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头号赘婿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1/26 19:02:20 作者:佛系焰 来源:黑岩网
头号赘婿
头号赘婿
作者:佛系焰来源:黑岩网
入赘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丈母娘处处看自己不顺眼怎么办。。。。。。。。。。

自从那天车祸后,宿时遇再没看见过历修,毕竟是任务关键对象,宿时遇没敢放松,让人找了几圈,最后打听到陈家外孙历修来容市游玩,第二天下午就离开回帝都了。

没见到人,自然也无从证明男主有无提前重生。

银Ⅰ行Ⅰ卡上倒是多了一笔很可观的数字,要是重生的周凌修,应该会给一个吝啬到让人心口一梗的数目。

可人都会变的,谁说以前是什么样,以后就是怎么样,所以这结论不好下。

防了几天没人套他麻袋沉水泥扔海后,宿时遇没在一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的防备,虽然他表面淡定的谁也看不出来在防备什么。

不怪他那么草木皆兵,实在是剧情里男主对原主下黑手下的毫无痕迹,没有一个人察觉,谁知道他是不是放了一个烟雾\弹,实则暗中留下来等待时机报仇。

宿时遇:“系统,剧情里说历修是来容市旅游的,怎么我得到的信息是来走亲戚的。”

【走亲戚不就是旅游吗?】

“……我只要干掉重生后的男主就完成任务了吗?”宿时遇在确认一遍。

【对呀,好像是这样的,不过建议宿主去翻一下任务面板,看看关于任务的准确用词,宿主别着急完成任务,男主这还没重生呢。】

【哦,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男主死亡时间必须无限接近剧情里男女主HE的时间点。】

宿时遇:“……”

“附加条件不能一次性说完?”

系统回答很高冷:【不能,等我想到在加。】说得任性十足。

宿时遇难得有被系统话噎住的感觉,系统这么不靠谱,总觉得以后会很坑啊。

下午,宿时遇从实验楼出来,后面有人叫住他。

“宿时遇,等等!”

是张教授和药学院的一个学生,他们后面并肩出来。

“你笔试考的怎么样?”药学院同学先出口问道,长得眉清目秀。

要是光听这话,还以为考研笔试刚过呢,其实已经过去好多天,他却今天才犹犹豫豫问出口。

宿时遇道:“就那样吧。”

“宿时遇又不像你小子似的,肯定考的不错。”张教授说道,虽然是打击的话,语气却亲近,学生听见这话不高兴了,脸色微拉,为什么每次夸宿时遇,都不忘把他拉出来打击一顿。

张教授看着宿时遇的目光含着赞赏,语气温和对宿时遇道:“果然有你在,实验效率就是不同。”

不怪他喜欢他,宿时遇长的好,脑袋瓜子还很灵,转的快,他重回实验室后,实验项目进度一下上来,效率比平时高几倍,没几天就成功完成,而且得到的实验数据明显更精确。

“抽个时间,你把这次实验研究课题的论文初稿写好,我在把后续的完成。”

像是想到什么,他又道:“若是下学期懒得写毕业论文,你可以用这一篇过。”

几人边走边说,张教授将实验资料数据交给宿时遇,厚厚一沓。

“舅舅,他又不是药学的,只是辅修药学。”用得着这样成功的研究课题吗,学生用‘你又占便宜’的目光看宿时遇。

这次又是宿时遇写论文,这不是明着说发表时会有他名字吗,还有凭什么让宿时遇用这个来当第二学位毕业论文,要知道第二学位毕业论文那么简单!那么漂亮的数据,那么创新的课题,这篇论文足以发表在SCI,用于第二学位毕业论文简直大材小用!

他脸上闪过嫉妒之色,明明宿时遇不在实验室这几天,他成为一众研究生师兄师姐中的领头人,带着他们辛辛苦苦守在实验室,饭都顾不得及时吃,就怕实验出了什么差错功亏一篑,舅舅每天都在。

可宿时遇一回来,就取代他位置,成为舅舅最看重的人,师兄师姐门又重新以宿时遇为中心,他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张教授听出他的怨气,皱了皱眉,“行了,要不是宿时遇把保送帝大名额让给你,自己去考,你能安安心心待实验室里等上帝大?”

