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洪荒之奥特曼面板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1/26 16:52:12 作者:七色鲱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之奥特曼面板
洪荒之奥特曼面板
作者:七色鲱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黎昀是个奥特曼,还有个系统面板,但他不是打小怪兽的,而是在洪荒称霸的,看看他,驾着鲲鹏,右手女娲,左手后土,前面羲和,后面常曦,下面还有个苏妲己。收了四圣兽当弟子,养了金乌当宠物,黎昀是个奥特曼,无敌的奥特曼。不客气地说一句,各位都是辣鸡,你们心中的洪荒女神,都是我老婆!鸿钧!过来大哥带你出混沌玩去!咱哥俩总是在洪荒当老大也不好,我们去外面当老大试试!(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怎么可能?他是人是鬼?

她才刚在客栈落脚,他怎么就跟上来了!

他能瞬移数十里?!

洛辛夜呢?

叶临昭大步走了进来,身后一脸忐忑的店小二迅速把房门关上了。

“你、你怎么在这?”李桐玉连连后退,吓得声音都变了调。

“嗯?”叶临昭盯着她雪白的脖子,不急不慢地问了一句,“听说你被人劫持了?”

李桐玉被他看得汗毛直竖,他现在不盯她手指了,盯她脖子了,天哪!他要是真的盯着她的脖子咬,她会被他咬死的!

“是。”她在他的注视下不敢不回答,回答得毫无底气。

“是隔壁那个?”淡红色的薄唇开开合合,说出口的话语冰冰凉凉。

他……他居然知道了……

李桐玉感觉自己止不住地要瘫下去。

“放心,我会处置。”叶临昭站到她的面前,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迫使她看着他。

劫持么?方法太拙劣,跑得太慢了。

他早就跟她说过,那只狼妖怕他,一只过于弱小的妖怎么可能靠得住?

李桐玉看到他眼中闪烁着逮捕到猎物的愉悦和精光,她直觉想挥开他的手,可他手上略一施力,她便疼得再不敢动弹。他的手冰凉刺骨,隔着单薄的衣物更是让她觉得寒彻骨髓。

“放开我。”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嗯。”他应着,却并未放开她,而是低下了头,嘴唇凑向她的脖子。

“不要!”她惊叫起来,激烈地抗拒,“不要咬我脖子!”

“嗯?”他顿了下,看着她,眼睛微眯,蕴藏着愿望即将实现的快意。

她可怜兮兮地伸出手指,泪眼汪汪地看他,手指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那本不该存在的痕还是叫人心疼。闪闪的泪花儿在眼眶里转啊转,似乎下一刻就要顺着白皙的面颊掉落下来。

“咬、咬手指,好不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注定被咬,她宁愿被咬个没有性命之忧的部位。她软软地求着,心里却早就把他骂了个十万八千遍。

咬咬咬!你除了会咬人还会干什么!

这是什么见鬼的癖好!

叶临昭的双眼往下,在看到她的伤口时,清冷的眸色不为所动,倒是那嗜血的欲望又深了几分。

李桐玉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翻了过去,背对着他。

他左手环住她的腰,右手捂住她的嘴,低头,张嘴,森森白牙对准她的脖子狠狠咬下,毫不留情。

所有的痛呼与啜泣掩盖在了他的掌下,李桐玉痛得浑身发抖,却被他紧紧制在怀中,动弹不得。泪花儿再也绷不住,哗哗落下,有几滴落在了他的手背,却令他格外的畅快。

这个人……根本就是毫无感情、没有人性的吸血狂魔!

脖颈间撕裂般的疼痛反倒让她清醒冷静了些许,她不能坐以待毙。

对了,缚妖绳!虽然他未必是妖物,但只要他身上有灵力,缚妖绳便能将他缚住!

