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反派人设总掉线之竟然是小书圣?!

2021/11/25 17:57:21 作者:鹿无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派人设总掉线
反派人设总掉线
作者:鹿无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将于1月30号从31章开始倒v~新书《师尊太戏精怎么破》三月开,年下傲娇叛逆小忠犬x没心没肺老不正经神仙师尊,喜欢的小天使可以去专栏看一看~————————————————捡到的失忆侍卫是痴汉怎么破?您好,您的侍卫韩·大写的迷弟·子庚已开启日常定位追踪模式“大人你热吗?”“不热。”“大人你渴不渴?”“不渴。”“大人你上茅厕需不需厕纸?”“...不需要谢谢。”穿书成灾的年代,作为炮灰npc的林书言只想安度到晚年,不成想男主男二女主女二天天跑自己家里蹭饭,就差那个未曾蒙面的反派大魔头了深夜,推开

大离王朝历代皇帝,励精图治,文治武功,立朝六百多年来,所造就的王侯景象宛若过江之鲤,这也促成了姜尘身前的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盛况。

这些大离子弟,喝五邀六,谈笑风生,纵论天下,也是一道风景。

姜尘抬起头看着眼前一些,种种声音随之入耳。他曾经为了习得一些神通,专门入世研究过世间诸子百家,现在看见这些各门各派的子弟,倒是别有一盘风味。

“上一世,我为了报仇虽说耗尽千辛万苦,化名伪装,求学于诸子百家,虽然习得并不高深,可是这些后世那些高人俊彦研究出来的东西,放到这里,在这些人面前,应该也算的高明人士了吧。”

微微笑了笑,姜尘便收敛心思,正要迈腿向茶馆喝些香茗,耳中一股斥责声突然传来。

“你这个下贱东西,早就告诉过你,别偷偷跑出来,你偏偏不听,今天打你,那还是看在我爹的面子,没下狠手,那已经是你的莫大荣幸。今天你这个小子,居然还敢公然顶撞,你是想反吗?”

听到声音,姜尘抬头看去,眼前这个少年,他似乎认得,沉思片刻后,方才有一丝了悟。这个人是天英侯的一位儿子,自幼便是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深得天英侯宠爱。

虽然不是嫡长子,私下却被人叫做小侯爷,虽说姜尘上一辈也交友广泛,上下人物似乎都有认识不少,可是现在姜尘也只是见过这个人几面。

只是对于这个眼前的场景,早已经见怪不怪,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的事情,再次重现,还是这个小有名气的小侯爷,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在和人冲突时候,这个小侯爷好像也在场。

嚣张跋扈的声音在鼎沸的人群声中,异常明显,紧接着便是四周寂静异常,散开一圈,不敢出声,眼中带着些许好奇,围观眼前情况。

姜尘看着眼前一幕,便是知道这位小有名气的纨绔,必定又是在欺凌弱小,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若只是这样,姜尘绝对不会在意,肯定不会去趟这趟浑水,伸腿走开就是,毕竟这个人很可能跟别的家族有点关系。

如果因为自己出头,被人再次觊觎姜家,从而引发祸端,那就真的白玩了可是就在他刚要迈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后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我徐子推堂堂正正,敢做敢当,刚刚被你推倒在地,便站起身子,不要说是你徐厚才,就是那些圣人书籍,都没去碰,何时又有反抗之举,你就算污蔑,恐怕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身为天英侯子嗣,竟会做出此等寡廉鲜耻、不仁不义之事。”

