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跨越次元第8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5:26:06 作者:雪原上的沙雕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跨越次元
跨越次元
作者:雪原上的沙雕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类的,随便写写咯…原谅我的小白文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雾气蒙蒙的穆尔森林边缘,巨大的小山似的魔兽,头顶一根金灿灿的先知树枝,追着脚下一个已经受了伤的骑士。

棕发黑眸的牧羊女认了出来,这个不知怎么的被见习骑士们忽悠做了活靶子的人,正是埃得村中她的加里好兄弟。

由于加里对她的叫唤声,魔兽一下子把靶子定在她身上。莱芙暗自咒骂了一声,架起刀具,在一瞬间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按键操作……接着再一个一个转换为身体动作。

好在这具身体似乎比起以前被肥宅快乐食品养胖、又被爆肝掏空了的身体好上太多了。弹跳力、力量与敏捷性都不弱,不然也做不出有些刁钻的动作。

莱芙大喊了一声以壮声势。趁着那魔兽还没有跑出森林,她反而往魔兽的方向奔了几步,一边跑一边对着身后的娜提雅维达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躲到草丛里!”

并没有找到草丛的娜提雅维达:“……”

魔兽显然并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很是弱小的牧羊姑娘,非但到没有吓到腿软,反而一脸决绝地冲着它攻了过来。在一瞬间,它停住了笨重的身子,但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小姑娘明明就小得还不够塞满它身上的一条石头缝。

莱芙脚踩一棵树,借力跳到了另外一棵树上,又是几下跳跃,终于能够站在一个相对于魔兽而言较高的位置。眯着眼睛寻找,在魔兽布满的绿植与石块的身体表面,露出一小块柔软皮肤的部分。接着紧紧握着刀,等到魔兽冲到了树下的时候,便跳下去。

一刀劈落,正中一块皮肤。

看起来皮糙肉厚,其实只是它身上的石块带来的错觉。植物与土壤所保护着的躯体,实际上柔软得像一块豆腐。在找到了没有被石壁遮挡起来的部位之后,砍刀其实很容易就可以砍得极深。

莱芙停在了魔兽的肩膀上,毫不费力地将砍刀从一道伤口中抽了出来。伤口中喷出来的浑浊的绿色血液,染上了牧羊姑娘的皮靴。

在吃痛的魔兽把她甩飞到空中之前,莱芙早已跳到了另外一个棵树上。

魔兽转动着笨重的身子,但是在它还没有找到莱芙,脖子上就又挨了几刀——这回是同一个部位——这一下,魔兽终于被激怒了,两眼冒出了幽绿色的凶光。

亚隆等人自然很不满意他们想办法引出的魔兽居然就被一个女疯子捡了便宜,踢了一脚被他们派去做活靶子、此刻正蹲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乡巴佬,咒骂道:“你这个狗娘养的究竟是为什么要把魔兽让给那个疯娘们?”

“我也不想的 ,实在是太可怕了。”加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从地上爬了起来,此刻这个憨厚老实的男孩子已经被吓坏了,喃喃道,“对了……莱芙……莱芙……”转向他身边这一批似乎面有不虞的见习骑士们,面录哀求之色,“你们快去救救她,求你们了……。”

牧羊少女虽然身体显得很小,但是胜在动作灵活。只见她砍来削去,一刻不停地旋转跳跃,每次在生死一线之时,总能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逃离。

魔兽身上渐渐挂了彩,浓稠的绿色血液渗透到了地面上。看起来,魔兽只要正中莱芙一次,就可以把她的小身子骨打散,而事实上牧羊少女躲得非常之快,渐渐地占据了优势。

“说真的,这小娘们还挺厉害的。”一个见习骑士说。

“厉害个屁!”亚隆看着莱芙,对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坏我的事,这臭娘们!”

