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创造营2020]为了写文我跑去选秀之指向高阳

2021/11/26 17:06:04 作者:霖光庭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创造营2020]为了写文我跑去选秀
[创造营2020]为了写文我跑去选秀
作者:霖光庭庭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0年的那个夏天,星光闪耀苏乔想开一个选秀文。但迫于不了解选秀流程只好亲身上阵。一开始谢大总裁:给你参选资格也可以,但你要进创造营干什么?比谁打酱油更好看吗?苏乔:咱只全程围观,搞完流程就撤。绝不留情!后来谢大总裁:怎么样,小日子过的舒坦吗?苏乔:呜呜呜我好喜欢她们啊!!左拥右抱的感觉太美好了!苏乔怎么也想不到,她只是参加个节目打个酱油搞个流程而已,她隐藏的写手小马甲就被那帮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来了。读者小天使:太太!我们送你出道!放个预收:手握剧本的女人不会输(写完创就写这个)江白刚刚完结一

“因两种伤口叠加,仵作在验尸时便漏看,没有注意到。”田邯缮继续回禀道,“郑伦身亡时,负责此案的官员已经排查过所有和他有过接触的人,包括送饭的和守卫,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作案的嫌疑。”

“既然是中了蛇毒,便不需要和郑伦直接接触。”李明达道。

田邯缮:“奴有一点十分不懂,却如何能保证蛇一定会咬郑伦?”

“有些蛇特别喜血腥,若是一条饿久了的,就很容易发起攻击。所以必须有人设计一个巧合,保证在放蛇之前,郑伦身上一定会有新鲜的伤口。”李明达琢磨完,立刻吩咐田邯缮去查实是谁在那日提审了郑伦,并且下手鞭笞他。

田邯缮还要伺候公主,且出行容易引人注意,故而这调查的活计最终就落在了程处弼的身上。

程处弼到监牢大门时,刚巧看到前方有名男子上了红枣骏马,正欲带着属下骑马离开。此男子身影清俊,风姿特秀,有这样气派的人,程处弼不需多想便知是房遗直。

程处弼忙喊他。

房遗直回首见是程处弼,笑了下,下马走过来。

房遗直今天穿着绀色天香绢衣袍,腰绑着月牙白玉带,很干净简单,却越发衬得他清俊雅致,谦谦温润。房遗直不论样貌还是性子都如散着淡淡柔光的明月,美却不炫目。想到这里,程处弼不自觉的就想到了魏叔玉,他和房遗直正好是个对比。魏叔玉刚好是样貌和性子都如烈日一般夺目,他刚烈不阿,特喜欢坦率直言,正随了他那位有名的谏臣父亲。

双方寒暄之后,未及程处弼问,房遗直像是会读心一般,就先开口告知程处弼那位鞭笞郑伦的官吏姓名。

“此人可有什么嫌疑?”程处弼问。

房遗直淡淡笑了,“说不好,尚没有实证。”

程处弼愣了下,随即见房遗直说有急事,要和自己告辞,也不敢多留他。

程处弼望着房遗直的背影发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从刚刚开始他觉得有地方不对。这房遗直是领了密旨同晋阳公主一起办案,但从开始到现在,他是只字不问公主那边的情况。

难道他就一点都不好奇公主为什么派他来?

房遗直回府时,正碰到他父亲房玄龄下马车,遂上前见礼。房玄龄得知他正着手帮公主查案后,便嘱咐他尽好本分,管好嘴。毕竟这件事被魏征参过一次,再不可出意外被他参第二次。

“不然你我父子都得被逼着在朝堂上和他论辩一番。最后争得面红耳赤,却与国计民生无关,到底有什么趣。”房玄龄感慨叹道。

“郑公事不论大小,皆严格处之,有好处也有坏处,不过到底还是好处多。”房遗直笑了笑,伸手请父亲先行,他随后而至。

房玄龄捻着胡子点了头,于是再不提魏征,边走边问房遗直查案的情况如何。

“有意外收获。”

房玄龄:“哦?是什么?”

“暂时还说不好。”房遗直淡笑道。

房玄龄便不多问了,这孩子办事他向来放心,他只等着听最后的答案便是。

“对了,你二弟这两日怎么不见人?”

