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觉魂门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1/25 16:14:50 作者:寒香子 来源:17K小说网
觉魂门
觉魂门
作者:寒香子来源:17K小说网
一笔如刀点阴阳,双瞳似电观鱼龙。墨颜机关,史上最精密机关制造术。但却在一夕之间不知因和整个家族神秘消失,淡出江湖。只留下神秘且不可遥及的墨颜宝藏和一个惊天秘密。有传闻,得墨颜宝藏者可得天下。

段夫人一行三人出柔仪殿,仍旧上了肩舆,一时无话。也不知是否刚用过酥酪的缘故,倒好似三人的身子较来时重了,是以抬舆内侍的脚程比先前慢上许多,一摇三晃许久,方到了后宰门处。

偏又遇上东宫卤薄陈于此地,想是太子亦抄了近路——取道后宰门去国子监原本更为近便。段夫人和周氏二女无法,只得立于自家车马处退避,等候太子銮驾先行。

只是等了半日,也未见仪仗开跋,周元笙略略举目,见队伍打头处六面龙旗迎风猎猎飞扬,太子所乘金辂在日光下熠熠生辉,心中纳罕,莫非那太子还未驾到,一众人便只好在这里苦苦等候。

正自胡乱猜测,忽听得身后一阵响动,周遭侍立之人立时屏声静气,正衣肃容。须臾,只见一众宫人簇拥着一位着朱红直身的少年缓缓行来,那少年身材修长俊俏,举止端然洒脱,正是本朝太子,皇帝第五子李锡珩。

李锡珩目不斜视,不曾留意周遭可有旁人,倒是他身旁的东宫局郎成保一早瞥见了段夫人等,俯在太子耳畔低声提醒了几句。李锡珩向西首望去,果然见段夫人垂手立于车畔,眉头轻轻一蹙,待要回眸,又看到俏生生站在段夫人身后的周仲莹,唇边忽地漾起一弯浅笑,举步便向西折了去。

身后一名华服丽人见状,忙趋前几步,轻声道,“殿下,时辰差不多了……”还未说完,李锡珩已冷冷回顾,沉声道,“如此多话,孤不须你提醒。”那丽人讪讪收声,当即垂眸不敢再言。

周元笙虽眼望地下,余光亦可看到逶迤前来的一行人,及至身前,段夫人已俯身拜倒,自己也连忙跟着跪下,耳听段夫人道,“臣妇拜见殿下,殿下千岁。”

李锡珩虚扶了一把,含笑道,“夫人请起。”待段夫人起身,方问道,“孤不知今日夫人进宫,可是才从柔仪殿中来?”

段夫人道,“是,臣妇奉娘娘懿旨,带小女入宫觐见。”李锡珩闻言,转顾周仲莹,笑道,“原来莹妹妹也来了,孤适才远远一望竟没认出,旧年一过,莹妹妹似又长高了许多。”

周仲莹听他提到自己,半垂首盈盈一笑,轻声唤道,“殿下。”李锡珩朗然笑道,“叫表哥好了,你又闹什么虚文。是了,我听说你要进宫给阿玥做伴读,果然现下已有了几分规矩,比旧年时大有进益,只是往后碰到我,仍是向从前一般称呼就好。”

这一番话说得语意柔和,似在循循善诱一个小妹妹,又似含着一些盼望和期许,加之声音极是轻软悦耳,便让人生出无从拒绝之感,周仲莹面色微微一红,低声道,“知道了,五表哥。”

李锡珩望着两抹绯色渐渐润上周仲莹面颊,不禁抿嘴一笑,目光略微偏转,才看到一旁还站着一个窈窕少女,姿容娇美若春桃秾丽,面色沉静如秋水潺湲,却是极为眼生,便问道,“这位女公子便是舅舅长女,自幼长于苏州姑祖母家的那位?”

段夫人含笑点头,代为答了一声是,又回身示意周元笙。后者本想躲在她身后混过去,此时也只得应道,“臣女周元笙见过殿下,殿下万福。”除此之外,并无一字多言,眼睛也仍只望了地下。

李锡珩淡淡一笑,不再理会。如此寒暄一阵,就是成保也有些沉不住气,轻轻拽了拽他衣袖,耳语道,“殿下该起驾了,再晚就该迟了。”

李锡珩这才略略敛容,向段夫人告辞。段夫人立在原地,目送太子登辂离去,也预备上车,回首时不觉望了周仲莹一道。周元笙心念微动,将脚下步子顿住,身子轻轻一晃。彩鸳忙扶住她,问道,“姑娘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周元笙喘息片刻,无力道,“没事,只是忽然有些头晕。”彩鸳嗔怪道,“怎么好端端的头晕起来,别是受了风寒。姑娘快些上车罢。”周元笙默默点头,却是以手抚头半晌未动。