学生还要说什么,闻言到是闭了嘴,脸上却丝毫没有感激之色,他也是药学院风云人物,连药学的研究生师兄师姐们也不及他,要不是宿时遇这个外系的横空杀出,那名额本该是他的,怎么能用让。

“好的张教授,论文我会抽时间尽快写出来。”至于边上忿忿不平的人,宿时遇一丝余光都没给。

学生被这样的无视气得仰到,这赤.裸.裸的轻蔑!

张教授:“这方面我是相信你的,也不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你记得先好好复习,考个好成绩。”他十分相信宿时遇写论文的速度和质量,想必两天左右就能成。

张教授看了眼旁边不服气的外甥,心头无奈叹气,也太好强了,他们两个都是药学方面的天才,只不过他外甥的天才程度,在宿时遇面前,光芒暗淡到无,这个实验项目,后期要是没有宿时遇提出的宝贵意见,换个思维方向,让工艺流程变得更精简,更准确,可能要拖一个假期才能完成,到时还不一定能成功。

路口,宿时遇离开往另一个方向,学生看着宿时遇不紧不慢离去身影,那背影修长赏心悦目,他却一点也欣赏不起来。

嫉妒。

为什么事事压着他,连长相上也是,还有身高,小白脸!

学生转头抱怨:“舅舅,明明那个保送名额就是我的,你怎么能说是让,还有论文,你怎么又让宿时遇写。”

“不让他写,难道让你写吗?以你那个速度,我怕是要等到花儿都谢了,你写写夏语论文还行,你能写英语吗,这次论文可是要发表在sci。”张教授没有好气道。

英语不好的学生不想说话,他都已经尽量在背专业词了,“那可以让师兄师姐写啊,或者你自己写。”宿时遇走时问都没问怎么写,用什么语,想必舅舅早就和他说了,学生很怨念,他却什么也不知道。

张教授摇了摇头:“他们写出来的东西能用吗?怕是没有病句就谢天谢地了,以为论文是谁都能写得出来的吗?谁都能写出水平吗?”以前写论文从来是他亲自动手,别人写出来的他看不上,直到在某期刊上看见宿时遇的论文,顿时惊为天人。

他知道他实验做的好,知识涉猎广而扎实,学习勤奋,却不知道他已经能独立完成实验,连写出的论文也很good,每处安排都恰到好处,不拖沓,不过于精简。

却读工商管理,真是浪费人才,幸好选第二专业选对了。

在说这个实验课题,后期的实验方案可以说是宿时遇一手改进制定的,讨论后他觉得可行,就冒险用了,用后节约不少时间和成本,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而且,写论文从来不是轻松的事吗,还是全英语。

张教授摸了摸头顶,年年都写,头都写凸了,不是人干事,在说论文上会署有宿时遇名字,他写也一样,这可不光是他一个人的论文呢,两个人就要互相合着嘛。

张教授不知不觉间,已经把宿时遇放在一个高度,而不只是一个学生,他有预感,只要这个学生不中途堕落,以后一定会做出很大成绩。

他说:“我只是让他写一个粗简的上来,不好的地方我会修正,最后才会发表上去。”毕竟是他的心血,论文他怎么会一点也不关心。

然每次宿时遇交上来的论文,连个标点符号都那么完美,无论是夏文还是英文,害他无处可改,既怨念又高兴。

宿时遇写论文的水平那是没得说,无论是什么语,他都默默佩服。

果然不愧是他的学生。

论文署上他名字他心甘情愿。

“哦。”学生不以为意,“可这个实验他缺了好几天,怎么能加他名字。”

张教授停下来,一双眼睛看着他,直看的学生心虚,“虽然他缺了几天,可你别忘了,他离开的那几天,可是远程电话指导的。”

学生皱眉,不高兴道:“什么叫指导,只不过讨论讨论而已,舅舅你就别给人贴金了,灭自己威风,这个实验课题可是你费好大劲才申请下来的,前期准备工作那么辛苦,就怎么一直把功劳套宿时遇身上。”

“哎。”张教授突然叹气,伤感起来,“有些人,你就是不承认他天才也不行,宿时遇这次回实验室,好像比原来更天才了,特别是思路上,轻轻转个弯,就节省那么多时间,而我,老了,思维都没有那么活跃了。”

