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律训场人生百相

2021/11/26 18:25:48 作者:稚川裔 来源:17K小说网
律训场
律训场
作者:稚川裔来源:17K小说网
阔别三年的律师生涯后,赫赫有名的葛大律师又将重返律场,开启他的二度辉煌……

英语课代表是一个清秀的小男孩,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各科成绩都很好。我对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班主任曾问他想当哪门学科的课代表。他想都没想,十分真诚的说“地理”。

万年黑脸老班都没忍住笑了出来,不仅给了他地理课代表,又给他安排了英语课代表。我们班独一份的双科课代表,何晨。

“你的卷子”,

我倒是有些惊讶,他能把名字和我本人对上,“谢谢”,我把卷子压在书上。

“何晨,我的卷子呢”,韩笑笑见他转身要走,急忙低声问他。

他迟疑了一下,眼神飘向空着的两张桌子道:“在你桌子上呢吧”。

韩笑笑撇撇嘴,走回自己的座位取回卷子。

如果这是一部偶像剧,情节发展应该是学霸男孩平时沉默寡言,但对女主情愫暗生,实时留意,然后发展出一部烂漫的爱情喜剧。可惜这是我的沙雕校园剧。真实原因是何晨大兄弟因为十分喜欢地理,成为地理课代表后尽职尽责。我的地理成绩在第一次月考时差点不及格,地理老师看了我各科成绩后可能觉得还有救,私底下曾把他叫到办公室,交待过要格外注意几个人。很荣幸,区区在下正在此列。

何晨一丝不苟的性格,把老师的随口嘱咐很放在心上,此后曾对我多番提点。可惜啊!本人性格实在是顽劣,没被他引入“正途”,倒是把这位大兄弟一起带入“歧路”。这就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来,吃颗糖”,杨苑杰偷偷摸摸的递给我一颗大白兔奶糖,我低了半堂课的头终于抬了起来,对着杨苑杰笑了笑,表示感谢。

韩笑笑看我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微微往我身边靠了靠,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

“没事”。

“咱俩都前后桌一个多月了,估计你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我尴尬的笑笑,女孩似乎也不在意,“韩笑笑”。

“周宇”。

“我知道,你不是和我同桌关系挺好的嘛”,陶路个子不高,就坐在我后面。因为之前军训的时候与陶路打过交道,所以和他还算熟悉。

英语老师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有些同学,学习不够优秀就算了,还不知道努力,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让你们学点习就像是给我学的似的”,边说边摇头。

简宁一直站着没说什么,英语老师说完后,她突然回头看了我们两人一眼,尤其是看着韩笑笑,眼含责备。

“你瞪我干什么?”韩笑笑今天也一肚子怨气,老师不敢怼,同是同学的简宁她可不怕。

“希望你少说点话,少连累别人”。简宁更不惯着她。

“我连累你了吗?你自己愿意站着的,关我什么事。我说不说话要你管,管的还真宽”,韩笑笑一甩袖子,合上卷子上前一步仰着脖子,拉开架势就要和简宁吵架。

“你要是不连累别人,我话都懒得和你说,管你?我可真有闲工夫”,简宁不笑的时候就是一张扑克脸,带着冷意与傲气。再配上她此刻不急不缓的语气,也是气人。

韩笑笑眼睛又红了,眼泪慢慢蓄满眼眶,几句话就被怼哭了?刚才看着和班主任还有的一战啊。在我思考的几秒钟里,韩笑笑的眼泪就很应景的掉下来了。韩笑笑是八卦集散中心,班中有许多兴趣相投的小姐妹,看着自己的姐妹受了委屈,好多人也跟着抱不平。班主任不好惹,简宁她们可不怕。有些胆大的,早就看不惯简宁的开始帮腔。

英语老师之前已经出言制止争吵,没想到情况反而愈演愈烈,班里女孩子七嘴八舌的不消停。气的老师将英语书狠狠的摔在了讲台上,提高声音道:“都闭嘴,是不是得把你班班主任请来”。

这句话一出,如同尚方宝剑一样,班里立刻安静了。

“你们上课说小话,打扰同学学习还理直气壮的?同学反映情况,说你们几句怎么了?自己做好学生该做的,也不怕被指指点点,她怎么不说别人”。简宁成绩一直很好,尤其英语成绩格外突出。英语老师平时就很偏爱,本来想选她当课代表的。没想到班主任直接指派了,英语老师一来碍于老班的面子,二来何晨也很好,所以也不好再更换。只是对简宁的偏爱越发明显了。

我拉了拉简宁后背的衣服,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快坐下,班主任早走了,我不用你陪着”。简宁挣扎着不坐,让我用力按回了座位上。

简宁将椅子拉开一点距离,翘起二郎腿,即使她什么都不说,这幅模样也够气人的了。我转过头去给韩笑笑递了一块卫生纸,“你别哭了,简宁不是那个意思,你要是不高兴,我替她给你道个歉”。谁成想直到下课,她都一直抽抽噎噎的,我兜里的卫生纸都被她用完了。

