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娱乐圈还有这种操作?第四章

2021/11/26 18:39:25 作者:凤阿凤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还有这种操作?
娱乐圈还有这种操作?
作者:凤阿凤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一言榛一睡醒来,穿成了乡下的小姑娘。原主成绩不好,家境贫寒,总被人瞧不起。对此,言榛表示心平气和,无所畏惧。直到某日,她突然发现有个拍电影的大演员,长得竟和她穿越前认识的长公主一模一样!这下言榛不淡定了!——长公主,你怎么也穿了??文案二最近娱乐圈出现了一个新人。明明只是个乡下丫头,但名导、老戏骨、富豪纷纷追捧她,只求她给自己算一卦。路人黑A:都什么时候了还算命,醒醒,大清亡了。路人黑B:新的人设营销方式?敢问哪家公司捧的新人,赔钱了没?路人黑C:真能算命的话,不如算算自己怎么才能红吧。腥风

第二天,丧钟敲响。苏惬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谁也不见。山庄的人无一不浸在哀痛之中。

半个月过去。

安锦的伤渐渐好起来,苏惬却从未来看过她。她知道,是因为师尊去世他很难过,她自己也很难过,于是这半个月也没有主动去打扰他。今日她还是忍不住了,趁着伤刚刚好,准备好了食物,像以前一样坐在苏惬院中那棵桃树下置好桌子,铺好垫子等他。可他没有见到他人,打扫的告诉她,今日是苏惬的继任大典。

她心下了然,那玉佩,估计也是哥哥拿去了,很好,终于自己也可以为哥哥做些事情了,也不枉自己在床上躺了这半个多月。

她回去换上正装跑到大殿。没有人会去注意她,在这山庄里有她没她似乎都无所谓,因此继任大典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人通知她。

见苏惬还没来,她便想找到云昼,想感激他那天照顾自己,可看了一圈,并未发现他的身影。

“云昼师兄呢?”她问旁边的三弟子白弘。

“死了。”白弘冷言道。

“啊?怎么会?”安锦惊讶道,在自己躺着的这半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还不是因为他自己,诋毁师尊,活该。”

“他不是一向对师尊惟命是从吗?”

“我也不知道。”

“可是他…”

安锦还想说什么,忽然白弘比了个“嘘”的手势。

有一个穿白袍的人走了出来。

因为来得很迟,她只好站在一群弟子的后面,从人缝里悄悄打量着前头那个白色长袍的男子,他束着华冠,冠上是白玉簪子,泼墨似的长发衬得他的背影飘飘若仙。他的长袍袖口有独特的墨色云纹,精致繁复,像大海里的波浪。他祭天,拜礼,然后转过身来,一脸的严肃和正气凌然。那样的表情,衬得他原本就十分好看的容貌更加出众。丰神俊朗,宛如神明。

安锦不由得看呆了,由衷地称赞起来:“哇,哥哥好威风啊!我从未见哥哥如此好看过!”

这一喊,便引得无数的人都注意到她。

苏惬冷冰冰道:“出列。”

她前面的弟子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安锦一下子愣了愣,还是默默走了出去。

“门规上未写,殿上不许喧哗么。”他目光严厉,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还有,见到师尊为何不跪?”

“哥哥?”安锦更呆了。

“放肆。”他一声怒喝。旋即安锦便膝盖一痛,跪了下去。

她见地上有两颗铁珠,不由得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泪水不争气地滚落下来。这个人,冰冷得让她觉得陌生至极,这个人,还是她的哥哥么?

他淡淡收回手,对她梨花带雨的脸不屑一顾,甚至还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带下去,仗责三十,再让她抄一百遍门规。”

众人惊讶,曾经他不是护她疼她不惜为她反抗先尊吗,怎么如今?