事不宜迟,她念起驱使缚妖绳的咒语,唤醒藏在她怀中的缚妖绳。

正埋首在她颈间的叶临昭毫无防备,一下被缚妖绳绑了个严严实实,他似乎有一瞬间的错愕,低头看了眼绑住他的绳子,微微偏了头,唇畔殷红的血迹让他看起来邪魅如嗜血的妖孽。

李桐玉转过身,狠狠将他推开,待她看到他唇畔还残留着她的血,她又气又怒又痛,抡起两个拳头往他身上砸去。

“你个混蛋,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吸我的血,为什么要逼我嫁给你!凭你是皇族就可以为非作歹吗?像你这样的变态疯子就该下地狱!”

可他穿得多,她这一拳一拳就好像打在棉花上,他没觉得疼,倒让她觉得累了。

叶临昭抿唇看着她,一言不发,他的视线随着她脖子上流下的血而移动,漆黑的眼瞳被映成诡谲的通红。

李桐玉抹了下脖子,满手的鲜血更是令她崩溃。

她必须咬回来!

咬哪?

她恨恨地解开了他的领扣,却发现他穿得实在多,若不把衣服扒光,根本露不出脖子!

她把他从上往下看了个遍,最终目光定在了他垂于身侧漂亮修长的右手上。

她一下蹲了下去,像只小狗儿一样,抓住他的手,啊呜一口对着他的手背咬了下去,用尽力气,只差没咬下一块肉来,她能感觉他浑身颤了一下。

血顺着叶临昭的手背淌下,一滴滴落到了地面。

但随之落下的,还有缚妖绳……

李桐玉愣了愣,松开了嘴,往后跌坐到了地上,抬起了头。

不、不是吧……这缚妖绳怎么说也是神仙界的三等法宝……怎、怎么只能困他这、这么一会会?

她看着他缓缓蹲下身与他平视,看着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伤,看着那持续滴落的血染红了他白色的云纹锦袍。

叶临昭看着她泛白的俏颜和唇畔的鲜血,不带感情地笑了笑:“确实很疼。”他从未被人咬过,原来,那是牵扯到心脏的疼痛,那锋利的小牙看着无害,其实也是一把利器,“可你是我的药,我不会放你走。”他伸出左手,将她唇畔的血擦干净,又从怀中掏出干净的帕子,在她脖子处流血的伤口轻轻按了按。

李桐玉一动不动,只是睁大眼睛瞪着他,愤怒着、害怕着、迷惑着……

他被她绑,不生气啊?

他被她咬,不生气啊?

他能够感觉到她的疼了?

嗬,听他话中的意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她呢……

“今晚我们吃全狼宴,如何?”

李桐玉吓一跳,慌忙抓住他的手臂,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吃素的。”

因为自己害死一条狼命,她于心难忍。

“你失血过多,要好好补补。” 他的语调前所未有的温柔。

李桐玉一个激灵,忙道:“吃大枣就可以了,狼肉又腥又臊,一点都不好吃!”

“我的血好喝吗?”

“……”李桐玉一愣,清澈的眼眸眨了眨。

这人思维跳跃很快啊,不过……她咂了咂嘴,突然大脑一片放空。

他的血……冰冰凉凉的……就好像初春刚化的雪水,吃在嘴里,凉丝丝的,恰恰是她喜欢的味道……

完了完了,她不会受他影响,也变成了一个疯子吧?

她正惶恐着,却见他整个人凑了过来,再一次靠近她的脖子。她吓得想逃,却被他伸手按住了双肩,一步也逃不开。

“别再咬了,疼……”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打了个颤。

啊啊啊,他他他舔她!

她僵直了身子,觉得自己一天内受的打击和刺激简直要让她崩溃。

直到她的伤口不再渗血,叶临昭才放开她,拉着她的手站起来:“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掌心。”他低声说着,言语中是笃定。

“你……是人吗?”她纯粹疑问,可话一出口,怎么都觉得是在骂人。哼,骂就骂吧,他本就不像人!

