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漫之变身二次元女神白兰

2021/11/26 10:55:19 作者:我屠龙傲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综漫之变身二次元女神
综漫之变身二次元女神
作者:我屠龙傲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启离开商队之后,如同鸟一般展开自己双臂,感受微风吹来,好像要飞起来一样。他深深的呼吸,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一如往常的进入城中,前往到了苦府。

这时候夫人已经外出了,启站在门外,一丝不苟静静等待着,如同石人一般等待夫人的归来。他看着倦鸟归林,日落汤谷,苦姜氏的马车才慢慢的到来。苦姜氏下马车的时候,看着启,责备身边的人说:“启要见我,为什么不来禀告呢?”

“夫人,我也是才来。”

启恭敬站在苦姜氏后面,跟着苦姜氏一起进入到了府邸里面,进入府邸,苦姜氏询问说道:“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启准备迎娶一位姑娘。”

启跪在地上,恭敬的对着苦姜氏说着。

苦姜氏微笑的说:“这是一件好事,启你也应该成家了,不知道是哪位姑娘呢?”

“启禀夫人,她是一位奴隶。”

“哦,想必就是黑齿国商人带来那位叫白兰,今天我们也曾聊到,据说赎身需要障目叶,启,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还请夫人成全。”

苦姜氏看着五体投地跪在地上的启,想到启对自己的忠心,于是对着丫鬟说道:“你去让管家将库房里面的障目叶拿来。启,你成家之后,一定要好好疼爱自己的妻子,切不可因为她是一个奴隶而随意侮辱他。”

“夫人恩深如海,启就算粉身碎骨也难以回报夫人。”

苦姜氏听到了启的哭泣之声,心中大为感动,有这样一个好的仆人,真是千金难求。

很快丫鬟就将障目叶拿过来了,启恭敬的接过盒子。聆听了一下苦姜氏的教诲,就离开了苦府。走在大街上,他用衣袖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再次恢复了平静的样子,自己刚才那一脸的感激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他如约来到黑齿国商人那里,将巴掌大的障目叶拿出来。黑齿商人将障目叶放在眼睛前的时候,果然在启面前消失了。黑齿商人心中激动无以言说,立下契约,然后让白兰和芳一起到了这里。

白兰诧异的看着启,没有想到这个平民真的能够拿出一枚障目叶。她在芳的搀扶之下,跟在启的后面,在进入城门的时候,她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些守卫微微向启行礼。她盯着启的背影,暗中猜测:“他应该不是一个平民,但是为什么对我隐瞒身份呢?”

启带着白兰到了平民街,四周的孩子瞬间围了过来,欢呼起来。

“启,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一大早就为你买了新的床被。”

“启,你交代我买的胭脂水粉也已经买好了。”

“启,琴和香炉也已经准备好了。”

……

在孩子的带领之下,启带着白兰到了一间还算不错的房间,房子的左边放在榻,上面罕见的挂着绣花帐,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小巧的香炉,里面已经点燃了熏香了。启让白兰待着这里,然后带着芳去了宋三那里。

宋三见到芳大喜过望,他连说了好兄弟,就带着芳回家了。

他邀请启去他家的时候,启微笑的拒绝了,两人露出男人才懂的笑容,然后分开了。

回到了家中,启席地而坐,对白兰说道:“白兰姑娘,若是还差些什么,你就和他们说,他们会帮你去置办的。”

“大人,你不是一般人吧。”

“我说过,我就是一个普通平民,还请姑娘不要叫我大人,这月我只剩下五贝了,你将就用着吧。”

启说着将五贝放在案几上,然后对白兰说道:“白兰姑娘,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少走动为好,我要回城主府当差了。”

启说着离开了这里,他让白兰充满了疑惑,这个人为自己赎身,不是为了占有自己吗?

她想到以前那些男人贪婪的目光,苦笑一声,就算这个男子要占有自己,自己还能怎么办?她心中终有万般不愿,但是也只能默认了。

出乎她预料的是,启虽然每天都回来,但只是听她弹奏那首曲子,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两人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之中,说的话还不超过二十句。在这半个月之中,她也从四周的小孩子里面知道了启的种种事迹,心中更加疑惑万分了。

在来到这里的第二十天,白兰见到了第一个外人,一个头发斑白,牙齿掉落差不多的老人,那老人介绍:“老夫师甲,听闻姑娘琴艺精湛,特来聆听,愿姑娘能看在启的份上,老朽弹奏一曲。”

白兰点点头,为老人弹奏了一首自己最那首的大夏。她还记得自己那一天在野外弹奏此曲的时候,那个可爱的人静静坐在龙马上听着,他目光是那么真挚,举手投足之间显示着优雅。

那一夜他聊着天上星星,什么青龙宿,什么柳亢金,什么荧惑她都没有记住,只记得他如玉的脸庞,还有自己那萌动的少女心,夏风吹拂,让少女的心绪乱飞。

一曲完毕,师甲还回味在优美乐声之中,过了良久才说道:“老朽果然老了,以前这陶泽城中以启的箫声为佳,你到来之后,看来现在是你的琴声为最了。”

白兰不可置信的望着师甲,她曾经问过启,为什么要听自己弹琴,启只是告诉她,自己不懂音乐,只是听着琴声心里舒服,所以才让她弹奏,而且四周的小孩也说过,没有看见过启演奏过任何乐器。

“你是说,启会吹箫,而且造诣很高。”