段夫人关切道,“快将姑娘扶上车去,莹丫头过来跟我罢,让你姐姐好生休息。”周元笙忙回首道,“太太和三妹妹挤在一处如何使得,我没事的,歇一会子就好。”段夫人温言安慰道,“无妨,往日出门她还不是跟我同车,你既不舒服就更该好生休息,一路安安静静的才是。”

周元笙歉然一笑,也不再争辩,由着丫头们将自己搀扶上车,又让彩鸳留下服侍自己。一时启程,车内摇晃起来,彩鸳神色紧张,望了她道,“姑娘若觉得难过,就靠在我身上闭目养神好了。”

周元笙轻轻点头,忽然狡黠一笑,压低了声音道,“我骗她们的,谁头晕啊,你可曾见过我有这个毛病。”

彩鸳瞠目,半晌方恍然道,“我就说嘛,姑娘几时新添了这个病症,可这又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不愿意和三姑娘同车?”

周元笙摇首道,“那倒不是,只是我乐意成人之美而已。”彩鸳不解她何意,环顾四下道,“姑娘是成自己之美罢,如今独占一辆车,倒是惬意了许多。”话音刚落,周元笙抬手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复又向外一努嘴,低声道,“轻着点,叫人听去了回头整治咱们。”

因那样子极是狭促,彩鸳亦忍不住噗嗤一笑,两人相顾笑了一刻,周元笙便示意她斟了茶来,徐徐抿了几口,方缓缓道,“你没瞧见太太适才的样子,满眼都是欲语还休的关切,还透着些焦灼,定是有话要同三妹妹说,恐怕这一路上是要憋坏的,索性我便成全了她,权当做好事罢了。”

彩鸳回想一道,讷讷点头道,“好像是罢,我也没太留意。那姑娘觉得太太有什么要紧事?”周元笙轻笑道,“左不过是为太子刚才那一番亲疏有别,诚意十足的话。”顿了顿,又淡淡道,“横竖不与咱们相干,管她呢。”

她一笑置之自去品茗,摆出一副闲闲懒懒的态度,彩鸳却着紧问道,“我瞧太子的样子,像是有些喜欢三姑娘似的,往常他们就相熟,如今更是近水楼台了。姑娘怎么一点也不急?”

周元笙挑眉道,“喜欢便有用么?储君的婚事岂是凭这个理由就能定下的。”微微笑了笑,又缓缓道,“不过都是一样的可怜,一样的由不得自己做主。”

彩鸳虽听出她话中之意,却也未顺着话接下去,自顾自道,“刚才我偷眼瞧了瞧,殿下真是好好俊俏模样,都说外甥像舅舅,殿下却比老爷还俊上几分,只是似乎太过清瘦,有些柔弱,说不上,竟像是有些病容似的,也不知道到底怎样。姑娘瞧着呢?依我说,殿下论样貌也是不输咱们家二爷的。”

周元笙突然横了她一记,斥道,“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有什么可比的。”彩鸳全无惧意,抿嘴笑道,“姑娘做什么怕提二爷,我今日便想问个清楚,姑娘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就当是我为那不能提及,又不能忘记的人问的罢。”

周元笙愣得一愣,神思便有些恍惚起来,那人如今业已在金陵城,也许便在这禁城的不远处,也许正和储君一道聆听鸿儒讲经,也许正在某处轩馆与人高谈阔论,车窗外照拂过她的融融春日也照在他的眉梢眼角,掀起过她衣袖的湛湛和风也掀动着他的轻罗春衫,他们相距不远,却又仿佛已隔着一重天地,她实在不知还能惦念些什么,于茫然无计间,一句很早以前读过的句子蓦地里涌上脑海——要见无因见,拼了终难拼。原来说的就是眼下这般情形。

见她良久未语,彩鸳摇着她的衣袖,催问道,“姑娘连我都瞒么?有什么心事只好说出来,憋在心里愈发难过,我也不过是替姑娘急上一急,并没旁的意思。”

周元笙笑了笑,握了她的手,道,“就是我方才说的那话,一样可以拿来回答你的问题——喜欢便有用么?”她含笑看着彩鸳怔愣的模样,不禁幽幽轻叹道,“何况,我只知道,我不曾喜欢过适才那位储君,却也不知可有喜欢过那个人,我是真的不懂什么叫做欢喜,真的不懂。”

