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穿书]之白虎(6)

2021/11/26 18:41:35 作者:萧枝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穿书]
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穿书]
作者:萧枝惜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琬苏闲来无聊看了一本小说,名字叫《求婚99次:时总的隐秘娇妻》。书里面,男主对女主展开了99次求婚,对女主那是爱到心坎儿上了。有一天江琬苏穿越到了这本小说中。可惜,她不是那个被男主爱到心坎儿上的女主,而是被男主抛弃的炮灰前妻!书里面男主将她送进监狱,还让监狱的人多多“关照”她,最后她忍受不了折磨自杀而死。想到男主这么冷漠绝情,江琬苏只想和男主离婚,离男主远点。高冷禁欲,本应该只对女主有兴趣的男主,却每晚偷偷摸摸爬她床。江琬苏:“你干什么?”男主时栩泽:“良辰好景想跟你造个孩子。”江琬苏:“滚!

秋去冬来,单单如常生活,逍遥山上寒气迫人,令她倍感孤独。

不过自从发现小树苗后,花林成为了单单最爱流连的地方,即使是冬天,花林仍然充满生机,小树苗还是一般的翠绿。

一个黄昏,她在花林里忙碌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说 : “你是谁?”

单单回过头来,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俊美少年。她生平所见的男性当中,以青龙相貌最为出众,但是青龙眼睛有如深渊,深不见底。眼前少年的眼神却水波荡漾,柔情万分,看得单单一颗心怦怦乱跳。

单单左顾右盼,不知对方是不是跟自己说话,可是四周没有人,便慌忙答道 : “我...我是单单。”

少年听见了,念喃说 : “丹丹...”

单单心想 : “为什么他跟真人的反应会那么相似?”

她于是便说 : “对!单单,孤单的单,我是个孤儿。”

少年也恭身回礼说 : “在下金辕,是青龙真人的大弟子。”

单单欣喜,心想 : “原来他就是青龙真人的大弟子~金辕,难怪如此出众。”

她久闻这个名字,可是当他亲口把名字说出来时,她的耳边却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

“去找金辕!去找金辕!”

她不禁「呀」了一声,随即又忙捂住嘴巴,顿时尴尬得面红耳赤。

金辕看着这个甜美可爱人儿,反应却如此冒失,心下一笑,便问道 : “你是师傅的新弟子吗?”

单单忙摇手说 : “不!不!”

金辕又问 : “那您是金楚的弟子吗?”

单单抓了抓头,吞吞吐吐地说 : “我...我是!”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但是真人和金堡都说是,那应该不会错吧!

不过,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姑姑要杀自己,莫非就是真人教导过的「入魔」?如果是,那么她更要把此事守口如瓶,因为金堡说过,金楚在山下已经自成一派,而且很有威望,别人都尊称她为「玉玲珑」。既然得到那么多人的尊敬,她不能坏了她的名声。

单单不好意思地说 : “其实我已经在逍遥山上住了十年,但是真人说你常常要闭关修炼,所以我从来不敢打扰你。”

她口是这样说,但是她也曾怀疑过,金辕多年不出虎丘,是否已经得道飞仙了。

抱着满满的好奇心,早两天她就跑去了金辕的住处看过,她翻身上了屋顶,但见虎丘顶上银光满布,才打消了念头,于是又赶快爬下来了。

她吐了吐舌头,心虚地想 : “莫非他发现我曾经去偷看他,所以要出来教训我?”

然而金辕没有追问下去,眼光却落在她身旁的一棵青翠树上。

金辕指着小树苗问道 : “山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棵梨树?”

单单一怔,张大嘴巴便说 : “啊…原来是棵梨树,我照顾了它一段时间,现在才知道呢!”

金辕心想 :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就是天庭上的一块梨树。只不过眼前这颗梨树外表颜色青翠,而天庭的梨树却是金黄色的,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

金辕微笑道 : “你把它照顾得很好。”

单单突然被别人赞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手一指,忙道 : “我就住在南面的玲珑阁,你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

金辕一笑说 : “嗯!金楚以前就住在那里。”

其实,玲珑阁的主人是她的姐姐~朱雀。

两人一揖拜别,心内却牵起了涟漪。

白虎闭关十年,自觉情况已有好转,他把心头的那东西称作「心头大石」,决心一天要把它粉碎。

十年过去,「病程」既然稳定下来,也是时候出关舒展一下筋骨。他想看看外面的情况,还有山下的几个师弟妹,现在情况是怎样呢?多年来自己抛下天外天的责任,但总不能要大哥和四弟二人长期扛着吧!

昨天一出来,除了踫上一个冒失女生,就没有看见其他人了。

今天黄昏,他听见花林里有人说话,心中一喜,便想 : “是不是大哥和师弟妹回来了?”

于是便向花林走去,但他不见众人,只有昨天的古怪女子~单单在自言自语。

单单对着小梨树说 : “喂!你最近好像没有长高,是不是因为冬天停止生长了?”

