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云衣之话唠

2021/11/25 16:58:45 作者:大羽小西 来源:17K小说网
青云衣
青云衣
作者:大羽小西来源:17K小说网
她,是叛臣之女,一生坎坷,但无怨无恨,一心只为一人。他,是麒麟将才,一生传奇,却终有憾事,他的心愿有二,一是国,一是她。他,是如玉君子,一生富贵,可所得非所求,他平生的追求只有一个,留住她在身边。终了,各有心愿。她说:愿来生平凡,无将相,非王侯。他说:愿来生国平家宁,得你为妻。他说:愿来生不遇。

小栗子无奈,只好赶紧到泰安王妃这边来汇报情况。

一来是泰安王妃有令,不允许世子爷随意出门;

二来是他也不希望世子爷出门,世子爷出门他就得跟着,万一跟丢了,或者是世子爷出了什么意外,他的脑袋都要搬家。

当他把世子爷邀人明日去游湖的情况汇报后,他真希望泰安王妃能够说一句:邀请大家来府上聚聚,游湖还是算了吧。

可他听到的却是和他想法截然相反的话,“那你明天就好生跟着世子爷,游完湖你们就回来。”

泰安王妃认为儿子邀请朋友去游湖是好事,眼下正是樱花恰开时节,况且她儿子一个人出门也能一个人回来,何况还有家奴跟着。

若是把儿子禁足在家中,而让其不开心,她当然选择让儿子出去玩耍。

只要有人跟着他,她也还算放心,尽管她会忍不住担心,可,天下做母亲的人谁不是如此心疼自己的孩子呢。

再说了儿子和瑞安王许家迟早要结亲,孩子们经常走动能增进情谊,若是明日游湖能让瑞安王的女儿许谦蓉一起就更好了。

她一心盼着儿子能和许谦蓉尽早成亲,她也好早点抱上孙子,尽享天伦之乐。

但她也知道几个少年出门,带着个姑娘家怎么都不太像话,所以估摸许谦蓉是不会同去游湖了……那就让男孩子们尽情去游玩好了。

“是。奴才知道了。”小栗子不敢说二话,暗想:主子心,海底针,明明下令不允许世子爷出门,这又同意世子爷出门。

虽然心里小郁闷,但他还是忙不迭地出去送消息。

话说景庆苏一想到明日要和瑞安王家的世子许谦修,济安王家的世子孔敬之,一起游湖就无比期待。

他们的父辈之间关系原本就好,加之三人年纪相仿,故他们也玩得来走得近,甚至连城里百姓都知道他们是“铁三角”的情谊。

而景庆苏其实是想要带着他的这条丹顶锦鲤,去兄弟面前显摆一下,他想要告诉他们这条锦鲤的美丽和神奇——神奇之处是他总觉得这条锦鲤会飞。

“小锦鲤,我要睡觉了,你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飞走吧?”睡觉前,他把下巴贴在鱼缸边沿,含情脉脉地望着。

“我要飞早飞了。”杨暖暖哭笑不得,只是她内心的声音他听不见。

但他好像听见她内心的声音一般,“你不要飞走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呀!你是个小仙女对不对?”

“我不是小仙女……你快去睡觉,简直吵死了。”杨暖暖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我睡觉咯。明天带你去看我的两位哥哥,嘿嘿……”他笑起来的时候纯真得好像五六岁的孩子,阳光,清朗,纯粹……

杨暖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蛮喜欢看他笑的样子,毕竟在21世纪看多了性/冷淡的霸道总裁僵尸脸,她有了审美疲劳。

这么一个爱笑的帅哥出现在她面前,不能不说太惊喜和意外。

想着他要睡觉了,而她只能呆在鱼缸里,她就郁闷,尾巴一摆,在浴缸里无奈地转起圈圈来。

这鱼缸太小了,根本不够她施展拳脚,她好想去游泳池去湖里去海里好好畅游一番,好想念从前做人的时候,在游泳池里尽情畅游的感觉。

看着锦鲤在鱼缸里转圈圈,景庆苏惊讶道,“小仙女,你是不希望我睡觉么,是想要我陪你么?毕竟我睡觉了,你会很孤单……”

“废话真多,快去睡觉。不睡觉长不高!”杨暖暖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目测他那挺拔的身姿,海拔至少188cm,而她的净身高是……和发育不良的美人蕉差不多……

他愣愣地望着鱼缸,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自己好好的……明天起来,我再和你一起玩儿。”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把草编蒲扇给自己扇风,偏着脑袋问锦鲤,“你热不热?我有点儿热。”

“话唠,我求求你,你快去睡觉,别再讲话了。”杨暖暖恨不能生出两只手来捂住耳朵,或者是立刻失聪。

可是她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见,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碎碎念,“我好热,好难受,不想穿衣服,我还是把衣服脱了吧。”

他说着把身上的薄薄绸质白色睡衫脱下,那衣衫宛若一片白色云团笼罩在一座高山上,只见云朵被风吹动,轻轻飘地盘旋,落下……

他那伟岸的虎躯像屹立于天地间的千年峭壁,那么霸道地映入她的瞳孔,惊讶得她头脑空白。

他的麒麟肩,爱之把,人鱼线,腹肌……

杨暖暖都没有第一时间看见,她第一时间看见的是……

他那胸前的……

圆润,颜色明明粉嫩若桃花,可在她此刻看来,偏偏像那汽车的红色尾灯一般鲜艳打眼!