车内良久无话,只闻得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越声响,那是鎏金银香球轻轻碰撞的声音,和着马蹄踏在青石地上的铿锵之音,渐渐地消散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

周仲莹在车中吃了两块玫瑰酥饼,又饮了满满一盏木樨清露,正有些发撑,半撒娇半无力的靠在段夫人身上,直叫母亲给揉揉肚子。段夫人满心爱怜,一把搂过她来,轻声唤道,“我的儿,一个没拦住又这般贪嘴,可是今儿的酥酪还没吃够?不值什么,我回头打发厨娘也依样做出来,给你吃就是。”

周仲莹笑道,“那敢情好,下回女儿去娘娘那儿见了酥酪,也不至于那般眼馋,正好学姐姐的样子,也多些斯文气。”

段夫人摇头笑道,“太过端庄终究也没趣味,你五表哥就很喜欢你质朴自然的样子,所以你们便谈得来。”周仲莹一笑道,“母亲怎么忽然提起他来了,殿下一向当我是小妹妹,自然亲厚些。”

段夫人见她仍是一派小儿女天真,心中又爱又叹,道,“说你懂事,却又还没有一点成算,来日你进了宫,该让我怎么放得下心呢。”

周仲莹略略抬首,探寻着母亲的目光,踌躇道,“娘,我真的要去做伴读么?有姐姐一个不就够了,你们……不是要为五表哥选太子妃,我年纪尚小,怕不合适的。”

段夫人笑问道,“莹儿不想做太子妃?”周仲莹脸上倏地红了一片,嚅嗫道,“我从没想过这些。”动了动嘴唇,却又有些说不下去,半日才低低道,“表哥前头的妻子嫁了他一年就没了,他们都说表哥命里是克妻的,母亲怎么舍得把我嫁与他……”

段夫人轻笑了两声,摇首打断道,“这等无稽的话你也相信?那是前头的人福气不够压不住,你的命格是大富大贵,岂是她们比得了的。娘只问你,你喜欢五表哥么?”

周仲莹愈发害羞,将半张脸都埋在母亲怀中,轻声道,“我只是觉得他生得好,待我又极好,宫里人都说他脾气不大温和,可他对我却一贯轻言细语,也许只是因为我年纪小罢。”说到最后,已是声音细若游丝。

段夫人和悦一笑,全不理会她的羞臊,接着问道,“那你想不想做皇后?”周仲莹一愣,微微坐正些,却是想了许久,认真道,“我不知道,皇后有什么好?就是姑母那般,我每每见到她,总觉得她和庙里的菩萨一样好看,却也一样不生动,也不知她究竟快活与否,做了皇后连母亲都难见上一面,想来也没什么趣。”

段夫人不以为然道,“即便不做皇后,嫁了人也不是想回娘家就能回得去的,女人这一生终究还是不自由。你寻常能想得到的苦,皇后有,普通女人更有;可你想不到的快活,却只有一人之下的皇后才能拥有。”

她略一停顿,语重心长道,“身为女子,一生所愿大多为家宅和乐、夫妻恩爱。虽看似不难,实则却不易。除却该有的聪明才智,尚需家族助力,两厢结合方能立于不败之地。若是痴心只想着靠夫婿情谊便可长长久久,就是过于天真了。娘觉得,你的剔透聪慧若是只浪费在内宅事物中太过可惜,难得太子目下对你颇有好感,这便是你最好的机会。”

见周仲莹凝眉思索,段夫人微微笑道,“你这个年纪自然有很多对人生的向往,也许是自在,也许是畅快。这些东西都是好的,可你若不够强,便统统难以实现,唯有权利才能成为这些好物的庇护。做天下最尊崇的女子,利用手中权柄实现你心中所想,才是人生至为快意之事。女人,若成日家想着家宅夫君,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介女流。”

周仲莹沉吟良久,颔首道,“我知道,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所谓文人士子前仆后继也要博庙堂高位的缘由,都在母亲适才的话里。许多事情光有憧憬自是不够,尚且须要手段和利器。”

段夫人见她会意,心中甚慰,愈发疼惜地将她搂入怀中。周仲莹不过无声淡笑,她年纪虽小性情纯净,人却极是灵慧,这些事于她而言自是一点就透。只是她在母亲灼灼的目光里,倏然捕捉到了一丝刚毅,一抹怨愤,便有些迷惑起来,母亲所说的心愿,究竟是她未曾实现的,还是一股执愿——心心念念要让自己去代为实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主你不配(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真是一个恶劣的人谢谢。04.国木田独步当然不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而是去见了库洛洛。在和黑发青年一起回溯小女孩人生的途中,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听起来像是外国人。不太礼貌的是,他由此联想到了某个奸诈的俄国佬。因为这个粗鲁的想法,国木田独步皱起了眉头。“拿着照片探查小女孩儿至今为止的

