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11/26 14:55:09 作者:君辞鸢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
作者:君辞鸢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即将入V,请继续支持,谢谢~】本文文案:一:桾渺接到了小世界天道的哭诉,说反派把世界弄崩了,它们好不容易修复的!求老大你稍微负责点,救救它们这些孩子吧!桾渺:不去!反派灭世,还不是你们写的设定,让人活得那么惨,你们对他好一点就是了!但在知道反派,就是她久等不归的夫君后。天道:老大你去哪?桾渺:拯救世界啊!天道:……(老大,其实你就是想去见boss吧!)二:作为一个人生惨状的反派,檩染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毁了这个黑暗不公,肮脏至极的世界!但有一天,他黑暗的世界闯入了一束光!自此,檩染感受到

昨晚浅夏睡得比较好,在闹钟还没有响起来的时候便睡醒了。她洗漱完毕后走出卧室,发现妈妈昨晚没有回来。

即便如此,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冰箱门上贴上便利贴,写上一些注意事项。

早上,她是第一个到教室。新学期的课程表已经贴到了门上,浅夏将课程表抄在便利贴上后,贴在了自己的课桌上。

之后陆陆续续的有同学来到教室,而萧泽祁则是踩着铃声走进教室。

浅夏已经想通,之后萧泽祁不管和她说什么话,她决定都不做理会。不过萧泽祁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里难得安静,即便在午休这种大把空闲的时间段里,他也没有找浅夏麻烦,只是安静地趴在书桌上午睡。

只要萧泽祁不和她说话,浅夏就完全有办法把他当做空气。就这样过了几天,他们两人之间倒也相安无事。

高中的学习节奏比初中要快些,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学校会以越来越严格的教学制度约束他们,单单一门体育课就有各种测试项目,最后的评分将会一起计算到期末总评中。

未央私立中学的体育课男女生是分开上的,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在教室里大部分人都去上体育课的时候,浅夏依旧坐在座位上,苍白着脸捂着疼痛的肚子。今天还有八百米测试,她刚好在特殊时期,不过整个跑步过程只有几分钟,忍一忍就过去了。

操场上,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是显眼的白色线条,疼痛仍在,浅夏的额头沁出了几滴汗水,但在发令枪响的瞬间,她迅速迈开步伐。

远处的草坪上,萧泽祁刚轻松地跑完一千米,嘴里叼着草根坐在草坪上望着浅夏,一个足球砸在他的头上,他回过头看到楚沐城正站在不远处挑衅地看着他,少年穿着红色球衣,肌肤是健康的麦色,更衬托着锐利的眼睛黑白分明。放在平时萧泽祁肯定会用拳头招呼楚沐城,但是今天他只是淡淡地瞟了楚沐城一眼。

楚沐城感到奇怪,走到萧泽祁的身边坐下,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顿时了然。

他原本是要约萧泽祁一起去踢足球,但现在这情形,估计萧泽祁也不会答应他。

“我走了。”楚沐城从萧泽祁的手中拿回足球便起身离开,在整个过程中,萧泽祁都未曾理会他,他的目光一直放在浅夏的身上没有移开。

他总觉得浅夏的跑步姿势有些奇怪,像是在忍耐着什么痛苦。

浅夏跑到终点时,比平时慢了8秒,不过还好过了优秀线。她是最后一批跑完八百米的,其他跑完八百米的女生早已经回到教室里休息,等放学时间到就可以直接回家。

回教室的路上,浅夏放慢了步伐,腹部疼痛得让她迈不开脚步。到最后,通往教学楼的林荫道上渐渐没有人,最后只剩她一人。

浅夏终于忍耐不住,扶着一棵树难受地捂着肚子,突然之间,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耳边响起萧泽祁熟悉的声音:“小樱桃,你身体不舒服。”

浅夏身后,萧泽祁强硬地扳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向他,浅夏苍白的脸一览无余。萧泽祁看着浅夏捂着肚子的手,略一思索顿时明白了,按着浅夏肩膀的手不自觉地又用了几分力:“你不会在生理期还硬撑着跑步,嗯?!”