呃……他这也太奔放了!

她赶紧将身子沉在鱼缸底部,紧张得不敢再瞄他第二眼。

“还是好热啊,裤裤也不想穿了……热……这么热怎么睡觉,睡不着,好想出去玩。”

听他那口气,杨暖暖觉得他应该是全身裸裎了。

这家伙也太奔放了,她凌乱到要抽风了,光是想想那画面,就心跳加速到不行!

“哈哈——现在凉快多了,不穿衣服好舒服,我真的要睡觉了哦,小仙女晚安。”临睡前,景庆苏又凑到鱼缸前来看了一眼。

杨暖暖沉在鱼缸底部,一动也不动,假装睡着了,刚一闭眼,她猛然意识到什么:

热?热?他很热?为什么?他发烧了?

现在正是三月天,气温再适宜不过,他怎么会热呢?

他的古怪,让她无法理解,用尽所有的知识点来解读,也解释不了他为何会在三月天热到要脱丨光衣服。

他怕惊扰到它,用气声说道,“小仙女,我要睡觉了。你睡着了吧?”

杨暖暖听见他那声音,真是哭笑不得,“求求你了,快去睡吧,话唠。”

他果真躺在床/上去,房间里总算是安静下来,可杨暖暖的心里却像有滔天巨浪在翻滚,心跳剧烈……

刚才看到的他那裸裎的完美的身躯还在她脑海里晃动,犹觉得她心里的某个开关被打开了,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但要说具体又无法描述。

也不知道要在这鱼缸里困多久,什么时候才能变成人呢?

系统什么时候会恢复呢?

好无聊的夜,现在若是能看看直播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啊。

原本以为他已经乖乖睡觉,却又听见他唠叨着,“小仙女,我睡不着,好怕你飞了,你到床上来和我一起睡吧。”

他说着就将手伸到鱼缸里,要将锦鲤抓起来,想了想,又松开了抓住锦鲤的手,自言自语道,“你还是在水里吧,水里凉快。”

刚才,在他手指触摸到锦鲤身体的那一霎那,杨暖暖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还好他放弃了要它陪/睡的念头。

但他还是捧着鱼缸,将鱼缸放到了枕头边上,他一手揽着鱼缸,这才觉得放心地躺下来。

杨暖暖觉得好好笑,没想到这世子爷这么秀逗可爱,对它的在乎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遒劲的胳膊绕着鱼缸一圈儿,将鱼缸拦在胸前,手指轻轻扣在鱼缸边沿,时不时睁开眼睛来瞧一眼鱼缸,见锦鲤还在,就又合上眼睑。

他一抬眼皮一落眼皮,都好似带动了一阵风,杨暖暖看着他那长长的睫羽好似两片黑云在晃动。

讲真,她蛮喜欢看他的脸,真的好帅,无法形容,她只想记住这张有恩于她的脸:

那高耸的鼻梁和眉骨好似饱满的山脊坚/挺,当他的眸光从鼻翼上扫过时,好像月亮撒下的一片皎洁;

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中是不染尘埃的纯净,清澈见底,可以看到那纯粹简单的内心;

整张脸的风格似屹立千年的峭壁一般坚毅,宛若大自然的流风骤雨鬼斧神工地雕刻出幽深起伏的线条;

他的声线还有些稚嫩,带着变声期的醇厚低沉,好像黎明的风吹在沉默的沙滩上,惊起一片沙雾,有一种砂砾的颗粒感。

现在她已经将这张脸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因为太帅,太深入人心。

过了一会儿却又听见他说,“你热不热?要不要我再给你加点儿冰块?”

世子爷,你不用睡觉吗?杨暖暖好想撞墙,她困了,想睡觉了,可他喋喋不休,吵得她有些烦。

他用手指试了试鱼缸里的水温,若有所思道,“要加点儿冰块才好,你肯定会热吧。”

他这么说着已经起身,走到房门口,对着门外守夜的小太监说道,“小刚子,帮我去地窖取些冰块儿来。要快。”

“是。世子爷。奴才马上去。”小刚子打着哈欠往地窖小跑。

当他将两块冰块放进鱼缸里的时候,杨暖暖感动得想哭。

这感觉太冰爽了,泡在冰水里的感觉,就好像吹着中央空调吃着冰西瓜。

西瓜,中央空调……好遥远的记忆啊!

