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郡主我乐意之第五章

2021/11/26 11:01:30 作者:季秀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郡主我乐意
郡主我乐意
作者:季秀来源:晋江文学城
乐意郡主,口头禅:“我乐意。”是个很爽直,很任性,偶尔会耍些小花招,常常认准一条路就不回头的人。韫玉小爵爷,在他人生长达17年的时光里,一直充当着暖男、备胎兼闺蜜的角色。直到有天被强吻了。一样的价值观,相似的家世,彼此的熟稔,他们密不可分,直到开始分离,才惊觉从未想分离。

林书微感觉耳朵边嗡嗡叫,有念经声,有啼哭声,有责骂声……

“动了动了,大人眼睛动了!”

林书微眼睛一睁开就看见房间里乌泱泱的,和尚道士念经的念经做法的做法。

发生什么事了?

林书微心想,他不过是出去游个湖,然后——

“姑父,薛姑娘呢?”游湖时落水,他跳下去相救,之后——,为什么之后的事他想不起来了?

莫谈钱听见侄子喊他,立刻上前。“放心,薛姑娘没事。”

于达山出了赌坊才懊悔不已,妹妹不在,自己怎么又去赌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千万不能让妹妹知道。

于达山摸着自己红肿的脸,被赌坊的人狠揍了一顿,签了欠条才被放出来,“老子信了你个邪!”

于达山低着头没走几步,就被人挡住。他往左,人家也往左;他往右,人家也往右。

“谁啊?”刚刚欠了债,于达山正是苦闷,没好气地说道。

“你又赌钱了?”我没想到白无常说送我回人间,明明我和林公子是一道的,睁开眼不见林公子,反倒是见到我亲爱的大哥从赌坊里出来。

大哥本来低着头的,一听到我的声音,不知是尴尬还是高兴。“啊,哈哈、哈哈,妹妹,你回来了。那啥,咱娘以为你失踪了,跑衙门去报案了。我、我这就去衙门告诉娘。”话毕,一溜烟儿就跑了。

我哥跑得倒是快,徒留我一个人站在赌坊门口。我看着我哥的背影,看到他的身上有一团黑气缠绕。

我回到饼店,一个人都没有。我哥和娘在衙门,阿善呢?我又走到隔壁薛家,同样没人。我不在时,发生什么了?

“乒、乓、”,我欲走,瓷器摔碎的声音让我停住了脚步,声音是从离我最近的房间传来。我二话不说,直接推开房门——

挤在林书微房里的各色江湖“半仙”现在正在账房排着队领钱。莫谈钱虽不信这一套,但书微确实是因他们而醒。莫谈钱觉得拿一笔钱感谢这群“半仙”。

林书微吃了顿饭,总算是恢复了精神。林书微用衿帕擦拭嘴角,隐约听见有人痛呼,还不止一个。

“张虎赵龙!”

“大人!”

“外面发生何事?”

“这——”,张虎赵龙一副为难的模样。

“当日皇上将你二人赐我时,你们说过什么?”

两兄弟面面相觑,对大人尽一世忠心的话自然是记得。

“大人——”,张虎想说,却被赵虎给拦住了。

赵虎说:“大人,我们也是怕影响莫大人和您的感情。”

林书微明白兄弟二人的忠心,既然他们不愿说,那么他就自己去看。“两位护卫,随我前去。”

“是,大人!”

林书微直接随着声音到了衙门大堂,只见有个妇人坐在边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这妇人,他识得,是于家饼店掌柜。至于堂下正在挨板子的四个人,两男两女,年轻男子络腮胡确实精神奕奕,是当日游湖的船夫。艳服妇人花枝招展,剩下一男一女,四十上下,素衣打扮。

四个人看到林书微,立刻跟见到救世主一般,“冤枉啊,大人!”

“姑父,你这是做什么?”不是第一次了,林书微大概晓得了。

坐在师爷旁边正在喝茶的莫谈钱说道:“薛家父母和宋媒婆母子合谋害你,我这是小惩大诫。你放心,我知道你喜欢薛瑶,我不会做的太过分的。”

好歹是姑父,不能不给面子。“好啦好啦,一场误会,放他们回去吧。”

“书微,你怎么能——”,林书微直接给莫谈钱一个不要说了的眼神,气得莫谈钱“哼”了一声走了。

四个人感谢了林书微后,就两两相扶着离开了衙门。

薛海和田金春相互扶持,经过王桂花处,说道:“桂花,走吧,咱们一起回去吧。”

王桂花摇摇头,“不了,我想在衙门等我女儿的消息。”