英语老师一走,班里好多女同学都围了过来,软语劝慰。谁成想不劝还好,越劝哭的越凶,她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女同学们义愤填膺,纷纷化身为“正义”斗士。

“有些人仗着老师喜欢,天天一副谁也看不上的样子,不知道有多膈应人呢”。

“可不是,和男生倒是玩的好,自己觉得自己美着呢”

“一天天摆张扑克脸也不知道给谁看的。笑笑,你别哭了,该哭的人也不是你啊”。

这群人围着韩笑笑,眼神不住的往简宁身上瞟。甚至故意提高声音,指桑骂槐。简宁显然毫不在意,摆出一副老娘懒得理你们的姿态。

我却左右为难。上前理论吧,人家也没明着骂简宁,我又能说什么?但我也不能像简宁一样不理,毕竟她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是因为维护我。

想了又想也没想出来一个什么好主意。走到简宁身后,伸出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简宁刚开始被我吓了一跳,等听到我手中耳机里的歌声后,转头惊喜的看我,眉眼弯弯的。

“怎么哭起来还没完了”,杨苑杰突然从桌子上爬了起来,砰的把桌子拍的震天响,语气十分不爽。

对于其他女生七嘴八舌的指控,杨苑杰毫不示弱,“要哭离远点哭,别打扰小爷睡觉,回你们自己座位去”。女孩们一看杨苑杰的架势,别说绅士风度了,简直是一个土匪模样,好像她们这些人敢再多说一句,他就能立刻暴走。赶紧叽叽喳喳的散去了。

隐藏在掌心的耳机正放着《七里香》,我希望它能隔绝掉这些恼人的嘈杂,让简宁不受影响。

初一一年,我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留意任何人任何事,我的生活里只有学习,学习,学习。可能是苦心人天不负吧,初二的时候我开始稳居班级前十名,虽然还只是在八九十晃荡,但至少对我而言,没有被甩下,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初二会考完,年级排名最后的两个班要被拆分,学生打散分配到其他班级中。同时学生座位安排也不再是依据初一时的身高,而是根据成绩。

月考后,成绩只要一出来,所有同学都会被要求离开教室。班主任拿着成绩单按成绩排名喊学生名字,被叫到后,自由选择自己想坐的位置。

第一名是满屋空位,任君挑。最后一名就只有一个选择了,一般都是最后一排垃圾桶旁边的位置。

第三排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距离讲台够近,却不至于被老师完全纳入眼底。既给出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姿态,也可以保留自己的空间。所以班级前二十名基本都汇聚在二三四排,唯独杨苑杰不同,第二个被喊进门,却直接往最后一排原来的位置走,被老班提着后脖颈给提溜回了第四排。简宁倒是配合的也坐到了第四排,并把她前面的位置留给了我。我和陶路成了同桌,我班第一名的何晨则与我隔道相邻。

我妈对于这个座位很满意,毕竟周围都是她认可的好孩子。

上学的时候,家长认可好孩子的唯一标准就是成绩。倒数一二排成了成绩不好学生的天下,各科老师每次讲课恨不能扎根在后排,维护课堂纪律,哎,我都替老师们累得慌,何苦来哉!

“今天来的有点晚啊”,陶路一边从书包里翻出书,一边打着哈气说道。

“我还不算晚吧”,扫了一眼杨苑杰的座位,示意有人比我更晚

“这家伙哪次不是踩点到,你什么时候开始堕落到要和他比了”,简宁一边说一边往我手里塞了一袋牛奶。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喝牛奶,陶路不客气的拿了过去,咬开纸袋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了一半。我看了一下贴在桌角的课程表,“第一节课英语”!

陶路差点没呛到,放下牛奶也看了一眼课程表。“完了,完了,完了”。

“你们俩都没背单词吧”,我俩转头,一起嗯着回答简宁。

简宁拖着腮,手里的笔在英语书上不断的点着。

“你昨晚背了?”陶路满眼希冀的看着她。

“我背了也帮不了你啊,咱俩前后桌,我写的答案你敢回头来看吗?”

“快,快,快,咱俩赶紧背一下”。

我看了看钟,叹气道:“没用了,就咱俩这脑子,没办法在十几分钟内记一章节的单词吧”。

“咋了这是,一大早的就没精打采的”。杨苑杰神采奕奕的踏进班级,手一扬,书包就褪到了椅子上。

“第一节英语课,你也肯定没背单词吧”。

“昨天那么多卷子,谁有那功夫”。

“那你还不着急”,陶路补充道。

“我有我同桌啊,是吧,同桌,吃早饭没”?杨苑杰一脸谄媚样,都没眼看。我认命的趴在英语书上听他们打嘴仗。

“没事,同桌,到时候看我的就行”,我瞅了一眼陶路,满脸怀疑。

后面两位也看向了他,“我还真不信,你打算怎么做?说出来大伙参谋参谋”。

“天机不可泄露,哥有写轮眼”。

“火影看多了吧你”。

“哎,我靠蒙的,可能中的机会更大一点”,我期期艾艾的感慨。

“你要相信你同桌”。

我不该心软相信他的,我同桌此刻瞪大了眼睛往铺在地上的英语书上瞅,用他口中的写轮眼在瞧答案,多亏我们靠着墙,老师看不见。也因为我们靠着墙,光线被挡的死死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魔公主复仇记兔耳族的觉醒办法

