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金牌丫鬟跳槽记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11/26 4:56:00 作者:二小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金牌丫鬟跳槽记
金牌丫鬟跳槽记
作者:二小乔来源:晋江文学城
打工呢要跟对老板,做丫鬟呢要跟对人,像朱砂这样抢手的金牌丫鬟,明月公子最头疼的就是怎么兵不血刃的解决掉其余竞争对手,不动声色的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呢?朱砂(掰手指):“一,二,三,四,五,恩,除了这几个以外朱砂最喜欢明月哥哥了。”若明月(苦笑不得):“谢谢啊,把我排这么靠前。”冷冽公子VS俏皮丫鬟暑期特制剧场再次来袭公告:八月开始工作出现新项目,一直忙,时间和设施条件有限无法写文,后期补上,喜欢请收藏作者名字下方点击“收藏此文章”是最大的鼓励谢谢***************************

青豆忙利索地把那人搬到空出的房中去,因为没有准备,床上尚无锦被,她先往仓库抱了一床来。萧竹坐在矮凳上把脉,略略沉吟了一会儿,撩起袖子对她道:

“把他这身衣裳换下来。”

“换?”青豆不确定地指了指自己,“我么?”

萧竹不悦地瞅了她一眼:“难道你要我来?”

“不……不是。”青豆只好认命爬上床,蹑手蹑脚地解开那人的衣襟。虽说是为了救人,但说出去总归不好,端得她二八大好年华,还没嫁人呢,就落得这么个下场……

幸而剩了件白色里衣时,萧竹就挥手示意她让开:“去打盆子水来。”青豆不敢多话,赶紧应着退了出去。

萧竹抬手自袖中取出一枚金针,在火焰上轻轻一扫,神情严肃地连扎了那人好几处大穴。却见得那人面色顿化作铁青,萧竹摊开掌,于他胸口上方停住,淡黄的柔光从他手心里慢慢渗入那人身体。

只是短短一炷香时间,气色便已恢复如常。

他稍稍歇了口气,这才打量起这个人来。

从衣着来看,此人并非是盘云山弟子,似乎招式也不过上乘弟子的水平,这样就想来行刺未免太过奇怪。

要说是和他那个什么徒弟联手……那就更不可能了。那个丫头才入门几天,他如何不知道她的底细,能会仙术已经算不错,还莫说妄想闹出个什么来。难道,这其中或是别有隐情不成?

萧竹一面猜测一面起身,却听“砰”一声清脆碰响,他回头一看,床下躺着一块通体雪白的玉佩,中空圆环,两端系有红丝结。

他俯身取来看了,这玉佩与寻常不同,虽看似普通,却是双层佳玉,外层玉石乃如薄膜覆上,内亦有一块玉。这种做工甚是精致,翻过背面来看,在红丝旁边刻了一个花纹。

玉上雕刻并不少见,只是,这个花纹,他总觉在何处见过……

*

且说青豆从外面回来后,便呆呆立在门边,正盘算着怎么把来龙去脉说得更为令人相信一些。不想萧竹在里面唤她,她不敢怠慢,忙不迭地跑进去:

“师父,你叫我?”

萧竹皱了皱眉:“我让你打的水呢?”

“在,在这儿呢!”青豆把一旁的水盆端上来,又殷勤地用袖子抹了抹桌面。萧竹拿了白巾擦净手,不知是对她说还是自己说:

“难为他命大,受了石青三道剑气还能撑到现在,若是旁人,早便是死尸一具了。”

青豆探头去瞧了瞧,好奇道:“他没事了?”

“伤口很深,不过他内力真气还算不错,想来没什么大碍。剩下的,就等着慢慢修养。”他漫不经心地地把白巾往盆子里一扔,拍了拍手迈开步子走出房门。

“你,给我过来。”

“哦……”想来自己是凶多吉少,只是不知盘云山的门规如何,但闹出这么大祸事来,怎么看都是在劫难逃罢……

青豆提心吊胆地跟在他身后,拐过小回廊便又到了正厅。

萧竹仍旧挑了床榻,撩袍子坐下,像是悠闲自在一般看着她:

“岳青豆,是吧?”

青豆不敢答话。

“你是从哪里来的,来盘云山,有何目的?”

青豆赶忙摆手:“师父,冤枉啊,我和他不是一伙的。”刚说完她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那好。”萧竹也不与她争辩,“你倒是告诉我,三更半夜,不在房里睡觉如何跑到飞剑阁去的?”

提起这话青豆就颇感悲凉地叹了口气:“也不是我想去的,我本来是打算去泼墨院,结果没找对路,走错了。”

“泼墨院?”萧竹挑了挑眉,“那是空城住的地方,你去那里作甚么?”

“因为……”青豆抓了抓头,“我听人说,空城师叔有夜里练功的喜好,所以我想……”

“你想去偷学?”

说对了……

青豆很郑重地点点头。

“师父,是你自己不教我的啊……”说来还是她最近悖时势,怎么感觉好像十几年来的霉运都在这几天爆发了。

萧竹沉思了许久,也不知信了未信:“那他呢?”他指了指隔壁房间,“那人什么来头?”