四个挨了板子的人离开大约半刻钟,于达山就急吼吼地跑来。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林书微坐在县令座位上,立刻传令衙役把在外面呼喊的人带了进来。

于达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脑袋缩了缩,“大人,我叫于达山,于佳人是我妹子,我来找我娘,我妹妹找到了。”

王桂花一听,满脸阴云立刻变得天朗气清。“大人,民妇告辞。”

“去吧。”

林书微目送于家母子,心中羡慕人家一家团聚。

于达山跟在王桂花的身后,心里别提多紧张了,生怕回去被妹妹痛骂一顿。

“人呢?”王桂花开门一看,桌上有一盘冒着热气的鲜花饼,看来佳人回来过了。盘子下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母亲勿忧,天黑必归”。

王桂花叹了口气,这一天一夜像是过了许多年,佳人这孩子一直以来没有感情,真是苦了她了,也不晓得她会嫁什么样的人,什么的人愿意娶她?

花圃里,阿善已经痛晕过去了。话说当时我去了薛家,听见有响动,推门一看,发现阿善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我要带他去看大夫,他不让,还扯开衣服给我看。要不是知道阿善的为人,我会当场给他一记耳光。我一看他的胸口,闪闪发光的鳞片,心脏处不知为何少了一块鳞片。阿善到底不是人,在薛家迟早会被人发现,于是把他挪到了花圃。

听说鱼离了水就会死,我随即把阿善放到了水缸里。

此时的阿善泡在水缸里,脖子上的鳞片渐渐消退。

“喂,黄鳝好像没有鳞片吧?”百花扇悬在半空,好似听得懂我说话。“阿善不是黄鳝,你说他是什么?泥鳅?泥鳅也没鳞片啊。你说你这么厉害,怎么不想想办法救救他。”我瞅瞅天空,天黑了,我答应过我娘的,天黑必归,顺便去帮阿善取几件干净的衣服。

花圃离家里很近,我娘对于我夜宿花圃见怪不怪。我在家里收拾了几件阿善的衣服准备去花圃,没想到经过后院的时候看到阿善跟个没事人一样在砍柴。

我走过去问道:“阿善,你没事吧?

“没事啊。”阿善冲我笑了笑,这家伙明明刚才还在水缸里泡着,这会儿居然还能嬉皮笑脸的。我不禁感叹,妖怪就是妖怪,到底不同于常人。

正当我发呆之际,怀里的百花扇“咻”地飞了出去,我立刻追了出去。这扇子莫不是成精了,要不是从小到大没什么异样,我还真当是一把破扇子。

百花扇飞到了隔壁薛家。

“薛大叔、薛大婶、薛姑娘,我带姑父前来向你们道歉了。”

“对、对不起了!”莫谈钱一脸的不情愿,他的侄儿大热天跟着别人去游湖,差点回不来,他能不生气嘛。

薛海和田金春倒是客客气气的,薛瑶一脸的不悦。“哼,林公子,不,是林大人,受不起啊。”骗姑娘相亲,父母还挨了板子,换谁谁都会生气。

“诶,阿瑶,怎么能这么说话!”薛海自知女儿是个直肠子,但看到县令亲自来探望他们,他感到很是欣慰。

薛瑶撇撇嘴,“不管了,你们聊吧。”

“哎、你——”,莫谈钱看薛瑶这么嚣张,伸手想教训却被林书微给拦住了,任由薛瑶离开。

来这么一会儿了,都没有好好招待。薛海立刻引二人入座,田金春则为二人沏茶。

林书微看着夫妇二人站着,顿觉不好意思,屁股挨了板子痛得无法入座。

“不知二位大人今日到访,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林书微从衣袖里拿出一个荷包,“这是一些银两和上好的金疮药,希望你们笑纳。”

“不不不,林大人这怎么行呢!”薛海对于新县令的这一举动实在是吓坏了。这事儿要是传到钱师爷的耳朵里,他还吃不了兜着走。

“薛大叔,这事儿是我不对,我初到贵县,想了解一下这里的民情,所以才冒充相亲之人。没想到让你们蒙受冤屈,实在是不好意思。”

“大人的好意,小的心领了,只是——”

听薛海这么一说,林书微瞳孔一缩,忽然严肃起来,“安庆县官吏腐败之风根深蒂固,本官受皇上之托,定要拔除恶瘤。”

薛海看林书微一脸诚恳,于是收下了银两和金疮药。旁边的田金春一脸的无所谓,误会说清楚就好,反正女儿也没吃亏,就这样吧。

莫谈钱一言不发,品着自己的茶,没想到这边陲小县,竟有如此极佳的花茶。要不是出门前答应书微少说话,自己真想问上一句“哪儿买的花茶”。

林书微摸着腰间挂着的玉蝉,翠绿的玉蝉发出微弱的光芒。“对了,薛大叔,请问——”

“大胆!”

