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野山菊第4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5:56:09 作者:千金裘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野山菊
野山菊
作者:千金裘来源:纵横中文网
21世纪初,农村女孩孙佳佳父亲突然出了车祸,家中丧失劳动力,为了给父亲治病,为了偿还家中巨额债务,她受母亲包办婚姻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新旧思潮的相互碰撞……

不过还有一个光团一样的东西,陈雨泽拿不定注意这是什么东西,想了想抬手拿起光团,光团的又一次弹出一个面板!意思这事基础的盗墓知识之类的,是一个无名盗墓者的记忆!可以融合!

“嗨!帅哥!”就在陈雨泽在考虑要不要融合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陈雨泽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人,这个就是刚刚提醒他的可爱美女,美女看着陈雨泽露出一丝的微笑:“你好,我叫陈美嘉!我看你一动不动的好久了,你没事吧?”

“没事,刚刚谢谢你!我不小心走神了!”陈雨泽露出微笑看着陈美嘉,身材有些贫瘠了,显得有些廋弱了,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一张娃娃脸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非常的可爱!

“哦!那就好!那边快要开始了,你不是饿了吗?我们一起过去吧!”陈美嘉似乎有什么没有说,脸上有些尴尬的样子,不过陈雨泽没有问,点点头跟着陈美嘉一起往舞台那里走!

不过走路的时候陈雨泽忽然想明白一件事,他之前礼包里面的东西,是两个人的装备!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装备,虽然少了一些,但是从武器配备来看,绝对不会错的,也就说系统一开始的任务是两人的任务,或者两人难度的任务!

终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曾小贤也知道在哪跑上去的,拿着话筒开始嘚吧嘚的开始主持了,陈美嘉也走到了另一边,和一个牧师在一起聊天,陈雨泽知道,这个牧师肯定是吕子乔的假扮的啊!

陈美嘉刚刚离开就听到乐队放起一首销魂的乐曲,曾小贤开始更加的兴奋了!陈雨泽看着脸上之抽抽!

果然没有过多久,胡一菲就冲到边上,想也不想直接将话筒线给拔了,然后让一个摇滚乐队上台开始表演!

曾小贤气的直接跑下来了,不甘示弱的对着胡一菲大喊:“你别搞错了,我才是婚礼的主持人好不好?”

“我是导演!”

“我还是街道办事处下属公寓住宿委员会的副首脑!”一边说着曾小贤一只手还直接按下了音响,重新的放起他准备的音乐!

不过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台上乐队的牛逼之处了!相信大家都听过夫妻双双把家!

但是英语的你听过没?是的!英文版的《夫妻双双把家还》!

“Twobirdsonthetree,areinpairs……”

这个感觉很奇怪,就像……难产的小母牛的叫声,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样子的!陈雨泽努力的忍住自己的笑意!都是一群逗比啊,王铁柱和田二妞也是逗比,居然干把自己的婚礼交给这些人筹备!

“卧槽!这个乐队哪找的?简直尼玛的神人啊!”陈雨泽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最为重要的底下的观众还感觉不错,这都是什么欣赏水平啊?

“怎么了?”胡一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陈雨泽的身边了!

陈雨泽感觉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努力的点点头:“不愧是一菲姐找的!”

陈雨泽说完就后悔了,不小心说漏了!

胡一菲听了有些尴尬啊,心里默默的说着:“什么叫不愧我找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找的是这么一群逗比,等等……”

一菲狐疑的转过头看着陈雨泽:“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没有做自我介绍吧?”

胡一菲还是反应过来了,陈雨泽尴尬的看着胡一菲:“我是听他们都这么叫的,难道不对吗?”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胡一菲想了想也对,这里很多人都这么称呼自己,陈雨泽知道也不奇怪!

陈雨泽急忙的转移话题:“对了一菲姐,你们这里还没有用空房,我想搬过来住!反正我的房子也到期了,我感觉自己的环境不错!”

“有啊!我们包间正好有空房,新郎和新娘本来是我们包间的,现在他们搬出去了,正好有空房,到时候你可以搬过来!”胡一菲点点头,这次新郞和新娘都搬出去了,他们正好过一段时间也要招人,现在过来正好省了他们的力气了!

“那就谢谢一菲姐了!”陈雨泽微微一笑,因为之前说过得到承认的人,可以一起去盗墓,而这个承认的人,陈雨泽估计就是爱情公寓的主角了,不然也不会曾小贤接触自己的时候开启了系统!

“一菲姐,新郞和新娘的车要到了”边上一个人对着胡一菲喊道!

胡一菲急忙的拿起自己的对讲机:“各部门注意,新郞新娘到了,奏乐!”

说着另一边换了音乐,而曾小贤立马指挥人放弃了提前准备好的鞭炮!

没过多久婚车就过来了,结果下来的却是陆展博和林宛瑜……

大家就是傻也知道这不是新郞和新娘啊,都没有穿婚纱不说,而且都没有好好的打扮好吧!

林宛瑜看着周围这么多的人盯着他们,两个人也是神经大条,还以为是在欢迎他们的到来,也不怪林宛瑜这样想,毕竟是林氏银行的千斤,这样欢迎的场面估计对于她来说是应该的!

不过姑娘到底是不经世事,估计是以为一般的人家都是这么欢迎的,还笑呵呵的说道:“哇!好隆重啊!”

不过陆展博看着傻傻的,关键的时候还是有点脑子的,对着周围的目光还是比较敏感的,小声的和林宛瑜交流:“为什么大家都在看着我们?”

