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道掌天之第十章

2021/11/26 10:20:28 作者:洪九公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武道掌天
武道掌天
作者:洪九公来源:纵横中文网
退伍军人方正,得到宝物,可通过交手,获得对方武功,充实自己的武力。更可吸尽对手内力,增强自己的肉体强度……刀剑?难伤我分毫!法宝?我一拳碎之!一步一步,凭借拳掌,打上云霄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走上掌天之路!

突然被点到名的白泽先是一愣。

他实在是已然习惯了自家小丸子软绵可爱的样子,骤然见到一个相貌如此俊秀却眉目陌生的青年,自是心中茫然多过亲切。

只是纵然茫然,他还是片刻愣神之后便行到了台上,单膝一礼。

“主上。”

而今祭祀已成,久冥吏册已复,自然不能再叫“少主”。

可待白泽单膝跪了半天,唤他而来的这人却仍然一言不发,耳边的空气似乎也因这过于严肃得气氛而有些许凝滞。

难道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少主不满意了?

不应该啊... ...

毕竟自己也没做什么啊!

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下文的白泽鼓起勇气、稍稍抬头看了看,便正对上了一双泛着隐隐金色的眸子。

这对眸子实在是漂亮极了。

然而对视一瞬,白泽却完全顾不上欣赏,只觉得后背上的细密汗珠正涔涔而落。

这是一双属于野兽的眼睛,里面没有半点感情。

默默保持着无情凝视的梁语:“... ...”

也不知道我这个状态到底算不算是充满了王霸之气... ...应该足够酷炫了吧?

可是接下来说点啥呢,怎么愉快地忽悠这人把我带下去呢?

从备选言辞中挑了许久,梁语终于钦定了一句,开口道:“祭祀结束了?”

终于等到了主上出声的白泽闻言心中一松,回道:“只要等到灵鸟化人就可以结束了。”

灵鸟化人?

梁语转头看了看适才飞来的那只红色小鸟,就是这只了吧?

突然被梁语冷冷望住的小鸟翅膀一支,连忙扑腾几下隐去原型,现出了一个少年来。

这少年一身红衣,清朗飒然,一双如盈满水色的眸间满是清澈之意。

“主上。”少年亦跪于白泽身侧,“属下号鸰(音灵)鹞(音瑶),名商灼,奉天道之召,从陆北三珠树而来。”

三珠树?

白泽心中更是惊诧。

如果算上他的旧主凉戚,每一个王域之主在祭祀的时候都会有灵鸟携信物、前来相贺。

这些灵鸟原本都分散于大陆各处,其来处往往也预示了这个国家未来的兴衰。

当年凉戚祭祀时,来的是陆南首岛“离枝岛”的灵鸟,而后便有久冥百年兴盛。

久冥分裂后,再有王域祭祀,来的灵鸟却再没有能超过久冥当年那只的了。

可现在... ...来的却是生于三珠树的灵鸟!

那个位于大陆中央,据说与天道最相近相通的三珠树!

难道我久冥,果真未被天道所弃,还有再起之日?!

完全不明白白泽心路历程的梁语:“... ...”

他怎么觉得这人的表情突然有点可怕?

***

事实证明,虽然重新变回人形以后,能吃好吃的了,也可以直接挥手让闲杂人等离自己远点了。

但是,麻烦也多了。

梁语坐在桌旁,单手扶额、眸光冷凝。

沉思片刻后,他稍稍抬眸看了白泽一眼,意思是——

解释一下。

在他面前,犬封国国主每日一跪已经达成,只是神情却与以往跪拜时并不相同,竟隐隐有丝激动之意。

白泽非常成功地明白了梁语此前一眼代表的含义,小声地对梁语道:“唯有被王域所护的国家才有国灯,国灯挂于各城城门口。国灯平时为白色,只有有妖兽入侵时才会变红。”

哦。

听了解释,又回想了一下适才犬封国国主对自己所说的话——

“犬封边境礼莱城国灯变红,灯中铃铛鸣音大作。”

也就是说,礼莱城有危险?

而且“唯有被王域所护的国家才有国灯”,即是以前没有王域相护的时候,他们连求救都做不到,现在终于有人可求了?

... ...但其实你求我也没用啊!我谁都打不过啊!

我连保护自己都很困难呢!

梁语非常想干脆利落地道一句“不帮,滚”,但也只是想想罢了。

他好歹承蒙这国主多日招待,何况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又一直依靠白泽而活。

若是现在让他直接忽略两人看法率性而为,实在是有点难度。

那便去试一试罢了,反正就算帮不上... ...

也不能怪我。

灵兽皆有日行千里之能,是以待梁语和白泽到达礼莱城的时候,不过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

随意掸了掸身上因疾行而沾染的灰尘,梁语淡淡道了句:“在哪儿?”

与他同来的白泽先是去审视了一下城门口的国灯,又回来向梁语解释道:“国灯并未被毁,那妖兽应该是没有成功闯进来,被国灯拦住了。”

梁语:“... ...”这么高级!一盏破灯还能拦人?!

“国灯与王册相通,这个国家的臣民有多信任王域,国灯就有多强。”白泽脸上隐隐现出了喜色,“而今犬封国的国灯竟能拦住妖兽,说明其臣民果然心中有我久冥,信仰雄厚!”

靠信仰得胜?

... ...□□吗?

