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老公他负责貌美如花在线阅读探视

2021/11/26 16:31:28 作者:叶涩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公他负责貌美如花
老公他负责貌美如花
作者:叶涩来源:晋江文学城
结婚十年,苏洛洛发现婚姻生活陷入了谷底;她含辛茹苦的抚养孩子,还要忍受婆婆的白眼,面对丈夫的冷漠与出轨;她泪流满面,痛不欲生,换来的却是丈夫的一句:“你看哪个女人不是带着孩子,伺候公婆,又服侍老公的?”闺蜜安慰她忍一忍,家和万事兴。雨夜,她穿越了。醒来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来到了另类的世界。女人是这里的绝对领导者,她们西装革履,谈笑风生是各领域的boss;酒吧里,到处是她们撩男人的身影;最奇怪的是,老公每天会穿着花裤衩露着诱人的臀部曲线在她面前走来走去,还为她端上洗脚水;当苏洛洛一脚踹翻洗脚水之后

车子很快行驶上了高速,苏木从口袋里拿出叠着的一张纸递给后座的明微,上面是准备向杜昆晓核实的内容,明微认真看起来,两人一路无话。

苏木对老君山相当熟悉,这是他以前常来的地方,不过他现在是林海江律师的助理,不是警察苏木,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明微值得信赖,苏木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不需要回避明微,这才有了苏木陪同明微探视杜昆晓的行程。

老君山监狱的工作人员对苏木格外热情,找了个地方让明微吃饭休息,苏木出去办理了手续,明微给杜昆晓带来的一包东西也早已经经过检查送进去了。

下午三点,苏木准时带明微走进了探视厅,明微略显拘谨地在门口停下脚步。探视厅很大,好几个窗口让明微不知向那里迈步,苏木紧走几步,将3号窗口的凳子往外移了一下,回头看着明微,明微眼含感激,低下头快速走来坐下。苏木环视一圈,从角落放着的一排凳子中拿了一把,坐在明微的旁边。

大厅内已有两个窗口坐着探视的人,从7号窗口传来抽泣声,1号窗口探视的两个人不时站起来望向窗口里面的小门。约莫过了三五分钟的时间,小门开了,依次进来两个穿着囚服的人,明微一下就看见走在后面的杜昆晓,杜昆晓自然也在进门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玻璃相隔的明微。三年不见,不见三年,明微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而杜昆晓却已经天地相差。杜昆晓觉得时间太任性,怎么曾经相伴行走的两个人此刻却以这样一种形式相见。

警察给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打开了手拷,明微注意到杜昆晓手上却什么也没有,而且两个人的衣服也有区别,她扭头看了一下苏木,苏木朝她点了一下头,略略微笑了一瞬,明微接收到了一种让她安心的信息。

厚厚的玻璃窗两端,明微和杜昆晓面对面站着,杜昆晓先说了话:“来了。”

“来,坐下说吧。”一旁的苏木将明微的椅子向前稍稍挪动了一下,示意她坐下。

“噢。”明微感激地看了一眼苏木,她发现苏木此刻对她太重要了。刚刚,当她看见身穿囚服的杜昆晓时,她心中着实悲凉了一阵,她还记得三年前雨中那个高傲的拒绝面对婚姻失败的成功人士,而现在却被囚在这沉重的大门里,与她隔着玻璃相望。

“你...”明微话语迟缓,甚至还有一些手忙脚乱:“你,还好吧?”

杜昆晓凝视着她回答:“我还好,对不起。”

明微摇摇头,脸上终于平静下来。

“你好好配合调查,我们都在努力,公司的第一轮危机公关效果还不错,除了几个合同暂停签定,其他己经基本平息了,详细情况在我给你写的信里,刚才已经送进去了,你看到了吗?”

“刚看了,还在我口袋呢,书也买的好,衣服也合适,你费心了。”

明微微微一笑,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你客气了。”

“明微,因为源代码的事,我只能委托你了,当时我不知道该信任谁,也没提前和你沟通。”

“我已经想到了,我愿意接受你的委托,你放心。噢,有些事,需要向你确认。”

明微进入了工作状态,她详细到一字不差将苏木所列事项几乎是背了出来,并且将杜昆晓的回答一一记录下来。

坐在一旁的苏木将双眼微眯,带着些许冷酷的意味看着隔着玻璃的男人。说起来,他们之间陌生而遥远,在电视、手机、杂志里看过的人,苏木觉的他还带着一丝不真实,但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在研究他,通过明微和他们熟悉的人在感知他,他如同苏木以前研究案子时的案中人,虽还未见面,却已轮廓清晰。

杜昆晓从进门开始到坐下,眼光基本没有离开明微,只是在明微看他的时候才从明微脸上移开片刻,他双目微微向下,紧紧拿着电话话筒盯着明微说话。杜昆晓的这个样子,苏木看明白了,明微对他至关重要,是他盼望要见的人,而且明微一直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离开。

“好了,这样我们的范围已经缩小了不少,应该快了,众乐网目前的情况林律师告诉你了吗?”把需要了解的事项核实完后,明微换了一种口气问道。

“说了,我没有参与其中,你相信我吗?”

