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夫君骗我去冲喜之第七章(7)

2021/11/26 10:36:22 作者:付与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君骗我去冲喜
夫君骗我去冲喜
作者:付与疏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本宫的驸马疯了》求收藏~————姜沁言被送人做妾的前一日,长信侯府派媒婆上门,求娶她做三夫人。听闻翟三郎乃人中龙凤,可惜英才不寿,嫁过去就是守寡的命。没成想成亲后,那些曾可怜她的人,还没来得及羡慕便开始嫉妒。姜沁言:“冲喜果然灵。”翟三郎冷笑:“不灵岂不是枉费爷咒自己一场。”她难以置信:“你怎能这般有心计?”他不以为然:“冲喜虽假,情谊却真。”作者:“呕!”看文小提示:逻辑废,架的很空,一切勿考究。无脑苏甜,1v1,he。——————下一本求收。《本宫的驸马疯了》这是一个婚后恋爱的小甜文

今天的二皇女真美,这是平民们见了二皇女之后唯一的反应。

虽说美这个字用在女人的身上不太适当,可是在二皇女的身上就那么的合适。

眉间一朵梅花,在凰紫云的脸上就像是要活了一般。

“那便是二皇女吗,也不知道她今日娶的是哪家公子。”平民们在旁议论纷纷。

“我听说啊,前几天这花魁刚被人赎了去,这二皇女就紧接着要娶亲,不会……”

“人家可是二皇女,怎么能看得上画舫的花魁呢。”

“人家那花魁可不差,人家清清白白的长得又好看,怎么还不能嫁人啦?”

“说是这么说,你去娶一个青楼来的看看你家人打不打你。”

议论过后几个人也沉默了,他们说的都没错,哪家正经人家会叫一个女子娶一个青楼来的男子啊。

“别吵了别吵了,跟着迎亲的队伍走不就知道是哪家了吗。”

凰紫云坐在自己的马上目不斜视,旁人探讨些什么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觉得好就是好,她觉得值得就是值得,管旁人怎么说。

“这迎亲的路好像真的是去画舫?”众人发现了这条路线忍不住惊叹道。

只昨天一晚,皇宫里能拿得出手的大件小件,几乎都要被凰紫云给搬空了。

君怜衣说他想要十里红妆,那么自己就多备点聘礼,让这人排的不止十里去。

一路上都叫人铺了红毯,前面还有两个小花童撒着花瓣,那都是宫中不受宠的嫔妃生下来的孩子,也算能充个场面。

那孩子都是机灵乖巧的,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叫母皇或者二皇女看一看她们,说不定就能脱了现在的境地呢。

随行的小侍也都是乖巧的,有人提示着凰紫云下一步要做什么,凰紫云虽然一点经验也没有,硬生生装出个经验老道遇事不慌的模样来。

一大早的皇宫里的侍人就来帮画舫装饰,繁复华丽的装饰同他拍卖那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两天的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君怜衣不愿盖盖头,他想好好地看看凰紫云。

最后拗不住小侍的劝告,同意了在出门的时候盖上盖头,若是主夫不遮不掩出了门去,叫旁人觊觎了主人岂不是要砍掉他的头。

还好主夫一向是乖巧的,也能听得进劝。

大红色的盖头朦朦胧胧的,使人看不清君怜衣的脸,凰紫云细细的打量,那繁复的婚服穿在他的身上正合适。

君怜衣感受到目光的打量也抬起头来,旁人只能看见个形状姣好的下巴。

隔着一层红纱看人也是朦朦胧胧的,不过君怜衣还是看清了她眉心的梅花儿,和他的一样。

在马上的她有股英姿飒爽的意味,长长的马尾随着行进而摆动。

“二皇女,我们画舫的花魁,就交给你了。”鸨爷也出来送着君怜衣。

那真情或是假意,亦或是旁的什么,也只有他自己能知道。

“你还不配说这话。”凰紫云睨了他一眼,他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儿,耸动旁人来孤立君怜衣,以为她不知道么。

鸨爷被这话噎的,张了张嘴一个字儿也没说出来,只能尴尬的笑着看着远去,没有回丁点头的君怜衣。

若从前君怜衣还会跟他演一演情深的戏码,可现在他一点也不想。

“男大不中留啊。”鸨爷摇摇头,抹了抹眼里不存在的泪。

“紫云,我想跟你一同骑马。”那小轿子里闷死了,他想看看外面,看看自己成亲的这条路。

君怜衣的要求,只要不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向来是有求必应,紫云俯下身来,将君怜衣抱到自己的前面。

“我……衣儿可以揭了这盖头吗?”君怜衣凡是想撒个娇,求凰紫云些什么,就总会软软的自称衣儿,叫凰紫云心柔软极了。

凰紫云伸手将他的盖头揭了一半,君怜衣眼前没了遮挡,看东西都清楚了不少,

“揭盖头这件事儿应该我来,你应该说,紫云可不可以帮我揭了盖头。”