学生嘴角下拉,“舅舅你就别夸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教授恨铁不成钢:“你还不服气,那个名额本来就是人家让给你的,宿时遇发了多少篇论文,参与了多少重要过程,提出多少有用东西,而你呢。”

学生不以为然:“那不是沾了舅舅你的光吗,在说有些项目你又不让我参与。”

张教授看他一眼:“人家自己单独发表的论文被你吃了?在说以你现在的水平,可不是什么都实验都没问题的。”

学生翻了个白眼:“谁让别人家里有钱,给弄了实验室呢。”

他外甥这是杠精转世吧,张教授眼睛一瞪,开始滔滔不绝教育:“给你一个实验室你就能搞出来?别丢人了,人家一个第二辅修的发的论文都比你多,还不提等级质量,这唯一保送帝大的机会,按道理就应该给他,还是我厚着脸皮和他要人才让你的,要不然就你这专业课好一点,其他考研的基础科目一坨屎的样子,怎么能考得上帝大,还好意思对人横眉瞪眼,也就只有专业上有点天赋。”

保送帝大名额很珍贵,他们学校在一本中快掉车尾,今年有一个已经很好了,其实要是没有宿时遇,这名额还真是他外甥的,但谁叫你不如人家呢。

学生脸憋得通红,谁人不偏科,又不是人人都是宿时遇,他英语不好,他政治不好有错?

舅舅那么偏心宿时遇,他都怀疑宿时遇才是他亲外甥了。

食堂吃过饭,宿时遇回到寝室,打开电脑,将实验数据一一录上,分析整理。

他坐在电脑前一直没动过,坐姿标准,打字也并没有勾头驼背,白皙如玉手指落黑色键盘上,像在跳一曲优美的舞。

杨空军李试从他面前走过,直叹人和人为什么不一样,有些人长的好,玩电脑姿态也那么赏心悦目,像在弹优美的钢琴,有些人却长成歪脖子树,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上天真不公平。

还有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是写什么东西,一看就很高大上的样子。

嗯,都看不懂。

直到晚上快熄灯,宿时遇才吐出一口气,论文完成。

【宿主你手速挺快的,错别率只有0.0000001%,快两万字的论文居然一个错别字也没有,简直不科学,要是写小说,一天肯定轻轻松松能日他个好几万。】系统声音冷不丁冒出。

宿时遇挑了挑眉,整个人便像墨画中的人活了一样,那种感觉惊心动魄,动人心魄,系统眼睛晃了晃,“你是小说作家?这么了解。”

【哈哈,我也才刚开始学勒,谈不上作家,顶多算作者。】系统居然有股不好意思的憨厚。

“霸道总裁俏秘书是你写的?”

《霸道总裁俏秘书》就是这个世界的小说名,男主重生言情小说,取的名字却很女频,一股子古早腻味儿。

没等系统否定,宿时遇继续说。

“写得挺好,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过程曲折离奇,是本巨作,文名也取得不错,直扣主题,霸道总裁是热元素,一看名字就有一探究竟的欲.望。”

宿时遇拍着马屁,眉目都没有动一下,把论文保存好,没有急着发给张教授,等两天再发。

【嘿嘿,是吗?】

“是的,我一看这篇小说,就知道这个作者功力很高,以后定能写出世界名著,流芳百世。”他到底没能昧着良心,把这部小说夸成世界名著。

【那是当然。】机械的声音没有情绪,音质机械化到极致,宿时遇没从中听出什么情绪。

但这四个字就已经表明什么,试探完成,他没在说话。

【不对,你以前不是还怀疑过这篇小说没人看吗,今天怎么就成了巨作。】

“哦,我好像记错名字了,总裁小说名字千篇一律太相似,要夸的是冷酷总裁小秘书这本。”他以前书架上有本小说,记忆深刻,翻了几页,到底没能抗住狗血看下去。

……系统嗤笑一声,声音像两金属片互刮发出的,刺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跟紧领主搞建设!第6章在线阅读

    秦川这会儿倒有些庆幸自己从小捡破烂的生活了,虽然他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很瘦弱,但以前的生活让他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力比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好上很多。众人逃命般的奔跑中,秦川可以稳稳地占到前二十的位置。连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是接连被血雷无情地枪决了两个新人,一个是在奔跑中崴了脚的新人,没有及时爬起来而瞬间落到了最