“相信,相信!我也会去昆鹏公司帮一些忙的,你放心,你要好好想一想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陷进去。”

“我知道你会尽力的,明微,你......你......”杜昆晓突然有一些激动,他的眼眶有了一点红色,不知道为什么说话不连续起来。

“昆晓,这是苏木,是林律师的助理。”明微看杜昆晓情绪有了变化,身体转向苏木突然问:“你有要说的吗?”

杜昆晓的眼睛终于离开明微看向苏木,苏木迎着杜昆晓的眼光点点头,接过明微递过来的话筒说道:“你好。”

苏木的声音不带感情,理性冷淡。

杜昆晓略微有些诧异,显然还沉浸在和明微交流的世界里,不过他瞬间平静下来,礼貌地点头:“林律师上次见面说起过,我也看了公司的公告了,听说你一直和明微在调查源代码的事情。”

苏木说:“是的,我们觉得这两件事情都是针对你这个目标的,而且源代码时间也比较紧,明微刚才向你核实的内容可以让我们调查的范围更精准一些,比如我们已经排除了近四年没有可能,确定了问题还出在开发阶段,还有这些都和破案的警察沟通过,他们也需要你的确认。”

“我刚才见到了一个办案子的警察,但是他只是问了众乐网的一些事情,没有说别的,你知道些什么吗?”

“有许多情况但没有最终结论,还不方便向你通报,所有确定的事项就是刚才明微告诉你的。”

“开发阶段,这里面我想来想去,关键时段一定是在08年10月到10年3月之间,这是我开发WZ源代码的时间,张敏捷也是到了后几个月才参与研发的,当时并没有成型,这个时间的情况明微最清楚,2012年,电商平台和互联网金融兴起,我们才重新决定继续完善并成功用于市场,14年5月开始用于众乐网,原先沟通的都是李家鹏,技术是张敏捷,我和冯育的首次接触是15年……”杜昆晓一时语塞,愧疚地看了明微一眼,接着说:“2015年3月12日。”

“2015年3月12日”,明微从杜昆明的口型和神态里读出什么,她并没有难过,或者已经忘了,她朝杜昆晓微微摇头,用眼睛告诉他她不怪他了。

这个时间,苏木当然知道,是明微母亲去世的时间,也是明微流产的当天,回想火车上明微谈论他儿子的神态,苏木心脏快速跳了几下。

“知道了,我们会重点关注你说的这些的,请你相信法律,相信…明微。”苏木的这句话是发至内心的。一个月的时间,频繁与明微接触的苏木甚至有些羡慕杜昆晓,这个人虽然落入了囹圄,却还有人在外面无条件信任他,营救他,没有所图,没有交换。说完站起来的他居高临下扫过看着他的明微和看着明微的杜昆晓,将活筒还给明微,说了句“还有一些时间,你们说吧,我在外面等你”后走出了探视厅,给明微和杜昆晓留下独自交流的时间。

探视厅外面还有一间小屋,明微的手包和苏木的纸袋并排放在桌子的一角,苏木拿起来站在窗口,旁边有人过来悄悄问苏木:“你是来看谁?”

苏木猜是扮演和他大概同类角色的好奇人,微微一笑说:“熟人”。

又过了二十分钟,明微从探视室走了出来,她接过苏木递过来的手提包,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说:“苏木,谢谢你。”

苏木微微摇头,将车钥匙给了明微,让她在外面等着他,或者到车里休息一下,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办,还需要一段时间。

苏木没有从明微脸上看见什么信息,明微不像其他探视的人表情丰富,除了开始看到杜昆晓时有一段时间的震惊和无助外,其余时间都是冷静平和,逻辑严谨,与杜昆晓的交流高效而且也让对方感受到了关心和依靠。苏木一直看着明微走出大门,有些清瘦的女人背影让他心中不知怎的有一丝小小的异动,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又微微苦笑了一下,转身向对面的一个办公室走去。