听着萧泽祁直白的话语,浅夏原本苍白的脸因为羞怯而浮起了红晕,清澈的眼中也慢慢浮起了水光。她生平第一次觉得很丢脸,为什么要让一个男生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种话。眼泪不断地落下,萧泽祁有些错愕地看着她,随后无奈地用指尖擦拭掉她的眼泪。

“小樱桃乖,别哭了。”萧泽祁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安慰着浅夏,浅夏哭得更厉害了。大概是因为悲伤的原因,一股疼痛汹涌而来,紧接着她失去了意识。

柔软的身体靠在萧泽祁的怀中,少女清浅的香味传来,类似某种花香,在脑海中瞬间的空白后,萧泽祁慌乱地背着浅夏跑向医务室。

小樱桃真是个坚强得让人无法省心的女孩,而他总是无法控制地被这样的她所吸引。

浅夏是在消毒药水的味道中醒过来,睁开眼睛的她看到萧泽祁正眼神冰冷地握着她的手。指间的摩擦感传来,令她苍白的脸颊浮上淡淡的红晕,浅夏慌乱地挣开萧泽祁的手。

“我送你回家。”萧泽祁站起来,松开一直紧握着浅夏的手,他身体修长,比浅夏高一个头,低头看着她时很有压迫感。

浅夏简洁地拒绝:“不用,谢谢。”

“哦,”萧泽祁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不让我送你回家,我就告诉你妈妈你晕倒的事。”

校门口,萧泽祁家的车安静地停在夜色中。浅夏不情愿地抱着书包与萧泽祁一起坐在车后座上。司机启动引擎,缓缓地驶向浅夏家的方向。

浅夏望着车窗外,幸好妈妈今晚加班,她今天晕倒的事能瞒过去。夜色渐渐深了,萧泽祁貌似心情很好的样子,好看的眼梢弯弯。只是在司机车速略快时,他暗示性地咳嗽了几声,本来十几分钟就能到浅夏的家,硬生生被拖到一个小时。

下车时,萧泽祁俊脸上阳光灿烂,浅夏脸上阴云密布,连声再见也没说就转身离开。萧泽祁双手插在口袋中,望着浅夏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到她的背影仍旧没有收回目光。司机善意地摁了摁喇叭,萧泽祁这才回过神。

在他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怔住了。苍白色的路灯光照亮了他的脸,他可以清晰地从车窗上看到自己的表情。

嘴角微勾,眼神明亮,萧泽祁想,这应该算得上笑容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心里的滋味有些复杂。明明决定不再管郁浅夏的任何事,却总是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即便他对她付出再多,郁浅夏也不会理会,他只能算是自作多情。

想到这,萧泽祁原本轻松的心情逐渐低落下去。车子很快开动了,他紧皱着眉头,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连什么时候到家都不知道,直到司机再次善意地摁了一下喇叭,他才将手插在校服口袋里从车上下来。

萧泽祁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坐在餐桌旁,晚餐已经准备好,俨然在等他。

“老爸。”萧泽祁坐到餐桌旁,淡淡地打了一声招呼。

“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平时都是这么晚回来的吗?”萧陵的声音低沉缓慢,让人听不清喜怒。

萧泽祁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但还是回答道:“今天刚好有事,所以回来的晚些。”

“哼。”萧陵显然对萧泽祁的回答不满意,不过也没继续追问下去。

他们两人坐在餐桌边开始吃晚餐,这顿晚饭萧泽祁吃得沉默压抑,如果老妈和姐姐还在就好了。想到母亲和姐姐,萧泽祁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

她们已经离开了很多年了,没了她们的这个家,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吃完晚饭,萧泽祁径直回了卧室,他脱下校服外套,随意地挂在椅背上。

他的卧室里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他站在书架前淡淡地扫了一眼,随后抽出了一本书。