房遗直摇头,“可能是前两天觉得闷,出城了。”

“总是不着家。”房玄龄蹙起眉头,略显不悦,随后嘱咐房遗直,回头见了房遗爱让他立刻来见自己。

房遗直应承,恭送走了父亲,方冷下脸来,吩咐家丁尽快找到房遗爱。

*

太极宫,立政殿。

李明达已然得到了程处弼的回复,命人调查这名孙姓官吏的背景,至傍晚时,便查到此人乃是驸马房遗爱的曾经的属下。因没有实证之,但就这一件事来说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不排除有阴谋,也不排除是巧合。

至次日,李明达通过宋长远提供的内常侍名单,查到了案发当日有三名内常侍进入掖庭宫。之后就命田邯缮质问这三人当日的行程,其中只有一位姓祁的内常侍在上午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无人佐证他在哪儿。另外两个,出入身边一直有小太监跟随,且有掖庭宫其它宫女们作证,基本可以排除嫌疑。

祁常侍死咬着自己腹痛出恭,并未干什么坏事。

李明达闻之,便干脆亲自审问他。

祁常侍起初见晋阳公主年少,还是女子,必然不经事,更是委屈抹泪喊冤枉,表现出一副十足可怜无辜之状。

李明达边饮茶边静静地听其哭诉,偶尔吸吸鼻子。就在祁常侍哭声渐小时,李明达啪地放下茶杯,起身径直走到祁常侍右侧。

李明达微微弯腰,冲着祁常侍右手臂的方向,轻轻地闻了闻。她这次可以确认了,是有一点点血腥气。

祁常侍倒没有意识到公主是在“嗅”自己。单单公主在自己身边突然弯腰,就足够吓他一跳,直接忘了哭,愣住了。

李明达站直身子,背着手,睥睨祁常侍,“你胳膊受伤了?”

“没……没有!奴不懂贵主何意。”

但祁常侍慌张的神色,已然给了李明达肯定的答案。

“扒他衣袖看看,刚隐约看到有伤。”李明达道。

田邯缮立刻带人按住祁常侍,把祁常侍的袖子撸了上去。果然见其胳膊上的数道抓痕,伤口已经结了一层薄痂。

“这分明是女人的抓伤,你还有什么解释!”田邯缮喊道。

“这、这是奴之前和宫女胡闹,不小心抓得。”祁常侍抖着身体和嗓子,磕磕巴巴解释道。

“哪个殿的,叫什么名字。”李明达淡淡问。

祁常侍瞬间萎靡,耷拉着脑袋,扑爬在地上求饶。

李明达:“是谁指使你如此?”

“没……没谁,奴瞧就是她们不顺眼。这两个贱人竟然笑我奴是个无根之人,一怒之下就动了杀心。”

李明达见他眼神飘忽,知他撒谎。既然不肯坦白,必定是受了什么缘由,以至于怕成这样也不敢说。李明达明白自己便是几番再问,也会是一个结果,遂暂且不问这个,先问他作案经过。

“这二人从立政殿来了掖庭宫后,就吃不得苦,每天哭哭唧唧的。奴就趁机示好,诓她们可以想办法送她们出宫。奴在事发前一天傍晚把她们叫出来,让她们暂时藏身在柴房的草垛里,告诉她们第二天就可以带她们离宫。但等到白天,院里的宫女都去了时,奴就找借口说带她们回院子拿东西。奴先让秀梅进屋收拾,然后以商量事情为由先诓绿荷到井边,趁其不注意推了下去,之后喊秀梅来救人,也把她推了下去。”

祁常侍还表示,他在杀人前特意调查过,因绿荷秀梅所住的院子偏,白天宫女们都得去做活,四下无人,这时候就是在院子里杀猪也没人听见。所以那日,这俩人落井的惨叫声也没有一个人听到。

李明达觉得经过还算合理,让祁常侍就证词签字画押后,再次问他幕后主使,仍死活不认。

“你现在不说,回头入牢,等你受了酷刑折磨,照样得说,还是得求着说。”田邯缮没好气道。

祁常侍惧怕地直哆嗦,但依旧咬牙不说。

随后祁常侍被带了下去,却在出虔化门时,他突然发疯挣脱押送。侍卫们见状抽刀震吓,不想祁常侍径直奔着一把刀去,直接使刀插进自己的腹中。

祁常侍随即吐了口血,身体抽搐没多久就死了。

李明达得知消息后,立刻换了太监服,带人低调去搜查了他的住处。在祁常侍的衣柜里,李明达闻到了那抹熟悉的熏香,味道很淡。随后田邯缮等人在有衣柜的一件衣服里,找到了一方绢帕,绫玉纱,兰花图,绣样和李明达以前绣制兰花样帕子十分相似。