她也一脸诧异,仿佛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一般,连呼吸都快忘记了。被人拉出去的时候,她只听见他冰冷的声音:“以后,都引以为戒。”

她被人打得血肉模糊,丢回自己的院子。她不敢相信,为什么哥哥居然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当上了师尊,享受到这优越的万人之上的权势时,本性竟变了么。

可哥哥他,绝不该是这样的人…

半夜,她正掌灯抄写着门规,忽然一抹雪白的身影踏着冷风进来。她正抄书的手茫然地停下,苍白的脸挤出一个笑:“哥哥…”忽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挣扎着爬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他跟前,跪下来,头磕在冰冷的地上行礼道:“师尊。”

他垂眸看伏在地上的她,一时竟有点心疼,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如此。

“抄完了么?”他淡淡道,顺手便拿起她抄的看。

“还有一点。”安锦老老实实回答。

“嗯,继续。”

“哥哥…”安锦不自觉地唤出声。

“嗯?”

“你肯让我唤你哥哥了吗?”安锦一时欣喜。

“私下。”苏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不忍心拒绝她,只好这样说。

“好,”她笑了,如盛开的桃花一般,忽而她又想到什么,那笑容便淡了下去,“哥哥,往后你都要同我这般疏离么?”

“何意?”

“你曾经,很喜欢我。”

“哦,我不记得了。”

一句话,如同一道霹雳,直直痛进她的骨髓,相比较今天那顿板子,远不及这万分之一。她强忍住心头涌起的阵阵悲凉,苦笑道:“可你送过我钗子,同我说过很多温暖的话。”

“是么?拿来我看。”

安锦低下头,咬住嘴唇,目光凄冷道:“我弄丢了。”

苏惬竟笑了:“既是我赠与你的钗子,你为何竟又弄丢了?可见你此言并非属实。何况钗子意义非凡,我轻易不会赠与旁人。”

“旁人?”安锦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千万只无形的手揉搓,撕扯,都快裂成一瓣一瓣的了。自己与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会竟成了他口中的旁人。

“有这份闲心虚构故事,不如早些抄完门规。”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扫过她的目光都冷得浸骨。

她看着他的背影,悲痛欲绝。他从前待我这样好,可他不记得了。

往后的许多日子,安锦常会出现在那棵桃树下等他,他每每办事回来,都不曾看过她一眼。可她还是日日等,月月等,春去冬来,偶尔还为他舞剑,或者烹好茶,她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以让他记起什么的。

可是等来的,只有苏惬厌恶的眼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云上在线阅读第四章

    “啊……”—声惊叫声划破了原本有些宁静的夜空。连云山脉位于落英城东南一隅,这里山高林密,崇山峻岭。据传连云山脉曾是落英城通往郡城的主要通路,然而不知为何,在多年前,这条道路却被废弃。现如今,这片山脉已是人迹罕至,变得极为荒芜。在这片山脉中、崇山峻岭间,生活着大量的野兽,少有人踏足,即便偶尔有人来到这

  • 至尊武学在线阅读第7章

    倒霉的一天,这是陆晅放下电话后的第一念头。各种落难少女都找到他头上来,想睡个觉就这么难?可都向他发出求助讯号了,对方讲话还格外凶残分分钟你死我活跟黑社会似的,他也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只身前往肯定不行。陆晅套了件外套,给同事刘约打电话。谁把林茵介绍给他的,谁就得一并负起责任。刘约可能在加班,很快就通

  • 四方艳谭之 枕竹之序章 终

    “军士长!”一名营部中尉情报参谋走到陈秦川身前立正敬礼。“收到最新通报,奉南区南部隔离线全部失守!第12摩步旅幸存部队正在向我们封锁线位置撤离!集团军司令部命令我们做好接应准备!”陈秦川扭头看了眼南方被浓密黑烟遮蔽的天空,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有报告么?”“这个……”“有就是有!没有就没有!陆军学院

  • 星辰杀戮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穿越第一天街道上很安静。我在门口站了一会,走出了第一步。一直被催促说要快一点,说要迟到了,可是问题所在是,——我完全不知道我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啧,这个时候配合一阵小风吹过简直太有感觉了。无奈的是,在莫名其妙的弄了半天之后,这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忘记把它搞清楚了。抱着慢慢想想的心理,我就自然到不能再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