虽然目前礼莱脱离了危险,但国灯的防卫能力毕竟有限,若是妖兽再来一次,可能就挡不住了。

是以虽然梁语非常想要赶快回到暖和的王宫里休息,但还是勉强陪着白泽留了下来。

“我们一会随便找户人家住下就好!”白泽知道梁语不爱说话,因而主动开口介绍流程,“这里的人脾气没有主城那么暴躁,都很好说话的。”

梁语想了想,忽然开口道:“也是狗头?”

“不是。”白泽边引路边道,“各国主城住的多为本国贵族,因而有化形之能,其他城池的臣民都只是普通人类,并没有奇异之处。”

原来长狗脑袋居然是贵族的象征!

梁语觉得自己越来越难理解这个世界了... ...

不过白泽说得倒也没错,礼莱城的人看起来确实要比主城的人温和得多。

他们俩一路行来,不仅没像在主城那般遇到争吵,甚至没在任何人脸上看到怨怼或是愤懑的表情。

这修养还真不是一般得好!

“便在这家借宿一晚吧。”白泽随便选了个靠近城门的人家。

毕竟这个地理位置非常有利,要是那个妖兽真的夜袭礼莱,他们俩也能及时作出反应。

梁语对此完全没有意见。

... ...反正就算真出了事,他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在守护梁语飘摇的这几百年里,白泽虽然也与普通人类打过交道,但交集着实不多。

现在突然让他上前求助,还是“留宿”这种令人为难的请求,他心里实在是有点紧张。

但是他当然不能在自家主上面前露怯。

暗自深吸了口气,白泽鼓足勇气上了前,叩了三下门。

虽然屋内灯火通明,但却迟迟没人应声,就在白泽以为人家是在委婉地表达“恕不迎客”的意思时,屋内却终于传出了一道柔和的女子声音。

“谁?”

终于等到了回应的白泽忙道:“对不起打扰了,我们... ...是过路的行人,想留宿一晚,不知... ...可不可以?”

又是片刻沉默,里面的女子似乎与屋内另一人道了句什么,然后才软糯地回了句:“可以。”

“吱呀”一声,女子打开了屋门,露出了一张秀气温和的脸庞来。

“抱歉,让二位久等了。”

她侧身将白泽和梁语让进了屋后,又盈盈一礼:“二位用过晚饭了吗?”

白泽连忙摆手:“用过了,不必麻烦。”

“那我去帮二位备茶。”

还未等白泽再次拒绝,女子已转身进了里屋。

白泽颇为尴尬地看了看坐在一旁、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歉意道:“给您二人添麻烦了。”

男子将手中书本向桌上一落:“客气了,举手之劳。不知二位从何处来?”

白泽刚准备思考个说辞,对方却似乎看出了他的窘迫,抢先道:“是在下冒昧,还望二位不要介怀。”

梁语在旁边默默观望,心中却在暗自称奇。

厉害了!

这个世界不仅有书和纸,教化也很完善啊!

果然跟他原来的世界不一样,如果按照原来世界的世界线,他们现在应该得睡在石头上茹毛饮血吧!

片刻之后,女子端茶而回,又为梁语和白泽各斟了一杯茶。

白泽先是道了句谢,随后才道出了来此的正题。

“听闻近日有妖兽造次,不知情况如何?”

“情况确实不大好。”男子颇为愁苦地摇了摇头,“实不相瞒,原本城中人夜不闭户,现在家家落锁,都是害怕这妖兽突然闯进来。”

白泽想了想,又道:“可知是什么妖兽?”

男子叹道:“不知。不过据说城主已向国主求援,应该不日便会有对策。”

他说到这里,眉目竟稍稍舒展了些:“毕竟现在我犬封国也是有王域归属的国度,再不会像此前那般孤立无援了。”

“这是自然。”女子闻言也盈盈一笑,“如果不是久冥重建,让我们又挂上了国灯,或许早在妖兽第一夜来时城中便已遭逢凶险。尤其我们这几个临近城门的人家,更是难逃劫难。”

听闻两人如此欣喜于重归久冥,白泽也很是欣喜,忙应和道:“自是有王域相护更好,而且以后久冥重建,整个国家的人民肯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的!”

梁语安静地品了口不知什么种类的茶。心道,这话说的,跟领导干部探望贫困群众似的。

无聊!

话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睡觉?没有精神怎么迎战啊!

他心中刚做此想,耳边竟真有道稚嫩声音道了句:“爹,娘,怎么还不睡觉?”

梁语抬起头,几步之外,竟站了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这孩子睡意朦胧地揉着眼睛,显然是被吵醒的。

见梁语望过来,他似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迅速向后一退。

梁语:“... ...”这是吓到了?

梁语连忙反思自己的眼神是不是杀气太足、吓到了孩子幼小的心灵。

然而还没等他反思完,眼前的孩子却蓦地俯身一礼,声音稚嫩、但恭敬非常:“不知有客远道而来,阿绫失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鬼灭之刃毒计

    裴靖再次发起了高烧。然而现在已是晚上,要请大夫需得去镇上。看裴靖这个模样,情况有些严重,戚柒不敢耽搁,径直去村长家借牛车。村长知道裴靖病重,也急了,亲自赶着牛车过来。毕竟戚柒是个女子,剩下的还是两个孩子,在村长看来都不顶事。想着陈大山怎么也是裴父的结拜兄弟,便又遣了自家小子去陈家通知一声,最好出个男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