她瞥了瞥嘴角,正疑惑他在干什么的时候,却听见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唔……嗯……呜呜……”

半夜里,杨暖暖被一阵粗沉的呢喃声惊醒了,她缓了半天,才意识到貌似是世子爷在做恶梦。

“不要,不要……你们是谁?你们……走开……不要……”景庆苏在梦里呓语着,杨暖暖竖起耳朵想到听个仔细,没想到这家伙睡觉还这么多话。

好想知道他到底梦见了什么,期待他能说更多的梦话。

怪哉,现在竟然不嫌他是话唠,竟然想要知道他的梦境,她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惊讶而有些小慌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渣渣附身之后羁绊

    帝尊,“听完故事不想说些什么吗?”爵爱,“你我都是有辜之人。我因饥饿妄想吃掉哥哥,而哥哥为了让我活下去选择自杀,最终我吃掉了哥哥的内脏,而那群研究所的人只冰冷的看着这一切,如同看耍猴一般,于是恢复魂力的我杀了他们所有人。而你……”帝尊,“说下去啊。”爵爱,“没什么,继续讲吧,哥哥还没有回来。”帝尊,

  • 在他心里眠第10章在线阅读

    入天山是建炘洲附近最高的山峰,相传自上古近万年前,曾在山峰东南岸一处名为葬谷的地方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今已经不可考证。那片葬谷已经被地理的变迁所掩埋。但是入天山依旧雄立于世界。他的伟岸令世人所惊奇。入天峰顶上,文渊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眼中神色木然。他的心仿佛陷入了死寂,时间太过于久远了,他感觉

  • 最强圣杯系统之活下去!

    混乱的游戏世界第四章活下去!先不说我为什么能用一堆草做火把,为什么我非要再做一个火把,直接加草进去不就行了吗,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方法并不可靠。。。我先开始放一堆草在火把里,然后那一堆草就这样迅速的烧掉了,然后我在火的下面捆了一堆草,这样上面的草烧完了就会蔓延下来烧下面的草了,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新做一个

  • 陈六夏的日记之修为大涨(8)

    听到封无极的话,陈雷也不再客气,安心坐下开始运功修炼!封无极点头笑了笑,接着,大手一挥,大阵中流动的灵气忽然如同脱困的野兽一般,疯狂地涌动起来。但是,涌动的灵气并没有四处乱窜,而是全部汇聚于封无极面前。慢慢地,庞大的灵气凝聚成一个墨绿色的玉牌,漂浮在空中!封无极意念一动,玉牌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顿时,

  • 百炼苍穹在线阅读第9节

    第9章连翘心想,她果然也是有些双标的。在林文旌和赵云贵之间,她更偏向赵云贵一些,因为她觉得林文旌敲她后窗和她私下幽会不君子。但到了孟子庭这里,对方干的事甚至比林文旌还出格,但吃着香甜的小点心,喝着温度正好的清茶,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偏向孟子庭了。连翘昨晚没睡好,早上一来没什么胃口,二来也没法连续一个人吃

  • 天戒之戮血无痕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慢着“鲍峰,鲍峰。”走回来点周路言暗道不好,只见背包待在原地,人却不知去向,接连大喊几声也不见回应,周围异常安静,慢慢的周路言面部焦虑,不由大声喊道:“鲍峰···鲍峰···”整个商场回荡着呼喊声。“怎么了?”一股浑厚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鲍峰手电筒的亮光直射过来,周路言心中松

  • 乱世之冉伤在线阅读碎裂的世界

    终于,天黑之前三人终于来到了混乱之城,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回奔走的修炼者,大道两旁林立的商铺,很是热闹繁华。古时,这座城本是一座小镇,后来去洪荒古域寻宝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此处形成了一个集散和中转的地方,渐渐地,无数年发展下来,便有了如此巨大的规模。远处看根本显不出巨城到底有多高大,只有在近处才能感受到

  • 坏人在线阅读第2章

    此时,十里桃林,折颜与白真正在对弈,忽见空中有一道金光闪过,其落点正在这十里桃林,二人对视一眼,决定前去一探究竟。走近一看却是一只通体金光的小鸟。“有趣,有趣,这只小鸟金光闪闪,还有三条腿,折颜这是只什么鸟啊?”“哦?三条腿,我倒是没见过,只是听父神说过,有一种神鸟名叫三足金乌,通体金光,生有三足,

  • 天机之风尘传在线阅读ONE.

    夜十一点,港黑一众包了酒吧的场,为尾崎红叶庆生。其实他们基本不怎么过生日,尤其是红叶。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生日这一天和其他任何一天,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这次生日聚会的起因仅仅是尾崎红叶的一次受伤。快到年底,似乎国内外的杂鱼都蠢蠢欲动起来,中原中也只好又一次前往欧洲出差。然而他刚落地,森鸥外就从日本给他

  • 无常医生在线阅读第8章

    布帛锦画,画上一白沙少女,莞尔笑着,淡娥眉朱红小嘴,芊指清露水,淡淡朦胧的雾气其身,宛如九天玄女下凡又如花中仙子采露。画中之景如痴,如醉!可是……却被一把烈火烧了个干净。“竟然是个女子!”华衣少年,看着眼前化为灰尘的布帛皱眉说道,心中充满仇恨,他一瞥地上的灰尘一脚狠狠踏下。“即便你是个女子,触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