姜尘听了少年的这句话,迟迟没有回过神来,说话深得腐儒风采,更曾经幽州城内居住,那么所有信息都指向一个人。

儒家后起之秀——徐子推,这个人那在后世可是响当当的强者,被世人称为小文圣,一身浩然正气,臻至化境,万法不侵、诛邪退避。

更曾唇枪舌剑,与当世诸位大儒辩论诸经义理,坐而论道,最后更是平分秋色,被称叹后生可畏。

妖魔来袭,攻伐大地,徐子推一袭青衫儒服,凌空而立,出口成章,口诛笔伐,有紫气东来,白虹贯日,一人挡十万妖魔联军,拒妖魔于百里之外。

一步踏出,诸圣文章从天而降落,宛百鸟朝圣,于其周身围绕,经文自鸣,绕梁三日而不绝,时妖魔十万军猝于门外,全军而来,全军而没。

这在当时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儒道大能,此刻既然竟然让自己遇见了,路见不平,当然拔刀相助,更何况如果真能和此人结成善缘,那以后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一身浩然正气,如果有难,那绝对是一个好帮手。

“都让开!”一念及此,姜尘微微一笑,面色一冷,直接腾开双手,拨开身前围观的人群,迈开步子走上前去。

虽说他不过是练气二重天的修为,可是仗着服饰华贵,一看便是贵公子模样,那些人自然不敢声张,赶忙让开,姜尘穿过人群,向中心走去。

人群郑重,一名身着青色长袍文人打扮的人负手而立,浓眉微皱,嘴角上闪现出一抹冷笑,身边几个着黑衣劲装的汉子,立在身后。

而在他身前,一名同样身着儒服的少年,神情淡然的站在场中,手中拿着两本古朴书卷,地上几本凌乱书籍洒落而上。

这个少年剑眉星目,一身青色打补丁的儒士衫穿在身上,却比那公子更显气派,眉宇中一股正气,不自觉散发而出,声音发出,竟然使得那嚣张跋扈的少年,身子一震。

这就是徐子推?

姜尘只是听了这个名号,便知道站在身前的少年是谁了,只是这仔细一想,竟然想起这少年竟然和自己捧经夜读,后来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却也曾经往来,不过此人,虽说同样出身于王公世家,却和姜尘不太一样。

此人并非正室嫡子,也非妾室所生,而是通房丫头和那天英侯一夜合欢所生下的儿子,是整个天英侯富最不被看中,甚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庶出。

大楚王朝,虽也有百家子弟,可是在此却并未得到重用,相反独尊儒术,大有罢黜百家的风范,儒家为尊,那自然极重礼仪。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分明,不可逾越,这徐子推的和这小侯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是却有天差地别,一个呼风唤雨,一个位卑人贱。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要以为你那个贱婢一般的母亲,榜上了父王,就有荣华富贵,我告诉你,像你们这种庶出的贱种,永出无头之日,今天我就打死你,看这里有谁敢说个不字!”

小侯爷面色一冷,袖袍一挥,立刻身后走出一位黑衣大汉,那大汉面若黑锅,浑身肌肉无比结实,竟然是练气三重天境界。

“对了,先别急着干别的,先对这个贱种掌嘴四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长幼有序,什么叫做天尊地卑,还有什么叫做贱种,废物。像他这种人,活着就是白搭,唯一作用,也就是给你们练练手。”

徐厚才话音刚落,一个黑衣大汉就走上前去,一步迈出,一个巴掌就直接对着徐子推的脸庞扇去,速度极快,竟然是丝毫没有留情。

“住手!”

姜尘见到黑衣大汉的动作,眉毛一挑,这个徐厚才好大的威风,既然出口就要给人耳光,而且还是四十下,在大庭广众下,这分明就是堪比廷杖的羞辱,尤其是对徐子推这种读书人来说,更是如此。

姜尘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直接身形一闪,来到大汉身前,手掌一抬,阻挡住刚猛强横的的攻击,l眉头微皱:“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些道理,你用得着反这么大的火么,再者说了,这惩罚是不是也太重了。”

“姜尘,竟然是你?”小侯爷见到来人,先是身子一怔后,旋即回过神来,冷笑道

“想不到上次那件事情之后,没把你打疼,这次怎么着,是不长记性,皮又痒了是吧,无所谓,既然你想出出眉头,那本少爷就让你和这个贱种,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到时候可别哭爹找娘去。”