君怜衣点了点头,他记得了,下次要这样跟凰紫云说。

众人见凰紫云将君怜衣抱到了自己的坐骑上,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这位最受宠的二皇女,娶了一位画舫的花魁就算了,看样子还对他颇为宠溺。

只那花魁一句话,二皇女便不管礼数的将他的盖头揭了去,这花魁受宠到什么程度,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真是红颜祸水妖颜祸世啊!”有人群中有年长的不忍看这一幕,纷纷别过头去与旁人说道。

“他们是……在夸我好看吗?”君怜衣依靠在凰紫云的胸前。

凰紫云瞥了一眼那出声的人,说的虽然不是什么好话,“是呀,我们家衣儿最好看了。”

“旁的人说什么你都不要去管,”只要不是她说,他就不需要去在意。

至于什么凰朝要完,以后又不是她当凰帝,凰朝若是真的完了,跟她也没什么干系。

君怜衣乖巧的点了点头,其实那些人说的话,没办法让他不在意,他不愿意凰紫云因为他受了别人的非议。

“紫云,要不然,我还是回到轿子里去吧。”旁人看不见他的模样,恐怕是会好些。

凰紫云却摇了摇头,“你仔细听,人们并不是都在说我们不好。”

“亲都成了,我们自然该祝皇女与皇夫百年好合早生皇子呀。”有消极的,自然也有积极的。

更多的是在讨论女生男相的凰紫云与君怜衣眉心的一点梅花。

“这不就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嘛。”旁的人也在感叹。

“二皇女也是有魄力,竟然真的敢娶了画舫的花魁做皇夫。”大多数女子说的花魁值得一娶不过是个玩笑话,美虽美,可毕竟身份在那摆着。

正经人家怕都是不会让他进门。

君怜衣见这么多人在这,起了恶作剧的心思,“爷,衣儿今天美么?”

君怜衣将头转过来,繁复的发髻跟发饰,还有厚重的衣服使他做这个动作有些吃力。

凰紫云只能看见他美好的侧脸,还有含了情的凤眸。

他今日涂得是她送过来的胭脂,那是她请了著名的工匠做出来的,最是鲜红的颜色。

偏偏自己身边这小侍,也在她唇上也涂了些这样的胭脂,只是没有君怜衣的艳丽。

“美。”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美的。

“那爷敢不敢当着这凰朝老百姓的面,亲……亲亲衣儿那?”君怜衣也害羞,害羞的话都快要说不出来,可他就偏要让这些人看看,他与他妻主的感情是极好的。

凰紫云看着君怜衣那闪躲的不知朝哪看的眼,径直俯下身子,偏过头来印上君怜衣的唇。

那唇跟她想象的一样,软软的,胭脂中凰紫云让那工匠加入了一些特殊的配方,带着些淡淡的花香,还带着丝丝甜味儿。

凰紫云没感觉有什么,却把君怜衣羞的转过头去,身下的马儿也打了个响鼻。

围观的很多男子都捂住脸别过头去不看这一幕,女子倒是饶有兴味的看着两个人的互动。

“看来这二皇女是真的动心啊,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只有女子能够直直的盯着那两个人互动。

“紫云,今日我跨过这道门,就是您的皇夫了,您说要一辈子对衣儿好的。”互动间马儿已经带着他们走到了二皇女府前。

府前早有人迎接,连花心太女都来到了门前。

门前已经准备好一个火盆,在他们这的寓意是指,跨过这火盆,便再也不能回头了。

凰紫云将君怜衣从他的马儿上抱下来,来到那火盆面前。

二人在府前站定一会儿,凰紫云才将君怜衣的手拉起,“本王不会让你有反悔的机会。”

从凰紫云第一次来画舫时已经过了一年有余,若她不是个靠谱的人,君怜衣早就把她挡在了自己的门外。

现在他们两个穿着婚服,面对面的站着,他听到凰紫云这样许诺,还是感到有些不太真实。

就像是大梦一场。

一旁的小花童利落的将君怜衣的婚服尾巴收拾好,以防被火盆撩到。

感受到凰紫云的手上温度,君怜衣才回过神来,“衣儿便信你一次。”

说罢也不多纠缠,提着婚服就跨过了火盆,在旁围观的人响起阵阵叫好声,连太女的眼中都满是欣慰。

自己这从小便有些内向的妹妹终于成亲了,虽说娶了个这样的男子,也感受不到美人儿给她带来的快乐。

说到底她还是觉得凰紫云娶了君怜衣有些亏。

那婚服是她亲眼见着她忙里忙外招人定制的,上面的凤凰都是用了金线找手艺最佳的裁缝绣出来的,赶工了近半月。

见君怜衣跨过火盆,那两个小花童又赶忙跟上去将拖尾在君怜衣的身后铺平整。

凰紫云还有些贪恋君怜衣在她怀里的感觉,软软的一小团,乖巧的依偎在她身前。

天知道她这一年来忍得有多苦,这下子终于能如愿以偿的将他娶到手。

凰帝此时正在屋里等着她们,离得远远地就能看到两个年轻人的互动,凰帝也渐渐安下心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几度年第十章