“是呀,我还记得五年前那个冬天,他是学校的弟子,我不想收他为徒。但是他跪在大雪三天之中,那三天真是冷呀,我烤着火也觉得冷,更不用说跪在门外了。我被他的诚心感动了,收他为徒的时候,他连乐器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乐理了,他选中了箫,我虽然不熟悉,但是也尽心传授给他。他的资质不高,用了十天才懂得换气之法,我也不对他抱有什么希望,没有想到三年之后,他再次吹奏的时候,我已经不如他了。”

白兰心中五味杂陈,她对于启丝毫都看不透。送走师甲之后,她心烦意乱的弹奏了一曲,曲子还没有结束,启就回来了,还是坐在地上,静静的听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命风水师在线阅读第1节

    “阿娘阿娘,我饿!”“好。”女人脱下了破旧的衣裳,换来了一顿饱饭。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喝着汤,女人按着瘪瘪的肚子,笑得一脸幸福。“阿娘阿娘,我冷。”“好。”女人剪下了柔软的长发,编织成厚实的棉袄。“还有小靴子。”“好。”女人脱下了自己的靴子,改成精致的小靴子。小孩嘟囔,“不是新的啊!”女人低下

  • 被渣渣附身之后羁绊

    帝尊,“听完故事不想说些什么吗?”爵爱,“你我都是有辜之人。我因饥饿妄想吃掉哥哥,而哥哥为了让我活下去选择自杀,最终我吃掉了哥哥的内脏,而那群研究所的人只冰冷的看着这一切,如同看耍猴一般,于是恢复魂力的我杀了他们所有人。而你……”帝尊,“说下去啊。”爵爱,“没什么,继续讲吧,哥哥还没有回来。”帝尊,

  • 在他心里眠第10章在线阅读

    入天山是建炘洲附近最高的山峰,相传自上古近万年前,曾在山峰东南岸一处名为葬谷的地方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今已经不可考证。那片葬谷已经被地理的变迁所掩埋。但是入天山依旧雄立于世界。他的伟岸令世人所惊奇。入天峰顶上,文渊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眼中神色木然。他的心仿佛陷入了死寂,时间太过于久远了,他感觉

  • 最强圣杯系统之活下去!

    混乱的游戏世界第四章活下去!先不说我为什么能用一堆草做火把,为什么我非要再做一个火把,直接加草进去不就行了吗,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方法并不可靠。。。我先开始放一堆草在火把里,然后那一堆草就这样迅速的烧掉了,然后我在火的下面捆了一堆草,这样上面的草烧完了就会蔓延下来烧下面的草了,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新做一个

  • 陈六夏的日记之修为大涨(8)

    听到封无极的话,陈雷也不再客气,安心坐下开始运功修炼!封无极点头笑了笑,接着,大手一挥,大阵中流动的灵气忽然如同脱困的野兽一般,疯狂地涌动起来。但是,涌动的灵气并没有四处乱窜,而是全部汇聚于封无极面前。慢慢地,庞大的灵气凝聚成一个墨绿色的玉牌,漂浮在空中!封无极意念一动,玉牌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顿时,

  • 百炼苍穹在线阅读第9节

    第9章连翘心想,她果然也是有些双标的。在林文旌和赵云贵之间,她更偏向赵云贵一些,因为她觉得林文旌敲她后窗和她私下幽会不君子。但到了孟子庭这里,对方干的事甚至比林文旌还出格,但吃着香甜的小点心,喝着温度正好的清茶,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偏向孟子庭了。连翘昨晚没睡好,早上一来没什么胃口,二来也没法连续一个人吃

  • 天戒之戮血无痕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慢着“鲍峰,鲍峰。”走回来点周路言暗道不好,只见背包待在原地,人却不知去向,接连大喊几声也不见回应,周围异常安静,慢慢的周路言面部焦虑,不由大声喊道:“鲍峰···鲍峰···”整个商场回荡着呼喊声。“怎么了?”一股浑厚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鲍峰手电筒的亮光直射过来,周路言心中松

  • 乱世之冉伤在线阅读碎裂的世界

    终于,天黑之前三人终于来到了混乱之城,熙熙攘攘的人流,来回奔走的修炼者,大道两旁林立的商铺,很是热闹繁华。古时,这座城本是一座小镇,后来去洪荒古域寻宝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此处形成了一个集散和中转的地方,渐渐地,无数年发展下来,便有了如此巨大的规模。远处看根本显不出巨城到底有多高大,只有在近处才能感受到

  • 坏人在线阅读第2章

    此时,十里桃林,折颜与白真正在对弈,忽见空中有一道金光闪过,其落点正在这十里桃林,二人对视一眼,决定前去一探究竟。走近一看却是一只通体金光的小鸟。“有趣,有趣,这只小鸟金光闪闪,还有三条腿,折颜这是只什么鸟啊?”“哦?三条腿,我倒是没见过,只是听父神说过,有一种神鸟名叫三足金乌,通体金光,生有三足,

  • 天机之风尘传在线阅读ONE.

    夜十一点,港黑一众包了酒吧的场,为尾崎红叶庆生。其实他们基本不怎么过生日,尤其是红叶。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生日这一天和其他任何一天,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这次生日聚会的起因仅仅是尾崎红叶的一次受伤。快到年底,似乎国内外的杂鱼都蠢蠢欲动起来,中原中也只好又一次前往欧洲出差。然而他刚落地,森鸥外就从日本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