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人设被小霸王带偏了之探秘(1)

2021/11/26 14:16:54 作者:果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设被小霸王带偏了
人设被小霸王带偏了
作者:果丁来源:晋江文学城
嘿!你还记得你高中时的故事吗?本文人设:清高理智女学霸X佛系暴躁伪学渣文案:1.林长久一直就是牛逼女学霸的人设,除了学习我谁都不爱。初到深城一高,林大学霸就做了一件学校人这辈子都不敢做的事——打了深城扛把子宋翌宸。不料就这一步棋走错,栽在了暴躁小混混手里。宋大少爷:我要让林长久心甘情愿叫老子哥哥。于是他喊林长久妹妹,林妹妹被迫多了个哥。宋翌宸:我要让林长久给我刷被她踩脏的AJ。结果成了他帮人家洗校服。宋翌宸:我要让林长久这辈子只服我!不好意思,林长久专治各种不服。直到允许了舔狗宋翌宸跟在她的身边

是夜,隐藏在桃林里的辛家府邸。

几日前,这里还一派灯火通明,其乐融融的样子,可眼下却静的骇人。

辛家大门前,只有三两个承天鉴的守卫看着。谁曾想从前名震江湖的一方世家,最后只能落得个由外人收尸的田地。

两个身穿夜行衣的身影,鬼魅般的从辛家院头上闪过,径直往辛家家主辛致远的书房飞去。正是准备夜探辛家的江其琛和陆鸣。

二人悄无声息的落地,迎面便是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陆鸣素来厌恶血腥之气,他蹙起眉,伸出一根手指掩在鼻子下方。和江其琛对视一眼,后者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推开了书房的门。

二人前后脚的走进房间,陆鸣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走到案前指着桌子说:“爷,当日辛致远的替身便是死在这。我赶到的时候,尸体还是热的。”

江其琛走到桌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吹燃。借着微弱的火光,依稀可以看到桌上大片干涸的血迹。

陆鸣走到书架旁,与那日一样,轻轻转动墙上的灯盏,书架应声分开。

“爷,这是辛致远书房中的密道,后面连着一间小屋。”

江其琛闻言阔步走了进去,密道隐秘在桃林深处,眼下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两旁茂密的桃树便是最好的遮掩。即便是飞升到桃林顶上,也不见得能在这发现一条密道。

但很快,两边的桃树越见越少,一座小屋赫然出现在眼前。

江其琛素来云淡风轻的眼睛难得的锐利起来,他盯着眼前的小屋,只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开口问道:“辛致远那天就死在这?”

陆鸣点了点头,推开门。小屋还和那日一样,空无一物的房间只摆了一张老旧的桌子。陆鸣走到桌旁,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说:“我到的时候,他便躺在这,还没死透。”

江其琛踱步走到陆鸣身旁,又在不大的房间里绕了一圈,他眉头紧锁,沉声道:“他说什么了?”

陆鸣低头想了一会儿,尽力还原当天的情景:“当时,他被人抹了脖子,说话已经很艰难。他看到我,指着地上一个空盒子……”说着陆鸣往前走了一步,指着脚下说:“大概就是这个位置,有个空盒子。他刚说了‘请命’二字,就断了气。”

江其琛没有出声,若有所思的盯着陆鸣的脚下,半晌才道:“所以,你便因此觉得那盒子里原本装的是请命符。”

江其琛一句话说完,陆鸣忽然周身一震。对啊,当时辛致远指着地上的空盒子,说了“请命”两个字,他下意识的便觉得那盒子里原本是装的请命符。

这间屋子虽然隐蔽,但若是被人知晓了那房中的密道,想找到这儿来轻而易举。请命符那么重要的东西,会直接摆在这屋子里?可若不是,辛致远想告诉他什么?

“这房间里,除了这张破桌子别无他物。四大世家历代守护请命符,辛致远定不会这么儿戏。”江其琛说着,伸手将陆鸣拉开,自己蹲下身,掏出腰间的折扇,用扇柄在地上轻轻敲打着。

很快,两处不一样的响声传来,江其琛和陆鸣下意识的对视一眼,这屋子里果然有密道。

陆鸣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又伸手在墙上摸了半天,没有什么发现。随后,他将目光放到眼前的桌子上。

这间屋子除了这张桌子什么也没有,可偏偏这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单这桌子又破又旧,上面还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像是很久没有人用过一样。

陆鸣看了一眼江其琛,屏住了呼吸。

下一刻,江其琛挥开手中的折扇朝桌子上轻扇了一下,一层浮灰便洋洋洒洒的飘在空中。

“难怪。”江其琛波澜不惊的呢喃着:“这是无识散,一旦吸入便功力散尽,失去意识。”

这么一想,辛致远恐怕就是先中了这无识散,失去功力之后再被人趁虚而入。

江其琛自幼便中了无名之毒,这么多年更是在药罐子里泡着长大的。对天下毒物说不上了若指掌,倒也还算精通。再者也要感谢当年给他下毒的人,非但没弄死他,反而阴差阳错的让他百毒不侵:“看来机关应该就在这张桌子上。”

