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江城疫战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5:14:59 作者:妙妙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城疫战
江城疫战
作者:妙妙千来源:晋江文学城
17年前,一场肆虐的非典病毒造就上一辈人成谜的恩怨和枷锁,17年后,一场爆发的新冠病毒成为纠缠这两个人命运的纽带。新冠病毒来了,竟然让两个格格不入的人隔离在一起,还一隔14天!这下好了,医霸撞上学霸,披着小白兔外衣的医生撞上披着小野猫外衣的老师,背后却有着闪瞎钛合金狗眼的身世过往。如何渡过隔离期?以为仅仅是隔离期爱情吗?不!是隔离期爱情和事业双双丰收并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一开始,她以为他是小白兔,谁知他是大灰狼;一开始,他以为她是小野猫,哪知她是小狐狸。看两个霸霸如何初见不钟情,再见也不钟情,慢

李加富一如既往浮夸的装扮,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与他清秀的长相极不协调。

“我没听到。”她不欲多说,越过他往前走。李加富跟在后面,喋喋不休:“我那么大声都没听到你在想什么呢?我这段时间去外地了,那么长时间没见我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昨天刚回来正准备去找你呢,听到有人说你在这里,立马就赶过来了。小慕,我带你去吃东西呀,还是你想买什么?我陪你去。”

李慕:“我不吃,不买,也没生气。”

她的心本就烦乱,加紧脚下的步伐只想快点离开。但李加富的世界里没有察言观色这一说,依旧寸步不离地跟着:“你没生气就好,这个点你肯定饿了,你跟我别不好意思啊,走。”

他伸手要去牵李慕,被她躲开。她冷着声音,与他保持距离,“我不吃。”

李加富被她的眼神震慑不敢动作,但他的世界里也不懂什么叫退缩,很快又带着讨好的笑容凑到她面前:“那你渴不渴,要不要喝什么?”

李慕一声不吭,他就像甩也甩不开的牛皮糖。不管她态度多么冷漠,依然视若无睹黏上来。

招惹到李加富完全是意外。高中时同班,他是让老师头疼的学生,仗着家里有钱不服管教成绩一塌糊涂,同班一年,他们说过的话屈指可数。李加富还记得那次班会,老师在台上高谈阔论,成绩有多重要。没有好成绩就考不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就会沦为跟李加富一样的混混,如果家里没钱,混混头都当不上只能做被使唤的小混混。

李加富爬在桌子上睡觉,盘算着一会儿如何找麻烦。一个柔软但坚定的声音突然说道:“老师,我觉得您这话说得太绝对,成绩不是衡量一个人的唯一标准,考不上好大学也不能证明什么,每个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样,如果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好木匠,那么我不上大学也可以找老师傅学习。”

“你父母送你来读书就为了让你当木匠吗?”

“当木匠有什么不好吗?我阿爸阿妈送我来读书是为了学习知识,明白道理,没有抱着其他的目的。”

从那时起李加富才知道为什么李慕成绩很好却不招老师喜欢,也记住了她,并将她奉为自己的女神。嚣张如他,也不敢当面跟老师顶嘴。

大萝看到李慕身后跟着李加富,朝她露出一个打趣的眼神。李慕终于与大萝汇合,打断李加富的话:“我们要回家了,再见。”

李加富有些失望:“啊,这么早就回家,要不我送你吧?”

“不用,我们有车坐。”阿虎的家里有一辆面包车,他已经在车上等候。

李加富目送着李慕上车,临走前也没忘记说他每次见李慕都必须说的话:“小慕,你考虑一下。我们的年纪可以结婚了,我家里在镇上和市里都有房子,车子有好几辆,你嫁给我什么也不用操心,想买什么我都给你买,我会对你很好的。”

大萝“扑哧”一声笑出来,李慕无奈地把他的手从车窗上扒开,“我们真的要走了,再见。”

车子颠簸着上路,大萝对李慕说:“这么长时间了,他还这么锲而不舍,小慕,你一点都不喜欢他吗?”

李加富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他心地不坏甚至过于善良,在大萝看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李慕拿着手机摇摇头,以前她就知道自己不喜欢他,现在这想法更坚定。

喜欢一个人,心里是会挂念的,她也刚刚才明白。

“嗨,魏循,等谁呢?”