  • 宠妃之路(重生)石头里蹦出的婴儿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一群小狼正在它们的领地里头不断地来回奔跑,高穿低爬,跃枝踏叶,这片散发着原始气息的丛林似乎就是它们最好的嬉戏乐园,突然间,它们发现了什么,纷纷围绕在一起……那是一块模样有些怪异的石头上。石头约摸大树树干般粗细,外层沾满了泥土,彷彿刚从地底上被挖出来不久,它的大致形状是椭圆形,但上面

  • 爱情公寓:硬刚教授和诸葛大力此间少年

    紫云方宫里面大家都已经在享受美味佳肴的时候,南天门外一个少年风尘仆仆,似乎才从很远的地方刚刚赶来,外貌约莫人间十六岁的样子。由于寿宴来客纷杂,为了避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来捣乱生事,从南天门外到紫云方宫有层层结界和天兵把守,除了个别天帝亲信,其他人都要有请柬方能通过。不过这个少年一路走来如入无人之境,结界

  • 佑太爸爸没有女儿妖女倒酒

    这事虽是做的正道,然而张庄主成名已久一朝被毁,交好者甚多有些不平者,看其清欢平日言行无忌,事后明月山庄莫名一场大火,始终查不出是何人所为,只好将其怀疑暗暗指向清欢,故称其妖女清欢。又以示其不好相与,为财出力的本性,再加上那日宾客来自天南地北,所以妖女清欢的名声就这样传出去了,可以说是一夜成名。此刻众

  • 小可爱生存指南[综英美]夏冬青委屈哭了

    “能悄无声息的播种成功你说凶不凶?”赵枫冷冷一笑,打量的夏冬青一眼,“就你这样的小身板,估计也就只够他吃个半饱。”“......”夏冬青顿时无语。半响,眼珠子一转,戏谑道:“你不去,难道是因为你也打不过,怕了那个鬼?”赵枫不屑的瘪了瘪嘴,“激将法没用。”“爷们做事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买卖

  • 天道九界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师妹来访“少装傻,刚才是不是有两个警察找你啊,其中一个还叫秦剑。”“你怎么知道?”“呵呵,那个秦剑说起来和咱俩还是校友呢,他还跟你一个系的呢,都是学法律的,我学的是新闻。我专门跑这方面的新闻啊,两句师兄一叫,就和他混熟了,我刚在路上堵着他问案情呢,正好瞥到卷宗,就跑过来买了好吃的安慰你那颗受惊

  • 俏王爷只宠傻王妃第6话 玩得有点大

    大一很快回来,三大包装备在他身上没有多少分量,他很有力气,老路和我拿起折叠铲就开始乱挖一气。开始很累,觉得这样不行才改变方法,变成四人一条线,笔直的向后连着挖。这时候也很小心,和他们必须保持一点距离。这种蛮拆是不计后果的,声响较大易被发现,只要短时间不被发现,就能达到目的。通常北方的辽代墓葬,都是一

  • 我!开局就无敌在线阅读第8章

    门铃声响起来,让屋子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凯瑟琳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哈莉点点头,默默地退后。然后凯瑟琳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凯瑟琳透过猫眼,看见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站在门外,而且这个男人一身黑,头发似乎因为很久没有进行清理显得十分的油腻,最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脸色十分的阴沉,

  • 天君之安度因·洛萨

    “队长!”剩余的兽人疯狂的怒吼,骑着巨狼向杀,奔而来,气势汹汹,凶悍无比。叶海连忙跑到几颗树旁,左手一攀,非常轻巧的上了一颗大树,站在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兽人。兽人围在树下面,对着叶海狂吼,然后有几个人跳下狼背,举着巨大的斧头对着大树猛砍,这根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竟然没有几下子,

  • 留给你的日记乱七八糟的时间差

    午休结束后,棕发少年拿着笔记本慢慢悠悠的走在学校的走廊上,打算回教室上课,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本子,陷入沉思般的喃喃自语,可身体却轻松绕过迎面走来的其他学生。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嗡嗡声,少年深棕色的眼睛微微一动,从本子上移开,寻声向左上方的地方看去,那里正有一只小小的虫子从他头顶上方划过。“是错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