忍,重回卧室,编辑一条言语激烈的短信,发送之前她又逐字逐句删掉了。

见面再说吧。她想,最好不要再见!

-

周一上午,米盈来到文物局。

江逾白亲自帮她办入职手续,并且带她到各个科室向前辈问好。

“你的办公室,216,和我的办公室是斜对面,有事找我也方便。”

江逾白的安排很人性化,米盈心存感激。

她看到办公室只有一张桌子,却又疑惑不解了:“江老师,您不是说十二巷修缮工程需要很多人加入吗?为什么把我和大家隔开?”

“我受人之托,特意给你的独立办公室……”江逾白压低嗓门,“你能猜到是谁吧?”

米盈说:“我要和大家坐在一起交流讨论,您帮我换一下吧!”

江逾白面露难色:“大局已定,换不了。九点钟开完会我跟你细聊。”

“什么会议?”米盈问,“我参加吗?”

“参加。”江逾白将一份文件郑重地交到米盈手中,“这是今天会议议程,你先熟悉熟悉,八点五十到五楼会议室来。”

门一关上,米盈眼中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

不出所料,会议议程首页标注的与会者,排在第二位的就是铭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具体是谁,不用明说也能猜到。

贺准,无处不在。

难道真的甩不掉他了吗?他……算了,时间宝贵,正事要紧。

米盈坐进电脑椅,登录自己的工作邮箱。

按照江逾白提供的工程组成员列表,她把每个人的邮箱地址都添加好,然后备注了各人的姓名和职位。

八点半,收件箱弹出一条新邮件,是会议注意事项。

米盈阅读完,在议程上记录要点。然后,她上了五楼,找到会议室后她观察四周,没发现那个不想见的人,悬着的心回归原位。

八点五十,与会者陆续到来。

铭确的代表是陆超,不是贺准,这倒是出乎意料。米盈远远地望望陆超,他也跟她点点头,微笑致意。

会后,江逾白叫上米盈,两人一起去局长办公室。

周局长不在,贺楮源坐在沙发上。江逾白简单说了两句,被一通催命般的电话叫走了。

米盈来不及和老师打招呼,办公室门口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你还想怎样?”贺楮源一开口,即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意味,“不是撤资了吗?又跑到我眼前晃悠什么?”

贺准吼道:“悦睦轩是你送给那个女人的?”

贺楮源回答:“是,悦睦轩的主人是我,我有权力决定它的归属。”

“农夫与蛇的故事你总听过吧?”贺准向前迈步,逼近贺楮源,“悦睦轩是我妈妈的心血,你转手送给那个姓章的女人,只为博她千金一笑。她是蛇,盘在你心里的一条毒蛇!”

贺楮源面不改色:“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我不想再和你争执。章菱是你的继母,请你学会尊重她。”

“尊重?你尊重过我吗?”

贺准牙关紧咬,双眼通红,像要喷出火似的,整个人即将失控。

“听着,贺准,”米盈突然攥住他的手腕,“不要轻易动怒,最后受伤害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贺准尽力按捺着心中的愤怒,向米盈道谢:“谢谢你的忠告。”

说完,他转向贺楮源。

“别的我都可以不在乎,你把悦睦轩还给我!”

“不可能。断绝父子关系的声明是你非要登报,我不同意你说我虚伪,我同意你又说我早就盼着这一天。”贺楮源望向别处,声音微微颤抖,“无论我怎么做,都不能让你满意。所以,今后我们各活各的,谁都别管谁。”

“贺楮源,你糊涂!你养了一条毒蛇还不自知,哪天被它咬死你再想通就晚了——”

贺准的忠告掷地有声,贺楮源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贺准转过来,对米盈说,“你亲眼看见的、亲耳听见的,是我和他决裂的部分事实。”

“你们的家事,我不便发表意见。”米盈语出真诚,“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因为别人而伤害自己。”

贺准双手紧握椅背,指关节泛白没有一点血色。

“我懂,你是为了我好。米盈,你知道吗?那个叫章菱的女人,她是我大学同班同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战历在线阅读第10章

    小学生们站在田边如丧考妣,都不想下地耕种,往年年纪尚小时,父母耕种,他们在一旁帮忙,也是感受过春耕的忙碌。如今自己下场,只有两个字在心里闪烁:要完!就有家里受宠的叫道“凭什么!你只是代理夫子而已,没资格这么做!我不接受!”其余学生也不情愿。刘毅道“有不情愿的出来列队,情愿做事的这便下地吧”他知道,华

  • 厉少又来撒糖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小乌顶着一个大包说道:“很痛的,对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赫丽贝尔拍了拍衣服说道:“啊~~~和你一样。”小乌说道:“你跟我来后事跟你说。”说完乌尔奇奥拉拉着赫丽贝尔的手一个舞空术就飞走了,两个人来到小乌的戒指的世界,小乌说道:“你是不是被神踢下来的?”赫丽贝尔一副奇怪的表情说道:“是啊。怎么了?”