    菘蓝看向面板。[宿主:菘蓝][血脉:夜之菘蓝][功法:《药典》][战诀:万叶诀(精通)]+[品阶:地阶下品][传承:板蓝皇][等级:炼气五段]+[天赋神通:无机再生,夜间模式,植物掌控][元气:50590][装备:小精灵套装(不可拆卸)、兰月(手套)]等阶与战诀都可以提升了。菘蓝心里想着,“开始提升

  • (一吻定情同人)就这样一辈子吧!之第四章

    要上政治课了,林渺渺下课在认真背政治,生怕老师挑到不会就丢人。还不忘标注一下就是找不到那支笔了,林渺渺就一支笔,不要太惨,言斐他们都去扫地了,就算言斐在这也没笔,和林渺渺一样只有一支。林渺渺站起来问问身边的人有没有见我的笔,见也没人吭声,林渺渺有点急的团团转,右边一个小姑娘悄悄说了声最后一排中间的那

  • 最强乱入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章非鱼好整以暇的看着刘然发泄情绪,显然被前女友缠上这件事让他整个人有些崩溃。马小浪一边嘬着奶嘴,一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个人类真的太吵了。看刘然的情绪宣泄的差不多,章非鱼这才开口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刘然一怔,神色不自然的低下头,喃喃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们吵了一架……”章非鱼啧了一声,见

  • 无绝在线阅读第九章

    “十束?”发觉依靠在身上的十束多多良停止了他的嚷嚷不停的嘴巴,青木晌觉得不太对劲,他不断的呼唤十束多多良的名字,“十束?十束十束?”十束多多良神情恍惚的摇了摇头,“阿、阿晌?我没事,只是……刚刚差点好像就能知道了以前的事情了。好像也有人曾经对我说过我的身体十分羸弱。”青木晌包含歉意的说:“抱歉……打

  • 奈何王爷要娶我神秘少年

    恭文英一路往杭州那边去,途经乐安村,跟一家农户买了只刚烧好的鸡,一边啃着一边走。人家本来烧只鸡留着自家吃的,结果这胖子闻着味道就进屋来了,非要跟他买。看他出手阔绰,一开口就是市面上两倍的价钱,那汉子只能笑着勉为其难地把鸡卖给他了。“香!真香!”恭文英吃得满嘴油。这次下山赵达给了他二十两盘缠,凭他这么

  • 朝施暮戮淘气包堂哥

    “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我父母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等我带着二月参加了节目之后再商量不就行了吗?这样,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一切都让我去说好不好?再说了,我们整天都这样忙,以后叫孩子呆在我爸妈身边不是挺好的吗?毕竟也是她亲爷爷奶奶。”于昊然知道孙媛的意思,于是哄道。“再说了,我看二月上回和我一起吃

  • TFBOYS美男出租屋匆匆七年

    时光飞逝,非凡人能够阻挡,哪怕是修炼之人也禁不住这岁月流逝的折磨,七年前石家为石凡之满月而大办酒宴,奈何世事无常,石习凛之妻秦苑,却在这场宴会中受奸人所害而身中剧毒,虽然没有因此毙命,但是没能及时发现治疗,导致后来秦苑下身瘫痪而久卧病床之中。此事也引起了石家的重视,在石习凛夜以继日的不断调查下,终于

  • 谈谈那个穿进书里来追我的家伙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富贵楼里做账房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谢愫琢磨着还得找一些赚钱的方法。她目前的经济来源除了李大牛给她发的工钱和客人们给的赏钱外,还有从一些生意惨淡的店铺得到的“顾问”钱,但是这些钱并不多,至少不能让人安心。在攒了一笔启动资金后,她便毅然决然地决定开始自主创业。谢愫去打铁铺子里定制了一些工具,又去木匠那儿

  • 寻天问道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有诗云:东风二月暖洋洋,江南处处养蚕忙。蚕欲温和桑欲干,明如良玉发起光。缲丝万缕千丝长,大筐小筐随络床。美人抽绛沾唾香,一经一纬机杼张。咿咿轧轧谐宫商,花开锦簇成匹量。莫忧入口无餐粮,朝来镇上添远商。金陵城,又名“锦城”。顾名思义,城中聚集绫罗,绸缎布庄,足有上千家之多。云锦,寸锦寸金,名满天下。牡

  • 银色离弦(网王+东邦+金色琴弦)在线阅读第3节

    殷秋娘这一跤摔得有些重,她只感觉头晕眼花,眼前一片模糊,连女儿喜宝都瞧不清楚了。但她闭了闭眼,待再睁开时,眼前画面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她这才重重松了口气。喜宝双手抱住娘的胳膊,吃力地扶着她,有些惶恐地问:“娘,江家人去杜家讨说法去了,他们会不会抓到哥哥?要是抓到了哥哥,将哥哥送到官府去可怎么办……”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