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滞时乱空之魏王赵昉

2021/11/26 18:28:15 作者:白刃杀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滞时乱空
滞时乱空
作者:白刃杀尘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是一只普通的狐狸,我的家人为了救我死了,我的主人为了我把她的生命,她的一切的一切都给了我,你们为什么都要离我而去啊……为什么泛是与我扯上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呢?为什么这天地对我如此的不公啊?我想问问这天,凭什么?!

杨昉是赵昉的化名,他是当今皇帝的长子俞德妃之子,坊间传闻赵昉出生时本来没有呼吸,但当时承恩寺的住持在赵昉出生时亲自过来觐见,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仙法,本来被太医判定薨了的赵昉竟然在他的怀中发出了嘹亮的哭声。

身为皇帝长子又有这样奇遇本应受到重视,但是赵昉十三岁那年有一位云游道士路过汴京拜见当今皇上,说是皇宫有妖气蔓延,最后经过多方调查那位道士指天誓日的说皇长子赵昉是妖孽转世。

云游道士说的话皇帝本来不信,但是后来的几个月后宫发生了诸多怪事也就容不得他不信了。

种子种下了很快就会生根发芽,皇帝在儿子和江山中没有犹豫的就做出了选择,他本打算秘密的处决了赵昉,秘旨下去之前赵昉的母妃不知道从何处听到了消息,闯入了皇帝的寝宫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儿子一时平安。

看在骨肉亲情和俞德妃的面子上皇帝放逐了赵昉,封其为魏王驻守恭州。

祁旻知道这些传闻是因为他身边有一只喜欢听书的喜鹊精,喜鹊精学了几次祁旻就记下了,在初见燕赤霞时祁旻就已经算出来者的生辰八字和姓名,于是吃得开心的祁旻就这样说漏嘴了。

听见祁旻叫了他的真名赵昉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传言都说姥姥无所不知,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赵昉的长相十分富有男子气概,那张脸是祁旻两世都想要拥有的,他咬着筷子眼巴巴的看着赵昉的脸,“我喜欢你这张脸。”

祁旻把气氛一秒变成了惊悚片。

本来帮祁旻布菜的赵昉手一抖,筷子中夹着的牛肉差点就落在桌子上,还是祁旻眼疾手快用碗接住。燕赤霞听见这话按住了腰间的佩剑,他死死的盯着祁旻生怕他突然对赵昉出售。

燕赤霞知道他斗不过祁旻,所以他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赵昉的安全。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祁旻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要能有你这样的脸就好了。”

赵昉:还是惊悚故事。

“贵人,我们姥姥的意思是说您的样貌看起来更威武一些,她很是青睐。”

小翠原本躲在了一旁,听见祁旻解释了一次让气氛更加紧张之后就壮着胆子走上前帮了祁旻一把。

跟在祁旻身边的妖怪不知道他是男儿身,却知道样貌艳丽的祁旻更喜欢阳刚一些的长相,赵昉正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小翠解释了之后祁旻跟着点头,赵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如果转换了性别祁旻这句话就有登徒浪子的嫌疑。

祁旻进食的速度慢了,赵昉估摸着他应该是吃饱了,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打算与祁旻说正事,他这次冒然拜访祁旻是有事相求。

终于放下了筷子的祁旻从小翠的手中接过了冰镇的双皮奶,在赵昉开口之前祁旻先开了口,“你进门之后面上带着笑意,不经意之间却会皱起眉头,而且印堂发黑龙气中缠绕着一丝妖气,看起来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王爷。”

赵昉那点心思瞒不过祁旻,祁旻本就是几百年不可多得的天才,修行一甲子年就得到飞升,如果不是他天煞孤星的命格引来了不合常理的第十道天雷,祁旻这时应该已是天庭中供职的仙人。

祁旻发现赵昉的龙气中带有妖气也觉得奇怪,按理来说赵昉的龙气已经超过帝王,本应百邪不侵,但是……

而且燕赤霞跟其左右,祁旻细想能让赵昉愁眉不展的应该与妖邪之物有关。

“确实有一些事情困扰在下。”

祁旻捧着第二碗双皮奶进入了听故事的状态,赵昉也不在意祁旻把这件事情当个故事,他今天来此的原因就是请祁旻帮忙。

赵昉十三岁被封为魏王驻守恭州,不仅传唤不得入京,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前当今皇帝传旨让他回宫,赵昉多方打探之后方知皇帝重病,召他回宫与册封太子一事有关。

当今皇帝子嗣单薄除赵昉之外还有一子,是当今宠妃苗贵妃所出名唤赵昕素来得宠,年纪与赵昉相仿,两年前刚被封为荆王。

皇帝病重未来太子之位必将从二人之中选出,按理赵昉被放逐恭州没有资格参与这场太子之争,但是被封为荆王的赵昕为人张扬跋扈极其善妒,在汴京闯了不少的祸不得人心,反观赵昉受到恭州百姓爱戴,又把恭州治理的井井有条,与赵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于是当朝老臣冒死觐见要求皇帝召回赵昉,让赵昉和赵昕公平竞争,这才让赵昉得了回京的机会。

“我如果回京对于贵妃和荆王是很大的威胁,朝堂之上的老臣们大多都支持我,荆王又失了人心,这太子之位花落谁家便没有了定数。”

赵昉给祁旻和自己到了一杯热茶,顺便推开了祁旻面前剩下的三碗双皮奶,他无奈的看着听故事的祁旻,这人从听故事开始到现在已经吃了五碗凉的双皮奶。

“果然是宫斗剧情!所以他们打算把你在半路除去对吗?”