姜尘微微一笑,三百多年的时间过去,他早就过了好勇斗狠的年纪,如果真的需要的话,那也是做给人看。

或者是迫不得已,方才出手,看眼前的情况,不过是嫡子对庶子的打压,其实用不着他大动干戈。

“我并无心思和你动手,况且要是真动起手来的话,那么我想,这恐怕对大家都不会好的。”

姜尘淡淡的说着话,徐厚才不知为何却感觉看着他平淡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不满,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这个小子平时什么都不干,偏偏爱弄些什么被当今贵族所不齿的事,爱和下人结交,上次打了这个小子,还不长记性。

“有些话,是上等人才能说呢,像他这种贱种,根本就没有资格说这话,想学人出头,那也得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况且,这本不该说的话,下人说了,那就是逾越礼数,当掌嘴四十,你是觉得我做的不对吗?”

徐厚才说着话,瞥了一眼姜尘,冷然道:“就算是你也一样,有些话,该说就说,不该说,就别说,当心被人掌了嘴巴,都不知道。如果你非要和我做对,我想你同样,没有那个资格。”

资格?这句话,好像是自己前一世时候说的居多吧,想不到今天竟然有小辈,用来对付自己。

“呵呵,如果徐兄不介意的话,那是否能给在下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揭过,别再追究。”

徐厚才冷笑一声,手中五指紧握,面带不屑的看着挺身而出的姜尘:“姜尘,你别看这儿离你们姜府近,可是你还没这个资格跟我谈事,今天这个贱种的事儿...”

嘭!

话音未落,姜尘没有说话,直接一脚踹出,他身前那个大汉瞬间飞出。

那大汉只觉得眼前一道虚影闪过,紧接着胸口一股大力全力,身子一震,宛若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速退去,在虚空划过一道半圆弧线,直到滑行三丈远后,方才种种落地。

这下子出手,众人都大惊失色,互相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眼前一切,谁都没想到这个弱不禁风,听说只不过练气二重天的少爷,竟然能够一脚把人踢飞,这少年莫不是一直都在暗自修炼武道。

而且,这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说出手就出手,直接撕破脸皮了,按理来说不是应该多谈一会儿么?

“你这个混蛋!”手指指着姜尘,徐厚才面色铁青,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姜尘,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种人,此刻在他心中,就和那个贱种一样可恶。

“你说我没资格说话,那么我想知道,像你这种依靠自己手下过活的人,自己一点本事都没有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姜尘不紧不慢的踱着步子,来到徐厚才身前,在后者的差异目光下,一拳轻轻打出,宛若无力的棉花一般,最后轻轻的触碰到徐厚才胸膛处。

这看似不经意的一拳,却是使得后者宛若发射出去的炮弹一般,骤然间向后飞爆飞而出。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姜尘冷笑一声,刚才他并没有用力,只是教训一下,这个张口闭口,就废物贱人没完没了的纨绔子弟,当然如果这个家伙依旧不知悔改,那么他不介意,再次出手。

姜尘转过头去,矮下身子,捡起地上洒落的几本古朴书籍,顺手打落上面的尘土。将书本递给依旧站立在原地,面不改色,只是眼神略微有些惊讶的徐子推。

姜尘微微一笑,说道:“徐公子,刚才我说的话,请你不再追究此事,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此刻无论是围观的众人,还是倒在地上徐厚才,亦或者自认为有泰山压顶不变色功力的徐子推,此刻都是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容稚嫩的少年,这个家伙,难道是失心疯了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开局获得怪盗基德模板之第五章

    走进洗手间,透过明亮大镜子中的影像,瞬间,陶穆穆被自己逆天俏丽容颜震到。更何况,她穿着飘逸若仙的荷叶边雪纺衫,外加九分修身西裤,完美将她玲珑身材展现出来。这是我?太美啦吧!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小小角色,居然也能拥有惊艳世人的极品姿色。真是老天厚爱,她嫣然一笑,心情大好。两分钟过去,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