  • 零渡花落魂散卦

    黑压压的云下只见一青年男子跨着小步飞走着,不时将手中的折扇举过头遮挡雨水,转过路口,来到一座破屋前,上前直接推门,“嘭……”门稍碰即倒,男子一惊,呆楞在门口,回过神来,只见屋内破桌前有一满嘴胡腮男子单手撑头,口咬小指,双目朝天的坐着,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青年男子见胡腮男没反应,完全没被响声惊着,一步

  • 修真第一妖在线阅读第1章

    午夜两点,二塘村一片寂静,村口的大柳树下,一个红衣长发的女子提灯而站。三点刚至,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林间的乌鸦传来几声哀鸣,月亮也慢慢地从乌云中后退了出来,柳树的影子也随着拉长,将红衣女子笼罩在阴影中。伴随着几声狗啸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低着头,佝偻着身子缓缓地从村子里走了出来。这时,树下的红衣女

  • 源宇战记在线阅读儿子?

    荣禧堂内宝玉转移了话题,贾母的脸色缓和了一下,王熙凤赶紧拿出骨牌来陪着贾母解闷,输了不少钱,这才让贾母忘了贾赦的事情,王熙凤心里松了口气,对贾赦的怨恨更上一层。作为亲爹不能帮着自家二爷也就算了,还总拖后腿,自己在老太太这奋力争取了一点地位,被他害的都快没了。不管王熙凤如何想,大房那边,贾琏看着自家亲

  • 小师妹她又凶又靓楔子

    欧阳朔转动着轮椅的两个轮子,慢慢的来到了书房门口,双手用力的揉了揉脸颊、原本有些悲伤的脸上努力的摆出一抹灿烂的微笑,确定自己状态没什么不对后,抬起右手准备敲门,而这个时候从房间内传出来一个声音,听到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线、欧阳朔原本抬起的手轻轻的放了下来,脸上难得的露出调皮的神色,孩子气的将耳朵靠在房

  • 我愿与时光一起等待在线阅读归家,家有小妹初长成

    枫林城林府“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守门人对着停在林府在外的马车喝道。“二愣子,是我。”这时,林逸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这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林逸:“嗯,是我。还不快去告诉父亲?”二愣子:“好的,少爷稍等,我去去就来。”……“哥哥,是你吗?”林逸:“嗯?是妍妍啊。怎么了丫头?两年

  • 永恒荣耀第4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学的校园。午餐过后正值暖暖的午后十分。阳光远远的悬于空中,抛洒着万丈光芒及恰到其份的温暖,金婧婧又遇到了他。熟悉的黑色眼眸,熟悉的棕色斜刘海。男孩如画般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翻着书。椅背后的植物蜿蜿蜒蜒长得很疯狂,似乎要攀着他的背往上爬。阳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在地面上。蓝天,阳光

  • 葬仙之前世今生之左枫在部队(10)

    第十章左枫在部队左枫还是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告知了陈雨晴他所在位置,两人离得不算远,很快,陈雨晴就接到了左枫。“小道士,有工作了,开心不?嘻嘻!”左枫一到陈雨晴的“甲壳虫”上,陈大小姐就开始邀功了。“开心?你知道吗?为了你,早上道爷刚拒绝一个至少年入百万的工作哦!嘿嘿。”左枫见不得陈雨晴这得意的小样。

  • 沫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各种油烟混杂之物充斥着鼻尖,满是积灰的店铺还开着大门,易生君轻轻捏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从锈蚀的程度来看,怕是早已断了人烟,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造型各异,但是易生君却觉得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似乎,还会用。很快的,易生君毛骨悚然,这座城里居然还有着符咒,那明显是自己幼时一直在模仿练习用来的符箓,充满了

  • 向阳生长的那些年之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三个失踪男生的家长被叫到警察局。出于对社会稳定层面的考虑,和家长们进行协商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当地警方,薛归云则负责在拿到钱后,去银行把它们存在一张卡里。虽然直接交付银行卡更为方便,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贺明薇会因为取钱而被发现。负责商谈的是专门从上级部门赶来的老警察,和某个特殊部门打过几次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