赵昉抿了一口杯中的茶,眉毛一挑心说这是今年新摘的碧螺春。

“是,后来我遇见先生之后才得知年少时那云游道士所说是假话,想来也是贵妃的手笔。”

听故事的祁旻点点头总结了一句,“原来是宫斗剧和惊悚剧的结合体啊!所以他们派来了妖怪追杀你,为何妖怪会不怕你?”

“殿下心善所以贵妃利用这一点派人伤了殿下,取了殿下的鲜血和头发饲养那妖怪,它身上有了殿下的血肉就不再害怕殿下身上的龙气了。”

妖怪的部分燕赤霞帮忙补上,如果不是这样身上带有龙气的赵昉也不会被追的如此的狼狈。燕赤霞说道这里向前凑了两步,“而且那妖怪十分的厉害,我道行浅薄无法将其降服,只能一路护着殿下不被它所伤,但是……但是那妖怪一路上伤人无数道行比初遇时厉害了许多,这里距离汴京还有一段距离,殿下无法安心所以才夜宿这里打扰道友。”

燕赤霞思来想去还是用道友来称呼祁旻,如果祁旻愿意出手帮忙,这件事情或许就能化险为夷,燕赤霞相信赵昉的判断更相信之前卜卦的结果,这一次是大吉。

“好啊,你们原来是打这个主意!”

陪着祁旻一起听八卦的小翠跳了起来,她壮着胆子伸手指着赵昉和燕赤霞说道,本来吵闹的小妖听见小翠的声音马上安静了下来,她们露出了凶像生怕这两位姥姥口中的贵人欺负了姥姥。

祁旻伸手拽了一把小翠的尾巴把人拽回了身边,吃饱喝足的祁旻是个好脾气他笑眯眯的看着赵昉说道:“那你就不怕我把你吃了?兰若寺也是妖寺,坊间传闻不怎么好。”

“外面传闻兰若寺是妖寺,但是从来没有真正传出过妖怪吃人的消息,所以我决定赌一次。”

赵昉是自信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在被妖怪盯上之后赵昉就找人调查过兰若寺的事情,虽然坊间传说兰若寺的妖怪吃人,但是真正来过这里的人不曾说兰若寺半句坏话。

于是赵昉认为兰若寺的妖怪和传说中的妖主姥姥应该不是坏人。

现在帮还是不帮成了一个问题,吃饱了的祁旻终于想起了之前大凶的卦象,祁旻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大凶的卦象他不得不放在心上。只是赵昉刚刚帮他涮肉,放在他碗中的肉的口感更是是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对于一名资深吃货而言这是很大的恩情。

妖和仙都不能欠下人情债,欠的债很容易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祁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好,我帮你。”

大凶又如何,祁旻心想他绝对可以逢凶化吉。

赵昉听见这话站起来拱手对祁旻就是深深一拜。

“姥姥!”小翠有些不开心,她认为祁旻冒然答应太过于莽撞,祁旻拍了拍小翠的头笑眯眯的说道:“你要是心疼姥姥就提前帮姥姥准备好夜宵。”

小翠:……

祁旻的话音刚落兰若寺外就传来了犬吠的声音,燕赤霞马上惊觉,花厅中的小妖们也露出了一半的原型虎视眈眈的看着外面。赵昉看向祁旻想要询问他应该怎么办,就看见祁旻用食指沾了茶杯中的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个阵法,刹那间兰若寺就被金色的光芒所覆盖。

“你们带着主屋里面那些人先躲起来,没有我的召唤不得出现。”

祁旻的话说完花厅中的小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偌大的花厅之中只剩下祁旻、赵昉、燕赤霞以及执意不肯离开的小翠。

祁旻拿小翠没有办法只能在她额头上注入一丝妖气,“等等不要乱跑。”

“是,姥姥。”小翠知道祁旻是同意她留下了,小翠对着祁旻扶了扶身开心的回答道。

兰若寺外面的犬吠声更响亮了,祁旻从腰间的香囊中拿出了一颗糖放入口中,又推到了赵昉面前一颗,赵昉把祁旻送给自己的糖果放入口中就听那人含糊的说道:“浮玉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确实是厉害的家伙。”

燕赤霞低头,在下山之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饲养彘这种凶兽。

赵昉听见祁旻也说外面的妖怪厉害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他看着鼓着腮帮的人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些不忍,赵昉担心外面的彘会伤了祁旻。

但赵昉发现他的担心十分多余,因为祁旻语气中带了一丝喜悦的说道:“小翠小翠,你快去告诉后厨准备炉火,我们夜宵吃烤彘肉。”