  • 太阳花的长途在线阅读混沌

    送给路唯的别墅在z市有名的豪华区,依山傍水,风景清秀,而且就算是邻居之间也相隔几百米,足够清净。路唯对这里很满意,当然也能感受到环绕在这区域的青龙的气息。他笑了笑:“就这里好了,离得近也方便。”他可以串门去撸小穷奇。青龙的意图被看破,有些窘迫的轻咳了一声:“您满意就好。”他笼子里的小穷奇嗷嗷的叫了两

  • 三界妖狐在线阅读第8章

    “姑娘,这……”刘月不敢相信,或许是她理解的不对,当下镖局如此形式怎会有人愿意买下这烂摊子。不说外人了不了解他们如今的境地,单是看镖局如今在这个破胡同里……“当家夫人听的无错,我却要入股镖局。”黛玉肯定道,看刘月的神情黛玉便猜出她心中所想。屋外,雷大他们守在外面,因为都是武把式,有些功夫,屋里的对话

  • 第九禁区第十章在线阅读

    就在苏枫和那个人互相打量的时候,苏枫的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滴,主线任务更新,主线任务:破解幽灵医院的秘密,协助冥王干掉院长。”苏枫满头黑线:要死啊,系统,我面前这个就他娘的是院长啊。。。。。苏枫在看向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用眼镜查看了他的信息:幽灵医院院长等级:???攻击力:???防御力:???技

  • 神亡禁曲第1章在线阅读

    “靠,这里是哪里?”杨风一觉醒来,发现眼前的地方,竟然不是网吧,而是一个令他感到古老的房间。古老的房间,却有些崭新。但他却百思不解,杨风明明是在网吧里看着他最喜欢的电视剧《宝莲灯前传》,只不过是睡了一小会儿,怎么会跑到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杨风疑惑的想着。就在杨风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令他感到极为陌生的

  • 沉吟一夏之丑八怪

    和江侃的不欢而散仿佛是一把钥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突如其来的记忆,让我一时有些窒息。“你可不像那种爱出风头的女生,成天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你怎么会被校园暴力呢?”我第一次敞开心扉跟丽姐聊我的中学时代时,她很不理解。“初中生喜欢欺负又丑又愣的,高中生喜欢欺负又美又怂的。这个标准,简直是为我

  • 阴刀(犬夜叉)第6章在线阅读

    看到母亲竟然这么坚决,郑庄公虽百般不情愿但也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将京地赏给了段。唉,天下哪有这样当妈的道理,不管怎么说寤生也是你生下的儿子,同样是儿子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寤生无数次的问自己。我的母亲要这么对待我。得知庄公要将京地这么重要的地方赏给段,大夫祭足十分担心急忙面见国君提醒道

  • 孪生兄弟往事

    混沌中的混沌神殿。“用力用力啊夫人!孩子就快出来了!”一女子正在生产,外面一男子在外面来回踱步。“哇,哇,哇!”直到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哭泣声,才停了下来。产婆出来:“恭喜神主,贺喜神主,母子平安”。混沌神主一愣而后大喜起来,“太好了!有赏,我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产婆也是无比激动,混沌神主的赏赐能差到哪

  • 混沌星河决之爷爷出手

    “陈星?你来干什么?”凌天放下碗筷站起来说道。陈星却根本没睬他,“美人儿,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想我没?”“你,你来干什么,我,我才不想你呢。”馨月怯怯的答道,陈星却张嘴一笑,“没事,美人儿,今天不想,等我把你娶回家,你以后不就想了么?嘿嘿。”“陈星,你想干什么,馨月也是你能欺负的?”爷爷桌子一

  • 【香蜜同人】珠玉在前(润玉&原创女主)醉酒

    似乎从R1SE开始的那一天开始,刘也永远都是喝醉的那一个。他也不是不喝酒,而是平常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庆祝,没有什么难过到必须喝酒的事情。所以除了第一天他因为分别,因为再次成团喝醉了后,他与RISE的成员,包括SWIN成员都没有再喝过酒,也再也没有醉过。周震南和赵让将刘也扔在床上,又给他盖上被子。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