叶临昭并未在意,也没回答,只道:“我送你回丞相府,三日后我娶你过门。”

李桐玉只觉眼前乌黑,见他拽着她就要走,她忙说道:“你等等,我还有东西没拿!”知道躲不过,她暂时认命了,不过她得把灵果带走,那是她的命根子!

她甩开他的手,跑进里间,把小花盆仔细地包好放进包裹里,这才随着他出了门。

*

李桐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反正正好赶上吃午饭,她的丞相爹爹担心了一上午,看到叶临昭送她回来时,一颗心才落地。

李茂方盛情邀请叶临昭留下来吃饭,可叶临昭瞟了眼桌上的饭菜,告辞了。

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李桐玉分明感觉到了他满满的嫌弃。

她那个爹还在不停地致谢,她一脸漠然地站着,直到爹喊她送送誉王殿下。她像只蜗牛一样挪了过去,低着头说了句:“您走好。”

“你这是什么态度!”李茂方瞪向她,这才发现她脖子受了伤,不由担心地问道,“你脖子怎么回事?”

“没事。”李桐玉轻轻碰了碰,满不在乎的模样,“树上掉下一条蛇,把我咬了,还好,没毒。誉王殿下,你说是吧。”

叶临昭没吭声。

这孩子,根本就在撒谎,她以为他看不出这是人的齿印!不过既然誉王不追究,他也不多问了,可是……

“你怎么捧着个包裹?”看到她手里的包裹,李茂方又一阵莫名,她不是被人劫持了?怎么看着像是有预谋的逃家?

爹你是不是傻?李桐玉白他一眼,没好气,虽然叶临昭知道一切,可她这爹犯不着上赶着拆穿她吧?

她漠然说道:“誉王殿下为了给女儿压惊,特意买了些礼物给女儿,装在包裹里正好,不信你问誉王殿下。”

李茂方半信半疑,没再继续问下去,亲自送叶临昭离开了。

李桐玉好生捧着怀里的包裹,叫来一个丫鬟,对着餐桌点了几样她喜欢吃的菜,让丫鬟准备好后送到她的房间。

平白折腾了半天,她要好好吃一顿!

吃过午饭后,折腾了一上午、流了不少血的李桐玉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的睡相可不算好看,绣花青缎薄棉被被她搂在怀里,压在身下,右腿伸直,左腿勾起,左手臂的衣袖往上缩,露出了粉白纤细的胳膊。嘴巴嘟着,睡梦中还要嘀咕几声,似乎是在恨恨地骂着叶临昭。

突然,一条晶莹雪白的虫子哼哧哼哧从床沿爬到被子上,这虫子约莫一指粗一指宽,长得像条蚕宝宝,不过比蚕宝宝更加圆头圆脑,看着还有些可爱。

只见它努力爬啊爬,顺着被子一步步爬上了李桐玉的胳膊,停下,脑袋一低,嘴一张,啊呜一口,居然开始吸起血来。它晶莹雪白的身子很快就变成了血红色,看着竟有些骇人。

睡梦中,李桐玉感觉到了不适,动了下身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对你不过是一见钟情第六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晃,一周便过去了。这一个星期里,任莫将等级升到了十级,手里的骑兵也攒够了一百人,虽然忠诚度还达不到任莫的要求,但是这已经是任莫尽最大努力的结果了。游戏名称:任莫等级:10级游戏主职业:武将游戏副职业:商人攻击:20+25防御:23+18速度:22+21智慧:23+18人物装备:土匪的砍刀(攻击

  • 嘿,你的盒饭掉了在线阅读大明国事

    周围众人见朱厚熜面对这么多小玩意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拾取一两个把玩,甚是惊奇。又见他仿佛在沉思,眼中更显疑惑。在众人的目光下,朱厚熜走到桌角,捡起绣锦的一脚,直接拉了起来,拉到中央之后就放下,再去拉别的角。最终,桌上就多了一个包裹。朱厚熜一屁股坐在上面,一脸傲娇的看着朱祐杬两人。面对此情此景,众人都说