李明达命人翻出了自己那方旧帕子,拿来对比。果真如此,俩帕子的样式料子完全相同,只是下手的针法不同。

李明达盯着帕子,心里隐隐开始不安。

“贵主,刚刚查明,这位祁常侍原本是高阳公主殿里,后来公主出嫁,他没跟着去,被调去了内侍省。”田邯缮道。

这时,碧云也进殿传话:“贵主,高阳公主递了消息来。她说因她受罚不得进宫,遂想请贵主出宫见她一趟,还说请贵主一定要答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纵是无情也动人(盗墓笔记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大荒的土地荒凉又充满血腥味。飞禽走兽掠过的地方皆是不毛之地。这里罕见生机,更谈不上自然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片土地的边缘,有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小镇被修建得古色古香。建筑物皆由长着绿苔的石块砌成,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小镇内很是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家的吆喝声相互交替

  • 重生之青梅倒追小竹马前进

    天墉城众人将村民安顿在大时山以东一百七十里的南山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山洞里,屠苏和红玉二人到达时,已是傍晚,正是洞口巡逻弟子交班的时间。屠苏向洞口把守的弟子说明来意后,便随刚刚下值的守门弟子径直来到天墉城领队弟子玄清处。玄清大步上前迎上屠苏和红玉二人:“长老,红玉姐,你们来了就好了,这大时山中不知是何妖

  • 重生之学霸请轻撩之考验

    这是一位带着红色天狗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秀有白云淡蓝色和服的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时间,炭治郎能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才会开口问对方是谁。鳞泷左近次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炭治郎。刚刚的战斗,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内心依然有些吃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

  • 玄幻之我靠小红帽无敌大王英明

    热闹的宴会。雷豪高居王座上,面前摆放这一头烤的油脂四溢的整牛。他以一种优雅却极快的姿态,不停的将一块块牛肉送进自己的口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十六头送到他食案上的烤全牛了。到了他现在这个级数,既可以百年不食,也可以一食百牛。反正无论什么食物,进入他腹中后都会快速炼化成法力。这就是妖魔的修行方式,很有点

  • 浅尝辄止之死与生(求收藏)(1)

    “你?你是……”神谷戊的心一下毛了起来,他感觉到仿佛有彻骨的寒流从心底流过。“我的名字是阿塞厉。”那声音回答着,冷冽威势。“阿塞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神谷戊的回忆开始搜索,搜索他头脑中的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记忆,忽然,他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向上看去,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他看过一本关于神话的书,那

  • 超神学院之重生之路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巫师做了许多的面具,被他的徒弟看到了,他的徒弟准备趁师傅不注意,偷偷地戴上去试一试,想看看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魔力。一天,巫师要出去旅行了,他的徒弟一见机会来了,便悄悄的溜进了他的房间,取出了十二副假面具。这个徒弟想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一副新的面具,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神奇的效果。他首先来到了巫

  • 火影之葫芦娃系统之徽宗:亡国之恨

    1.宋徽宗赵佶是一位历史名人,他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书法家,他的瘦金体是仿宋体的渊源,除此之外,他作为名人的成就还在于他是北宋的埋葬者,历来为热血沸腾的爱国者们所不齿,也有醉心于研究文艺的学者为他的遭遇感到可惜。后世对他评价如何,他怎会知晓?只好任凭后世的人们随意的发挥想象力,帮他筹谋天下事。穿越时空

  • 重回90之留学生在线阅读第10章

    陈景一夜睡得香甜,醒来看着陆廷绎的睡颜,轻轻触了一下他的脸,我爱你呀,他轻喃,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完又看看陆廷绎的嘴角,便起床洗漱做早餐去了。陆廷绎见他出了门才睁开眼睛,小朋友还是不能逼得太紧。等到陈景来叫,才假装刚醒。你最近有工作安排吗?后天有个采访,然后二月初要去拍戏,拍完就回学校做毕业课题了。

  • [学校2013]那年那人在线阅读第3章

    不知不觉,组队打怪打了三个多小时,我把我弟弟房间的手提电脑也拿了过来,把账号一个一个完成人物创建,然后孵化礼包宠物蛋的操作。大王宝宝期初在10级场景打得很嗨,但是随着药品的消耗,有场战斗差点团灭,我建议他在药品消耗光后又回去刷兔肉和鸭蛋,做一批金创要后再到10级场景,如此反复。其实系统药店也有药买,

  • 六根莲第3章在线阅读

    “小世,你将现如今的我能召唤的人查找出来!”“嘀嘀嘀,遵命圣主大人!”一道荧光闪过,系统精灵小世的话音刚落一道与《钢铁侠》世界里的虚拟屏幕类似的光幕就出现在了楚夏的面前。楚夏定睛看去,只见这道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物头像显示的整整齐齐。“《三国演义》世界,刘辨,东汉末年顺位皇子,实力等级4级。”看了