陆鸣闻言,伸手在桌子上转动几下,发现桌子是钉死在地上的,根本转不动。如此一来,那想打开密道,必须要从桌面上下手。而桌面上有无识散,无识散无论是颜色还是味道都和普通的灰尘一模一样,一旦有人大意碰了桌面,便会吸入无识散。倒是绝妙的一招。

陆鸣后退两步,左手运功,一道凌厉的掌风便向桌面扫去。无识散顷刻间便悉数挥洒在空气中,露出底下的桌面。

只见那被厚厚的无识散遮掩住的桌面是一片碧色,像是一座上好的青石,但仔细一看那石头上又像是有水流滑动。那一瞬间,陆鸣只想到了“向死而生”四个字。

“青水石。”江其琛沉声说着,便要将手向桌面伸去。

青水石,陆鸣是听说过的。传言这块石头生长在天地间最深的潭水中,要经过成千上万年的潭水冲洗打磨,才能形成一块。这石头坚硬无比,刀枪不入。一旦成型,便是和潭水同生死,也因为与潭水共生,裂缝中便注入了几汪潭水,那水永世不得枯竭。

但这青水石也有一个禁忌。那便是不得随意触碰,除非那人事先饮过生石的潭水重塑了经脉。否则一旦触碰,便立刻被这青水石反噬,就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也会立刻形容枯槁。

陆鸣看着眼前那双纤细莹白的手,他知道,那人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去做的,但仍然有些担心。他下意识的扼住江其琛的手腕,那手腕纤细却并不羸弱,有着十足的力道,陆鸣低声唤道:“爷……”

江其琛另只握扇的手附在陆鸣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陆鸣只觉得手背上传来一丝丝凉意,他身体一顿,默默的松开了钳制着江其琛的手。

江其琛给了陆鸣一个放心的眼神,柔声说:“不妨事。”

只见江其琛缓缓将手附在青水石上,那石头里的水流似是有活性一般,在江其琛接触的瞬间,立刻流动起来。那石头似乎也不再坚硬,江其琛觉得自己的手像是伸进了一汪清水之中。严谨地说,更像是石缝里的潭水在江其琛触碰的瞬间融化了这块坚不可摧的石头。

江其琛把手伸进“融化”了的石头中,果不其然摸到一处凸起,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按下,地面上方才陆鸣站着的地方,细细的开了一个缺口。随后,那缺口越开越大,竟是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

江其琛慢慢的将手从石头中抽出,刚一离开,那水流立刻停止,石头也即刻坚硬起来,恢复成原先的模样。

陆鸣见他事成,掌心向上在空中挥了几下。方才落在地上的无识散,便在这一挥一就间在陆鸣掌心聚集。随后他的手掌轻轻朝青水石上一落,无识散便安安稳稳的散在石头上。一切都和原先一样。

陆鸣这才走到江其琛身边,沉声道:“爷,你没事吧?”

江其琛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幼时中毒,毒素堆积在双腿上,经脉早已枯死,所以不能行走。后来娘亲为了救我,请来药王。说来也是巧,为了给我重塑经脉,药王便让我饮下这孕育着青水石的潭水。没想到,今日竟派上用场了。”

听到江其琛的解释,陆鸣心下一松。他假借看地上那条密道,悄悄的舒了一口气。

“爷,这下面似乎很深。”

借着陆鸣手中的火折子,江其琛也伸头朝密道看去。一眼的漆黑,什么也望不到。

二人离的极近,头几乎就要凑到一起。

江其琛突然的靠近,惹得陆鸣慌乱起来。江其琛身上独有的沉水香,徐徐的滑入他的鼻腔,陆鸣兀自握紧了拳头,冷着脸朝后偏移了半步。

“时间不多,我们下去看看。”江其琛侧过脸对陆鸣说道,他好看的眉眼扫过陆鸣强装镇定的脸庞,许是这里光线太过昏暗,他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

江其琛说话间就要送洞口跳下,却又被陆鸣一把抓住手腕,他不解的望向陆鸣在夜晚格外黑亮的眼睛。

陆鸣并没有与他对视,他觉得自己现在多看江其琛一眼都可能会露出破绽,只是指着地上的密道,冷声道:“爷,这下面可能有陷阱,我先下去。”

说完,也不等江其琛回应,一个纵身便跳了下去。

江其琛看着那瞬间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也未作他想,跟在陆鸣身后跳了下去。

只听见“轰隆”一声,洞口上的机关慢慢合上。好容易有的一点光线,现在是彻底没了。不仅如此,洞口已关,若是他们被困于此,恐怕再难脱身。

陆鸣双手平伸,脚下运着内力,缓缓的往下落去。这通道很深,不知在地下挖了多少米。手上的火折子早烧完了,饶是陆鸣在黑暗中目力过人,眼前也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黑暗。

