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一世辉煌在线阅读第一个月圆夜

2021/11/26 3:18:33 作者:水晶棺材 来源:纵横中文网
网游之一世辉煌
网游之一世辉煌
作者:水晶棺材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景夙快速地钻进一间屋子,不顾满屋洼积的水,将门一把关上,然后死死抵住。

多兰在外面拍门:“队长,队长你跑什么啊,武力押送没你不行啊……”

景夙死死抵着门:“丫带枪的都死了吗!武装押运还得我上场?咱局里没武职人员?现在还没下班呢,都给我拎起来干活!”

多兰:“……武装人员大多肠胃不好……现在正在排队上厕所……”

景夙打死不肯出来,只大喊了一声:“都从里面拎出来去干活!把水闸关上!”

多兰无奈了:“队长,我们知道昨天夜里加班,就你一个人全程熬夜坚持下来了,你虽然昨天夜里出力多,今天下午可是翘班去约会了,再说了这次武装押运本来就轮到你了,你这样小心被举报……”

多兰说着,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紧接着就有人在门上猛踹了一下。

景夙试着把门锁上,但是门锁是坏的,不管怎么都拧不动,她只能拼劲全身力气去顶门。

多兰说:“队长,那个羁押犯正踹门呢,你躲着也没用啊!”

景夙怒了:“混账!局里人都死了吗!让一个带着手铐的犯人撒野——”

她话音未落,门就被猛地一下子踹开了,景夙倒退着踉跄两步,一脸尴尬看着门外那个带着镣铐满脸胡茬的家伙。

那家伙一身有点破旧的腈纶短袖短裤,下面露出毛茸茸的大腿来,此刻满是伤疤的手正带着镣铐垂在身前,双手紧握成拳头。

景夙无奈地看着他。

那个男人的年纪显然有点大了,整张脸蜡黄而憔悴,嘴边儿露出些胡茬来,此刻一脸挑衅地看着景夙,半带无赖地开口:“哟,五年不见,小丫头出息了嘛,连我这个队长都不认识了?记性够差的啊!还是看我现在是犯人,不敢认我了?”

他说着,在原地走了一圈,歪着脖子看了看围观的人员,冷笑:“来,小丫头,给他们介绍介绍我是谁。”

景夙这辈子最怕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她爹,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头发凌乱且穿着下等衣服的罪犯。

一向威风的景夙此刻宛如蔫了一般,抬不起脑袋来。

那人斜着眼看她,冷笑:“看来当初教你的学得不错嘛,遇到危险先抱头躲起来保护好自己,现在用的挺好啊!”

景夙实在是不能再这么站下去了,只能尴尬地从屋子里走出来,一只手挽住那人带着手铐的胳膊,眼睛一闭,道:“这是当初元武战争时期我的队长欧文,是我最初的导师,并且救了我两次命。”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几近嗫嚅。

欧文横着眼看她:“接着说啊。”

景夙知道军人之间相互介绍时的规矩,此刻不说又不行,只能硬着头皮道:“曾在元武战争中立功,有国家铁十字勋章。”

要命的介绍总算是完了,景夙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问:“我现在能押送您去法院了吗。”

欧文一言不发,大踏步向外走去。

景夙向外走的时候,听见多兰小声问她:“队长,那个就是你说的大恩人哦……”

景夙脸色阴沉地看着她:“闭嘴。”

她走到外面,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对着傻成一片的人道:“谁敢把这件事卖给记者,小心我剁了你的舌头。”

说罢,才向外走去。

多兰愣了一会儿,想起来什么,赶忙追了上去:“队长,武装押运要带枪,队长!”

景夙回过头,看着多兰手里拿着那把沉重的防暴枪,沉默了半晌以后,仿佛觉得那枪的重量犹如沉沉山岳,实在是担负不起,便漠然转身,直接走向候在门口的车辆。

她把她当年的队长送进强|奸犯之中,然后沉默地将那厚重铁丝做成的笼门关好,咔嚓一声,上了锁。

————————

如果有人提出问题,耗时三年的元武战争的胜利有什么意义,那么史学家们可以写出整整一本厚重的书。

各种影视产品也可以用元武战争为题材,做出各式各样的优秀作品或者烂剧。

然而,如果有人问,元武战争中的英雄都去哪里了呢?