那本书的封面上沾满了胶带,是在撕碎后又被重新粘贴到一起。书的封面上画着一个金发的小男孩,静静地守护着一株玫瑰花。

《小王子》三个字被印刷在最醒目的地方,萧泽祁随意地翻了一下书的内容。

他其实早就过了看童话的年龄,而且从小到大,他喜欢的是奇幻冒险类故事,这类童话本来和他不会有什么交集。

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封面上的玫瑰,这本书,原本是打算送给郁浅夏的,只是一直没有送出去罢了。

想到这,他叹了一口气,将书重新放到书架上。都是以前的事了,但每每想起来还是会让他的心里发堵。

如果没有慕洛凡的话,事情的发展会不会不一样。

想到慕洛凡,萧泽祁的眼中出现了戾气。慕洛凡和他不一样,他总是能呆在离郁浅夏最近的地方。郁浅夏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露出毫无防备的笑容。

如果慕洛凡没有在初二那年转学去英国,萧泽祁无法想象一直看着他们形影不离的样子,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叮当”,一样东西从他挂在椅背上的校服口袋中滑落出来。萧泽祁走过去从地板上捡起它,发现是一条水晶手链。

萧泽祁看着手链上晶莹通透的水晶,这应该是郁浅夏的手链,也许是今天背她去医务室的时候,不小心落在他的口袋里。

萧泽祁将手链重新放入校服口中,下周一见到她时再还给她好了。

水晶手链在校服口袋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晚风轻轻吹拂着窗帘。萧泽祁像是想到了什么,重新将手链从校服口袋中拿出来。

慕洛凡现在并不在她的身边,而且已经过了将近两年了。萧泽祁渐渐握紧了手中的水晶手链,他也许还是有机会的。

浅夏的水晶手链最终并没有被他放回到校服口袋中。

城市另一头,浅夏到家后,洗完澡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水晶手链不见了。那条手链是妈妈去国外出差给她带回来的,她很喜欢所以几乎每天戴着它。

她翻遍了书包和校服也没有找到手链,最后只能寄希望于掉在萧泽祁家的车上。

“只能下周一问一下有没有掉在他那里好了。”浅夏有些沮丧地躺到床上,今天发生了那么丢脸的事,她已经不想和萧泽祁有任何交集了。

想到在医务室醒来时,她的手被萧泽祁紧紧地握着,现在她的手似乎还残留着当时的触感。浅夏的脸不可抑制地开始烧起来,心脏也如同小鹿乱撞,怦怦直跳。

“我这是怎么了。”浅夏将手背贴在发烫的额头上,微凉的手背稍微缓解了热意。

她将卧室的灯关掉,时钟逐渐滴答滴答地指向了十二点,但浅夏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依旧睡不着。

她的脑海中总是浮现白天时的画面,萧泽祁紧张望着她的样子,背她去医务室时,她迷迷糊糊间闻到的男生干净清冽的气息……

浅夏将盖在身上的夏凉被掀开从床上坐起来,她的脸此时此刻烧得更加厉害。

她打开卧室的灯来到卫生间,镜子中她白皙的皮肤变得一片绯红,眼中潋滟着水光。浅夏被这样的自己吓了一跳,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才稍微平复了心情。

只是在她躺回到床上后,依旧睡不着。最后她只能打开灯坐到书桌前,开始看已经预习了一遍的数学书。

浅夏一边在笔记本上做着笔记,一边想到,以后不能再被萧泽祁发现她把题目算错了。在时钟滴答滴答地指向了凌晨三点的时候,她才有了困意,完全没有精力再想其他的。

这一次,浅夏没有在床上辗转反侧,很快进入了梦境。明天是周末,她大概会很晚才起来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光记在线阅读第1节

    “你此番可是出了名,撞柱也不愿嫁与吕国国君为妻,这般刚烈的女子,真是世间少见啊。”江尤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她还没睁眼,脸上就一痛。她被人打了一巴掌!眼前是一个身着华服,神态疯狂的女人,她赤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江尤,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江尤在看到她的瞬间,脑海中就浮现出许多场景,在那些场景