这是魏循经常来的一家餐厅,主打创意菜。主厨是业界追捧受人尊敬的王老先生,年轻时旅居多国,他的手艺折服了无数挑剔的老饕,是聂聪用足诚意请回来的。

老板聂聪是魏循大学时的好友,听到魏循过来特意来打招呼。

“我在等晏晏。”

“哦。”听到这个名字他不意外也不八卦,“有段日子没见你了,又忙工作呢吧。”

两人聊起最近的近况,聂聪突然说:“前段时间徐阿姨也过来了,聊起你,她说她都愁坏了。”

魏循大概知道徐若之徐女士愁的是什么,他不接话,聂聪自顾自往下说:“你这打算单身到什么时候?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喜欢过哪个姑娘。”

魏循笑笑,安静地喝茶。

聂聪吐槽道:“你这人真没劲。”

看似温和,实则有一颗深沉的心,常人难以窥探。

正说话间,郑晏晏从门口进来。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圣洁的白色尤能衬托她出尘清冷的气质。魏循一眼就看到她,她也一眼就看到了魏循。

两人微笑致意,直到跟着她一起进来的男人顺其自然地揽着她的腰走过来,魏循的眸子微不可察的有了闪动,很快恢复如常。

“魏循,聂学长。”

聂聪跟着魏循站起来,郑晏晏向他们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冯朝,这是我跟你说过的魏循魏学长,这是聂聪聂学长。”

“你好。”魏循主动与他握手,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打完招呼,聂聪也没有走,很自然地坐在魏循的身边:“晏晏,你这可不厚道啊,什么时候偷偷交了男朋友也不说一声。”

冯朝握着郑晏晏的手,笑道:“晏晏刚答应我的追求。”

郑晏晏羞涩一笑,聂聪用胳膊顶顶魏循,“你看咱们师妹害羞了。”

魏循不动声色将菜单递到郑晏晏的手里,“先点菜吧。”

郑晏晏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脸上永远挂着泰然自若不慌不忙的笑容。

从餐厅出来,冯朝让他们止步,对魏循说:“我常听晏晏说起魏学长是她最尊敬的人,感谢您对她的照顾,下次有时间我和晏晏请您吃饭。”

在聂聪的店里自然不会让他买单,冯朝是个热心肠的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魏循笑着应了下来,说有时间再聚。

聂聪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感慨道:“郑学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我看那个冯朝对她很好,挺不错的。”

“是挺不错的。”魏循淡淡地说。

“话说,我以前还觉得你喜欢郑学妹呢。”聂聪忆起往昔,“还记得吗?你那时候总帮她,我想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呢,这么上心,后来才知道你是因为愧疚。”

“是吗?”魏循转身,“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对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聂聪长叹口气,“我最近都开始觉得自己老了,晚上一起喝一杯?”

“不了,我还有事。”

“劳逸结合,不要只知道工作嘛。”

魏循却没有再听他的话,开车离去。留下聂聪独自嘟囔:“难怪找不到女朋友,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魏循的车开出去一段距离,停在一个寂静的小巷。这一停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夜幕来临,才归入回家的车流。

李慕很少出门,李加富每隔一段时间会来老安寨一次。具体多长时间往往要看惹怒李慕的程度,有时候几个月不敢来,有时候几个星期来一次。

李慕觉得自己每次都没有给李加富好脸色,也从没有给过他一点点希望,但他就是这么锲而不舍,不知道放弃。

那次镇上相遇又过了将近一个月,他这次来老安寨带来了花腰带,“小慕,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你们都用这个表示心意,我希望它也能表达我的心意。”

李慕哭笑不得:“这个只能女生送给男生,没有男生送给女生的。”

她不接,他就执着的不放手,“所以我当最特别的那个,我不怕别人笑话我。”

李慕收起无奈的表情,郑重地对他说:“你别在我身上花心思了,如果我能喜欢你,这么多年不会一点感觉也没有的。李加富,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你,没有其他特别的理由,就只是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你不要再来了。”

李加富带着悲痛欲绝的表情离开,大萝看了有些不忍,“小慕,你的话说的太重了。”

“我不这么说,他还是不会死心,那样会耽误他的。”

他值得更好的女孩子,不应该被她牵绊住。如果有一点希望,他的心就永远会放在她这里。望着李加富落寞离去的背影,李慕心中不是不忍。

以前她不能体会李加富的感觉。

一个多月,她没能将那个身影从她的脑海忘记一点点。

她和李加富面临着同样的处境,他们都需要死心,重新面对自己的生活。

大萝的花腰带已经完工,李慕的花腰带才初具雏形。她从白天绣到夜里,希望它是最完美的样子,拆了又绣。

大萝已经把花腰带送给阿虎,他们的进展神速。沉浸在恋爱中的大萝,也非常关心朋友的感情。

“小慕,我知道你的花腰带想送给谁。”

李慕的心颤了一下。

“你想送给那个魏先生对吗?”女人敏感的直觉加上对李慕的了解,大萝想发现李慕的心事并不难。

“你觉得我应该送给他吗?”