  • 西游之从小黑虎开始进化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吞了吞口水,条件反射的准备低头。“你若是再低头,我就拧掉你的脑袋。”戈德里克出口的话带上了真实的威胁。卢修斯的头没能低下去,死亡的威胁胜于一切。“站直,不许低头,不许屈膝,再表现的那么没骨头,我就抽光你身上的所有骨头!”戈德里克终于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像个正常人而不是仆人了。卢修斯站的笔直,他有

  • [娱乐圈]我的外星女友之醒也未醒

    金泰哼还在紧紧地盯着顾苏颜、提防着她的一举一动的时候,忽然眼前地转天翻。猛地睁开双眼,“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腿发力瞬间将沙发旁茶几上的咖啡扫落,一杯满满的咖啡溅了坐在茶几上玩游戏的朴鸡米一身。“阿西!金泰哼你是故意的吧!羡慕我这身西装比你的好看是吧!”朴鸡米大叫一声,差一点一个扫堂腿向金泰哼飞了

  • 洗冤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宴安来到酒店用餐的那层楼。周围有一些人在用餐,其中一桌的人看到陆宴安,赶紧的站起来,叫道,“陆哥,你来了,我看你心情挺好,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说话的人叫沈白,和陆宴安走得很近。陆宴安,“心情好?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心情好?”想到在下面遇到的那个想要自荐枕席并对他宣传了封建思想的叶晚,陆宴安无奈的说,

  • 惊灭在线阅读回忆侦破案

    在学校操场上独自行走半小时以后,时间接近晚上十九点半。秦毅回去一趟宿舍以后,带上绷带和拳击手套往学校健身房走去。今天是离开学校之后的最后一天,估计这个时候的健身房没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在上面吧!大部分人都申请离开了学校,出去聚聚餐、喝喝酒。秦毅也收到了同学的邀请,基本上学校学习律师的人都已经聚在一起。

  • [综英美]后遗症是演技MAX在线阅读两头牛的故事【求鲜花】

    “怎么办啊,怎么回去啊。”陆展博像个怨妇一样。“那有头白色的牛,这里好像是一个养殖场唉。”林宛瑜不像陆展博那么着急,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样,一蹦一跳的,又指着距离白牛不远的地方,“那里还有一头黑色的,好可爱啊!”夏尘一脸黑线,头一回见到用可爱来形容牛的。正想着怎么将布加迪取出来的夏尘目光扫了一眼养

  • 我们的银河帝国在线阅读第4节

    黑道联盟,青花会总部。青花会的当家南宫残枫,走在长廊中听着手下给他报道前几天,莫小贝刺杀的损失。“当家的,咋天不知道咋回事,正道方面开始猛攻,飞刀门和天残派损失惨重接近被灭门的边缘。”“那,唐门呢?”“唐门,似乎早有准备,在他们门主死后,二门主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龙头。在他当上龙头的那一天便下命,唐门从

  • 颤栗之旅之不换当铺(5)

    没过多久,两人顺利的通过了城门的把守进入了乌山城内,只是这乌山城内好似一座死城,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守军在巡逻,却是看不见什么来往的行人。“诶?你的箩筐呢?”陈经文突然问道。“嗯……好像是那个时候在小树林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这么一问,问尘才想起来这回事。“你这……”“算了算了,你也把那个破箩筐扔了吧

  • 有些往事放不下在线阅读第1章

    道道尔山谷,第一道结界外。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少年有些猝不及防,他尽可能及时地侧身以避锋芒,并用手中的长剑进行了格挡,却也只是勉强错开刀刃没让自己受伤。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装饰着羽毛的战靴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才终于完全卸掉了那股强大的冲劲。然而少年并不慌张,眸底似有繁花沐浴晨曦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