金辕很好奇,为什么那个女子会对着树苗说话。可是他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于是便施了隐身术走了上前,然后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单单又对着小梨树抱怨说 : “兄弟,你也真不够朋友,我照顾了你那么久,你都不告诉我名字。”

金辕捂着嘴偷笑,心想 : “这位姑娘也真够可爱,即使这棵小树有灵性,也只不过是一棵树了吧,怎么会跟你说话呢?”

单单自得其乐,又说 : “如果不是昨天的新朋友介绍,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一棵梨树。”

说着走着,便在石凳上坐了下来,但是,怎么觉得腿下软软的、暖暖的呢?

金辕也是吓了一跳,自己的法术怎么突然失灵了,腿上还多了一个女生。

单单回头一看,和他打了个照面,吓得馬上跳了起来。

她脱口就说 :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她吓个半死脚步错乱,金辕也同样失措,慌忙把她扶住又抱住了。

单单慌慌张张地站稳了,连忙说 : “我先走了!”说罢便匆匆离去了。

金辕还没有回过神来,心想 : “我的法术一向得心应手,为什么今天却失灵了?”

他摸住胸膛又想 : “难道我已经被它控制住了吗?”

随即又想 : “不对!我明明感到气运顺畅,比练功来得舒心,而且多年来的郁闷感好像舒了点。”

他一脸茫然,暗叫 : “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单单回到房间,一颗心跳得慌乱。

她抱着脑袋猛捶道 : “单单呀单单,你是瞎了还是没有长眼睛,连一个大男人坐在那里你也看不见吗?”

她躺在床上滚来滚去,一颗心久久未能平复,一把声音在她耳边回响 : “去找金辕!去找金辕!”

夺命烦音叫得她整夜无法入睡。

金辕对单单心生好感,每天借故来找她闲聊。

单单本来为了那天的事感到尴尬,但既然别人主动来找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小家子气。

她心想 : “倒不如大大方方,反正那肯定是一场误会吧了!”

两人相处日久,金辕就愈来愈喜欢单单。

他以前所见的凡人难免带俗气,但是单单与众不同。

她天真率直,还带着二姐朱雀的三分鬼灵精性格,与她一起总有许多趣事。

而且说也奇怪,每天跟单单谈天说笑,金辕总觉得好像比练功来得更顺气场。

他每天和她研究切磋,被单单的活力感染,事事变得更得心应手,心头的郁闷感也日渐消退。

单单初时常常回想「金辕」这个名字,究竟他和火鸟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火鸟要她到逍遥山找金辕?她好想问他,但是想到火鸟要她保守秘密,最后她还是决心不再多想,一切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她一想通了,心情就大好。

金辕每天来陪她聊天,还指导她练功。

单单暗叹 : “终究不用再一个人孤孤独独了,有伴的感觉真好!”

虽然有了新朋友,可是她没有忘记花林里的老朋友,闲来就跟它说些悄悄话。

冬天过去,这年春天的花开得甚美,单单看见百花争艳,而小梨树又长出了新枝,高兴得围着园子蹦蹦跳又团团转。

金辕可不像单单那样愉快,不知为什么,只要想到青龙快要回来,「心头大石」又压住了他的心房。

金辕来到花林里,要与单单告别。他默默说 : “明天起,我就要回去闭关修炼了。 ”

本来心花怒放的单单停了下来,低下头随随道 : “嗯!那你什么时候出关?”

金辕计算着青龙离开的日子,还有自己上天外天当值的日子,便回答说 :“大概冬天我就会出关。”

单单看着他点头说 : “哦!那是大半年时间。”

她故作轻松又说 : “也对!我们总不能只顾闲聊而荒废正事,该用功的时候用功,该玩乐的时候玩乐。”

她口是这样说,其实心里却叫闷起来。

金辕也说 : “是的!几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到时再跟你玩。你要好好照顾小梨树,看我回来时有没有梨子吃。”

单单「嗯」了一声,又说 : “你不会一关又十年吧!”。

金辕摇手说 : “不会!我冬天就出关。”

他想了想,又说 : “你暂时不要把我跟你玩的事告诉师傅,我怕他骂我荒废练功,会打我屁股。”

与单单相处了一段时间,金辕竟然开始会说笑话。

单单「噗哧」笑了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鬼灭之刃毒计

    裴靖再次发起了高烧。然而现在已是晚上,要请大夫需得去镇上。看裴靖这个模样,情况有些严重,戚柒不敢耽搁,径直去村长家借牛车。村长知道裴靖病重,也急了,亲自赶着牛车过来。毕竟戚柒是个女子,剩下的还是两个孩子,在村长看来都不顶事。想着陈大山怎么也是裴父的结拜兄弟,便又遣了自家小子去陈家通知一声,最好出个男

  • 恒河在线阅读第三节

    时间又是一晃,6年过去了,两个小伙子早已经事年轻力壮,哥哥宁晓世已经病入膏肓,表面看上去还好,可其实身子里却已坏透,17岁的宁笑尘刚在镇上卖完土豆,拉着空空如也的人力车回家路上,便碰到了自己的哥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也显得很吃力。宁笑尘见状上前急忙道“哥,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家”晓世笑笑,也未推脱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