苏木还要见一下专案组的一名同事,这名同事其实是和苏木明微坐同一列动车到的,只不过是由青松市公安局的车接的站,他就是明微在公安局见到的叫樊飒爽的樊队长。由于苏木身份特殊,他们一路都没有接触,不过他已经先后见过杜昆晓和欧保强了,见完之后才给苏木发信息见面。

五月的老君山傍晚还偶尔有一些凉风。走到车跟前的苏木发现明微坐在了车的副驾驶上,苏木一愣,但是看到明微的笑容他点点头开门上车。

老君山到青松市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苏木因为旁边的明微而有了些不自在,他心里在找合适的话题和明微交流,不料明微趴在车窗上惊叹沿路夕阳下的风景,拿着手机拍个不停,一点也没意识到苏木的情绪变化,苏木扭头看了几次,又好笑起自己来。

苏木送明微到了他家旁边的一家酒店,说:“512房间,已经预定好了,登记身份就行了,这周围小饭店很多,很好找吃饭的地方。”

明微没有下车,好象是下决心似的问苏木:“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今天……”

“噢,本来我应该作地主之谊的,但是家里父母和小孩都在等我,所以……”苏木表现出抱歉的意思。

“那,我能到你家吃了饭再到酒店吗?”完成探试任务的明微今天不想一个人吃饭了,所以她下了决心。

苏木笑了:“欢迎,欢迎,不过我得先接上我儿子,你还得饿一会儿。”

明微看见认识了一个多月的苏木第一次真正露出笑容,自己也笑了,她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办完一件大事后轻松了许多的笑容。

青松市逐渐暗下来,灯光四起,车流人流不断,苏木的车开不快,一只胳膊支在车窗,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脑子里出现了儿子小小的笑脸。

苏木的儿子平时周末会到妈妈家里住两天,但苏木要回来,在幼儿园旁边的小学当老师的妈妈昨天就接儿子在家住了一晚,今天又接回自己的家,给苏木发信息,让他回来后来接儿子,苏木想着可能有什么活要交待便答应了。

苏木将车停在了一个小广场的边上,让明微等一下他。不一会苏木抱来了一个小男孩儿,请明微照看一下,告诉小男孩儿要和车里的阿姨讲礼貌,反身回到了有两个人站着的槐树下。

明微从副驾驶座赶紧下来,坐到了后车座上,方便和小朋友交流。她关车门时透过车窗看见苏木和一对像是夫妻的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明微想这中间的女人应该是苏木的前妻,女人看起来已经身怀六甲,不知怎的,她突然就对苏木产生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滋味。

苏木的前妻已经一年多没见过苏木了,离婚的时候两个人没有吵架和平分手,离婚后也因为接送孩子见过几面,不过三年前李云蕾再婚后就只见过一次面。前段时间她听说苏木出了事,还特地发信息希望见一见苏木,苏木没有回应,一直到了今天。

苏木和李云蕾的丈夫握手问好,并感谢他们夫妻的关心,他现在在外地挺好。

李云蕾发现有个女人在苏木车上,边问苏木是不是有了交往的对象,苏木回头看看正关车门的明微,回答说只是个普通朋友。

李云蕾的丈夫抱歉说:“云蕾现在不怎么方便,怕以后不能每周末照顾小小了。”

苏木笑笑说:“我父母完全能照顾了,你们放心吧。”

李云蕾插话道:“有合适的还是尽快找个吧,不能老是一个人。”说完再次向车停的方向看了看。

苏木没有解释,他只是笑笑,并与李云蕾的丈夫聊了几句雾霾。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解释,不过有十多分钟时间了,在车里的儿子居然没有叫他。

杜昆晓在跨出探视厅的最后一步,忍不住还是回了头,放下电话和明微招手告别后他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回头,一直走出去!”但是不行,他回了头,明微还是保持刚才和他告别的状态,眼睛依然没有离开他,他再次朝明微摆摆手然后走了出去。

两个人在离婚后就没有这样面对面说过话,不是不想,是两人有意回避,不曾想会在监狱的探视室这样见面。明微一如既往,什么地方都没变,只是他自己变了。明微看他的眼神像是看自己的亲人,她是值得杜昆晓放心依靠的,他已经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明微有了离婚的念头,那几年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加上繁花似锦的社交活动,让他不可能在意明微,而当他意识到时,明微早已决绝,不给他任何选择了。只是在以后偶尔的心痛中他知道自己所追求的在明微看来——未见其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光记在线阅读第1节