  • 哈士奇物语强化自身

    “遁甲天书,传自左慈之手,据说是上天所赐,分天地人三遁,三万声望值。”姜炎之所以能分身,靠的就是这本遁甲天书,遁甲天书并不是修炼功法,而是武技神通,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完全修炼成功附赠的一阶法力,姜炎压根没法动用这天书的技能。无视了身旁的蔷薇,姜炎深深的看了一眼棕熊市这混乱的场景,远方一千米左右,一个

  • 兵长开门!社区送温暖之原主的闺蜜

    徐菲是被一直在响的手机吵醒的。“喂。”徐菲半梦半醒的把手伸出被窝,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手机,按下接听。“菲菲,你在干嘛呢?”清脆的女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徐菲一愣,听着声音挺耳熟的,但是她竟一时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举起手机睁开眼看了一下,尚且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大字:泡沫。泡沫?徐菲轻念出

  •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在线阅读第三章

    “晚上七点,皇城酒吧。”叶离快速说道。“叶少,晚上见。”李玉瑶也看出来了,叶离着急离开。“晚上见。”叶离扔下这句话,忙一溜烟似的跑了。庆州大学食堂门口。两个大学生一脸猪哥似的盯着进出食堂的美女看,口水都特么快掉地上了。“这个妞不错,今年的新生,瞧这细胳膊大长腿,绝对的大美女。”“大美女你个头,看她脸

  • 燕纵在线阅读第5章

    傅春华说到做到,离开四合院没多久,投资的钱就到账了,郭德纲和于谦欣喜若狂,眼瞅着就要元宵了,按传统,这天应该开箱,可他们暂时还没场地,忙着去看场子,挑地方,王惠见状便带着张云雷和郭奇林回了趟天津,一来郭奇林开春还得上幼儿园,二来也是带张云雷回家探望父母,至于烧饼,暂时留在四合院陪白慧明。有了王惠的帮

  • 影视世界之惩罚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顶级的维也纳餐厅里,钢琴师在弹奏着肖邦的曲子,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孟浪坐在靠窗的地方,有些许不自在。孟浪是一个大学生,两天前,校门口婚介所的媒婆突然找到自己,说一个大户人家看上了自己,想招自己做上门女婿。大户人家?有多大户?媒婆眉飞色舞地说,光是介绍费,就给了她一千万。这样的大户人家,绝

  • 网游之位面战争之新生

    喝着死侍提供的充满血腥味红茶,亚当丝就坐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和死侍聊起了人生,聊起了理想。“所以你在漫威就这样过了十年?”死侍用他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亚当丝。“准确的说才九年。”亚当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这长达四个小时的对话中,亚当丝结合自己的经历给死侍编了一个长篇小说。,并且不留痕迹的把希尔摘出去。“

  • 桃运医圣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010章:《蘑菇屋1》第一期(2)黄垒和何炯再次到访的时候,马芸还没走。黄老头和何老师见到马芸多少也有几分拘谨,不过两个都是情商高的人,几句话就聊开了。中午吃完饭,马芸就走了,带走了今年一半的蜂王花蜜。首富大人走了,黄垒和何炯顿时觉得轻松不少。“云峰,你是怎么认识马芸吗?”黄垒看马芸对云峰态度很亲

  • 龙珠世界里的铠甲传奇之激烈打斗(求收藏)

    躺在桌台上的刘莽想着后面的剧情。他记得后面的剧情走向是,这个附身在无牙身上的鬼王,将小元道士和李如姐姐,李亮等都快打死了,最后是小元的师傅茅山道士及时赶来。两个人跑到门外打着,引来了僵尸老怪以及众多僵尸。而僵尸老怪感应到了他在这里,就来这里找他。打斗中,无牙跑进来,被野僵尸咬了脖子喝了血死掉了。僵尸

  • 法后绝伦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行还是太弱万家林甩甩手摇摇头到而那三男两女目瞪口呆像看怪一样看着看着万家林跟妖兽硬碰硬居然还逼退妖兽一步这是天生力气吗虽然惊讶但是此时他们还是面向妖兽修为最高的少年先发制人一剑刺向妖兽妖兽也不甘示弱双爪抓向拿剑少年万家林看他们缠打着看准时机一击冲拳打向妖兽此拳法是他在青老戒子里找到的灵级功法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