那么,台下会是一片沉默。

稍微知情的人也许会低声回答,他们带着无法治愈的残疾,领着国家微薄的补助金,在堆满了妓|女、窃贼和强|奸犯的贫民窟中,度过碌碌的余生。

然后当变故来临,他们也会变成妓|女、窃贼和强|奸犯。

讽刺的是,肩上依旧佩戴着国家的荣誉勋章。

那一场战争带来了无数的财富,如卡利安家族,借着走私和□□一朝暴富,跻身于帝国的五大贵族之一。

如景家,跟随民族领袖起义,立下功勋,成为唯一跻身帝国政治的亚裔家族。

然而更多的,只是一片淹没在黑暗中的人。

这次重逢,景夙不知道该对她昔日的队长说什么好。当年元武战争的连天炮火中,欧文曾经两次救过她的命,那时她还是一个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小孩子。

然而如今她已经长成,个子竟比欧文还高了一点,押运进入临时监狱的时候,她要微微垂首,才能看见当年需要仰视才能看见的面庞。

异地相逢,她是国家武装力量,而他是一个为人唾骂的强|奸犯。

武装押运到临时监狱的路途上,景夙将头靠在玻璃窗上,闭上了眼睛。她刻意不回头,可可以不去看后视镜,因为她知道当年导师的脸就挤在那些强|奸犯的脸中间。

这段路并不长,但是因为遇到交通高峰期的堵塞,一路走走停停,摇摇晃晃。

景夙将头靠在冰凉的玻璃上。她没有去问欧文这么做的原因,她知道就算问了,也只能听到一两个落魄的故事,这些故事她听得太多,已经几近麻木。

她低下头,给多兰发了一条短信息,让她查了欧文的联系方式和地址,默默地记在心里。

这时候,正平稳开着的车猛地一个急刹车,景夙一个没坐稳,向前倒去,一抬头,看见眼前的红灯,又看向旁边气急败坏的司机,正要开口斥责,却看见对方脸上浓重的黑眼圈,不由得把话咽了下去。

景夙说:“稍微开慢点吧,后面的人都站着,急刹车容易受伤。”

司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景队,后面关着的都是人渣,你就别管他们了,睡一会儿吧。你从昨天晚上八点到现在,将近二十四个小时没合眼了吧?”

景夙被那句“人渣”噎了一下,嗫嚅了一下,却还是坚持说道:“开慢点吧。”

司机看了她一眼,笑了:“好好好,我慢点开就是。”

除此之外,景夙再想不到有什么能帮他做的了。

景夙看着外面飞速倒退的行道树,忽然开口:“不去临时监狱了,去法院吧。”

司机一愣:“月圆夜他们应该加班一整天了吧?现在应该死都不接人了吧?”

景夙没回答,只是近乎于呢喃得说了一声:“临时监狱那边太冷了。”

到了法院门口,还没开进去,就看见老黄带着一帮人站在门口一脸凶神恶煞地拦着。老黄是文职,身上板板正正穿着一身蹩脚西装,手里拎着一个不伦不类的电棒,颇有点滑稽的味道。

景夙下了车,道:“哎呦,这帮人都不带律师的,很快就审完了,到时候他们也能早点进分配不是吗……”

老黄索性就往门口一横:“姑奶奶,刚才两个分局带的人我们都赶走了,你们总局不能欺负人啊。老法管五十岁了,和你们这帮年轻人不一样,就算是月圆夜法定加班日也不行。”

景夙说:“我都跟你说了,这批是证据确凿没律师的!”

老黄眼睛一瞪:“我不管,我可是知道你们防暴局有特权的,要是别的什么警局敢这么干事,早不就……”

景夙把袖子撸起来给他看手表,伸手在上面敲了敲:“行行好,最后一批了,再说了帝国规定是到七点半,现在刚六点半。”

老黄瞪着她看了半晌,最后咕哝了一句:“防暴局的都他妈是皇亲国戚,得了得了,进去吧!”

景夙对着站在门口的押运人员微微一颔首,立刻有人向那辆车走去。

夕阳下,一对手带镣铐的人被人押着从车上走了下来,手上冰冷的镣铐反射着夕阳寒冷的光,显得有些凛冽。

景夙站住那里,逆着光,看着那一队颓唐的人走过来,在那人群中找到欧文佝偻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元武战争中他那挺得笔直的背部,心中不由得一酸。

夕阳将人的影子拉长,映在水泥地上。

景夙看向老黄,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老黄,最后面那个欧文左腿装的是义肢,不能长久站着,进去以后你帮我安排他坐下吧。”

老黄显然没好脾气,问:“凭什么?”

景夙低下头,小声道:“帝国残疾人特别关照法令,第十八条。”

老黄瞪着眼看了她许久,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在她脑门上一戳:“你啊,连求人都不会!”