“我也不知道。”青豆老老实实地交代,“我去飞剑阁的时候,就看见他在跟石青师叔交手,后来的事,也挺混乱的……总之,我误打误撞被掺和进去,然后又误打误撞救了他。再然后……就这样了。”

萧竹蹙眉无奈道:“听着也乱七八糟的。”

青豆没底地看着他:“师父,我这么说你信么?”

萧竹很爽快:“不信。”

“……要不,我起个毒誓你听听?”

“诶,免了。”萧竹打了个呵欠,“我还不知道天上那几个什么雷公电母。倘若发誓能有用,为师早就死了十遍八遍了。”

“那……”真不好伺候。

萧竹也不管她,揉着睡眼往自己房里走:“快二更天了,你就是自己熬夜也别扯了我进去。等明日那人醒来了再作打算也不迟。”

青豆先是怔了怔,话脱口而出:“师父就不怕我们跑了?”

说完就觉得自己真该找个石头撞死才好。

“就凭你们两个?”他忽然勾起嘴角,笑道,“怕是还早了些。”

不论是不是众位仙人之中最无用的,但对于她来无疑都不是对手。萧竹虽脾性不靠谱,实则心中通明,空手擒几个人,也并非难事。

见他自顾自关了门,熄了灯,青豆也觉得最近很生疲惫,懒得再去那个什么刺客,匆匆梳洗之后也上床睡了。

如此,一宿无话。

*

次日,白昼刚至,浅浅的阳光透过纱窗洒在床上,萧竹很是不适地翻了个身,抬手挡住。

自己是好久没有那么晚就寝了,如今连太阳也与他过不去,晚些来,早些来有什么关系,横竖也没有人发觉。幸而没有议事,干脆一觉睡到正午便好了……

然事与愿违。

萧竹才刚朦胧浅眠,一阵敲门声宛如催命一般,震得他直想把一桌子的茶杯都扔出去。

“师父!师父!”

萧竹:“……”

青豆坚持不懈地继续敲:“师父,快起来,那个人醒了!”

萧竹不耐烦地用被子罩头捂住:

“醒了就醒了,你嚷什么!”

青豆不以为意:“师父不去看看么?你昨日都说要问问他的。”这是洗清自己罪名的大好机会,让那刺客自个儿该招的招了,打发人送到司刑狱去,她也就省了心。

这敲得实在令人心烦,着实也睡不下去了。萧竹只得爬了起来,磨磨蹭蹭去开门。

“我说……”他话刚出口,就被青豆一手拽住,飞奔到偏屋,萧竹险些没站稳,好在眼疾手快撑着门,才没有正面摔下去。

屋内那人正捂着胸口,手上的伤渐渐开始愈合。看着对面这两个人,似乎也愣住了。

青豆很识相地搬了个椅子来给萧竹让座,后者气得牙痒痒,却也无法发作,只能盯着对面的人,暗自恼火。

安静了片刻,那人掀开被子,忽然跪下拱手作揖。

“二位,救命之恩,在下无以回报,只是如今有要事在身,恕不能好生感谢二位恩公。倘若日后我还有命在,必定双倍奉还……”

“慢着。”萧竹打断他,“现下感谢,还太早了。”

“我们到底是不是好人,你恐怕还不能决断罢?”他淡然笑笑,说得甚是自然。

青豆也很赞同地点头:“你到底是谁?明知道自不量力,还跑去刺杀大剑师石青,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还拉了她这么一个垫背的。

“我……”他顿了顿,像是也在犹豫,“我并非是要杀他。”

青豆皱眉观察了他一下:“你不是盘云山弟子?”

“是。”他回答得很干脆,“我不是。”

“那你怎么混进来的?”守山的弟子个个武功高强,难想他单枪匹马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

“实不相瞒……我其实……”他闭上眼,斟酌了片刻,“石青是我兄长。”

“这如何可能。”青豆明显不信的摇了摇头。

萧竹倒是微微一笑,反问他:“你有什么证据?”

“这块玉佩。”他把枕边的玉石小心翼翼握在手中,“原是我家家传,长子配青玉,次子配白玉。昨夜,我夜入飞剑阁,在他桌上,正发现了那块青玉。”

青豆狐疑道:“世间青玉那么多,你没准儿看错了也不一定。”

“错不了。”他很肯定,“这玉自我出生时一直带着,我绝不会看错。”

萧竹笑而不语,只端着茶杯小饮了一口,慢悠悠问道:

“你叫什么名儿?”

“敝姓凌,单字一个风。”

“今年多大?”

“十九。”

萧竹笑了笑:“石青十五年前入盘云山修仙,他的年纪都能当你叔叔了。”

青豆不好开口,心中暗道:你的年纪必定也不小。想来朔百香曾说,盘云山修仙之人可保容颜不老,这话果真不假。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仍是摇头:“自我记事起,我只知道我有一位兄长,但从不曾见过他相貌。家中老人道他许久之前便送入仙山修习仙术,想来便是大我十岁有余,也不算奇怪。”

眼见这人很固执,萧竹也不多作解释,忽而问他:

“那你此番寻他,又有何目的?”