他的目光转向了娜提雅维娜,摸着下巴目露淫邪,不知道想了什么主意。。

娜提雅维娜再次试图寻找草丛无果,只好选了棵不高不矮的树。在树下站着,一边观察战局,一边歇凉,专注地望向莱芙的位置。

突然,女使官感觉到身后多出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她凭着那人身上从城中妓馆沾来的脂粉气味,嗅出了这正是那个最为喜爱找死的骑士。娜提雅维达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这真是她见过最差的一届骑士了,动都懒得动。

那人走了上来,搓了搓手指。浑浊的灰色眼珠子瞧向女使官的白袍,在注意到上面象征着王室的白色风信子花纹时,迟疑了一会儿。但是亚隆还是敌不过急于建功的焦躁,还有美色在前的诱惑,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睛看向女使官隆起的胸部。

-

“嘿,你这个女疯子,你的女伴在我手上!”亚隆冲着莱芙吼,“快给我停下。”

后者正从一棵只剩下一半的树上跳下来,对着魔兽的肋下发动冲刺。闻此略微分神,但是手上的动作不停。

那一刀依旧准确地砍在她所预料的位置上。

这之后,莱芙跳回了另一棵树上,回头一看。

亚隆正掐着娜提雅维拉的脖子。苍白柔弱的女使官一副要昏厥过去的样子。

得,她的预料果然没有错。莱芙心想。带着一个没有攻击力的女孩子,果然还是会耽误事。她当初就该向王后强烈要求让女使官离她越远越好。

虽然知道女使官不是故意的,但是莱芙还是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被拖累的无奈感——没有躲好以至于耽误了别人进度的队友,这种疏忽也是值得她把小猪仔的比喻糊对方一脸的。

可惜这又不像真的游戏里面,可以不顾忌队友死了几次。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她已经走了,快攻上去。”亚隆冲着那波见习骑士喊道,看着浑身浴血的女孩子提着砍刀来势汹汹地冲过来,却是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色厉内荏道,“你的女伴在我的手上,你敢拿我怎么办!”

亚隆拿胳膊架住了女使官的脖子,一边享受着女子身上的柔软,一边贪婪着吸着从浅亚麻色长发上传来的阵阵馨香。却突然感觉到腕部一阵巨痛。

娜提雅维达反手捏碎了他的手骨,窸窸窣窣,肘部以下筋肉寸断。

见习骑士发现自己那只不干净的手,此刻就像一块长着毛的小手绢一样挂在了他的袖子里,不由得张嘴欲呼。

娜提雅维达面不改色地卸了他的下巴。

莱芙一刀鞘砸了过来,将亚隆砸倒在地上。不出意料地看着花容失色的女使官哭哭啼啼地扑到了她的怀中:“骑士小姐,真是太危险了,我快被吓晕过去了。多亏您救我,嘤嘤嘤……”

躺在地上捂着袖管痛到面容扭曲的亚隆:“……”他发誓这辈子从没有见过这么狠毒、这么无耻的女人!

莱芙安抚地拍着娜提雅维达的背,扭头看向那只被她削得只剩下几层血皮的魔兽。

她满是遗憾地然而坚决地想:为了得到先知树枝,为了她的绶带与荣誉,等会儿她或许要做一点不体面的事情——她会坐收渔翁之利,从见习骑士们手中抢走战利品的。

做了决定的牧羊女索性带着女使官坐了下来,一边听着她娇滴滴的哭诉,一边皱着眉看向魔兽。

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在众多的见习骑士的共同抵抗之下。重伤魔兽的战斗力非但没有被迅速压制,实力甚至有了可见的上升,而最明显的就是——速度的提升。

魔兽现在的速度,莱芙觉得就算是自己也只能凭着巧力和障眼法勉强躲避。何况这些明显决定采取正面对抗战术……不,应该说实际上并没有战术的见习骑士。

“守护兽的实力会随着对抗者的实力和人数而改变。”像是听到了莱芙的疑惑,娜提雅维达捂着胸口轻声道,“不过这些可怜的见习骑士恐怕不知道。”