他们连着下降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陆鸣才感觉到有了零星的光线。又过了片刻,陆鸣脚下一顿,终于踏上了平地。他往前上了一步,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吹燃之后,手上微微运功,一道无形的屏障堪堪护住了那微弱的火苗。

没多久,江其琛也稳稳的在他身后落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吻定情同人)就这样一辈子吧!之第四章

    要上政治课了,林渺渺下课在认真背政治,生怕老师挑到不会就丢人。还不忘标注一下就是找不到那支笔了,林渺渺就一支笔,不要太惨,言斐他们都去扫地了,就算言斐在这也没笔,和林渺渺一样只有一支。林渺渺站起来问问身边的人有没有见我的笔,见也没人吭声,林渺渺有点急的团团转,右边一个小姑娘悄悄说了声最后一排中间的那

  • 最强乱入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章非鱼好整以暇的看着刘然发泄情绪,显然被前女友缠上这件事让他整个人有些崩溃。马小浪一边嘬着奶嘴,一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个人类真的太吵了。看刘然的情绪宣泄的差不多,章非鱼这才开口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刘然一怔,神色不自然的低下头,喃喃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们吵了一架……”章非鱼啧了一声,见

  • 无绝在线阅读第九章

    “十束?”发觉依靠在身上的十束多多良停止了他的嚷嚷不停的嘴巴,青木晌觉得不太对劲,他不断的呼唤十束多多良的名字,“十束?十束十束?”十束多多良神情恍惚的摇了摇头,“阿、阿晌?我没事,只是……刚刚差点好像就能知道了以前的事情了。好像也有人曾经对我说过我的身体十分羸弱。”青木晌包含歉意的说:“抱歉……打

  • 奈何王爷要娶我神秘少年

    恭文英一路往杭州那边去,途经乐安村,跟一家农户买了只刚烧好的鸡,一边啃着一边走。人家本来烧只鸡留着自家吃的,结果这胖子闻着味道就进屋来了,非要跟他买。看他出手阔绰,一开口就是市面上两倍的价钱,那汉子只能笑着勉为其难地把鸡卖给他了。“香!真香!”恭文英吃得满嘴油。这次下山赵达给了他二十两盘缠,凭他这么

  • 朝施暮戮淘气包堂哥

    “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我父母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等我带着二月参加了节目之后再商量不就行了吗?这样,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一切都让我去说好不好?再说了,我们整天都这样忙,以后叫孩子呆在我爸妈身边不是挺好的吗?毕竟也是她亲爷爷奶奶。”于昊然知道孙媛的意思,于是哄道。“再说了,我看二月上回和我一起吃

  • TFBOYS美男出租屋匆匆七年

    时光飞逝,非凡人能够阻挡,哪怕是修炼之人也禁不住这岁月流逝的折磨,七年前石家为石凡之满月而大办酒宴,奈何世事无常,石习凛之妻秦苑,却在这场宴会中受奸人所害而身中剧毒,虽然没有因此毙命,但是没能及时发现治疗,导致后来秦苑下身瘫痪而久卧病床之中。此事也引起了石家的重视,在石习凛夜以继日的不断调查下,终于

  • 谈谈那个穿进书里来追我的家伙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富贵楼里做账房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谢愫琢磨着还得找一些赚钱的方法。她目前的经济来源除了李大牛给她发的工钱和客人们给的赏钱外,还有从一些生意惨淡的店铺得到的“顾问”钱,但是这些钱并不多,至少不能让人安心。在攒了一笔启动资金后,她便毅然决然地决定开始自主创业。谢愫去打铁铺子里定制了一些工具,又去木匠那儿

  • 寻天问道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有诗云:东风二月暖洋洋,江南处处养蚕忙。蚕欲温和桑欲干,明如良玉发起光。缲丝万缕千丝长,大筐小筐随络床。美人抽绛沾唾香,一经一纬机杼张。咿咿轧轧谐宫商,花开锦簇成匹量。莫忧入口无餐粮,朝来镇上添远商。金陵城,又名“锦城”。顾名思义,城中聚集绫罗,绸缎布庄,足有上千家之多。云锦,寸锦寸金,名满天下。牡

  •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在线阅读第3节

    殷秋娘这一跤摔得有些重,她只感觉头晕眼花,眼前一片模糊,连女儿喜宝都瞧不清楚了。但她闭了闭眼,待再睁开时,眼前画面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她这才重重松了口气。喜宝双手抱住娘的胳膊,吃力地扶着她,有些惶恐地问:“娘,江家人去杜家讨说法去了,他们会不会抓到哥哥?要是抓到了哥哥,将哥哥送到官府去可怎么办……”殷

  • 网王之单相思在线阅读第十节

    压切长谷部低着头在本上划划写写,似乎在认真的为日后的工作做准备。药研也拿着一张纸设计着今天没有完成的秋千,准备明天装好。烛台切光忠则是撑着下巴考虑明天早餐准备什么,除了美味还要考虑营养问题,毕竟审神者还小。不动行光在抱怨说早知道就今天偷偷买点酒回自己屋里的时候喝。宗三左文字一只手抚摸着那人留下的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