李慕不是不害怕,也不是不犹豫。

她知道魏循不会收下她的花腰带,他有一个喜欢却不敢告诉她的姑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妃之路(重生)石头里蹦出的婴儿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一群小狼正在它们的领地里头不断地来回奔跑,高穿低爬,跃枝踏叶,这片散发着原始气息的丛林似乎就是它们最好的嬉戏乐园,突然间,它们发现了什么,纷纷围绕在一起……那是一块模样有些怪异的石头上。石头约摸大树树干般粗细,外层沾满了泥土,彷彿刚从地底上被挖出来不久,它的大致形状是椭圆形,但上面

  • 爱情公寓:硬刚教授和诸葛大力此间少年

    紫云方宫里面大家都已经在享受美味佳肴的时候,南天门外一个少年风尘仆仆,似乎才从很远的地方刚刚赶来,外貌约莫人间十六岁的样子。由于寿宴来客纷杂,为了避免有居心叵测的人来捣乱生事,从南天门外到紫云方宫有层层结界和天兵把守,除了个别天帝亲信,其他人都要有请柬方能通过。不过这个少年一路走来如入无人之境,结界

  • 佑太爸爸没有女儿妖女倒酒

    这事虽是做的正道,然而张庄主成名已久一朝被毁,交好者甚多有些不平者,看其清欢平日言行无忌,事后明月山庄莫名一场大火,始终查不出是何人所为,只好将其怀疑暗暗指向清欢,故称其妖女清欢。又以示其不好相与,为财出力的本性,再加上那日宾客来自天南地北,所以妖女清欢的名声就这样传出去了,可以说是一夜成名。此刻众

  • 小可爱生存指南[综英美]夏冬青委屈哭了

    “能悄无声息的播种成功你说凶不凶?”赵枫冷冷一笑,打量的夏冬青一眼,“就你这样的小身板,估计也就只够他吃个半饱。”“......”夏冬青顿时无语。半响,眼珠子一转,戏谑道:“你不去,难道是因为你也打不过,怕了那个鬼?”赵枫不屑的瘪了瘪嘴,“激将法没用。”“爷们做事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买卖

  • 天道九界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师妹来访“少装傻,刚才是不是有两个警察找你啊,其中一个还叫秦剑。”“你怎么知道?”“呵呵,那个秦剑说起来和咱俩还是校友呢,他还跟你一个系的呢,都是学法律的,我学的是新闻。我专门跑这方面的新闻啊,两句师兄一叫,就和他混熟了,我刚在路上堵着他问案情呢,正好瞥到卷宗,就跑过来买了好吃的安慰你那颗受惊

  • 俏王爷只宠傻王妃第6话 玩得有点大

    大一很快回来,三大包装备在他身上没有多少分量,他很有力气,老路和我拿起折叠铲就开始乱挖一气。开始很累,觉得这样不行才改变方法,变成四人一条线,笔直的向后连着挖。这时候也很小心,和他们必须保持一点距离。这种蛮拆是不计后果的,声响较大易被发现,只要短时间不被发现,就能达到目的。通常北方的辽代墓葬,都是一

  • 我!开局就无敌在线阅读第8章

    门铃声响起来,让屋子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凯瑟琳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哈莉点点头,默默地退后。然后凯瑟琳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透过猫眼朝外面看去。凯瑟琳透过猫眼,看见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站在门外,而且这个男人一身黑,头发似乎因为很久没有进行清理显得十分的油腻,最为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脸色十分的阴沉,

  • 天君之安度因·洛萨

    “队长!”剩余的兽人疯狂的怒吼,骑着巨狼向杀,奔而来,气势汹汹,凶悍无比。叶海连忙跑到几颗树旁,左手一攀,非常轻巧的上了一颗大树,站在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兽人。兽人围在树下面,对着叶海狂吼,然后有几个人跳下狼背,举着巨大的斧头对着大树猛砍,这根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竟然没有几下子,

  • 留给你的日记乱七八糟的时间差

    午休结束后,棕发少年拿着笔记本慢慢悠悠的走在学校的走廊上,打算回教室上课,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本子,陷入沉思般的喃喃自语,可身体却轻松绕过迎面走来的其他学生。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嗡嗡声,少年深棕色的眼睛微微一动,从本子上移开,寻声向左上方的地方看去,那里正有一只小小的虫子从他头顶上方划过。“是错觉吗

  • 『亲爱的热爱的』童颜小甜饼之第八章(8)

    就这样,库洛姆很顺利的融入到了帝丹小学师生群体,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在周末,她和铃木园子、毛利兰的关系也因为距离的接近越来越好了。“小凪姐,这边。”两个已经开始带薄围巾的姑娘站在街道口的公交站台向她挥手,身边是依旧穿着小西装的骑士江户川柯南。说真的,柯南小朋友还真是时时刻刻都参与她们女孩子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