赵昉:兰若寺姥姥果然……有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虐恋悲歌在线阅读第6章

    “再切一刀吧,不全部切开怎么知道呢?”老周听到苏格的话,心里泛出一丝希望来,可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他怕再生出希望,等着的只会是更大的失望。可望着苏格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他竟然不想拂了眼前这年轻人的好意,于是迟疑地点点头,被苏格重新拉进了铺子里。周围人见老周又回来了,笑道:“哟,老周,还想赌呢?”老周

  • 魔君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在线阅读第九章

    秦若非卧室里摆放着周晓晓和他得照片!秦若非忙着找小时候道士给得古书。没在意李雪瑶在看照片!李雪瑶:“你们俩不合适,这张照片更合适!”李雪瑶拿出一张二人得合影。照片上二人身穿迷彩服笑得很灿烂!“这是在封门村拍得吧?”“嗯。”秦若非不喝酒。李雪瑶也喝不惯北方得高度数白酒。以前从来不喝!这次破例喝了几杯!

  • 地府在上:我家夫君太清冷在线阅读第5章

    殷佐在景仁宫住了下来。虽然说是歇息在后院,实际上一日里大部分的功夫都是跟着佟贵妃。佟贵妃主理六宫,上到宫中大的节庆小到每月宫人的俸禄发放、四季衣裳都是要管的。虽然有六宫二十四司的掌事姑姑协助,但许多事情还是需要她亲自过目的。她虽然统摄后宫,但到底并非皇后,皇上给她做面子,要求宫妃初一、十五来请安,其

  • 虚无破碎在线阅读第六章

    叠好被子,穿好鞋,叶小米身着浅绿色条纹的军装,显得十分阳光。叶小米不喜欢做事比较急,所以起得很早,不像宿舍其他人这才忙着穿衣打水洗漱。当别人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叶小米已经晃晃悠悠的在床边坐着,等着他们一起去操场了。“叶小米,你速度这么快?”陈菲菲含着牙刷,嘴里还有泡沫,从厕所出来拿毛巾。叶小米笑笑,

  • 闪婚密爱:总裁的绯闻萌妻在线阅读第九节

    妇人说完之后,就抹着眼泪收拾碗筷离开了。那个叫赵启的小男孩将他们领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内,拿来被褥,就离开了。吴殇躺在床上,看着比自家房屋都烂的屋顶,总害怕会有木椽掉下来。“喂,狼妖的事,怎么说?听说明天就是每月上交粮食的日子了。”华长浩开口问道。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吴殇,“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应该杀

  • 许你晴空万里在线阅读第4节

    该隐仔细铺着艾达送给他的毛毯,尽管单薄,但也比直接睡地板要强得多。昏暗的光线下,两点琥珀色的光芒朝他飞来,犹如黑暗中的灯塔,为他启迪着生活的方向。他微笑着欢迎自己的姐姐到来。“今天好晚啊,我都以为你不会来了。”“为何不来?一个人有何意思。我带了酒,陪我喝。”艾达晃着酒瓶子,不由分说地递给他一瓶。这时

  • [木乃伊]黄沙漫天出鞘

    安迪顺着她目光转身,对谭宗明说了什么,汪曼春不知道。赵启平挥手和谭宗明打了个招呼,汪曼春没注意。严吕明问了谭宗明什么,汪曼春还是没听清,只有老谭的回答能入她耳,“安迪帮赵医生化缘,赵医生又不肯经手,我只好自己来。”就在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里,谭宗明以目光扫视全场,熟识的安迪严吕明,初识的赵启平,耳闻的

  • 这时那时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阳城东南角有一片不起眼的小树林,小树林里有一座破旧的无人小庙。小庙孤零零的坐落在这人迹罕至之处,寒风袭来,瑟瑟发抖。这是一座前朝武侯庙,当年也是盛极一时的存在。不过现在早已荒废多年,里面供奉的是谁,怕是也无人知晓了。想来也只有极少数的老人还记得,这里供奉的那位前朝武侯,曾经了为了保卫这天阳城,浴血

  • 爱上复仇冷血三公主在线阅读第6节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王允梳洗完毕,换了身新衣裳,关起门来开始念叨王婵。王允不满地叹了口气:“娉婷啊,之前说好了献舞,为何不换衣服啊!”献舞?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王婵一脸无辜地看着王允:“伯父,董相国最近愈发多疑,在城中加派了不少人手巡逻监视,您是朝中重臣,他的重点防备对象,恐怕就连祖上三代都早已

  • 请你娶我吧第八章在线阅读

    自从蒋乐怀疑顾俞川有了心上人后,觉得这人真不一样了。以前他是读书最努力的,即使上课无聊也是抱着别的书看,现在他是这样的——老叶在上头讲课,他听无聊了,眼睛朝左边一瞟一瞟的。如果人家偶然看过来,就笑一下,眨眨眼,那人准会甩张臭脸给他,他也不气。人家要一直没动静,他就扔张小纸条。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反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