  • 星际最强联姻在线阅读第4节

    庞松手上一顿,听见古月说道:“你我之间是死仇,这两位可是无辜的,你把骨儿还我,我就放他们走。”“还得加上那个瓶子。”庞松道,看着桌子上的白瓷瓶,那里边是骨儿梅刚带回来的骨灰。那是极品的美人骨,古月舍不得,但小妖怪却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只好点头答应。心道整个景泰镇都是她的地方,等救下骨儿梅,美人骨还是她

  • 大秦:黑冰台之主乌云背后的你

    不记得是第几次遇到他,又是一个雨雾濛濛的上午,我记得是刚好中午十二点,我站在图书馆的门口,无奈的望着面前打着伞人来人往的情景。唉!那伞真好看!唉!这雨真大!唉!我怎么没带伞!唉!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雨为什么还不停?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只好下定决心,把包往怀里一揣,鼓起勇气,刚要冲出去,后衣领子却被

  • 入骨暖婚:甜宠萌妻365式在线阅读第4章

    过了一会儿,脑袋开始清醒,这时微信有个好友添加,我同意以后,嫖老师直接说,“小阳,你先处理,有需要跟我说,我尽力帮你,我看好你!”我看着有点感动,回了句“谢谢老师,我会的”“好的我先忙了,有事你吱声”,我放下手机开始想,我能去当职业选手吗?那是我最高的理想,但是我家里人的态度,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绝对

  • 美国海陆牧场在线阅读奇特吊坠

    一身青紫的吕炽没有去参加下午的行军操练,在吃完了一大碗土豆汤后,就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下午五点,吕炽从睡梦中悠悠转醒。起床后,吕炽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全身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大半。不得不说,艾尔莎嬷嬷配的药水疗效真得不错。从床头拿过一套干净的衣物穿上,吕炽走出隔间,准备去马摩尔城里的杂货铺帮忙。虽然

  • 隐婚甜妻:陆少宠妻上瘾!第三章

    躺在止水家的客房里,姣白的月光透过上头上方的窗户照进来。我双手紧紧抓住被子,眼睛盯着天花板,明明眼睛酸涩的不行,却依旧倔强的睁着眼睛。本来按照止水的意思,让我睡他原先的房间,而止水就睡在客房。因为没什么人居住的原因,客房内铺满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止水粗劣的打扫了一下就准备将就一下。毕竟是女孩子,让人家

  • 专宠王妃在线阅读第九节

    得知胤禛在新婚的第二日便睡了书房,康熙又是急又是气,急的是自己的儿子婚姻不幸福,这成亲第一日便分房睡,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儿子过的不幸福,他这个做皇阿玛的也跟着忧心呐。气的是他撮合了一对怨侣,刚成亲就分房睡,这对小夫妻一点都不给他面子,真真是该拎着耳朵教训!康熙是一个关心儿子的皇阿玛,自己儿子的婚姻

  • 梦到校草是我未来老公[校园]在线阅读闺阁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附和应好。富家子弟虽然纨绔喜好玩乐,但是做起事情来却是痛快利落。不出片刻,便将马从雪地里拉起来,将车扶稳了,由人牵着马向忠勇侯府而去。谢芳华这个送年货的小厮到没了用武之地,只能跟在身后。宴府楼的掌柜向来八面玲珑,今日在他的门口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自然不能真做了甩手掌柜,势必要跟着前去

  • [未来]舰队公民之狰兽

    荒凉的戈壁在落日余晖的照应下,染上了淡淡的赤红之色,天气渐渐转冷,队伍里的大多数人已然穿上事先准备好的兽皮御寒。一行人中只有伯因老先生一人骑着马匹,其他人都是步行,似奚昶这样的修行者有原力支撑,尚觉得有几分劳累。说来也奇怪,伯因的那位女弟子的状态竟然要比奚昶还要好上几分,看得出她打通的窍穴应该在奚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