莱芙现在突然觉得,女使官耽误她耽误得恰到好处——若是她没有脱离战局,一边要应付着变强的魔兽,一边还要与见习骑士们乱斗,怕是难以应付。

那些见习骑士们战到中途,总算是开始仗着人多这一点优势,分散魔兽注意力。也逐渐意识到了,面对着这个一身石壁的魔兽,想要找到致命弱点并一下击杀,简直难于登天,只能试图找到它身上的小破绽,一点一点地磨血,打消耗战。

局势渐渐稳定。

“原来还会有魔兽还有这种设定吗?”莱芙问。,

“是的,先知兽本就是这片土地孕育而生的,本体是一片无机质,它的所有实力几乎都来于其上的生命。”娜提雅维达道,“所以历年来不管进去多少人,找了多少强者,总会发现他们的敌手更加强大了。”

此刻,气红了眼的亚隆举起那只尚且完好的手,向着先知巨兽做了一个猥亵的动作。

莱芙问:“那如果抵抗者强大到了某种程度,先知兽岂不是也会变异成一个怪物?”

“唔,你说得不错。”娜提雅维达接着道,“而且或许是因为先知树引发的特性,先知兽的脾气也很是古怪。譬如说,用武力攻击,很难将它激怒,但若是用上言语或姿势上的侮辱。先知巨兽,意外地却对这些很敏感……野史上记载,经常有探险队为了给队员鼓劲,说先知兽的坏话,后来都死得格外凄惨……”

莱芙道:“等等,那只魔兽怎么好像在向我们跑过来……”

有了见习骑士团的加入,先知巨兽的速度变得极快。

正将脑袋靠在莱芙怀里装得一手好柔弱的娜提雅维达发觉先知巨兽很快就近到了一个她没有办法不反抗的程度。

莱芙一下收敛了神色,不温柔地将女使官往身后一推,冷声道:“好好躲着。”接着支着砍刀站起身来,瞪大了专注的黑眸。

借着弹跳技上了最近的一棵树 ,莱芙很快发现树干传来了极剧烈的震动。

原本苔绿色的先知巨兽身上,此刻不知为何冒出一道极为刺目的金光。下一刻,身上的苔痕尽数剥除,先知巨兽又将原本长在地上的一片土地,变成了它身上的一部分。

地上只余下一个深坑,而莱芙所跳上的那棵树,好巧不巧的,正是被挖出坑的泥土上所带的树中的一棵。刚才还很正常的树枝,此刻因为先知兽的变异,都化成了触手,绞着莱芙,想要将她变成树上的养料。

莱芙被紧紧地压在了树干上——此刻树干的质地像是一块腌制过头的腊肉——无数细小的树枝,像是一条条蛇一样勒入肉中。她快要失去呼吸了,临死前想起了萨曼莎奶奶,想起了当着村民的面说过她一定会成为一个骑士回村,想起了她还没有看到莉莉生小公羊小母羊,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在她离开之后莉莉被新主人虐待的样子……想起了她还没有削死的那条魔龙!

突然,身上的束缚被解除了。

白袍的女使官、娜提雅维达将她抱在怀里,嗓音低沉道:“很抱歉,骑士小姐,我没有找到可以好好躲起来的草丛——只好与你并肩做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撸猫技术征服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晚上一起吃饭?”贺清嘉一下午的课听得头大,他高中毕业就去M国学艺术,四年本科两年研究生,是个正正经经的学院派。好在家里是做生意的,小时候也跟着家长听了不少生意经,要不然就要在贝尼面前丢脸了。要不是等着晚上这顿饭,他早就想走了。“啊,不好意思,我晚上有约了。”贝尼挠挠头,难得能和毕笙见一面,过几天她

  • 无敌从氪金开始之第一章

    新年,一月十号,邺庄。铅色的天空,纤薄的云。路边干巴巴地矗着两排树,稀稀拉拉,叶子打卷,像僵尸一样一动不动。蒲一凝从出租车里下来,呵出一团白雾。驼色羊绒大衣,黑色高跟短靴,微卷的长发别在耳后,露出一枚小小的三角形耳钉。她肤色很白,偏偏唇色又涂得深艳,在这灰蒙蒙的冬天里格外招眼。她掏出手机,搓了搓有些