    窗外天色阴沉,北风卷着残叶打着唿哨从窗边吹过,厉飞瑶反射性紧了紧衣领,然后侧头看向旁边空无一人的书桌。她自来了崇德书院就一直是一个人坐,今天她让书院的婢女在旁边加了一个书桌,而正主却迟迟不到。书堂外面,上课铃已经摇了三遍,老夫子夹着书籍从门外走进来,厉飞瑶又探头看了一次空无一人的小道,就坐正身子准备

  • 玉落凡间在线阅读第十章

    水饺哭笑不得,突然开始怀疑自己让元宝姝看这些书究竟是对还是错。她家主子十分聪明,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只喜欢吃东西,其实很多事情活得通透,就是在男女之事上,要么太无知要么太较真。这样也不知是好还是坏。“那主子可喜欢皇上?”水饺觉得这件事应该慢慢来,于是给元宝姝斟了杯茶,出言问道。元宝姝盯着淡黄色的茶水,

  • 终极三国之步练师在线阅读第五章

    ……今天不宜出门。大空沐抱着自己的猫,稳步向前。在她身后的店里,紫原敦盯着大门的样子引起了冰室的注意。“阿敦,你怎么了?”紫原敦没吭声,默默从小臂上挂着的塑料袋里摸出一根美味棒,“啪”地一声拆开,啃了一口后才把视线转了回来。他的眼角眉梢都是冰室熟悉的漫不经心的笑意。“没什么~”冰室因为刚才没回头,部

  • 刀塔自走棋之运气好到爆罗阳与罗阳

    “姐,你不能再妇人之仁了,你还想让这傻子拖累你到什么时候!”“可……可是,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只要做的够干净,不会被查出来的。更何况,多给点钱打点一下,绝对不可能出问题!”“再……再等等吧。”女人一声叹息,转身离开房间。跟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阴测测的剜了眼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快步追了上去。要杀他?

  • 渣男总以为我暗恋他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集“老鼠偷食”“宣港成功,定于下个星期天晚上七点开始港口战啊!各位,务必到场”但凡是有UN队员的地方这个标语都会飘扬,甚至星期天晚上打港的事情已经成了,UN队员们聊的唯一话题了,队员们互相分享着打港的经验还有战术,人人仿佛都绷着一根筋蓄力待发,人们知道,这一战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荣誉、代表了尊严、

  • 娱乐之宝箱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苏行的眼神逐渐冰冷了下来,他能够感受到前世苏行被欺负的种种委屈。既然已经答应了他要为他改变以前别人对他的看法,苏行身为魔尊,必然言出必行。随后,走到陈建的身后,一巴掌把他的耳机拍掉,陈建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是苏行,顿时气得不行。“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把我的床铺整理好,不然我不会让你们看到明天的太阳。”

  • 盛夜哀歌在线阅读第2节

    二、陈皓清并没有比张正义好到哪里,他的小衬衣被抓的皱成一坨,小裤子上也全是灰。他站在母亲身边,抬手抹自己脸上的眼泪,委屈的辩解:“我没有给他吃鼻涕,鼻涕自己进他嘴里的…………”两个母亲对视苦笑,赶紧回头哄自己家宝贝,报名上课什么的今天肯定是不用了……两个男孩子一起,还是应该盯着点儿,不能因为平常各自

  • 三国之乱世枭雄在线阅读第5节

    三十甲州金一张的加速符对审神者来说不过一点皮毛,但奈何他将仅剩的二十张备用符用灵力驱使过后加速水飛沫本体的修复也没让眉头紧皱的付丧神在下一刻就能醒过来。当然了,昏迷一段时间自然会醒的,毕竟本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审神者离开手入室,回到天守阁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官方终端查询排行。水飛沫义勇目前是单人单队的第四

  • 灿烂的七十年代在线阅读三千烦恼丝

    那兽灵宗的几人瞬息便至,脚下踩着几只庞然大物,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其中一只正是那日追逐洛东堂二人的恐怖凶兽!叶星浑身直冒冷汗,这次怕是栽了。兽灵宗来了有三人,身下三只恐怖凶兽,每一只的气息都不比肖长老弱。前几日追逐他们二人的那只凶兽更是强得可怕,几乎可以攀比真人境的大高手!“原来是兽灵宗的道友,莫不是

  • 从海贼开始的拳皇系统射雕3

    见黄药师往回走,黄蓉在心里比了个耶,黄药师的性格,这种方法是最简单有效的。不再理会哇哇乱叫的老顽童,拽着黄药师的袖子,跟他回去了。自从黄药师不禁止黄蓉跟老顽童来往之后,黄蓉就经常去找老顽童玩,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心态都年轻了好多。………………………………………………等人都走完以后,黄蓉悄悄的,从船舱里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