他说完,在景夙肩上一拍:“得了,回去好好睡觉!下个月你要是再敢这么干,老子就一封诉讼把你告到议会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开局获得怪盗基德模板之第五章

    走进洗手间,透过明亮大镜子中的影像,瞬间,陶穆穆被自己逆天俏丽容颜震到。更何况,她穿着飘逸若仙的荷叶边雪纺衫,外加九分修身西裤,完美将她玲珑身材展现出来。这是我?太美啦吧!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小小角色,居然也能拥有惊艳世人的极品姿色。真是老天厚爱,她嫣然一笑,心情大好。两分钟过去,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

  • 太阳花的长途在线阅读混沌

    送给路唯的别墅在z市有名的豪华区,依山傍水,风景清秀,而且就算是邻居之间也相隔几百米,足够清净。路唯对这里很满意,当然也能感受到环绕在这区域的青龙的气息。他笑了笑:“就这里好了,离得近也方便。”他可以串门去撸小穷奇。青龙的意图被看破,有些窘迫的轻咳了一声:“您满意就好。”他笼子里的小穷奇嗷嗷的叫了两

  • 三界妖狐在线阅读第8章

    “姑娘,这……”刘月不敢相信,或许是她理解的不对,当下镖局如此形式怎会有人愿意买下这烂摊子。不说外人了不了解他们如今的境地,单是看镖局如今在这个破胡同里……“当家夫人听的无错,我却要入股镖局。”黛玉肯定道,看刘月的神情黛玉便猜出她心中所想。屋外,雷大他们守在外面,因为都是武把式,有些功夫,屋里的对话

  • 第九禁区第十章在线阅读

    就在苏枫和那个人互相打量的时候,苏枫的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滴,主线任务更新,主线任务:破解幽灵医院的秘密,协助冥王干掉院长。”苏枫满头黑线:要死啊,系统,我面前这个就他娘的是院长啊。。。。。苏枫在看向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用眼镜查看了他的信息:幽灵医院院长等级:???攻击力:???防御力:???技

  • 神亡禁曲第1章在线阅读

    “靠,这里是哪里?”杨风一觉醒来,发现眼前的地方,竟然不是网吧,而是一个令他感到古老的房间。古老的房间,却有些崭新。但他却百思不解,杨风明明是在网吧里看着他最喜欢的电视剧《宝莲灯前传》,只不过是睡了一小会儿,怎么会跑到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杨风疑惑的想着。就在杨风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令他感到极为陌生的

  • 沉吟一夏之丑八怪

    和江侃的不欢而散仿佛是一把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突如其来的记忆,让我一时有些窒息。“你可不像那种爱出风头的女生,成天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你怎么会被校园暴力呢?”我第一次敞开心扉跟丽姐聊我的中学时代时,她很不理解。“初中生喜欢欺负又丑又愣的,高中生喜欢欺负又美又怂的。这个标准,简直是为我

  • 阴刀(犬夜叉)第6章在线阅读

    看到母亲竟然这么坚决,郑庄公虽百般不情愿但也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将京地赏给了段。唉,天下哪有这样当妈的道理,不管怎么说寤生也是你生下的儿子,同样是儿子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寤生无数次的问自己。我的母亲要这么对待我。得知庄公要将京地这么重要的地方赏给段,大夫祭足十分担心急忙面见国君提醒道

  • 孪生兄弟往事

    混沌中的混沌神殿。“用力用力啊夫人!孩子就快出来了!”一女子正在生产,外面一男子在外面来回踱步。“哇,哇,哇!”直到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哭泣声,才停了下来。产婆出来:“恭喜神主,贺喜神主,母子平安”。混沌神主一愣而后大喜起来,“太好了!有赏,我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产婆也是无比激动,混沌神主的赏赐能差到哪

  • 混沌星河决之爷爷出手

    “陈星?你来干什么?”凌天放下碗筷站起来说道。陈星却根本没睬他,“美人儿,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想我没?”“你,你来干什么,我,我才不想你呢。”馨月怯怯的答道,陈星却张嘴一笑,“没事,美人儿,今天不想,等我把你娶回家,你以后不就想了么?嘿嘿。”“陈星,你想干什么,馨月也是你能欺负的?”爷爷桌子一

  • 【香蜜同人】珠玉在前(润玉&原创女主)醉酒

    似乎从R1SE开始的那一天开始,刘也永远都是喝醉的那一个。他也不是不喝酒,而是平常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庆祝,没有什么难过到必须喝酒的事情。所以除了第一天他因为分别,因为再次成团喝醉了后,他与RISE的成员,包括SWIN成员都没有再喝过酒,也再也没有醉过。周震南和赵让将刘也扔在床上,又给他盖上被子。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