    “你此番可是出了名,撞柱也不愿嫁与吕国国君为妻,这般刚烈的女子,真是世间少见啊。”江尤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她还没睁眼,脸上就一痛。她被人打了一巴掌!眼前是一个身着华服,神态疯狂的女人,她赤红的眸子死死盯着江尤,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江尤在看到她的瞬间,脑海中就浮现出许多场景,在那些场景

  • 哈士奇物语强化自身

    “遁甲天书,传自左慈之手,据说是上天所赐,分天地人三遁,三万声望值。”姜炎之所以能分身,靠的就是这本遁甲天书,遁甲天书并不是修炼功法,而是武技神通,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完全修炼成功附赠的一阶法力,姜炎压根没法动用这天书的技能。无视了身旁的蔷薇,姜炎深深的看了一眼棕熊市这混乱的场景,远方一千米左右,一个

  • 兵长开门!社区送温暖之原主的闺蜜

    徐菲是被一直在响的手机吵醒的。“喂。”徐菲半梦半醒的把手伸出被窝,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手机,按下接听。“菲菲,你在干嘛呢?”清脆的女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徐菲一愣,听着声音挺耳熟的,但是她竟一时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举起手机睁开眼看了一下,尚且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大字:泡沫。泡沫?徐菲轻念出

  •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在线阅读第三章

    “晚上七点,皇城酒吧。”叶离快速说道。“叶少,晚上见。”李玉瑶也看出来了,叶离着急离开。“晚上见。”叶离扔下这句话,忙一溜烟似的跑了。庆州大学食堂门口。两个大学生一脸猪哥似的盯着进出食堂的美女看,口水都特么快掉地上了。“这个妞不错,今年的新生,瞧这细胳膊大长腿,绝对的大美女。”“大美女你个头,看她脸

  • 燕纵在线阅读第5章

    傅春华说到做到,离开四合院没多久,投资的钱就到账了,郭德纲和于谦欣喜若狂,眼瞅着就要元宵了,按传统,这天应该开箱,可他们暂时还没场地,忙着去看场子,挑地方,王惠见状便带着张云雷和郭奇林回了趟天津,一来郭奇林开春还得上幼儿园,二来也是带张云雷回家探望父母,至于烧饼,暂时留在四合院陪白慧明。有了王惠的帮

  • 影视世界之惩罚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顶级的维也纳餐厅里,钢琴师在弹奏着肖邦的曲子,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孟浪坐在靠窗的地方,有些许不自在。孟浪是一个大学生,两天前,校门口婚介所的媒婆突然找到自己,说一个大户人家看上了自己,想招自己做上门女婿。大户人家?有多大户?媒婆眉飞色舞地说,光是介绍费,就给了她一千万。这样的大户人家,绝

  • 网游之位面战争之新生

    喝着死侍提供的充满血腥味红茶,亚当丝就坐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和死侍聊起了人生,聊起了理想。“所以你在漫威就这样过了十年?”死侍用他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亚当丝。“准确的说才九年。”亚当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这长达四个小时的对话中,亚当丝结合自己的经历给死侍编了一个长篇小说。,并且不留痕迹的把希尔摘出去。“

  • 桃运医圣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010章:《蘑菇屋1》第一期(2)黄垒和何炯再次到访的时候,马芸还没走。黄老头和何老师见到马芸多少也有几分拘谨,不过两个都是情商高的人,几句话就聊开了。中午吃完饭,马芸就走了,带走了今年一半的蜂王花蜜。首富大人走了,黄垒和何炯顿时觉得轻松不少。“云峰,你是怎么认识马芸吗?”黄垒看马芸对云峰态度很亲

  • 龙珠世界里的铠甲传奇之激烈打斗(求收藏)

    躺在桌台上的刘莽想着后面的剧情。他记得后面的剧情走向是,这个附身在无牙身上的鬼王,将小元道士和李如姐姐,李亮等都快打死了,最后是小元的师傅茅山道士及时赶来。两个人跑到门外打着,引来了僵尸老怪以及众多僵尸。而僵尸老怪感应到了他在这里,就来这里找他。打斗中,无牙跑进来,被野僵尸咬了脖子喝了血死掉了。僵尸

  • 法后绝伦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行还是太弱万家林甩甩手摇摇头到而那三男两女目瞪口呆像看怪一样看着看着万家林跟妖兽硬碰硬居然还逼退妖兽一步这是天生力气吗虽然惊讶但是此时他们还是面向妖兽修为最高的少年先发制人一剑刺向妖兽妖兽也不甘示弱双爪抓向拿剑少年万家林看他们缠打着看准时机一击冲拳打向妖兽此拳法是他在青老戒子里找到的灵级功法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