林书微本来是要询问关于十八学士的事,忽然什么东西冲到自己怀里,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东西就随着姑父一声“大胆”给逮住了。

“放开我!”我虽不会生气,但两只手腕被莫谈钱这个粗鲁的武将擒住,别提多疼了。

本来坐着的林书微站了起来,一把扇子掉在了地上。

“姑父,放手。”

莫谈钱二话不说直接放手。

两个手腕都有红印,这该死的扇子好端端的,干嘛飞到他那里去,自己的两只手差点就废了。

我走过去想捡起扇子,林书微快我一步捡了起来。他缓缓打开扇子,“妤蕖送香,婳骨冰肌,嗯,好诗好诗啊。”

莫谈钱站在林书微旁边,鼻子对着扇子嗅了嗅,“好香啊。”

“咳咳,”我轻咳几声,示意林公子把扇子还给我。

“你是——”,林书微看着我,眼神有些迷茫。

“林大人,”根本坐不了的薛海走了过来,“这位是隔壁饼店的于老板。”

“于老板?”林书微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书微这种眼神看着我,搞得我不知所措地随便乱看。这家伙,我还在地府救过他,这就忘记了?我眼神乱飘,看到佩戴在他腰间的玉蝉发出柔和的光芒,是错觉吗?玉蝉冲着我眨眼睛?

一个死物,会眨眼睛?为了看清楚,我向前几步,只听见林书微的吃痛声,吓得我后退了几步,并且连续说了好几次“对不起”。就我这行为,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投怀送抱。

“佳人——”

说实话,林书微的这声“佳人”,语气有些哽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快死了。

“佳人,我当然记得。”

我都不敢看姓林的了,他眼眶泛红,明明上一刻那么陌生,这一刻却是一眼万年。

林书微的右手向我伸出——

干嘛?让我拉着吗?

“哎呀,不好拉不好啦!”还好我哥来了,就这架势,我真怕林书微拉住我走。

“哥,怎么了?”

“阿善晕倒了!”

我迅速夺过林书微手中的扇子,然后跟着我哥跑了回去。

我到的时候,大夫正在给阿善把脉。

大夫是上次给薛瑶诊治的那位。“张大夫——”

“嘘——”

这张大夫是出了名的负责,把脉是决不允许被人打扰。听闻把脉能判男女,万一给把出个不是人的脉,这这这——,可咋办!

我听说书的说过,世人愚昧,皆道妖是害人之物,凡人见妖,必杀之。这种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认识一只妖是只勤劳的妖,对于这种没有工钱没有假期的工作任劳任怨。要是换做是人,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张大夫捋了捋胡须,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于老板,这位小兄弟甚是正常,根本没病。”

“啊?”我不知道该夸张大夫医术高明呢还是贬低他医术不精呢。

“没病?为什么不醒?”

“应是太累了,让我扎上几针,片刻即醒。”

我站在床边看着张大夫拿出针灸包,挑了一根最细的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汤志婉儿

    “呼。”微风刮过天空,带起呜呜之声,但此时此刻安静得唯有风声可闻。“咻”陡然间,空气被撕裂开来,发出沉闷的声响,磅礴浩瀚的玄气波动散发开来,引得空气震荡不休,一道如鬼魅般身影突破空气的束缚,一路疾行而去,带起道道残影。天空中一缕阳光突破云层照射下来,借助这光辉,终于是看清了此道道残影浮现出的主人公。

  • 不灭武魂来龙去脉

    开口之前,转身看了眼旁边的两个女囚,但是丙大人好像没有背着这两人的意思,俨然比较信任,再则床上的小孩也是需要照看。“此子乃当今圣上的重孙,太子的亲孙子。”丙大人回头看了眼床上被褥里的婴儿继续道:“太子一脉已陨损殆尽,唯留此子一人。”“什么?”青年眼睛瞪得老大,这信息量着实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他虽跟随丙

  • 我的鬼灭之刃毒计

    裴靖再次发起了高烧。然而现在已是晚上,要请大夫需得去镇上。看裴靖这个模样,情况有些严重,戚柒不敢耽搁,径直去村长家借牛车。村长知道裴靖病重,也急了,亲自赶着牛车过来。毕竟戚柒是个女子,剩下的还是两个孩子,在村长看来都不顶事。想着陈大山怎么也是裴父的结拜兄弟,便又遣了自家小子去陈家通知一声,最好出个男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