  • 港黑大小姐在线绿宰八卦男主角

    梁小致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下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然后试探着开口:“你们说,会不会是章……”“不可能!”“不可能!”那两人异口同声,义正言辞地打断了她迈出天际的脑洞。梁小致同时被两人打脸,不开心的嘟囔道,“凡事都有例外嘛,干嘛这么向着新来的章总?”“章总哎,那可是朵高岭之花!”姜半成毫不掩饰她对新任总经理的

  • 云梅秋海棠重拾记忆

    关雨村的一切,在我记忆里永远是一段挥之不去的阴影,如今我能鼓起勇气把这段黑暗罪恶的历史记述下来,或许是因为我知道我将命不久矣。尽管我昨天刚过完二十五岁的生日,但我最近越来越发觉身体的虚弱感与日俱增,青绿色的皮藓逐渐遍布全身,满身的烂疮让我痛痒难忍,此时的我,每写下一个字,都觉得跟死亡更接近了一步。我

  • 追梦之恋在线阅读第8章

    玉容刚收了尾音,冬梅便推门而入,玉环接到秦臻容的眼神,命令伺候一旁的丫头:“跟我去准备热水服侍小姐休息。”把闲杂人都遣走。“等等。”秦臻容喊住玉容,风马牛不相干的提了一句,“年前还剩下的炮竹不知道潮了没有?”玉环立刻会意,拍拍胸脯保证道:“奴婢挑几个到柴房附近试试看。”秦臻容满意地笑了笑:“挑威力大

  • 末世苍穹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他们都不说话,安静得有些可怕。“烫着了?”他终究先开了口。言诺举起右手,看了眼,掌心红彤彤一片。她随意甩了甩,“没事。”“去冲下冷水。”她抬眸看他。他也看了过来,望入她眼睛深处,催促:“还不快去。”“噢噢。”言诺缓过神,转身进了浴室。白粥虽然烫,但隔着塑料袋,烫伤得不厉害。言诺开

  • 八零小心肝步步惊莲之寒时酒

    从前,她有个名字叫白莲。原本应该洁白无暇的名字,到了她这里,就成了她抹都抹不去的肮脏。白宋,这个男人给了她的名字,给了她锦衣玉食,同时给了她无休止的杀戮。她活着,不过是替他杀人。她多希望她真的是崔画画,只是崔画画。可是天不从人愿,她有生以来唯一的奢望和期盼,都破灭了。“莲儿。”他来了,那个魔鬼一样的

  • 修真花店第四章在线阅读

    “……”叶徽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难怪原身会自暴自弃,这个抗衰药,没点儿积蓄还真不敢吃,而放弃用药就等于自废双腿。想想他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学生,又没人在身边开导,也难怪会觉得前途无望,由迷茫转为绝望。尽管如此,叶徽还是想夸一句“勇气可嘉”,不过他不会做这种傻事。“小钟,可以帮我检查下腿吗?

  • 查理九世之星空的秘密在线阅读杀人不眨眼的小萝莉

    虽然小萝莉今年还不满12岁看起来萌萌的可爱无比,但唐轩可是十分清楚这个小萝莉的凶残程度,砍起人来就跟砍西瓜没什么区别;托着这两位略带黑暗风格的超级英雄‘罩着’;唐轩在附近基本上没有遇见过什么图谋不轨的歹徒,所以他使用冰冻能力的机会可谓是少之又少,至少目前还没有人请他去喝茶。要不是当初唐轩收拾小混混的

  • 蚀心在线阅读第一节

    “嘎嘎!”十几只丑陋的秃鹫在天空盘旋,它们在窥视地上的美食,那是上百具支离破碎的尸体,鲜血染黑了大片的地面,没有来得及渗下去的血液甚至积攒出脸盆大小血坑。“嘎!”一只秃鹫一声怪叫后就向下俯冲,它飞到一半突然划过一道弧线再次飞起,那片鲜美的食物上出现一只活物!作为一种有原则的鸟类,它们从来不会去吃还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