陈雨泽捅了捅身边的胡一菲:“一菲,这是新郞和新娘吗?是不是太低调了?婚纱都没有穿吗?”

胡一菲一愣也反应过来了,立刻的走到婚车的边上,看着陆展博:“展博,你怎么在婚车里?”

陈雨泽也想看看这两个爱情公寓里面的最为单纯的孩子,就直接来到胡一菲的身边看着陆展博和林宛瑜!上下打量一番也没有说话!

陆展博高兴的叫着:“姐说来话长了,一会再说!”

陆展博指着身边的林宛瑜开始介绍:“姐这是我的朋友宛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火拳与黑帽子暑假的开端

    “终于考完了,中考啊。”“嘿!感觉考的怎么样?”李子木回头看了看这位有些微胖的挚友,道“嘛,姑且还算不错吧。你呢?老潘。”这位被称为老潘的少年名为潘志远,是李子木初中时代,关系最最要好的一位朋友,在别人看来这两位的关系简直如亲兄弟一般另人羡慕。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潘志远笑了笑不假思索的说道:“你都考的

  • 黑莲花有个恋爱脑(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梁楚涵顿了顿,急忙稍显急促的应了一声,再看向游戏时,心情早已不像之前那般淡定。她竟然在和尤良行两个人打游戏……不可思议。梁楚涵轻轻咳了咳,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能在一局游戏里得到什么,但心里却多少希望能给尤良行留下一些好印象,正要再度开口寻找话题,英雄列表出现在左侧页面。尤良行:选你

  • 虐恋悲歌在线阅读第6章

    “再切一刀吧,不全部切开怎么知道呢?”老周听到苏格的话,心里泛出一丝希望来,可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他怕再生出希望,等着的只会是更大的失望。可望着苏格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他竟然不想拂了眼前这年轻人的好意,于是迟疑地点点头,被苏格重新拉进了铺子里。周围人见老周又回来了,笑道:“哟,老周,还想赌呢?”老周

  • 魔君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在线阅读第九章

    秦若非卧室里摆放着周晓晓和他得照片!秦若非忙着找小时候道士给得古书。没在意李雪瑶在看照片!李雪瑶:“你们俩不合适,这张照片更合适!”李雪瑶拿出一张二人得合影。照片上二人身穿迷彩服笑得很灿烂!“这是在封门村拍得吧?”“嗯。”秦若非不喝酒。李雪瑶也喝不惯北方得高度数白酒。以前从来不喝!这次破例喝了几杯!

  • 地府在上:我家夫君太清冷在线阅读第5章

    殷佐在景仁宫住了下来。虽然说是歇息在后院,实际上一日里大部分的功夫都是跟着佟贵妃。佟贵妃主理六宫,上到宫中大的节庆小到每月宫人的俸禄发放、四季衣裳都是要管的。虽然有六宫二十四司的掌事姑姑协助,但许多事情还是需要她亲自过目的。她虽然统摄后宫,但到底并非皇后,皇上给她做面子,要求宫妃初一、十五来请安,其

  • 虚无破碎在线阅读第六章

    叠好被子,穿好鞋,叶小米身着浅绿色条纹的军装,显得十分阳光。叶小米不喜欢做事比较急,所以起得很早,不像宿舍其他人这才忙着穿衣打水洗漱。当别人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叶小米已经晃晃悠悠的在床边坐着,等着他们一起去操场了。“叶小米,你速度这么快?”陈菲菲含着牙刷,嘴里还有泡沫,从厕所出来拿毛巾。叶小米笑笑,

  • 闪婚密爱:总裁的绯闻萌妻在线阅读第九节

    妇人说完之后,就抹着眼泪收拾碗筷离开了。那个叫赵启的小男孩将他们领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内,拿来被褥,就离开了。吴殇躺在床上,看着比自家房屋都烂的屋顶,总害怕会有木椽掉下来。“喂,狼妖的事,怎么说?听说明天就是每月上交粮食的日子了。”华长浩开口问道。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吴殇,“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应该杀

  • 许你晴空万里在线阅读第4节

    该隐仔细铺着艾达送给他的毛毯,尽管单薄,但也比直接睡地板要强得多。昏暗的光线下,两点琥珀色的光芒朝他飞来,犹如黑暗中的灯塔,为他启迪着生活的方向。他微笑着欢迎自己的姐姐到来。“今天好晚啊,我都以为你不会来了。”“为何不来?一个人有何意思。我带了酒,陪我喝。”艾达晃着酒瓶子,不由分说地递给他一瓶。这时

  • [木乃伊]黄沙漫天出鞘

    安迪顺着她目光转身,对谭宗明说了什么,汪曼春不知道。赵启平挥手和谭宗明打了个招呼,汪曼春没注意。严吕明问了谭宗明什么,汪曼春还是没听清,只有老谭的回答能入她耳,“安迪帮赵医生化缘,赵医生又不肯经手,我只好自己来。”就在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里,谭宗明以目光扫视全场,熟识的安迪严吕明,初识的赵启平,耳闻的

  • 这时那时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阳城东南角有一片不起眼的小树林,小树林里有一座破旧的无人小庙。小庙孤零零的坐落在这人迹罕至之处,寒风袭来,瑟瑟发抖。这是一座前朝武侯庙,当年也是盛极一时的存在。不过现在早已荒废多年,里面供奉的是谁,怕是也无人知晓了。想来也只有极少数的老人还记得,这里供奉的那位前朝武侯,曾经了为了保卫这天阳城,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