凌风眉目暗沉,看得出有难言之隐,但想起昨夜之事,他还是道:

“仙山上,十年时间,不过弹指转瞬。人都说入盘云山可长寿,容颜百年不变。山下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十年,物是人非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两年之前,江南一带突发瘟疫,死伤无数,我家中之人也都不治而亡。辗转下来,便只剩我一人,老父在临终前才告诉我,长兄在盘云山上修仙问道,我才一路寻来此地。”

“……不治而亡。”青豆喃喃念出口,心底里油然而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感来,“那你一个人,一定很难过。”

“两年的疫病我也知晓,当时盘云山派出不少扶心堂弟子携了草药前去医治。”

他听罢,摇头苦笑:“不过是杯水车薪,就得了的,都是少数人,确切的说,是有权优势的。”

萧竹放下手里的茶杯,波澜不惊道:“所以,你是来这里投靠他的?”

凌风自嘲笑笑:“投靠倒说不上,可他离家数年,却一日都没有回来过。我只是想带他回家中看一看,哪怕只剩我一个人也好。”

青豆同情地看着他:“这么说来,他昨天是不想回去才与你起争执的?”

“这倒不是。我还没有开口解释,他便提剑刺了过来。”

萧竹抿嘴笑道:“也难怪,他的性子,想来谨慎得很。”

青豆没那么多杂念,一心觉得可惜:“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他不跟你回去,你就一个人回去了吗?”

“时候还早。”凌风朝她莞尔道,“一日不成,我便再等一日,终有一天,能等到他的。”

青豆再说不上话来,原想自己被他害得如此地步,待他醒了该好好讨个公道。可这般光景,实在又气不上来。

“天色不早了。”萧竹忽然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难为他连衣服都没换就被人拽了过来。“你留在这儿只会惹麻烦,不如早早走了。该去哪儿去哪儿,我们也管不着。”

青豆眼前一亮,喜道:“师父!你不送他去司刑狱了?”萧竹刚跨出门,没想这话被她响当当的吼了出来,身子一歪,差点没撞上门柱。

凌风自是不知此刻境况,青豆笑吟吟地帮他收拾衣物,又带了好些糕点给他。

“我师父人好,你以后在盘云山可要小心,被人逮住了,指不定就不是今日那么好运了。”

凌风接过她递来的包裹,心中感激:“多谢。”

“不客气。”青豆说完,又有些遗憾地摇头,“只可惜,我现下也不过是个新入门弟子,帮不了你什么忙。不过,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尚可来找我。”

“昨日夜里……”他忽然开口问道,“救我的那人,可是你?”

青豆有些尴尬地笑笑:“谈不上救,我也只是凑巧。”

他静默了片刻,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囊,交给她。

“凌家人,有恩必报。你日后若遇上了麻烦,方可打开此物,去南海寻夔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

  • 火影之葫芦娃系统之徽宗:亡国之恨

    1.宋徽宗赵佶是一位历史名人,他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书法家,他的瘦金体是仿宋体的渊源,除此之外,他作为名人的成就还在于他是北宋的埋葬者,历来为热血沸腾的爱国者们所不齿,也有醉心于研究文艺的学者为他的遭遇感到可惜。后世对他评价如何,他怎会知晓?只好任凭后世的人们随意的发挥想象力,帮他筹谋天下事。穿越时空

  • 重回90之留学生在线阅读第10章

    陈景一夜睡得香甜,醒来看着陆廷绎的睡颜,轻轻触了一下他的脸,我爱你呀,他轻喃,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完又看看陆廷绎的嘴角,便起床洗漱做早餐去了。陆廷绎见他出了门才睁开眼睛,小朋友还是不能逼得太紧。等到陈景来叫,才假装刚醒。你最近有工作安排吗?后天有个采访,然后二月初要去拍戏,拍完就回学校做毕业课题了。

  • [学校2013]那年那人在线阅读第3章

    不知不觉,组队打怪打了三个多小时,我把我弟弟房间的手提电脑也拿了过来,把账号一个一个完成人物创建,然后孵化礼包宠物蛋的操作。大王宝宝期初在10级场景打得很嗨,但是随着药品的消耗,有场战斗差点团灭,我建议他在药品消耗光后又回去刷兔肉和鸭蛋,做一批金创要后再到10级场景,如此反复。其实系统药店也有药买,

  • 六根莲第3章在线阅读

    “小世,你将现如今的我能召唤的人查找出来!”“嘀嘀嘀,遵命圣主大人!”一道荧光闪过,系统精灵小世的话音刚落一道与《钢铁侠》世界里的虚拟屏幕类似的光幕就出现在了楚夏的面前。楚夏定睛看去,只见这道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物头像显示的整整齐齐。“《三国演义》世界,刘辨,东汉末年顺位皇子,实力等级4级。”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